《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91章、妄中妄,梦幻泡影如真

初上手,成天乐就很搞笑的炼成一件看似很鸡肋的合器法宝,只能当作飞镖去砸人。再后来,他竟然以融炼妖丹之法吸收了一个灵体的电光神通,行游中刻意祭炼电光,以电光精华凝聚成丝穿起了这三枚飞石,又是一次合器。

接下来,他又用同样的手法,在飞电石中炼入了冉遗鳍珠和青金石珠,最后再炼入雪龙髓珠,飞电石手串至此已经完整了。其实成天乐这次完全可以炼制两件法宝,拂尘与手串没必要一体成器,那样要简单且有把握得多。可是成总的老习惯没改过来,他连想都没想,很自然的仍按照合器之道去炼制法宝,多费了不少功夫呢!

三枚雪龙髓珠和那拂尘的手柄,是来自同一根远古树枝上的材料,因此才能够合器成功,成天乐又将那一根白丝的妙用与带着远古岁月痕迹的雪龙木芯炼化一体,而白丝则是那万道青丝的灵引,最终才炼成了这件法宝。在这个过程中,为了尽量保证不出意外损毁,同时也使法宝的攻击威力更为凌厉,他还耗费了数百枚寒针翠辅助。

至于其他的材料值多少钱就没法说了,仅仅是数百枚寒针翠,若按十枚寒针翠能炼成一支燃香,而一支燃香价值三到五万,此一项就等于耗资百万之巨啊!所以说修炼中的很多事情,花钱是买不到的,但真花起钱来成本也是看不见的。

成总不太清楚昆仑各派弟子是怎么炼器的,他炼成的这件法宝可是太特殊了,甚至匪夷所思让人哭笑不得,包含着四种共十二枚珠子串成的手串,还另有一柄拂尘。这两样东西如果分开了用也可以,但合在一起也是妙用一体的一件法器。

更特别的是,那拂尘上的长丝是成天乐的“原身”之物,和他的身体自有先天的感应联系,此物虽不是妖丹那样的本命法宝,但控制起来的效果也差不多了。

后来有人评价姑苏成天乐,提到其炼器是否高明时,别的方面倒不好太夸,因为昆仑自有出神入化之炼器大宗师,只说他的合器之道自成一绝。而如今成天乐的这件法宝,虽然名字还叫飞电石,却半点也看不出原先飞电石的样子了。而且就这件法器本身,合器之道已经是尽头,就算成天乐的手法再高明,也不可能再继续融合别的材料。

炼成法宝之后,成天乐独自演练了一番,体会诸般妙用。合器之道的运用已到了尽头,法宝不会再变样子了,但还有些妙用可以随着今后的修为更高、继续赋予这件法器。这就要就看材质本身所能承载的妙用有多少,以及成天乐的境界如何了。

此时节气已过盛夏转入初秋,正是苏州一带感觉很炎热的时候,大街小巷人人轻衫单薄。成天乐则坐在古宅后园中手持法宝静静地沉思,找寻那一丝破妄的契机。这不是什么空谈玄理,自以为明白要在现实与妄境中知行合一,而就是实实在在的身心洗炼求证。

这件法宝就是一种印证,假如在妄境中,成天乐根本用不着费这么一番工夫,他可以随心所欲的炼成自己想要的宝物,只要元神之念能够清晰的化转即可,除非是他的元神定境所呈现不了、超出自己见知的东西。

他在思考妄境的含义,妄境中小韶也收藏了那一匣青丝,是否要耗费同样的心血与现实中一样去炼器呢?成天乐轻叹一声,收起法宝又进入了画卷中的妄境……

几个月过去了,成天乐又在妄境中炼成了同样的法器。虽然原先的画卷世界里没有雪花降龙木髓,但他以心念造化而出,包括手腕上戴的与原先一样的飞电石,然后在妄境中用同样的手法去炼器,炼成了一模一样的法宝。就在虎丘之巅的云端上,尽展法宝与小韶的琴声演法,飘飘然真如曼妙仙家。

十年了,成天乐仍然愿意拥有这样一个世界,哪怕再过一百年他也是愿意的,但那燥浮之心却渐渐洗去,不再施展什么类似仙家手段的元神化转之法。这是自然的,而非刻意。假如就这样下去,成天乐也有堪破妄境的机会,他的心性本就不会随妄境过分的迷失。

但世事难料,画卷世界中的事情也是世事,小韶的一个要求,成了妄境的意外转折。

这次成天乐回到现实世界炼器,耗费的时间有点长,回来之后也渐渐与小韶更多的谈论画卷之外的那个他所谓的现实世界。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相处,成天乐在画卷世界里拥有的手段真真切切就是仙人,但小韶也渐渐接受了他的说法——这个世界之外还有另一个世界,它对于成天乐来说才是真实的。

观念的改变,需要靠认知的积累,小韶接受了成天乐,自然也会渐渐接受他的认知。一年后的某天,小韶终于说道:“傻乐,你在这里神通广大几乎无所不能。可上次一去那么长时间,是为了炼制一件法宝,在你所谓的另一个世界里。你一直说那才是真正的世界,既然如此,能带我一起去吗?”

成天乐忽如灵机一动,从来不刻意费神纠结的他这次却动起了脑筋,琢磨起破妄之道来。其实道理他早已明白,关键应该就在于现实与妄境行止的融合,他只是不愿意离开这数弹指就是十年的神仙世界,总是流连忘返。可是小韶的提议仿佛是绝妙的灵感,假如能把小韶带出画卷世界,一起回到现实之中,不就意味着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他们还能共同拥有画卷世界,同时还可以一起行走人间。到那时,小韶就是现实中的小韶,而画卷世界则成为法宝的妙用,属于他们的元神洞天。这正是成天乐想做的,多么令他神往!

能不能办到呢?先试一试吧,若成功便可破妄而出,更重要的是他在现实中也能与小韶相处,如果不成功也没什么损失,大不了再寻破妄之道。一念及此,成天乐就在妄境世界中展开了神念造就的画卷,以神念包裹画卷之灵小韶,逆转化妄心法。

何为逆转心法?就是把画卷中的妄境当作真实的世界,而把现实世界当作穿过画卷所到达的另一个世界,宛如蝶化周庄。成天乐本能的觉得可以这样尝试,结果立刻就成功了!下一瞬间,他与小韶姑娘并肩站在古宅后园的假山凉亭中,左手挽着她的纤腰,右手拿着那幅画卷。

成总终于“破妄而出”,而且还把画卷之灵小韶带入现实中现形,就如当初的石狸像之灵訾浩。他心中的兴奋与惊喜难以形容,又在想一件事——如何向众人介绍小韶姑娘,什么时候带小韶回去见父母?

……

成天乐真的破妄而出了吗?他自以为而已!他真的把小韶带出画卷世界来到现实了吗?也是他自以为!此时现实中的成天乐,仍定坐于古宅后园的假山凉亭中,他所经历的一切场景,仍然是妄境。但妄境中的成天乐却自以为已破妄而出,这便是最奇异的妄中之妄,犹如梦中之梦!

他就不该自作聪明啊,成总也从来不是自作聪明的人,偏偏这次一动念,自以为找到了破妄的关窍,却迷失于妄中之妄,结果不仅没出来反而进去得更深。以前成天乐不论在妄境中停留多长时间,现实里只不过是一弹指而已,这次却定坐了七天七夜。而在他自己毫无察觉的妄境中,又足足过了十年!

这十年岁月成天乐是如何度过的?修行自古以来的传统,妄境不言也不问,弟子在妄境中做哪些事,师父都不会去追问的,本人更不会多说。比如成天乐曾问过兑振华的妄境,兑振华不好回答也不好不答,只轻叹了一句“十年一觉苏州梦”,必然有太多的荒唐不便为他人道。

成天乐此番入妄中之妄,若描述则是玄之又玄。通常修士入妄境,心里应清楚这是妄境,只是在妄境中流连而无法堪破,可成天乐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还在妄境中,他自以为已带着小韶破妄而出回到了现实世界。

俗话说相由心生,用这个成语形容妄境是再贴切不过了。感受的一切都心念化转而成,成天乐既把它当成了现实,那么一切行止与所遇便与现实无异。

若空口谈玄,把各种道理讲出花样来,仿佛破妄之道便是如此,成天乐也是这么想的,于是自以为破妄大成。他在那个所谓的现实世界中做的事情不屑细说,与小韶携手江湖、仍拥有神奇的画卷,花膘膘、毕明俊、刘漾河、李逸风、王天方等一一归案,在姑苏开宗立派自成一家,凡此种种可以想见。事体大概如此,若一一道来,又是长篇故事。

可是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件他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基础上,因为他不可能把小韶带出画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