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90章、心弦动,洗炼岁月淹留

甄诗蕊去旁边一间屋子里拿出了一把剪子,这里目前就是研究会的筹备处,当然也设了两间办公室,布置得像模像样各、种文牍用品都有,每天还有一名护法带着两名值守弟子“上班”。成天乐接过剪子,伸手一捋长发,就从齐肩的位置信手一剪。不知道是剪子有点钝还是发丝太粗太浓密了,竟然没有剪动,成天乐随手再一用力,就听咔嚓一声,这把不锈钢剪刀的一根剪刃竟崩断了!

在场众妖都吃了一惊,成天乐自己也愣住了。他如今的手劲远非普通人能想象,随意崩断一把剪子倒没什么,但他剪的是头发又不是钢筋啊,剪子坏了,再看头发却是一丝未损!吴贾铭惊呼道:“成总,您竟将原身上的头发炼成了天材地宝?”

这位犬妖刚说完这句话又觉得很不妥,赶紧收声住口。原身之物炼成天材地宝,那往往只是妖修才会出现的情况,比如兑振华的鹿角。可成总不是妖修啊,哪来什么原身?这么说不太好听!但成总的修炼确实奇异,竟然将一头长发炼化成了这样!

别说众妖感到惊疑,就连成天乐自己也吃惊不小。原因其实很简单也很玄妙,换其他任何一个人恐怕都闹不出这种状况。成天乐不是妖修,但他习练的就是妖修法诀,从原理上来说他的原身就是人身,所以不存在化为人形的问题,但同样也等于当作妖身在修炼。

这是怎么炼成的呢?也许从当初蓄起长发的时候就开始了,也许是妄境中十年情怀,虽未破妄而出修得玄牝妖丹大成,却无意间将发丝炼成了天材地宝,便是这妄境岁月洗炼留下的痕迹。他这段时间除了进入妄境之外,在涵养恢复时,可是用了不少炼形龙髓相助,也可能是这般洗炼形神的结果。

但不论结果如何,这是自然发生的,成天乐从未刻意去做什么,今天拿起剪刀才发现了这般变化。再回头去想,他也不明白这是从何时开始的,因为从未意识到。突然间察觉,成天乐就闭上眼睛运转了一种法诀,那是妖物控制原身神通的秘法。

他的长发突然扬起,十万青丝飞卷,每一根都似与身心一体、受神识的自如控制,竟带着法器的妙用。无论什么样的天材地宝,都有其独特的物性,需要仔细感应体会并炼化之,才能打造成合适的法宝。但原身之物炼成的天材地宝,对于本人来说是最特别的,一念之间就能将诸般妙用体会得清清楚楚,控制起来最为自如,省略了炼器的前两个步骤。

谁能控制自己的头发呢?一般人做不到,而成天乐此刻就可以,就像在操纵与身心一体的法宝。而且他清晰的感应到,那一根白丝就是物性的凝聚,它的妙用与威力就是岁月情怀。

提到法宝的威力,风刃雨箭、霹雳电光这些都好理解,岁月情怀又是怎么回事呢?这很不容易理解,恐怕与人斗法时才能真正见识到这种玄妙。成天乐此刻并未施展,他只是在以身心体会长发所发生的玄妙变化,而众妖都有点看傻了。

成总的修为境界虽未突破大成真人,手段却是千变万化、神妙无比,包括兑振华在内的众妖从来没有看透过,否则他怎么可能指点如此多不同族类的妖物修行呢?此刻众人只剩下佩服的份了。只有訾浩好像想明白了什么,他却没吱声。

成天乐凌空舞起发丝只是片刻,随即收了法术长发垂落,向众人苦笑道:“修炼化妄之法,虽未破妄大成,却无意间有此收获,今日不剪发我自己还不知道呢!……请诸位稍等片刻,我去收拾一下再来,不耽误出门办手续。”

成天乐绕过屏风上楼,来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就在床上定坐,又回到了刚刚离开的妄境中。

……

虎丘上空白云缭绕,有宫阙楼台隐于云端,小韶正坐在房中梳理秀发,身后的床榻绣帘刚刚卷起,成天乐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

小韶惊讶道:“傻乐,你不是说要过几天才能回来吗,怎么刚走就出现了?”

这十年中,每过一年半左右,成天乐都会离开几天。小韶既然知道他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行而来,有事情要回去处理也正常,却没想到这次回来得这么快。成天乐微笑着变幻出一把剪刀,拉起小韶温润的玉手道:“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发太长,出门办事有点惊世骇俗,请娘子为夫君剪发。”

小韶看着他轻笑道:“自从你出现在这里,头发一丝未剪,没想到已经这么长了。潇洒是潇洒,只是看上去有点像千年老妖。”

成天乐:“岁月淹留,这青丝竟成天材地宝,看似剪去,实则仍与心神相连。请娘子为我用炼器之法将之齐肩之处化为无形,收起曳地之长丝。”

小韶掩口笑道:“既然如此,何必用剪刀呢?”她站起身来走到琴案之旁,素指轻轻拨动了一线丝弦,长发随音而落,在空中系成一束被收于匣中。

……

成天乐在静室中睁开眼睛,又一次出离妄境,左手挽起长发、右手轻轻拂过,这剪不断的发丝悄然应手而落。然后他将剪下的发丝系成一束,放在匣中收好。这对于他来说是很特别的天材地宝,自然就有身心联系,炼化起来也特别容易,相当于妖修原身之物。

成天乐换了身衣服有回到前厅,与黄裳等人出门去办“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的注册手续。其实众妖筹备的都已经差不多了,就剩最后这一步,等下午回来便将那块铜牌挂在了古宅门前,这里也成了一家事业单位的办公地点。

他们的组织成立了,当然要庆祝一番,当天晚上就在梦湖美蛙饭店召集群妖设宴,热闹谈笑了一夜。第二天成天乐才重新回到古宅后园,不仅拿着昨日刚战下的发丝,还带着盛龙上次在大别山中采到的那一根雪花降龙木髓。

成天乐虽将采到的寒针翠与炼形龙髓都算做宗门之物,但这根雪花降龙木髓却自己留下了。这本就是盛龙无意间顺手发现的,应是盛龙之物,而盛龙当献宝给了成总,这也是私人之间的心意。

如今成天乐对妄境隐约有所悟,却又抓不住破妄玄机,看见那一根白丝动了念头,觉得头发太长要剪发的时候,却有了意外的发现。接着他又处理了研究会注册成立的事情,心神完全回到了现实,不再沉于妄境而忘记了现实,有事仍然做事。

既然闭关许久仍无法突破,成天乐干脆就暂时不去想。他已经在画卷中和小韶打好了招呼,此番离开是要炼制法器。炼器也是炼人,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另有所悟吧。

那根雪花降龙木髓物性已异常精纯,但想打造法宝还要进一步的炼化。两尺长、手臂粗细,在漫长地质年代中保留下来的树枝,炼化到最后只剩下一尺二寸长、拇指粗细,已看不出原先的样子,它本是材料中略带弯曲的木芯,此刻已经变成笔直的形状。

除此之外,这根雪花降龙木髓还炼成了三枚木珠,都是树枝表面分叉虬结之处,也是物性精华凝聚的地方所造就。成天乐最终炼成了两件东西,或者说一件器物的两个部分,一是飞电石手串,二是一柄长丝拂尘。

拂尘就以雪花降龙木芯为柄,手柄微带紫色隐约有雪花纹路分布;长丝就是成天乐的头发,乌黑的发丝中包裹着一根雪白的长发。至于那飞电石,原先是以电光精华穿成,上面分别已有三枚和田玉籽、三枚冉遗鳍珠、三枚青金石珠,如今又多了三枚雪龙髓珠,恰好形成了一串腕珠。

那柄拂尘和手串合在一起才是一件真正完整的法器。成天乐相比一些昆仑大派的高人,并不特别擅长于炼器,但要说到合器之道,手法绝对是出类拔萃的,而且炼制合器的成功率极高。

合器之道在炼器中是相当难的,将不同的材质炼化融合成一件法宝,这本身就很不容易,还要将一件法宝分成好几个部分,催动时却是一体的,这更是难上加难。一般弟子学习炼器,都是从单一的天材地宝炼化成形开始,然后再逐渐依次吸收其他材料的妙用,最后才会去学习合器之道。而且有时候把法宝搞太复杂了也没必要,不仅成功率低,使用起来也未必威力更大。

成天乐当初并不明白这些状况,他对合器之道如此精通,因为从修习炼器一开始就是这么干的。最早是三枚勉强算得上天材地宝的和田玉籽,被他炼成了最简单的飞石,而这三枚玉料恰好在远古的地质年代变迁中就是属于同一块石头上的。成天乐炼成法宝之后,看似是三枚飞石,实则是一件整体的法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