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89章、醉情怀,弹指青丝化雪

这次成天乐是有备而来,不会再搞得像上次那么狼狈,他在画卷世界里呆了一年半,然后和小韶打了声招呼就退出妄境重回现实。涵养调息运功洗炼形神,三天后又重新进入了画卷,他现在已经很从容了。画卷里呆了四年半,现实中过去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而且不论每次他在画卷里停留了多长时间,那妄境在现实中都不过是一弹指而已!

成总谈恋爱了,这绝不是一般的恋爱,简直可用无与伦比来形容。因为那既是他的妄境也是神器的妙用,在那个世界里他可以心想事成,能做到想做到的一切,只要元神之念能清晰的去移转变化,而小韶就是神器之灵、他的爱侣。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那个世界就是完全属于他的,为了他与他们而存在的!

妄境的玄妙难言,为什么是一种对身心的洗炼呢?从成总身上就能看出端倪,它能使人的万丈雄心消去,了悟名利于我如浮云,甚至那些意气之争、财色权位之贪皆渐渐淡去。原因很简单,只要一念入妄,弹指间什么都可以得到,而且可以尽情享受多年。

在人世间苦苦争夺所追求的东西,妄境中都可以轻松得到,那又何必再去争夺呢?完全可以把妄境就当成真实的世界,人生不过百年,在妄境中一样度过百年。但它不仅能将现实中的财色名利争夺之心洗去,有时候往往连理想追求都会消沉,既然妄境中什么都有,又何必在现实里苦苦打拼呢?

况且只是一弹指的光阴就可以度过多年,现实中的什么事情也不会耽误,那又何必想太多呢?对于成天乐这种人尤其如此,他本来就不愿意多想。什么聚集群妖自成一派,还有那些未尽之事,成总暂时都没考虑,反正也没耽误工夫。进入画卷中的妄境,他就不想出来了,就算出来了,也不过是为了行功恢复法力。

但是另一方面,妄境并不会真的使人的财色名利之心消去,而只是换了另一种方式去追求与得到。在妄境中人们可以呼风唤雨、心想事成,比如尽情的拥有在现实中不可能拥有的女人、尽情的去享受在现实里不可能享受的地位,去做总统、做皇帝都行。古往今来,还没听说过有多少帝王一辈子就干够了,有些事总是干不过瘾的,甚至越来越上瘾。

而修士毕竟心性不同,成天乐这个人是真的豁达开朗,他的妄境世界不过是画卷里的姑苏,与心爱的小韶享受他们的神仙世界,让所有开心的事物都随着心意呈现。兑振华曾说自己在妄境中用了十年,不知不觉,成天乐在妄境中也度过了十年。十年后的画卷世界变化太大了,与现实中的姑苏几乎没什么关系了,成了一个仙家乐境,各处风景园林点缀其中。

成天乐化妄之时的功力比兑振华当初要深厚,尤其是元神要强大得多,妄境十年,是现实中的七次弹指光阴,再加上平时行功涵养所耗费的时间,加起来也就七七四十九天。没有人敢打扰他什么,众妖都清楚成总正在闭关破妄,期待他早日突破大成真人之境。而画卷妄境里的成天乐,那感觉别说大成真人,大罗金仙也比不了啊!

就在现实中的七七四十九天、妄境中的十年之后,成天乐又一次退出妄境于假山凉亭中行功,运转洗炼形神之法。修为至此,心念已特别沉淀,他甚至什么都没想,只是自然的恢复神气,准备再入画卷妄境。这时一阵风从背后吹来,将他的长发卷起向前飘飞,乌黑油亮如墨云翻卷,他不经意间却看见了其中有一根白丝。

成天乐左手在额前挽住长发站起身来,右手虚指画圆,身前的空气凝聚成了一面可反光的镜子,镜中照出了他的现实容颜。他的样子没什么变化,一头浓密的乌发中间却添了一根雪白的长丝。不知什么时候他长白头发了,只有这一根,从前额位置生出完全雪白,在一头乌发中显得特别醒目。

成天乐愣住了,看着这根白发沉思良久。成天乐今年二十九岁,有一身神通修为,最近又有炼形龙髓那样的灵药相助,他的容颜绝不至于衰去,但这根白发又是怎么出现的呢?

这一丝长长的雪白,就似黑暗中的闪电、某种顿悟的缘起,他开始认真的回想自己正在做什么?七七四十九天前,更确切地说是十年前,他修入化妄门径,同时祭炼了画卷法宝,在画卷世界中入妄。十年过去了,兑振华曾经就在妄境中度过了这么长时间,最终玄牝妖丹大成,而他又修成了什么呢?

这根白发似乎就是某种答案,首先就要知道它是如何出现的?成天乐在画卷世界中虽如几弹指,其实在现实中什么都没得到、什么都没留下,但毕竟有痕迹,得到与留下的就是——岁月的洗炼、情怀的印记。

这是他的心境与经历、结合形神洗炼所形成的玄妙的象征,成天乐终于开始思考一个问题——他要在这样的妄境中停留多久,难道要等到满头青丝如雪吗?再过十年、二十年,也许不会;但是再过五十年、一百年呢?

成天乐又不禁在问自己一个问题,就算再过一百年,那画卷中的世界他愿意拥有吗?答案是肯定的——他愿意!可是另一方面,他也没必要像现在这样,那画卷就是他的法宝,他可以随时永远拥有那个世界,又何必不问现实世事呢?

他化妄的目的是为了破妄、修成大成真人之境,该怎样破妄如今却没有头绪,只是恍惚有所感而已,脑海中却抓不住那时隐时现的灵感。而且他还在隐约担忧一个问题,假如破妄之后,那妄境是否就不存在了?他和小韶是否还能共同拥有那个人间仙境?这样的代价,值得付出吗?或者只是他想多了,妄境就是妄境,破妄就是破妄。

成天乐站在凉亭中甩了甩脑袋,发丝再度于风中扬起,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非常长了,已经垂过膝盖都快到脚面了。留着一头披肩长发看上去很潇洒,但是披着垂地长发那就不是潇洒而是诡异了。成天乐露出了苦笑,如果必须做点什么才能改变的话,那就先把头发收拾正常了吧。

成天乐终于走出后园,穿过内宅与天井来到了前厅。黄裳、兑振华、甄诗蕊都在,正坐在那里与訾浩商量事情,而吴贾铭与南宫玥则站在院中。众人见到成总,一齐起身行礼道:“您出关了?修炼神功是否大成?”

成天乐皱眉道:“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我只是出来走走,仍在修炼之中,尚未破妄大成。”

众人的神情都有些诧异,闭关修炼如果有事当然可以暂时出来,但此刻并无人打扰成天乐,而且自古以来突破大成真人的关键修炼,很少有人会中途出关的,除非是有事非处理不可,或者很长时间摸不到门径只得暂时放弃。

兑振华问道:“化妄之境不论度过多长时间,修士闭关通常都会追求一气呵成。成总是受了什么事情的惊扰,或者另有感悟要出关寻找机缘?”

而黄裳则答道:“成总,您忘了上次交待的事情吗?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筹建宗门,这里就是议事之处,平日也轮流有弟子值守。”

訾浩也说道:“您出来得正好,这段时间我们一直没敢打扰,但有件事情必须要您本人拿着身份证去办,就是几个签字的手续,一天时间也就搞定了,剩下的我们处理就行。我还正在想呢,是否打扰您一下,让您暂时挤出一天时间来,结果您自己就来了。”

甄诗蕊则指着大厅角落放的一块牌子解释道:“我们注册了一个机构,就是将来本门在世间对外公开的联络地。但作为社团法人,还是需要本人去办一下手续,您应该是理事长。”

成天乐看见了那块金底黑字的铜制铭牌,上面写的是“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他这才完全回过神来,想起了上次召开法会安排的事情。黄裳会后与众妖商议,注册的并不是一家公司而是一个社会团体,冠以研究会的名义倒也贴切,运作很多事情也更方便。

如今这个研究会正在筹建,连牌子都做好了,理事长当然是成天乐,还需要他本人出面签字办一些手续。这是不久前的事情,可是成天乐回想起来却感觉很遥远,因为他在妄境中已度过了人间无法想象的十年。

此刻听见众人的话、看见这块牌子,真有恍如隔世之感,心神才完全回到了现实,成天乐答道:“我是闭关时忽有所感想出来走走,也没受到什么惊扰。……诸位辛苦了!我既然来了就顺便把事情给办了,完事再继续闭关。”

黄裳赶紧道:“我们也不敢打扰成总的修炼,只看您方便就好,今天就可以去办手续。”

南宫玥却站在门槛上说了一句:“成总,您的头发好长好帅啊,只是这样出门,有点太……夺目了。”

成天乐微微一笑:“是啊,我也觉得头发太长了,这儿有剪子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