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88章、绘流连,灵韵丰姿如是

成天乐赶紧摇头解释道:“不不不,我可不是什么神仙,我只是一名修士,论修为恐怕还不如你呢。……要不然的话,那天我斗妖孽怎么还受了伤,需要你暗中帮忙?”

小韶却掩口笑道:“我修炼千年,亦有人间见知,早就听说仙家入世从不以仙人自居,所行之事也有缘法玄妙,你那天一定是故意的。我能感应到,此刻你的神念笼罩了这座姑苏城,只要心念一起这天地万物包括我在内都要受你的控制,怎可能不是仙家?如果你不自认的话,我也不说,那你就是成天乐吧!”

这话是越说越拧了,小韶姑娘居然认定成天乐就是进入人世的仙家,当然仙人不自称为仙也很正常,所以她也不追究这个问题,只是想请成天乐回答她的疑惑——自己是怎么回事?

人的观点都是由见知而来,小韶误会成天乐也很正常。假如有一个人突然凭空出现,还能够任意变化事物,况且你也是有神通修为的,能感觉到他的神念笼罩于天地之间,根据常识恐怕就会以为他是神仙!假如他告诉你——你生活的世界是虚幻的,不过是画卷所倒映的人烟景象,你会不会相信呢?

人们遇到这种情况,可能会疑惑,但不会轻易接受。成天乐无奈的解释道:“我们就不要站在这里说话了,去甄老板的茶室坐坐吧。如果小韶姑娘感兴趣,我会慢慢向你解释的。”

他们去了茶室,而且不是走过去的,是直接从这里消失,在茶室附近的僻静处出现、并没有惊动任何人。这是成天乐的妄境,自然有这种神通。而小韶是画卷之灵,在这个世界她曾以御形之道化入元神定境的地方,也可以施展这种神通。

甄诗蕊不在茶室,他们找了个僻静的雅座拢住声息谈话。成天乐首先根据自己的理解回答了小韶的疑问——

小韶是自感成灵,她是灵体非妖修也非人类,而且是这姑苏画卷山水神韵成灵。小韶认可成天乐的第一种说法,而且感觉豁然开朗,她的确是灵体,却一直把自己当成人一般修炼。

但另一方面,小韶却不相信自己生活的世界只是画卷所化,她不怀疑成天乐是通过一幅画卷进入到这里,却认为这里就是真切的世界。至于成天乐所说的话,可能是仙家的隐语或者比喻吧,其实这种哲学思辨千古以来都曾有过,是没有答案的问题,往往也不需要有明确的答案。

假如有人告诉你,你现在的人生就是一场梦,你相信吗?其实无所谓相不相信,像这种有关意识与存在的命题,只看怎么理解。庄周化蝶,说的就是这些。

小韶就是画卷世界中的自感之灵,这就是她的世界,当然是真实的!对于她而言,成天是只穿越一道奇异的门户降临的。佛祖不也说过嘛,“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小韶也听过这些,对成天乐的话自然往这一方面的含义去理解。

还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听见小韶如此说,成天乐会不会也有另一种疑惑?将这画卷里的世界也视做是真实的世界,他不过是在两个世界中穿行;或者对于小韶来说,这个世界才是真实的,画卷之外成天乐生活的现实世界反而是虚妄的?

假如换一个人,比如先秦或者古希腊的某位哲学家进入画卷世界遇到了小韶,有过这么一番交流,可能会如此思考。但是成天乐不会,不仅是因为他平时不爱多想,而是因为这幅画卷已经是他初步祭炼成功的法宝,很清楚画卷世界与他的妄境重合,只是法宝的一种妙用而已,必然与真实世界不同。

他在画卷世界中能做到太多的事情,在现实里却是不可能的,也完全符合修行法诀所描述的玄理。

但是想打消小韶的想法却不容易,千年之灵见过太多的事,所以成天乐反而不容易说服她。说服不了就说服不了吧,反正他说实话了,让她慢慢去理解吧,如果硬要小韶接受这么一个事实也不容易,她对画卷里的世事有自己的认知方式,也没什么不对。

此番祭炼神器融合化妄之境,成天乐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与结识了小韶。从此,成天乐就留在了画卷世界中,他和小韶姑娘是这个世界里最为独特的存在,彼此之间自然有着难以形容的独特感觉,交往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切,几乎是天天在一起。

有时候一眼看见一个人可能就有感觉,觉得自己穿越了很多世界很多年代,所等待和寻找的就是她!但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却谁也说不清。而成天乐和小韶姑娘之间的情况更特殊,只要在画卷世界中,仿佛就能感应到对方的存在与种种感受。男女之间既然有了这种感觉,那么另一种感情的成长几乎是必然的。

其实有些玄妙说穿了也简单,小韶是画卷之灵,相当于其灵性所聚;而这画卷是成天乐的法宝,画卷世界就与他的妄境融合,自然有神念灵引的感应。就算没有这些,成天乐当然也会因小韶而动心,不是这样的话,他又怎会在画卷里找了她那么长时间?成天乐有倾慕之情,相处日久小韶自也有琴瑟合鸣之意,画卷世界真成了他们的神仙世界。

三年时间过去了,我们的成总学会了吟诗作对、弹琴鼓瑟,与心爱的小韶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妄境也是定境,虽然神气法力消耗极其微弱,只是元神动念所化,但毕竟也是有消耗的。三年后的一天,成天乐终于法力耗尽退出了妄境,再次仰望星空,原来不过又是一弹指的光阴。

运转化妄之境,到底需要怎样的大法力?看似消耗极少,一进去就是三年;但实则消耗也是极大,一弹指就神气耗尽了。成天乐此番退出妄境并不是破妄而出,而是法力用尽自然离定,在妄境中不觉得有什么,可回到现实世界感觉人几乎都快被抽干了,足足坐了三天三夜连动都动不了。

其实在妄境中如果自己想出来,就算没有破妄,也是可以随时离开的,不至于闹成现在这样。可是成天乐根本没动这个念头,直到呆不下去了才出离妄境。这一次休养调息,还动用了灵药相助,成天乐足足过了半个月才完全恢复到巅峰状态,又一次进入了画卷里的妄境世界。

一条小船正缓缓漂荡在山塘河上,小韶姑娘正坐在船篷中抚琴,船舱中点着缥缈的燃香。成天乐凭空出现在她的身侧,伸手就搂住了她的纤腰,随即惊讶地问道:“小韶,你的神气怎么弱了不少?”

小韶秀眉微蹙道:“傻乐,你突然不辞而别,一去又这么长时间,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后来动用了灵体神通运转一种法术,看见了你在画卷中曾做的一些事情,那位苏福姑娘另有魅力,对吗?”

在画卷世界里,小韶姑娘居然称呼成总为“傻乐”,因为他在她面前总喜欢呵呵傻乐。虽然以为他是来到这个世界的仙家,但女人对于自己的情郎,管他是不是神仙也可以这么称呼。而成天乐察觉到小韶的神气有衰弱的迹象,也是正常的。

像訾浩那样的灵体看似不灭,但若受到伤害或过度运转法力,所体现出来的特征就是神气衰弱。如果神气耗损得太厉害,可能会最终无法凝聚甚至完全消散。成天乐对小韶的感应当然无比敏锐,立即就发现了这一点,细问之下却有些哭笑不得,原来是小韶动用了天赋神通。

灵体和妖修在某些情况下是类似的,根据出身机缘的不同也有天赋神通。小韶是画卷之灵,运转法力可以知道这个画卷世界中曾发生的所有事情,理论上任何细节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只是若过度使用这种神通,就会持续地消耗神气,所以实际上也不是没有限制的。

成天乐在画卷世界里好端端的突然不见了,小韶当然要去找,却找不着,于是就运转天赋神通查成天乐以前在这个画卷里都干过哪些事?他和苏福那段往事被小韶“翻”出来了,细节具体清晰到什么程度呢,其实小韶想知道什么就能知道什么,无非是有些场景没必要去细看而已。

听小韶的语气,原来是吃醋了,千年画卷之灵也会吃这种醋吗?那可难说!成天乐赶紧从头解释了一番自己和小苏之间的故事,说起来也很冤枉啊,这简直就是无妄之责嘛!他在画卷之外的世界无非是追求过她、被人拒绝、后来又救过她。至于画卷世界里的重逢以及种种亲热,其实在现实里根本没发生过。

但对于小韶来说,画卷里的事情就是真实的事情,难免会有些醋意。只不过那些都是以前的事了,而且就事论事,成天乐也没做错过什么,那时候他还没结识小韶呢,有些事情的处理甚至只能让人赞扬。这样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冲突,甚至可成为爱侣之间的一种情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