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87章、江山远,千年梦里寻她

明眸含问秋山远,云裾随风化春烟。

当成天乐看见她的时候,心中莫名生出这等诗意,一时竟有些痴了。美女他见过的很多了,也从来不是一个见到女人说不出话的人,但这一瞬间恐没人能清楚他的感受,游寻多年回首,蓦然心想事成啊!

小韶姑娘就站在十步开外,也正在看着他,明媚的眼眸中却带着疑问。她的发髻上斜插着那支仙鹤衔珠造型的长簪,青丝挽了一个斜飞髻披散而下直垂腰际,身着粉色长裙仍是古代的打扮,腰系翠绿丝绦似这春风裁成,裙裾微荡,宛如姑苏画中之烟轻飘。

成天乐终于面对面看清了她的身姿与容颜,那感觉也许不能仅用美来形容,他莫名想到了洛神赋中的句子“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冰肌玉肤、骨肉匀婷、风姿绰约、芳泽无加……这些词语都是古人用来形容女子之美的,可是还不够。

她的眼眉五官、身姿体态都是极美的,但真正的韵味不在于这些,她站在眼前,仿佛是姑苏画卷一切的形容之美都赋于一身。成天乐擅察生机律动特征,能分辨出混迹于红尘的各种妖修,但他却从未感受过这种气息。想当初在山塘河边只是惊鸿一瞥,而如今就这样对视,他竟有些醉了,宛如沉醉或陶醉于这幅画卷。

没错,她的气息太特别了,生机律动特征与姑苏画卷是一体的,恍然间给人一种错觉,仿佛这画卷就是为她而展开、因她而存在的。

成天乐这副傻样,把小韶姑娘给逗笑了。她这一笑是天地变色,倒不是风起云涌,而是春光变得格外明媚,又见她收起笑容问道:“你是谁?”

成天乐这才回过神来,觉得自己这样愣愣地盯着人家姑娘看有些失态,赶紧低头拱手道:“我叫成天乐,曾经在山塘河边偶遇你坐在船中弹琴,当时便惊为天人。后来我去问过甄诗蕊,你认识她也和她学过琴曲,知道了你的名字。那天我在一处园林中与妖孽斗法,也是你暗中相助救了我。我很想谢谢你,也一直在找你。”

成天乐要么不说话,要么就说了一长串,倒也算言简意赅,把要说的实话全说了,脸色不禁有些发红。

小韶姑娘向前走了几步,她迈步的身姿真美,若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若将飞而未翔、步蘅薄而流芳,到了距成天乐约七步远的地方答道:“我叫闻箫韶,自古生活在姑苏。我见过你,上次你诛杀那蟒妖时我也出手了。但我不清楚你为何要找我,今日你突然出现在此地,竟牵动了我的神念,难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成天乐这回是真的傻了,因为小韶方才说“自古生活在姑苏”,又问他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实在是令人难解。好在成总也算有一身神通修为、知人所未知之事,开口反问道:“你怎知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小韶:“因为你是突然出现的,刚才此地没有你!”

成天乐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了,看小韶的样子,她并不清楚这是一个画卷的世界,只是发现了成天乐奇异的踪迹。他只得又问道:“你自古生活在姑苏,那已经有多长时间了?”

小韶看了看天边的流云,若有所思道:“我也记不太清了,有一千年了吧。”

成天乐不禁伸手扶了一下桥栏,假如这桥没栏杆的话他弄不好会掉河里去。一千年!小韶的样子不过双十年华,难道竟是画卷里的千年女妖?可是她的气息完全没有妖修的特征,以成天乐的感应——竟就是这幅画卷的气息!

成总还算是很有见识的,他见过石狸像之灵訾浩,难道这位小韶姑娘就是画卷之灵?假如真是这样,难怪在画卷之外没有此人。

成天乐也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小韶姑娘身前道:“我确实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就像穿过了一道神奇的无法理解的门户。……你自称在姑苏生活了一千年,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韶姑娘看着他,眼神中似有期盼之色,仿佛在期盼千年的疑问能得到解答,向成天乐道出了自己的来历与困惑——

你来到这个世上,是否有人告诉你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你又从何而来、为何而来?这不仅是科学家的问题,也是神学家与哲学家的问题,更是每个人自己的问题。小韶已经记不清自己的出身,她究竟是画中某个人自感成灵,还是这幅画卷所凝聚的姑苏山水神韵成灵,成天乐也问不出究竟。也许兼而有之,但谁也没有办法回答,包括小韶自己。

总之从小韶有记忆时起,她就是生活在姑苏的一个人,那时是唐代。但她与其他所有的人不一样,容颜仿佛不会随着岁月而变化,但也在成长之中。最早她看上去只是不到十岁的样子,可是随着岁月心境的变迁,如今的容颜已是双十年华。

除了这一点不同,小韶还可以隐身,不想让人看见就谁也发现不了,想露面的时候自能露面。她可以享受人间美食,但也不是必须服人间五谷,仿佛餐风饮露便能长生不老。

这种经历在成天乐看来,很像妖修的自感修行,而小韶确实会修行,是在这画卷天地中自悟。比如御形之道,是她在天地间游走时忽有所感,自然掌握的,那是宋末的事情。姑苏千年变迁,小韶也在人间学到不少东西,比如当代她还曾到甄诗蕊那里学琴曲。但她的存在却更像一个传说,仿佛又是不存在的。

人们对时间流逝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就算那些不可语冰之夏虫,可能也会觉得岁月特别漫长。小韶在画卷世界中度过一千年,并不是成天乐所理解和感觉的千年岁月,仿佛很长又很短,人烟景象不过是缓缓流过的小河。她大部分时间只在这天地中闭关练功,旁观这人烟变换,仿佛与她有关又与她无关,一恍岁月千年。

成天乐此时见到的小韶姑娘,确实已看尽千年红尘,但就是双十妙龄的心性,她的大部分岁月只是沉浸在天地山河气息中修炼而已。假如你去看了一场电影,你不是电影中的演员,尽管这部影片的故事跨度千年,让你走出影院时有恍如隔世之感,但你还是你。小韶姑娘的情况与此不同,但也有类似之处。

成天乐在画卷世界里见到过小韶,也寻找过小韶。但是千年以来,无意间见过她、打听过她、特意找过她的人多了,但在小韶看来皆不过是世上的匆匆过客,并不会特别的留意。甄诗蕊曾教她琴曲,是改编的一首现代曲目,小韶从未听过所以才会感兴趣。

小韶也知道妖修曹邝威逼甄诗蕊之事,难得动念想出手帮忙,但是成天乐先动手了,她就在暗中帮了成天乐,回头与甄诗蕊打了声招呼,如此而已,也没有和成天乐结交的意思。直到今天,她却被成天乐惊动了。

小韶姑娘讲述到这里,成天乐已经可以确定她就是这画卷之灵,只是小韶姑娘自己不明白而已。她究竟是画卷世界中古时的一个人,还是这姑苏山水神韵自感成灵?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既无法穷究也没有意义。

真正有意义的是,她如今是怎样一种存在?成天乐祭炼神器成功,画卷成了留有他元神烙印的法宝,又以化妄之法将画卷世界融入自己的妄境,以这种方式再进入画卷世界时,立刻就惊动了小韶。小韶很清楚这里本没有这个人,当然要问他从何而来?

而且小韶心中有困惑,她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当然也想得到解答。

成天乐却越听越惊讶,越听越惊疑,越听越惊奇,他首先答道:“小韶姑娘,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我打开了一幅画卷,这是画卷中的世界,然后遇到了你。”

这小子可真诚实,有很多事情他也无法解释,所以说的都是实话。小韶姑娘好奇地追问道:“那是一幅什么样的画卷呢?”

画卷世界与现实世界毕竟不同,成天乐进入了这个世界,手里当然不可能再拿着画卷。但此刻他已将这个世界融入了自己的妄境,自然可随心变化,一抬手就拿出了一幅画卷,与现实中的那幅画看上去一模一样,向小韶展开道:“就是这样一幅画。”

小韶露出恍然之色:“哦,我明白了!这幅画是通往人间的门户,你就是传说中的仙人吗?”

她自以为明白了,其实误会大了!人的认知来源于自己的真切感受,画中人并不知她在画中,小韶当然会认为真正的世界就是自己所生活的这个世界,成天乐是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来到了这里,又见他能凭空现物,那是传说中的仙家神通啊,自然就有了一个误会联想——传说中的仙人下凡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