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86章、大器成,春风杨柳桥头

成天乐在妄境中所见,与现实中苏州的场景是否一样?当然不一样!他从未去过的地方,怎会一草一木都那么清楚呢?他曾经借助画卷能够做到这件事情,但那是画卷的神奇而非他本人的神通广大,只不过是修为到达一定的境界、可以消耗神气法力去催动画卷的妙用而已。

但是另一方面,成天乐在妄境中看见的场景又显得那么真实自然,可以说全是他的脑补,却不是凭空的脑补,是基于对苏州人烟景象的了解,而合理的填补了他所没有涉足的空白。那小桥流水人家、江南春光景象,看不出一丝破绽来,就像在一幅画卷的留白处再创作,风格是和谐统一的。

比如现实中,可能只是一片正在建设的工地,成天乐在妄境中所见却成了杨柳垂岸的池塘。这个结果也让成天乐想起了兑振华所说的话,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在妄境中能看清从未去过的地方,那是因为他想看见,基于自己对苏州的了解,推衍创造出更多的新场景来。

他内心中觉得那些地方应该是什么样子,那么看见的就是什么样子。这有点像在做梦,但经历可比梦境要清晰多了。妄境中一切感受,都如现实中一样真切无差别。

当成天乐将现实中的苏州都走过一遍之后,回到古宅后园中静静地定坐,他并没有修炼法诀,而就是在这种入定的状态下沉思。就像人生需要面对选择一样,修行到这个境界,他也在面对着一种有意无意的选择。

原来妄境的玄妙如此,能见想见的一切,感受又是那么真实自然,他该怎么办呢?这不是在考卷上填写什么标准答案,只取决于一个人真正的心性习惯与行止风格,甚至与思考无关。

有些事情,想也没用,甚至事先不可能去想。比如某人早上出门,可能不会琢磨去哪个售货亭买什么牌子香烟这类的问题,只是走在路上一摸兜没烟了,很自然的进一家商店问有没有他抽的牌子?成天乐本就是不会纠结的人,当他多少清楚了妄境的玄妙之后,紧接着又进入了妄境中的苏州——他想验证一件事。

既然化妄之境是元神所构建,那它就应该能依心念化转。成天乐在妄境中又走到了他曾经自行填补完整的地方,果然,场景变了,变得和现实中的姑苏一模一样。这正是成天乐心中所想,他要还原真实的姑苏场景,那么妄境自然发生了改变,以一种玄妙的方式随着他的心念呈现。

成天乐这次在妄境中做的事情,就是把上次所走过的路又重走了一遍,一切场景随心念变化移转,又变得与现实完全一致。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其实也没有考虑太多,就因为一直以来的习惯,他曾经要在画卷世界中完成的事情,很自然的也要在妄境中完成,就像一种心愿的圆满。

做完这些,成天乐用了一个多月,当他退出妄境仰望星空时,发现星星的位置几乎没什么变化,刚才的妄境经历在现实中不过是一弹指的光阴。成天乐笑了,这笑容看上去傻乎乎的非常开心,他印证了想印证的东西——无论是谁能掌握这种玄妙的元神世界,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神通享受,都会非常开心的。

接下来成天乐展开了画卷,又一次进入了画卷世界。

成总为何要这样做?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化妄之境的玄妙,而且在他的心念中,修炼化妄法诀进入的就是画卷姑苏,那么这个画卷世界同样也可以成为他的妄境。此法宝本身就含有这种妙用,只是成天乐以前的修为境界未至,不知道这么运用而已。

如今修炼化妄之法,一样可以借助这幅画卷,而且他还有一个未完成的心愿,就是将画卷里的姑苏世界完全打开,不是靠妄境中自己的心念填补,就是还原画卷世界的本来面目。那些在妄境中、现实中走过的道路,画卷世界里还要再走一遍。

换一个人可能会觉得这傻小子有点缺心眼,但从修行历练的角度,如此修炼根基才是最扎实的,也等于让曾经的修行发愿真正圆满。

同样一段路,这傻小子走了三遍,而且每次所见的情形都有所不同。因为画卷世界的情形是超出现实时间的一种自然推衍,大概的景象相同,但与现实里的姑苏也不完全一致。首先是时间季节不同,至少草木的生长状态在细节上就不一样。

御形之道是要将万物清晰的呈现,而成天乐所用的心意功夫就是不刻意去想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让画卷自然展开。他此刻尚不清楚,这么选择是至关重要的,也许对于他能否破妄大成并无影响,却对掌握这件法宝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这画卷是一件仙家神器,原先并不是属于成天乐的,成天乐只是偶然得到了它。换另一个人也同样可以使用,比如訾浩、比如梅兰德,先后都进入了这个画卷世界,各有各的感受。但是这样的仙家神器,与真正的拥有者之间是应该有神念灵引的,在某种意义上就相当于他元神的一部分。

如此才算真正能掌控这件法宝,不会轻易失去或者被人夺取。以成天乐现在的修为,想直接在神器上烙下自己的神念灵引是不可能的,只有以某种漫长的方式去祭炼它。而这个祭炼的过程,恰好就是完整地打开画卷中的姑苏!

不是用臆想去填补,而是依自然的推衍让画卷世界自行演变,直至完整的呈现。

自古以来恐怕没人做过这种事情,这指的并不是祭炼一件法宝,而是这么去逛苏州。可以想一想,一个人在一个城市中可能生活很多年甚至是一辈子,但他也不可能毫无意义地走过所有的大街小巷,将天地间的一草一木都融入元神景象中。成天乐也不可能这么无聊,他只是因为这幅画卷而发愿,结果却暗合了这件神器的祭炼之法。

又进入画卷世界一个多月后,成天乐终于完成了数年来的发愿,如果这是一幅地图的话,成天乐的足迹就相当于在上面画了一个圈。这个圈完全包含了自春秋时期、伍子胥时代就建造的姑苏古城的范围,更包含了唐代这幅画卷出现时整座姑苏城的范围,而且成天乐将其中所有的场景都打开了,一草一木都没有遗漏。

当他迈出最后一步时,突有一种奇异的感应,仿佛莫名就退出了画卷世界,仍然定坐于古宅后园的假山凉亭之中——他回到了现实。

但他也并没有真的退出画卷,元神定境里那个姑苏画卷世界已完全展开了,与他的身心一体,就是法宝的妙用。那幅画卷也与他的心神有了自然的联系,只要心念一动,可随时出入这个世界,无所谓展不展开画卷。

而且成天乐可以随时召唤画卷,施展某些手段。比如在斗法时,将某人的心神卷入这个世界中,让对手突然感觉置身于另外一个地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元神中所打开的姑苏城,仿佛已成为留在法宝上的烙印,就是他与法宝之间的心神联系,画卷已经是属于他的了!

成天乐是怎么明白这些的呢?当他祭炼法宝完成之后自然就清楚了,不需要谁来告诉他。举一个例子,假如訾浩或梅兰德如今再来看这幅画,成天乐想让他们看、他们就能看,不想让他们看、他们就进不去了,对他人来说它可能只是一幅画而已。

成天乐心中是一阵狂喜啊,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激动之下心神散乱难收,一时出离定境,什么都消失了,他只是坐在凉亭中傻笑而已。过了一会儿,他重新平复心神又进入画卷世界,这一念而入,画卷世界就成了原先自然推衍的场景与他的妄境相融合,天地之间的场景完全打开了。

怎么形容呢?这画卷世界不再仅仅是姑苏城,它包含两部分:一是成天乐曾经祭炼打开的场景;另一部分就是姑苏之外他从未去过的地点,那里也不再是一片朦胧混沌,成天乐无论走出多远,一样能看得清清楚楚。比如他可以从苏州一直走到南京,没有任何障碍,但这并非是现实中的真正场景,只是妄境的延伸。

成天乐又想起了兑振华所说的话,修炼化妄之道,第一步是在元神中展开一个能自由出入、宛如真切的世界;第二步是掌控这个世界,使它属于自己。成天乐做到了,以他独特的方式和机缘,而且在这个过程中祭炼了一件神器。

在这个世界中,他可以动念去化转一切,这同时也是这件法宝的妙用。意识到这一点,成天乐很自然地想到了一个人,就是他一直在画卷世界中寻找的小韶姑娘。他这么想的时候,正背手望着这片天地,恍然有一种感觉——这个世界如此生动,仿佛也在看着他。

他站在微风里长发轻扬,仿佛也是这个世界在拂动他的发丝。这种被人注视的感觉是那么真切,成天乐突然转过了身,就在小桥流水岸、杨柳春风中,他终于看见了小韶姑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