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85章、始足下,慢理千丝万缕

还有一点是成天乐比不了的,兑振华刚拿到那黑色的软索,研究感应片刻之后,就能把诸般妙用施展得淋漓尽致,完全能抵挡与化解飞电石的各种攻击。

曹邝留下的这件法宝不错,兑振华一上手就能将它的威力几乎全部发挥出来,假如换做成天乐,恐怕还没有这个火候。这就是境界的差别,有时候并不在于单纯的法力强弱。

试法并不是真要斗到底,只不过是兑振华陪着成总演练手段而已。最后成天乐施展了一记姑苏画中烟,兑振华也以同样的姑苏画中烟回击,这是纯粹的法力较量,成天乐竟然比兑振华稍稍占了一丝上风,也不知是不是这位妖修故意相让了。

长期以来,成天乐的修为境界与神通法力都不及身边的妖修,但日积月累回头再看,他的功力已经相当不弱了。如今唯一所憾,就是何时能突破那大成真人之境。

待演法完毕,成天乐又与兑振华商量了一番其他的事情,正在说话间,訾浩领着群妖已经到了。也不用准备什么,成天乐和以前一样于山丘顶上的凉亭中端坐,群妖则坐在山下的池塘对岸,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兑振华与訾浩坐在了山脚下与其余众妖面对面。

既然是开会嘛,首先让大家都谈谈最近有什么事情。众妖和盛龙聊了那么久,都对小昆仑洞天那样的宗门道场很感兴趣,但也知道那种所在非强求可得,眼下倒是要考虑另找一处立足的府邸了。以现有的条件,其实最好的地方还是这座宅院,目前只有成天乐和訾浩住在这里,但这两层楼围绕天井的套院,其实住二十人都没问题,将来也可派弟子值守。

这宅院是成总朋友的,如果能商量一番买下来,自是最好不过,假如人家不卖或者成总买不起,那也只能另寻他处了。从买宅院又提到了钱的事情,宗门传承讲究道、法、师、侣、地、财,所有的问题都要考虑,谈到“地”,往往就无法回避“财”。

成天乐刚刚发了一笔财,与盛龙采回了那么多寒针翠与树脂圆珠,合计价值过亿。但想在苏州城中买下这样一座宅院,还是不够的,况且人家也未必肯卖。按照成天乐的打算,要留下一万枚寒针翠和一千二百枚树脂圆珠备用,其余的才能做别的用处,能筹集的资金又大打折扣了。

而且按照宗门的规矩,需要明晰宗门之物与私人财物的区别,这是不能含糊的。众妖各有各的产业,比如黄裳有律师事务所、吴燕青有饭店、禇无用有蟹田、甄诗蕊有茶室、兑振华有药铺而成天乐还名义上参了一百万的股。这些都是他们自己的,就算愿意为宗门做出贡献,也不能与宗门产业相混淆。

筹建一派宗门,首先要有志同道合的追求、独门秘法传承、能指点弟子的上师、共同守护的同门,然后还必须要有支撑起一个宗门正常运转的人力、物力、财力,才能谈得上法宝、丹药、典籍、人脉等方面的积累。

很多因素成天乐已基本具备了,兑振华玄牝妖丹大成就是一个契机,但成总与众妖还没有建立属于这个门派的产业,它不是属于某一个人的,而是属于这个宗门共同拥有并能够传承下去的。此事急也没用,需要一步步来。

最后黄裳提议,要建立一笔开创宗门的基金,成天乐则表态,此番出门所采得的灵药就是第一批宗门之物。包括以前斩除曹邝所得的各种材料以及那件法器,也都算作宗门器物。宗门器物平常由门中收存保管,有必要时则分发给门人使用。

有些丹药和材料属于消耗性的,用了之后就没了或者成了私人物品;但法宝一类的东西虽然可能由各人执掌,但将来还是要在宗门中传承下去的,使用权与所有权分开。宗门事务各司其职,每名门人都有责任和义务。宗门物品的发放和赐予,则要根据各人的成就与贡献。

将来如果条件具备的话,可以建立宗门产业,弟子在世间也有营生可做,既是红尘历练的方式,也能支持一个门派的运转。

接着成天乐又交代了一件宗门之物,就是陆吾神仑丹的丹方。这张丹方所记内容,只要度过风邪劫的大妖皆可查看,而此丹将由众妖合力炼制。从今天起,大家就留意搜集丹方上的各种灵药。至于灵药的目录,则是向所有门人公开的。

陆吾神仑丹不是想炼就能炼成的,但想迎来机缘也得在平时里做好准备。众妖听说了陆吾神仑丹的灵效,一律目瞪口呆,成总召集大家首先想到的是这件事,而且已经费尽千辛万苦采到了两味灵药,却不独私将之都算成了宗门之物,他们的感激之心可想而知。

接下来大家又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对这种神丹的灵效都很是向往,纷纷表示要通过各种渠道留意搜集。比如兑振华就说,可以给北京的白菜与榨菜打招呼,把所需灵药目录和介绍发过去,如果她们有所发现,要么就在宗门基金里花钱收购,要么就在宗门器物中拿东西去交换。

宗门器物的来源也包括门下弟子的捐献与搜集,比如这次采得的寒针翠与树脂圆珠,就是成天乐与盛龙对宗门的贡献。假如将来炼成了陆吾神仑丹,究竟先赐给谁、赐多少,不仅要看修为与地位高低,更重要的是考虑各人出力多少,比如在采药中出力甚多的盛龙就应该首先得到。

此事只是一个远景计划,今天暂且做出安排。筹建一派宗门中还有很多事情,比如戒律,暂时就用散行三戒和天下共诛之戒,因为大家都是出身于山野妖修,等以后正式开宗立派再考虑修补完整;其次还有日常的仪轨以及弟子的权责,规定有哪些事情是必须要出力的、而宗门之命又不会涉及到哪些私人事务。

接下来还有几件琐事,除了吴贾铭已度过风邪劫成为大妖、盛龙成了气候,如今南宫玥也正面临着风邪劫的考验。修士有些事情外人不便知晓,更何况是妖修呢?南宫玥需要闭关修炼度劫,同时还须有人护法。对于她来说另有一件麻烦事,怎么和毕然解释啊?别忘了她和毕然一起住在吴江呢。

众妖一起商量,最后定下了主意。南宫玥是从美国休学回来的,就以居住权到期、必须再回美国居住一段时间为借口,告诉毕然她要出境。然后去小剑池洞天闭关,再安排大家轮流为她护法,修炼之余通通电话报个平安,等度劫圆满再“回国”。

此时就看出有宗门依托的好处了,可以为门下弟子的修炼安排各种便利条件。暂定小剑池洞天为众妖平日演法之所,若有人闭关也在那里。而这座宅院暂定为宗门道场,宗门之物暂时收存在此地,并轮流有人值守。

宗门道场的基本功能,这座宅院都有了,前院和正厅是待客之地,而中间的庭院房间很多,可为值守弟子的修行静室,并可辟出专门的地方来收藏丹药与器物。至于后园则是成总闭关清修与演法讲法之所,非经允许不得擅入打扰。

随后成天乐又任命訾浩为总管,兑振华、黄裳、甄诗蕊三人为护法。兑振华掌管宗门法诀与典籍,甄诗蕊掌管丹药与器物,黄裳则掌管财务往来与门中戒律。此时成天乐的身份已经相当于一派掌门了,但这个门派的名称未定,暂时也用不着确定,成总做事就是这么潇洒!

建立和传承一个宗门,诸般事务是千头万绪,只有进入正轨之后才能有条不紊的延续下去,如今只是一个开端与筹备。黄裳提议注册一家公司,以员工持股会的名义控股,实际上就是为宗门所掌控而非个人所有,由这家公司运作建立宗门的基金,它就是将来的宗门产业。

黄裳是律师,清楚该怎么样办这样的手续,众人也提了不少建议,然后成天乐就点头吩咐大家去办了。接下来这段时间,各管各的事情,由訾浩总协调处理,有必要的话再向成天乐汇报拍板。訾浩喜欢当领导的感觉,但成天乐倒更像是一个天生就当领导的,事情安排完了,他自己也要闭关修炼了。

……

因为与兑振华的那一番谈话,在法会结束后的第二天,成天乐并没有着急闭关定坐修炼化妄之法,而是出门行游姑苏城。说来也许玄妙,这姑苏人烟景象他早已熟悉无比,但是经过太行山与大别山的游历,御形之道圆满、修为已至化妄之境,再走过时感觉却很不相同。

姑苏人烟一指,小桥流水一念。当元神定境能够呈现一个姑苏城时,仿佛此刻天地间的苏州也如梦如幻如烟,并非是苏州不同,而是行走其间的人不一样了。成天乐很耐心地花了两个月的功夫,将画卷与现实中以前皆未到达过的地方,全部都走过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