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84章、十年游,化妄境入姑苏

法诀中的重重境界与考验,兑振华皆已修炼有成、安然度过,对于他来说,成总传授的这套法诀并不是指引他去修炼的,而是回头看,总结得失、印证感悟,最重要的是明晰道路、可指点后来人。

成功是否可以复制?这因人而异,与能力、素质、努力、际遇、运气皆有关。很多人在面对未知时,往往面临向左走或者向右走的选择,当他向左走通这条道路时,是否就说明当初选择的方向是对的呢?向右是否不通,或者一样能达到目的、只是更近或更远?

通常情况下这种问题回答不了,除非他回去重走一遍,或者有一张清晰的地图,标注了从出发点到目的地之间的各种情况。系统而完整的正传法诀,其意义就相当于这张图。修炼的过程很像在攀登一座山,千岩万壑险阻重重,很可能会迷失其中永远登不到峰顶,或者走错了路径陷入绝地。

各派自古以来的传统,修为突破大成真人之境才可正式传法收徒。因为这个境界就相当于站在了山顶上,他知道往哪个方向走可以到达目的地,至于能不能走到则要看传人自己。对传人的指点既是法诀的传授,也是方向的指引,知道这些人处于山中什么地点、有没有走错路、需要往哪边才能走得通。

有时候很多人是不得不绕弯路的,因为直接前行很困难或者走不通,各人的资质、悟性、性情皆不相同,就算修炼同一种法门所遇到的问题也不同。怎样因材施教,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予最恰当的点化,这是修行上师最重要的作用。

兑振华已突破玄牝妖丹大成之境,相当于人间修士中的大成真人,成天乐将法诀教给他,兑振华可从头印证体会,然后点化众妖,这才有宗门传承的样子。传法完毕之后,成天乐最后又说道:“这部法诀尚不完整,只到化妄之境,将来若能有更高修为境界秘诀,我也会再传于你。希望你莫有独私之心,指引其他尚未大成的众妖修行。”

兑振华在定境中闻法本是心念无波,待到离定而起,神情激动得难以形容,拜伏于地道:“成总之坦荡襟怀,令我感铭五内,怎敢有私?这么珍贵的正传法诀,您就这样传授于我、再指引众人。明日召开法会提到此事,大家都会感动得不知如何是好,此恩重如山啊!”

成天乐笑道:“你也不必这么夸我,我们既有自立门户的打算,就要做好这种准备。我所知的,并没有完全告诉你,有些只是私人的隐秘,但是正传法诀,各派传承都不会有任何保留的,只要弟子修为境界到了,尽可传授指引。只遗憾此法诀暂不完整,只到化妄为止,希望今后能够补全。”

兑振华却说道:“成总,此法诀已完整。”

成天乐有些意外地问道:“哦,你为何这样说?”

兑振华答道:“成总修炼御形之道圆满,已堪破化妄之境,离大成真人之境只有一步之遥了,至于这一步能不能迈过去则大有玄机。兑某侥幸先行一步,已玄牝妖丹大成,得此法诀便能清楚,化妄之境就是通往玄牝妖丹大成的道路,已无需再有别的法诀……”

按照兑振华的解释,成天乐所传的这一套法诀,已经包含了达到玄牝妖丹大成之境的所有指引。成天乐之所以认为它还不完整,那是因为他本人的修为境界未到。化妄之法分几层次第,首先要在元神中构建一个可出入的世界,这第一步成天乐已经做到了。

至于第二步嘛,则要拥有这个世界,在一个漫长的过程中反复洗炼身心,并伴随着玄丹与形神的融合,这既是法力的修炼与磨砺,同时也必须是心意的功夫,称之为入妄。第三步就是堪破这个世界,达到玄丹与形神的完全融合,称之为破妄。

至于后两步入妄与破妄的功夫,兑振华语焉不详,只说玄理相通却因人而异,师父也没有办法代替弟子去印证。成天乐很感兴趣的追问修炼中种种讲究以及破妄最终的心得,兑振华笑着答道:“如果空谈玄理,仿佛只要几句话就可以说破了。但世间最难之事,就是你所明白的道理,是否能够发自真心的自然做到?

至于这种修炼,空谈反而无益,有人未到境界谈其义理,自以为能够点破,其实说出来还不如不说,反而全是修行业障,刻意求之不得其悟,除非你是传说中那资质悟性超绝之人,否则妄境反成困境,修炼总也不到火候。我只可告诉成总,所谓破妄关键在于入妄,如无那洗炼过程,是无法真正融合形神与玄丹的,我用了整整十年。”

成天乐惊讶道:“十年?你闭关不过一个冬天而已,难道是妄境中的十年吗?”

兑振华:“是的,成总的悟性真好!我在妄境中足足用了十年功夫,才修为俱足、破妄而出。自古妄境乃独私之事,就算是对成总您,我也不便细说,方才所言就是心得。”

成天乐微微皱眉道:“那你总可以说说感觉吧?”

兑振华轻轻叹息道:“十年一觉苏州梦啊!”

他竟然化用了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句子,成天乐笑道:“鹿鸣大仙啊,你去逛青楼了吗,还是夜总会?”

兑振华亦笑道:“成总明晰妄境玄妙之后,自能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成天乐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追问道:“你能形容得再具体点吗?”

兑振华却反问道:“成总到过仙境吗?”

成天乐一怔:“仙境?我最近去过太行洞天和连云秘境,那感觉确实如人间仙境,就像不可思议的另一个世界!”

兑振华:“我昨天已经听盛龙提到过连云秘境,确实非我等所能理解。妄境也宛如另一个世界,但与那种小洞天空间结界不同,它就是你的元神所创建的,一切仿佛都是为了你自己的感受而存在,却又是那么真实,似能得到心想事成的大自由。

人生苦苦追寻的又是什么呢?好像就是这些,修行也必须去经历这些,不入妄难谈破妄。若永不破妄其实也没什么,那也是人间至乐的享受,修行至此若无指引又不得解悟,可能会认为自古以来所谓的成仙就是这么回事吧!”

兑振华对成天乐的讲解言尽于此,成天乐无法再追问下去,但他理解兑振华的话却不困难。此番闭关不过是一冬而已,兑振华却已用了十年功夫,这就像成天乐一夜定坐却可在画卷世界中度过一个月。画卷中能展现一个姑苏世界,如今无需画卷,成天乐在元神中也自能拥有一座姑苏。

也就是说,那画卷法宝所包含的神通妙用,本就是修行所能拥有的手段,否则的话前辈高人也打造不出那样一种法宝,万物看似玄妙却皆有缘起。

成天乐最后问了一句:“我已入化妄门径,出入的就是苏州。但在那个世界里,我现实中从未去过的地方竟也能看得很清晰,所见究竟是真是假呢?”

兑振华意味深长道:“成总能看见,是因为想看见。至于所见是真是假,出门去现实中看一眼不就明白了?”

成天乐站起身来拱手道:“多谢老兄指点!我正打算出门转转呢,等今天开完法会之后就去。……此番出山行游经历了很多事,也有几次惊险的斗法,既然你突破了玄牝妖丹大成之境,就让我试试你的法力如何?……这法宝得自作乱的妖孽,我不知其名,你拿去用吧。”

成天乐将那支得自曹邝的黑色软索交给了兑振华,兑振华本想推辞,可成天乐又说道:“众妖之中,目前以你的修为最高。我若闭关或外出,场子还得你来镇,没有趁手的法宝怎么可以?这不是你的私人器物,就算是由你来掌管的宗门器物吧!”

兑振华这才接过法器,与成天乐走下了山丘。两人隔着水塘站好,成天乐问道:“这法器你刚刚拿到手,是否还要再研究一番?”

兑振华答道:“诸般妙用确实还需好好摸索,但此刻已能勉强上手,就以此器与成总演法吧。”

成天乐手腕上的飞电石化为霹雳电光,包裹着盘旋的飞石已到了水潭的上空。兑振华轻轻一抖手中黑色软索,无数道黑色飞影凭空出现,如灵蛇般穿过水面袭击而来。两人就在后园里展开了一场斗法,并控制法力波动的范围既不损毁周围的东西也不惊动外界。

成天乐发现,兑振华的法力未必比他更强,若是全力出手,他甚至有可能把这位玄牝妖丹大成的妖修击退。但成天乐自己也有感觉,这毕竟只是演法而非生死相搏,兑振华还有很多更玄妙的手段没施展出来。

就算按最乐观的估计,成天乐能将之击退,恐怕也很难重创他或者将之拿下,而且这位鹿妖还没有变化出原身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