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81章、一指禅,万物野马尘埃

连云派掌门付德充、护法刘德钊第二天早上就带着林子恒、陈子君等七、八名弟子下了山与成天乐汇合,又辛苦一趟登山回到了那处被发现的洞府,四下仔细搜查一番再无更多的发现,看来那妖物确实是被惊走了。

众人就坐在那山腹空洞中讨论此事,分析怎样才能发现那妖物的行踪?叶子乔的法器以及那个玉瓶当然是最重要的线索,但妖物若将之丢弃的话,恐怕就无法追查了。除了已遇难的叶子乔,世间唯一与那妖物交过手、熟悉它气息的人只有成天乐。但那妖物若不施展法术也不变回原身,以人身混迹红尘就很难办了。

连云派要追查此妖,其意义不仅是为叶子乔报仇,那样一个妖孽混迹人群之中也是极大的隐患,绝不能就让它如此逍遥。连云派当即决定发出江湖令,告知各派两件事,首先是姑苏成总拜山查明了叶子乔遇害之真相,其次是请各派协助追查一只混入人世的玄龟兽妖。

成天乐最后说道:“诸位也不必担忧线索太少,我与那妖修交过手,若它的气息敛藏得不好,就算在人世中偶遇也可以发现其行迹。本人虽修为低微,但在这一方面恰恰很擅长。”

这倒不是吹牛,除了各派屈指可数已脱胎换骨、出神入化的绝世高人之外,谈到察觉与分辨各类妖修的行迹,恐怕没有人比成天乐更擅长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也算是昆仑修行界当今年青一代中的第一“捉妖师”了。

付德充与刘德钊等人赶忙道:“成总太谦虚了,您的修为高超、手段玄妙,我等都是见识过的!您为了连云派弟子遇难之事,不辞艰辛奔波江湖,于深山绝地中如此搜寻,我连云派众人感激不尽!”

而陈子君则当场跪拜道:“我有一事相求,成总若有幸发现那妖孽踪迹,请一定通知我,我已发誓要为子乔师兄报仇!”

成天乐将他扶起来道:“不必行此大礼,我有线索一定会通知连云派诸位同道。以你现在修为想独力对付那玄龟兽还差了些火候,大家可合力斩除此妖。”

成天乐与盛龙再次于大别山下与连云派众人道别,结束了这番三个多月的行游之旅。再回苏州时,金线鼠盛龙已度过风邪劫成了气候,而成天乐不仅收集了那么多灵药,更重要的是他的御形之道已修炼圆满,可以去取第六步法诀了。

按成天乐原先的计划,是在画卷世界中打开完整的苏州,御形之道自然修炼圆满,元神也变得异常清晰强大。可是人的想法与实际的遭遇总不会完全一样,在画卷世界里行游是修炼,在天地山川中行游一样也是修炼。

于太行山及大别山的采药之旅,成天乐的收获可不仅仅是那些灵药,他的第五步法诀已经彻底修成了,元神于天地间展开圆融无碍,到了这个地步,无需由他人再解说,他自然也就体会到了境界。

行走在天地之间是一种玄妙难言的体会,如果勉强去形容这种感觉,恐怕只能引用一段庄子所说的话:“物无非彼,物无非是。自彼则不见,自知则知之。……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

庄子这番话玄妙难解,让很多人一头雾水,但已经是用语言所能描述的极致了。行走坐卧中自然伴随定境,万物皆在元神中清晰展开,心念不动无所谓见与不见,心念起时只要元神所及之处即可细观,天地万物所呈在心中一指所向。万物知与不知、无名或有名,元神自可体其形容,若野马、尘埃,皆名象之状。

成天乐于游山玩水中修为精进,看似潇洒惬意,其实等着他处理的事情很多啊,假如换一个人现在恐怕都快满脑门包了。别的且不说,假如他用个小本记一记的话,想去追缉的人或妖就包括已知行踪线索的毕明俊、下落不明的花膘膘、还有刘漾河、李逸风、王天方等人,此刻又添了一位还不知长什么样的玄龟兽妖。

事情虽多,但成总看上去也不太着急,仍带着盛龙施施然行走,于定境中体会御行之道圆融无碍的境界。他已经没有必要将画卷中的姑苏世界完全打开,就可以去取第六步法诀、学习那“化妄”之法了。

但成天乐做事很实在,等回到苏州后,打算先去取石狸像中的法诀,然后还要在元神中打开完整的苏州画卷。修为精进之后,想完成这一步比以前容易多了,况且得到更高境界的法诀指引,在画卷世界中可能还会有更玄妙的体验。

走在路上,成天乐接到了一个从苏州打来的电话,是喜讯——鹿妖兑振华终于出关了,而且玄牝妖丹大成!妖修能迈出这一步,不仅要用艰难来形容,而且还需要各种机缘齐聚。遇到成天乐就是兑振华最大的福缘,否则他可能永远勘不破这一步门径。

成天乐闻言非常高兴,他聚集众妖在苏州隐然自成一派,可是对于昆仑各派来说,如果门中无人到达大成真人,连传承都算不上,就更别提宗门了。如今身边好歹有了这么一位,神通手段且不说,至少境界是到了。

成天乐的身份,无论是从组织上还是精神上,都是这群妖修的绝对领袖。兑振华的修为如今比成天乐更高,成天乐却不妒忌也不忌惮,而是发自真心的欢喜。他已经知道昆仑各派传承的讲究,只有到了大成真人之境才可传法收徒,原因并不是不到这个境界不能教人修炼,成天乐本人也一直在指点这些妖修;而是有此成就自身的修为境界不会退失,有很多不可言传只能意会的玄机才能领悟透彻,清楚弟子有没有走错路。

成天乐甚至在想,将自己所学的正传法诀系统的都传授给兑振华,由他去印证得失,然后再向众妖讲解心得,这样才像宗门秘法传承的样子。而且成天乐本人下一步要修炼的是化妄法诀,追求的也是相当于玄牝妖丹大成的境界,有很多关窍他还要向兑振华请教。

所以他原计划回到苏州的第一件事是去石狸像中取法诀;第二件事是和兑振华谈修行;第三件事是召集众妖开法会,既布置安排各种事务,也教授下一步的修炼之法;第四件事就是他自己也要闭关练功了。

而兑振华在电话里又说了另一件事,语气显得异常之兴奋。成天乐与盛龙采集的寒针翠和树脂圆珠,已经快递到苏州让众妖收好。兑振华出关后看到这些东西是大吃一惊啊,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位鹿妖就是开药铺的,也知道不少灵药,虽不清楚树脂圆珠是什么东西,却认得寒针翠——成总在哪里找到这么多寒针翠?

兑振华告诉成天乐,寒针翠燃香的价格通常在三到五万一支,有时甚至更贵。而成天乐采到了一万九千余枚寒针翠,全部炼制成燃香的话,假如不计算损耗,那就是一千九百多支!得值多少钱啊?

成天乐吓了一大跳,他知道寒针翠是修行灵药,可是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这么值钱,又想起自己竟然就这么发快递包裹寄回去了,不禁又感到有些后怕。他还傻乎乎地问了一句:“能这么值钱吗?再说了,我们手里有这么多,谁买啊?”

兑振华则解释了一番。一万九千余枚寒针翠看似很多,其实加工成燃香也不到两千多支,此物对疗伤极为有用,各派修士基本上都可能会用到,有时候甚至是多多益善。如果只有一、两支,可能只是修士个人行游时备用;但是大批量的话,对一些宗门就很有用了。

兑振华还解释了生意上或者说经济学的原理,有关价格与需求量的关系。在人们的一般常识中,一种商品的大规模批发总比零售单价便宜;可是收购某种稀缺物资时,所需的量越大、卖方收集起来越难,单价反而会越高。如果只是几支寒针翠燃香,大派修士之间可能就当作人情往来赠送,但若是大批量的就不能白拿了,需用东西交换或者拿钱买。

寒针翠还有个更特别的地方,它不仅对修士有用,普通人也能用。这需要特殊的加工,使之不必以法力点燃,能以普通的方式直接点燃。此香无烟无色无味而且不留任何灰烬,却能调养形神之伤,尤其能帮助人们病后的体质尽快恢复。

仅仅是这么一点灵效,也足以让世间富豪花大价钱买它。但用得起这种燃香的不可能是一般人,首先他要知道这种东西、其次他要有关系能买到这种东西,往往都是大派修士在世间的亲友。各派高人都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比如像听涛山庄掌门宇文霆,他的妹妹宇文露就是没有修行的普通人,但她这样的人了解修行界的事情也有这种人脉关系,更有这种经济实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