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79章、谈交谊,相付更得珍惜

玉龙烟这种东西来无影去无踪,说不定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碰上。虽然理论上在春日花开、阳光升起、山间有微风的早晨,秘境门户外那道飞瀑旁是最佳的地点,但这样的日子也不太好碰,很多时候还得看运气。

运气好的话可能一天就收集齐全了,运气不好赶上季节或天气不对,那就得在险峻深山中四处寻找,这也是费心费力之事。要收集十二滴炼形龙髓恰好装满一小瓶,够新入门的弟子度身受劫之用,才算完成了师门的试炼任务。

如果运气好自不必说,但运气不好也未必是坏事。在山中搜索的经历也是对元神感应的磨砺,在云雾缭绕中搜寻缥缈之物,却根本不知它在何处,更是对心性的一种修炼,使人忘情于天地之间洗去尘浮之心。而且这对于促进同门交谊很有好处,人的感情不是凭空来的,彼此付出的越多才越知珍惜。

昆仑各派的宗门传承,所包含的内容当然远不仅是修炼法诀,各种传统仪轨都有其用意与讲究,且与各自的特点有关。连云秘境在大别山深处,门户外就是飞灵瀑,所以有此种试炼之法,至于其他门派则会有其他的传统仪轨。

介绍完这些,林子恒遗憾地说道:“其实按照入门的位次,本应是叶子乔师兄为陈子君师弟采集炼形龙髓。当时子君师弟刚刚入门,而子乔师兄应该早就在准备,他那日深入山中采药随身就带着玉瓶,可能就是想为子君师弟提前采集好炼形龙髓……”

说到这里,众人都想起了遇害的叶子乔,气氛一时变得很伤感,而在付德充身侧侍立的陈子君不知不觉中已双目垂泪。

成天乐很感慨地站起身来,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道:“原来连云派有这种传统仪轨,而为陈子君道友采集炼形龙髓的原先就是叶子乔道友。叶道友应该采到了炼形龙髓,恰恰是灵药的气息吸引了那妖物,被其偷袭不幸遇害,法器和灵药都被夺走。

他遇害的地点附近确实有玉龙烟飘荡,这瓶炼形龙髓我和盛龙就是在那里采集到的,不多不少恰好十二滴。缘法当真巧妙,也许是叶子乔道友冥冥中寄托此事!此番临时起意空手拜山,就以这瓶炼形龙髓为拜礼,请付掌门收下转赠与陈子君道友。”

在座的连云派弟子先是都愣住了,随即又纷纷露出惊讶、感激与佩服的表情。成总现在才想起来送拜礼,是因为刘德钊刚才那番话。刘德钊上次去苏州拜山是为了质问,当然不可能给成天乐准备什么拜礼,但成天乐也等于拿过连云派的东西,就是在车轩那里所得的一盒冉遗鳍珠,如今已经有三枚炼入法器挂在手腕上了,有此缘法回赠礼物倒也能说得过去。

而且他此刻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付德充是非收不可了。这礼物对于连云派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此事的含义却很深!

不明状况的成天乐又做了一件与拜访河洛派时差不多的事情,拿人家的特产送人家!就像去南京走亲戚、送表舅两只板鸭,去杭州看朋友、给主家捎半斤龙井,乍看上去都是很搞笑的事。炼形龙髓就是连云派的特产灵药,昆仑各派自己采集很麻烦,若有需要一般都是找连云派换取或通过私下的途径重金求购。

连云派并不缺炼形龙髓,祖师殿后面的丹房里就收存了不少,但按照传统仪轨接受宗门试炼者,为新入门弟子提供炼形龙髓时,不得到丹房里领而是要亲自去收集。

连云派开宗立派千年以来,来拜山的客人不少,收的拜礼自然也不计其数,可是有人竟上门送炼形龙髓,还是破天荒头一遭。但这礼送的却让人很感动,成天乐仿佛是在替叶子乔完成遗命,而且他也查明了杀害叶子乔的真凶。

付德充起身还礼,亲自伸双手接过瓷瓶道:“多谢成总的美意!也替我那已不在世的弟子叶子乔谢您!”然后又冲在座众门人道:“成总今日之举,其中深意大家须好好领悟。……子君,快来拜谢成总!”

连云派最年轻的弟子陈子君,以拜见尊长之礼当场拜谢成天乐,然后从掌门手中接过了那瓶炼形龙髓,小心翼翼地收到了怀里。众连云派弟子也都向成天乐行了一礼,大家再看向成天乐时,目中的感佩之色更浓,又纷纷露出若有所思或恍然大悟的神情。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这件事应该怎么看?别人不会认为成天乐是特意跑到大别山来收集玉龙烟的,肯定是因为上次连云派到苏州拜山之事,特意来追查叶子乔的死因,而且查出了结果。他当场送上这瓶炼形龙髓就是无言的暗示!这个暗示包含的意思很复杂,需要连云派众人自己去品味、理解与领悟。

成天乐真不是存心要这样做,他只是不太明白状况,并没多想顺势这么做了而已。

接下来付德充又邀请成天乐在连云秘境多盘桓几日,不要着急走。成天乐则笑着实话实说道:“此番拜山就有此意,想多烦扰几日。我这位门下侍者盛龙正历风邪劫,需要连云秘境这样的小昆仑洞天暂且闭关。”

付德充和刘德钊等人其实都已经看出盛龙的状况了,顺水人情当然会做,立刻表示随便成天乐与盛龙在连云秘境中停留多久都可以,并命人安排最好的修行静室,还预祝盛龙历劫成功、夸奖他年少有为云云。夸奖一位妖修年少有为,这话听着多少有些古怪,但在这种场合也就这么说了。

当天吃完午饭之后,就由陈子君带成天乐和盛龙去雪花降龙木所筑的静室休息。陈子君今年只有十九岁,是连云派一位长老的孙子,他在世间的身份是一名大学二年级学生,就因为历身受劫,所以才临时请假来到连云秘境。

陈子君与传说中的成总打交道显得有些腼腆,但谈吐举止却很有大派弟子的修养气度。据陈子君介绍,给盛龙安排的居所,就是付德充掌门当初的修行静室,目前恰好空着。成天乐又问了几句连云派弟子平日修炼起居的情况,陈子君回答得也非常得体。

等把居所安排好了,陈子君特意说道:“玉龙烟就是我连云派的特产灵药,就如寒针翠是河洛派的特产灵药。成总此番入太行洞天送寒针翠燃香,到访连云秘境又送炼形龙髓,皆是千年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行前人所未行之事、合机缘深意,成总真乃非常人也!”

此时身边已没有别的连云派弟子,只是陈子君的私下言语。而成天乐这才反应过来,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不太清楚这些状况,只是觉得应该那么做而已,差点让人看了笑话!却没想到你们都这么夸我。”

陈子君愣了愣,他是真心夸成天乐,却没料到成总是这般回答,想了想随即笑道:“成总是无心之举,但确实暗合缘法,也让晚辈领悟良多,如此就更令人佩服了!”

成天乐在连云秘境中呆了半个月,每日之事自不必多说,直到盛龙安然度过风邪劫这才告辞离去。临行前付德充回送了他一份礼物,是一个很长的雪花降龙木匣,打开一看里面是九个白玉瓶。玉瓶经过了法力炼化,也算是一种简单的法宝了,用处是存放灵露与丹药。

用玉瓶盛放炼形龙髓一类的灵药本是最好不过,可是玉质易碎携带并不方便,但特殊的玉经过炼化之后制成玉瓶便很难损毁,正是最佳的器物。付德充不好再回送成天乐炼形龙髓,却送了他这一套装灵药的瓶子,恰正是成总需要的。

成天乐送给连云派的炼形龙髓是用一个小瓷瓶装的,而那个瓷瓶就是周峰当初在宁波用来装三枚黄芽丹的,当然不可能是法器。而成总很会过日子,物尽其用一直留到了现在,最后还装着炼形龙髓送给了连云派。付德充一看这个架势,就知道该回送什么礼物了。

辞别连云秘境,成天乐并没有离开大别山,转身又走回深山之中,在那云雾缥缈之地寻找有雪花降龙木生长的地方。此番行游最大的收获倒不是采到了多少寒针翠或玉龙烟,而是金线鼠盛龙气候已成,正好可以试试身手,树脂圆珠还没收集够呢!

他们又来到那处曾遭遇玄龟兽袭击的山谷,这里显然有大批连云派弟子来搜过,还能察觉到法力深入地下探查的波动痕迹。修士搜索这一大片山地,没必要也不可能把泥土全翻起来,如果是那样的话早就把玄龟兽给惊跑了,但看来连云派并没有什么发现。

成天乐是个心眼实在的人,上次这一片地方还没有搜完呢,接下来仍在此处收集树脂圆珠。盛龙化为一道金光入地看上去与以前没什么两样,但感觉却大不相同,于地底穿行是游刃有余,神识感应也比原先敏锐数倍不止,更重要的是对物性的分辨能力有了突破性的质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