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78章、弄神技,受赞有苦自知

连云秘境中的光照与湿度环境更适合雪花降龙木的生长,却恰恰不符合形成树脂圆珠的条件。连云派弟子自古见惯了雪花降龙木与玉龙烟,洞天中却从未见过树脂圆珠,自然就没把这二者联系在一起。而采取玉龙烟的最佳地点就在门户外的那条飞瀑处,那里是山崖峭壁不见泥土更不可能有树脂圆珠分布,玉龙烟只不过是从别处飘来汇聚到飞瀑,所以他们没发现这个奥秘也正常。

成天乐与连云派的关系还没有亲密到可以互传宗门秘法的程度,树脂圆珠之事自然不会提,盛龙更不会多嘴。他们此番是清晨拜山又有要事相告,连云派则召集道场中众弟子立刻相见。成天乐先在祖师殿中拜祭,然后到讲法堂落座,喝的茶就是山中的灵泉净露所煮,回味清香悠远。

连云派掌门付德充看上去非常年轻,相貌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而且长着一张娃娃脸,笑起来让人感觉很容易接近。在连云秘境中的弟子约有五十人左右,除了正闭关修行或有值守的,召集到厅中相见的共有三十余人。

待一一见礼通名完毕,付德充问起了成天乐在山中遇玄龟兽之事。众连云派弟子都凝神听得很认真,大别山深处竟有这种东西,他们进山采药的时候说不定也会遇上啊。

成天乐说完之后,付德充面色深沉道:“叶子乔当日遇难,我闻讯也赶到了那里,正是你所说的地点,却没有发现那妖物的踪迹!如今才知道世上竟有这种异兽出没,子乔一定是被那异兽袭击。那异兽埋伏地下以灵影和长舌偷袭,事后取了他身上的东西从地底遁走,所以很难发现踪迹。……子乔不见了随身法器,身上还少了装着炼形龙髓的一个玉瓶。”

刘德钊则说道:“妖物若是贪图法宝和灵药出手偷袭子乔,倒也能解释得通。可我们并不能仅因为事件发生在同一地点,就断定子乔是被那玄龟兽所害,还不能完全排除别的可能。”

这时成天乐挽起右袖道:“诸位当时一定检查过叶子乔道友的遗体,请问可曾发现这样的伤痕?”只见他的右臂手腕上方有一道醒目的痕迹,略呈S形约有两寸长,颜色深紫,边缘还分布着很多青色长丝状纹路,看上去就像一条蚰蜒文身,很有些狰狞恐怖,正是前夜被那玄龟兽的长舌尖端扫中后所留。

那怪物诡异的长舌上有细微的凸起,粘液也有毒,抽在胳膊上火辣辣的痛楚伴随着酸麻漫延到全身。成天乐以洗炼形骸之法将其侵入体内的伤害消去,但肌肤上还留有这一道伤痕没有消失。白天他一直带着盛龙赶路,夜间又为盛龙护法,还没来得及处理呢。

好几名连云派弟子一齐失声答道:“对,就是这种伤痕!当初在叶子乔的遗体上,有不止一处这样的痕迹!”

付德充站起身来动容道:“成总,你受伤了?”

成天乐点了点头:“这就是前天夜里被那玄龟兽的长舌扫中所留下的伤痕,我一直未及处理,正好可让诸位辨认。”

盛龙也惊呼道:“成总,前天夜里您受伤了?我居然一点都没发现!您为何不告诉我又未彻底治愈伤势呢?……哦,我明白了,您是有意如此,好留下痕迹让连云派同道辨认。否则您一出手就把那玄龟兽给惊走了,它怎么可能伤到您?”

众人闻言都露出恍然之色,纷纷以敬佩的眼光看着成天乐。身边带着一个小跟班就是好,有些话还没等自己解释呢,就有人替他捧场了,而且是发自肺腑的真心之赞,说得成天乐就好像料事如神、早猜到了此刻场面。

成天乐被盛龙夸赞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当初可没想到这么多,实在是没躲开啊!此刻却成了故意为之、大有深意之举。但是被捧也要付出代价,见众连云派弟子都这么佩服地看着自己,成天乐心中苦笑,运转法力以左手在右臂上缓缓抚过,那伤痕渐渐消失了,手段显得高明神妙、很对得起观众!

他的左手心有东西,就是两枚树脂圆珠。此刻扣在手心炼化,凝烟不散直接化为炼形龙髓,顺势抹在右臂上,然后以妖修炼形之法把伤痕给消了。这也是成天乐的独门法诀,需知妖修的人形是变化而成的,可伤在神气而不留痕,形之伤在原身、神之伤在妖丹,是可以这么施法把表面伤痕给抹掉的。

但成天乐的人身却非变化而成,用这种妖修的障眼法诀,还借助了炼形龙髓的灵效,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那青紫色的痕迹给抹掉了,但他运转法诀的速度太快了,全身都如针扎般的刺痛,几乎忍不住想叫出声来,表面上却还是呵呵微笑,有多难受只有他自己知道。

其实伤势还在,就是那青紫色的灼伤痕迹没了,看上去仿佛恢复了正常,回头还得运转神气调治痊愈。但这场面却很好看,一般的修士也不会这种古怪法诀啊!这样一来倒也表明了一件事,他确实可以将伤痕消去,留下来就是为了给连云派看的。

付德充掌门赞道:“成总果然名不虚传,令我等大开眼界,如此神妙的手段还是第一次见识!前不久接连收到各派发来的讯息,对您是大加褒扬,我还纳闷呢,何时又出了这样一位年轻才俊?今日一见,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啊,佩服佩服!”

刘德钊顺势跟着捧道:“成总当然名不虚传,当初因为一件误会,我还曾登门质问,却惊动了各派高人。能让天下各派高人青眼有佳者,岂可小觑?”

成天乐仍然笑着没说话,笑容却有一点发僵,看上去就像是谦虚的尴尬、不太好意思接话。他其实是疼的,抹掉青紫伤痕这个动作,刚开始全身如针扎一般,后来骨节都刺疼,一时间说不出来话。

等成总好不容易缓过来暗中喘了口气,众人又重新落座聊起了有关话题。付德充已吩咐十余名门下弟子赶往成天乐所说的地点,结阵查探那玄龟兽的踪迹,最好能找到此妖兽的巢穴将之拿下,以免再有后患。

成天乐刚才听说叶子乔遇害之后少了随身的法器和装着炼形龙髓的瓶子,也猜到那妖物为何会偷袭了。师承法宝正是山野妖修最缺的东西,而那玄龟兽喜食树脂圆珠,如果闻到了炼形龙髓的气味,本能地就会感觉到那是对它大有用处之物,很可能会出手抢夺。

刘德钊聊起了苏州之事、连道惭愧,而付德充则代表连云派向成总表示感谢。当初若不是成天乐揭穿了车轩的恶行,连云派收了那样一个记名弟子却被蒙在鼓里,将来被查出来则更尴尬,得多谢成总早绝了后患。

接着付德充又提起最近收到的一条消息,也与成天乐有关,是河洛派掌门孙建业转告各派的。成天乐追查八达岭公司之事,与年秋叶先后到了太行山,斗法惊走刘漾河救了河洛派弟子柳问寒。成天乐还与年秋叶定下一年之约,让年秋叶自行弥补过失继续去追查刘漾河、李逸风、王天方等人的下落。

这个消息是在为年秋叶尤其是逍遥派解释八达岭公司事件的内情,同时也对成天乐大加褒扬、卖足了人情,河洛派孙掌门确实很会做人。然后成天乐又亲自讲述了一遍在太行山的经历,只是略过采集寒针翠之事未提,言语之中很是谦逊。

气氛越聊越亲近了,成天乐便问道:“刘德钊道友,今晨相遇时,你说带着林子恒道友出山有事,结果因我来访又回到了连云秘境。此番拜山,是不是耽误您办什么事情了?”

刘德钊摇头道:“也没什么大事,我只是带着子恒出山去飞灵瀑那边让他碰碰运气,今日气节回暖、艳阳高照,山间微风回旋,正是采取玉龙烟的最佳时机……”

这一问,倒问出连云派一些内部的事务来。各门各派都需要有新鲜血脉传承,比如艾颂扬最近就收了胡卫华为徒,连云派掌门付德充最近也收了一名弟子名叫陈子君。陈子君修炼正传法诀已入门径,目前正经历身受劫的考验。连云派助弟子度劫之法,就是用炼形龙髓,同时也是对门中弟子的一种试炼。

每到这种时候,要有一名已经出师的师兄替新入门的师弟去采集玉龙烟,并在采集过程中当场炼化为炼形龙髓收集到瓶中,以示先入门者提携之谊。假如历劫者是大弟子并无同辈师兄,那么这件事就要让上一辈中的某位师叔去做。

今天林子恒出去就是为陈子君采集炼形龙髓的,这么做对林子恒本人也是一种试炼。能够在云雾缥缈中察觉玉龙烟的存在,并现场炼化收集,至少也要有度过魔境劫的修为,这是境界的考验,同时也是一种机缘与心性的考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