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77章、此山中,秘境白云深处

成天乐朗声答道:“姑苏成天乐,携护法侍者盛龙寻访连云秘境。只知它在此山中,云深却未识何处,正欲寻其路径,能遇到刘道友真是太巧了!”

随着声音,霞光雾霭、风卷云舒中飘然走来两个人,宛如山中遇仙家的场面。走在前面的正是连云派护法刘德钊,后面跟随的是他的师侄林子恒——就是当初发现叶子乔遇害的那名连云派弟子。

刘德钊来到近处抱拳道:“成总原来是要到我连云派拜山,却不知连云秘境的门户在何处,为什么事先不打个电话呢?……哎呀,是我疏忽了!我这几天都在宗门道场中,那里也是没有手机信号的,难怪成总的电话打不通。当初我应该留一个山下联络的方式,打个招呼自会有人带成总上山,不好意思啊!”

众人互相见礼,成天乐虽介绍盛龙是妖修出身,却没有说出他的原身是金线鼠,对于妖修来说这也是个人的隐秘,除了同门弟子之外一般不会告诉外人。

林子恒手持一柄拂尘,相貌年近三十,一身道装看上去颇有几分出尘之意,是常年驻守连云秘境的弟子。他听说来者就是最近大名鼎鼎的姑苏成总,不住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这位最近突然冒出来的传说人物,当听说成总身边的少年是一名妖修时,神情就更好奇了。

成天乐则向着刘德钊呵呵笑道:“我是路过大别山采取玉龙烟,突然遇到了意外的状况,所以才会拜访连云派。……临时起意,事先没有通知,山中也没有手机信号,我还没有给你打电话呢。”

刘德钊:“原来如此,那今天真是太巧了,否则我们还联系不上呢!成总其实可以联系听涛山庄宇文掌门等交好的道友,让他们告诉你怎样去连云秘境。但在此处相遇是最好不过,也省得一番折腾。”

林子恒也说道:“成总果然名不虚传,有如此擅察山川的手段!入大别山采取玉龙烟,就找到了这处飞瀑,正是最佳的采取地点;虽不知连云秘境在何处,却已经到了洞天门户之外。……您说在山中遇到了意外状况,所以决定前往连云秘境拜山,究竟出了什么事?”

成天乐介绍了于山中遭遇玄龟兽袭击之事,而刘德钊和林子恒竟不知玄龟兽为何物,他不得不又解释了一番玄龟兽的来历与天赋神通,只是省去了此兽喜食树脂圆珠的情况。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传承秘诀,像采取树脂圆珠炼化玉龙烟这种手段,除非有很特别的关系,否则除了本门弟子是不会轻传的。而听刘德钊与林子恒说话的口气,他们虽知此处可采取玉龙烟,却并不清楚玉龙烟真正的成因。

连云派的两人闻言皆有些变色,赶紧追问事情发生的详细地点,结果就是当初叶子乔遇难之处!刘德钊说道:“多谢成总相告!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回去禀报掌门,请二位随我来……”

成天乐虽不知连云秘境所在,但能找到这处飞瀑,其实已经快到了。仔细想想这倒也不算完全巧合,洞天福地必然选择在天地灵气最佳之处。连云秘境的门户,就在飞瀑对面的高山之上、那座凌空的彩虹之桥通往的地方。刘德钊今天带着林子恒到山中有事,离开宗门道场还没多久就碰见成天乐了,而眼前的事情更重要,他们带着两位客人转身又回去了。

几人并无飞天之能,当然不能凌空踏虹而过,还是施展神行之法登上绝壁。这时就能看出修为深浅了,刘德钊功力深厚应不在成天乐之下,轻松自如登临绝壁未尽全力,也看不出究竟还有多大的神通。而林子恒在同样的速度下就显得有些吃力,时时挥出手中的拂尘卷住峭壁借力,论修为应该和盛龙差不多。

登上对面的山顶,成天乐回望那彩虹下的飞瀑叹道:“此处山泉真是绝妙,竟是天成的净露,不亲眼看见,实难相信世间还有这等灵泉啊!”

刘德钊答道:“连云秘境中虽也有泉流,但都不及门户外这道飞瀑,自古相传,此泉为一条玉龙所化,为连云秘境守护山门。这里也是采取玉龙烟的最佳地点,我连云派弟子平日所饮之水,也是从此飞瀑下的水潭中汲取。”

翻过山顶迎面是一片高山平原湿地,终年云雾笼罩不散,高大的树木不多长着各种花草,没有大面积的湖泊,草叶下是一层浅浅的积水,水深却不够行船。若无一身神通,想直接步行穿过这里几乎不可能。成天乐与盛龙昨日就是从这一带旁边绕过去的,却没察觉连云秘境就在这云雾深处。

走到高原湿地中,四面全是浓密的白云,极目望去也看不见几十米外的景象,神识仿佛也受到了一些阻隔,延伸感应周围也仍然是高原湿地而已。刘德钊一挥手中的竹杖,面前的云层左右分开,竟露出了两株原本仿佛不存在的大树!

这是雪花降龙木,成天乐从未见过这么高大的雪花降龙木,树干竟比水桶还粗,树冠足有五层楼高,已不知生长了多少年。这两棵树显然经过修剪,低处只有主干龙枝,三丈之上才展开树冠,两树相距两丈有余,高处的树冠枝丫虬结在一起形成了一道仿佛天然的门户。

前方阳光下有一块丈余高山石露出地面,表面是深黄色,但对门户的这一侧被削平露出内部雪白的质地,上面镂刻着四个涂成朱砂色的大字——连云秘境。

山石怎么会在阳光下呢?门户打开之后前方是一片谷地,并无云雾缭绕,反而是一派春光明媚的景象,有泉流分布还有亭台点缀,竟是成天乐所熟悉的江南园林风格。洞天中也种植果蔬灵药,堆土成丘造园成景,既隐含着某种阵法又显幽深曲折。

盛龙已经惊呆了,站在那里满脸震撼之色,张口结舌几乎说不出话来,也忘了迈步走进去。假如不打开这道门户,就算他们从原地直接穿过去,也不过是云层笼罩下的高原湿地而已。可见此“连云秘境”并非是湿地中一片干燥的孤岛,而像是无法理解、不可思议的另一片空间。

成天乐有到访太行洞天的经验,此时已经有思想准备,在元神中朝盛龙道:“在连云派道友面前,你不必如此惊诧。这是仙家洞天结界,又称小昆仑……”

想当初成天乐刚见识太行洞天的时候,反应比盛龙此刻还要震惊,幸亏身边有年秋叶暗中解说,而今天换成他向盛龙解说了。盛龙回过神来,感觉颇有些不好意思,仿佛觉得自己太没见识、被这种场面惊呆了,多少有些给成总丢脸。

说话间在两位连云派弟子的引领下走入了传说中的连云秘境,站在此秘境中眺望四野仍是云层笼罩,隐约可见四面高山之巅。连云秘境的范围其实和太行洞天差不多,顶多也就稍大一点、方圆一里有余,但由于布置风格的关系,并不像太行洞天那样一览无余,身处其中感觉很是幽深。

它的正中是一片小山丘和亭台泉林,连云派弟子修炼与居住的地方则在此群丘之侧。与太行洞天中所有建筑都用五色土建成不同,这里除了祖师殿和收藏典籍、丹药与器物的后殿是传统砖木结构之外,弟子们平常居住的房舍都是木制的,而且是用雪花降龙木建造!

与普通的木屋走进去会吱吱作响不一样,踩在木制走廊与地板上脚下会感到一种特殊的弹性,仿佛能使步履更轻盈却不发出半点声响。建筑用的木材都经过特殊的法力炼制,不仅千年不腐灿然如新,而且榫合的极为完美,梁柱几乎就像一体成形。

在穿过连云秘境的路上,也看见了不少雪花降龙木生长,泉流边的阳光下株株都显得那么高大。成天乐曾好奇地问道:“二位道友,这些雪花降龙木究竟生长了多少年啊?此树百年才能长到碗口粗,而这里竟见到了这么多大树!”

刘德钊笑着解释道:“成总果然好眼力,认识这雪花降龙木!此树有很多妙处,尤其是整块的木芯对于修士而言可以用在很多地方,比如建造这洞天中的房舍。但山中的雪花降龙木生长太慢,此洞天灵气特殊又有法阵培育,可以加快它的生长速度,但木质的效用不变。你看见的这些雪花降龙木,少则只生长了百年左右,多则生长了数百年,至于洞天门户处的那两株,树龄已有千年之上。”

难怪这里的修行静室都是用整块的雪花降龙木芯所建,原来此洞天结界可加速雪花降龙木的生长,再经过千年传承积累,看似不可思议之事连云派却自然的能办到。但他们虽知玉龙烟这种灵药,却不清楚玉龙烟的来历与雪花降龙木有关,多少也是因为此处洞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