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76章、飞灵瀑,虹贯风卷云舒

成天乐看着盛龙呵呵笑道:“我当初迎来风邪劫考验时,也有这种感觉。恭喜你,终于能成气候!但风邪劫还有一个过程,等你能够收摄住展开元神时的各种扰动,才算完全度过了考验。”

盛龙点头道:“是的,当风邪劫到来时,我自然就明白了,它果然凶险!……昨天夜里,地底下钻来一个大家伙,折腾没两下子就被您出手惊走了,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啊?”

成天乐解释道:“据我判断,昨天被你惊扰的那东西叫玄龟兽,是穿山甲中的异兽,就如你这种金线鼠是黄鼬中的异兽。它的天赋神通很特别,不仅身体表面好似包裹着一层盔甲,就连筋骨都坚韧无比,一般的攻击对它造成不了多大伤害,仿佛天生就是内外兼修。

最特异的是它的长舌就是攻击武器,而且还能射出长舌状灵影。它擅长在地下潜行,又有这种手段,发动攻击时非常诡异难防,我看那灵影可能就是它的妖丹所化。所以此物不仅是一只异兽,也是一位妖修,昨天它是以原身与我相斗。”

昨夜出现的那只玄龟兽原身强悍、天赋神通诡异且法力不弱,作为妖修,它至少也应该凝炼玄丹成功,甚至是突破了风邪劫成为大妖。但它并没有化为人形进入人间,而是仍然留在这高山险绝之地修炼,可能与天生的习性有关,也可能因为别处没有它喜食的树脂圆珠。

树脂圆珠能够制成炼形龙髓,直接服用它当然不是吸收药效的最佳手段,但长年累月的服用,对于开启灵智拥有神通的妖修而言,确实相当于自然而然的内外兼修,前提是它的原身能够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吸收树脂圆珠中包含的灵药之效。

修为境界到了,可以化为人形的妖修却没有化为人形,或者很少化为人形通常仍以原身修炼的情况,其实也不少见。有可能这些妖修根本就没见过人,或者见过人但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把那些人当成另一种异兽。妖修通常都不可能得到传承法诀,只有见证过人烟尘世种种,才能悟出化为人形修炼的妙处。

而那只玄龟兽常年只呆在深山云雾缥缈之处,尽管修为不低灵智也早已开启,却仍然以原身在那里修炼。这种兽类虽然成妖,但几乎还完全保留着原先的习性,有了灵智且神通更强大之后,领地意识反而更强。昨天它袭击盛龙,很可能就是因为受到了惊扰。

盛龙听完成天乐的解释,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开口提醒道:“成总,上次各派高人到苏州拜山,我当时也在场。事件的起因是连云派弟子在大别山中采药被妖物所害,然后又听说了另一名记名弟子车轩在天津被您杀了。

我还记得在大别山中遇难的那位连云派弟子叫叶子乔,他是和一名叫林子恒的师弟一起进山的。当时林子恒察觉到斗法的动静立刻赶到,但叶子乔已经遇难,现场却没有发现妖修的踪迹。如今看来,林子乔很有可能恰好也遇到了那只玄龟兽啊!”

成天乐一拍脑门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茬呢?听说连云派的宗门道场就在大别山,叫什么连云秘境。连云派护法刘德钊还说过,欢迎我们到连云派拜山做客。此番正是机会,我们就去连云派一趟吧。顺便告诉他们在山中遭遇玄龟兽的事情,若恰好也是叶子乔遇害的地点,那事情就能查清楚了。当初他们怀疑与我有关,如此也算洗脱嫌疑给个交待。”

盛龙:“我们还采不采树脂圆珠了?”

成天乐:“既然到了大别山,灵药当然还要采,等去连云派拜山之后再说吧,我也带你见识见识。”

盛龙:“连云派原来在大别山,我原先还以为在江苏连云港呢!”

成天乐笑了:“你这是典型的望文生义,但这‘连云’二字,分明指的是高山云雾缥缈之处。”

成天乐决定带着盛龙去连云派拜山,而且要到人家的宗门道场“连云秘境”做客,一方面是为了通报山中遇玄龟兽之事、将叶子乔遇害的真相查清楚,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帮盛龙度劫。所谓风邪劫,就是在这段时间元神展开还不能完全自如的控制,总是会惊动各种有灵觉的存在,可是想通过考验又必须完成这一步的修炼,使元神内景与外景融合。

此刻就看出拥有宗门道场的各派修士所拥有的便利条件了,比如在太行洞天那种地方,洞天结界就是最好的守护,根本不会发生被玄龟兽偷袭一类的状况,只要境界俱足自可安然度劫。假如在苏州的话,成天乐可以让盛龙去小剑池洞天闭关,并安排众妖轮流为其护法,但此时在大别山中,最佳的去处应该就是连云秘境了。

况且连云秘境中的修炼环境应该比小剑池洞天强多了,今日恰好有此机缘,也算是盛龙的造化。可是还有一个问题,成天乐并不知道连云秘境在哪儿,百度地图上也查不到这种地方,只有给刘德钊打电话。深山中没地方充电,成天乐平时也不开机,此刻打开手机一看——这里没信号。

想打电话要么就得到山外去,要么就得往靠近旅游区的高处走,山顶上可能会有信号覆盖。成天乐决定继续上山,带着盛龙穿过几条艰险的谷壑、施展神行之法翻过几道绝壁、绕过一片云雾笼罩的高原湿地,手机信号还是没有,但眼前的景色却是极美。

只见前方又是一道峭壁,这里好像是群山所形成的一个天然聚风湾,四面八方的风从山间汇聚至此盘旋,云层皆成丝带状,阳光下隐约映射瑞彩千条。峭壁上生长的树木都发出了嫩绿的新芽,张开的叶子如翡翠雕琢,还有不知名的野花将山崖点缀成各种颜色。

峭壁上有一道细流倾泻而下,并不是很夸张的大瀑布,但落差却高达百米,如一道白虹贯穿风卷云舒,在空中弥漫着丝丝雾气,匹练般落入山下一个小水潭中,然后又顺着山势不知流往何处。盛龙深吸一口气道:“这水雾竟隐约有玉龙烟的灵效。”

成天乐一指瀑布下的水潭道:“这山泉更有净体养颜之效。山风在这里汇聚盘旋,那飘荡的玉龙烟也会汇聚到这里,若最终无人采集,则化入水雾之中。这道瀑布流下,就是天成的净露啊!虽不如炼形龙髓那般神妙,但含有其一丝灵效,若常年服用自可轻健体魄、善养容颜。”

盛龙则感慨道:“是啊,若小剑池的水潭也有这般灵效就好了。这山泉虽妙,只是附近根本没法住人。”

成天乐笑道:“若知玉龙烟的形成原理,能住人的地方就不可能有这种山泉啊!这里是风卷云舒汇聚之地,整座大别山恐怕也只有在此处才有这样的泉水,它还需要落差很高的飞瀑入雾穿云才能形成,否则也吸收不了玉龙烟的灵效。如此之多的巧合实在太难得,非人力可强求。……既然遇到了,我们也就在这里休息吧,喝几口灵泉,顺便再洗个澡。”

盛龙很兴奋地点头道:“此山泉应有炼体之效!……既然这里是风卷云舒汇聚之地,若各派修士并不知道树脂圆珠的奥妙,那么这里倒是采取玉龙烟的最佳之处。虽然附近并没有雪花降龙木生长,也不是适合树脂圆珠形成的环境,但很多玉龙烟都会往这个方向飘。”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树脂圆珠是传承秘诀,若不是有秘法传承是很难发现的。我若不告诉你、只让你去采取玉龙烟,你最终就会找到这样的地方,树脂圆珠的秘密恐怕永远都发现不了。各派传承之所以珍贵,除了正传道法之外,还包含着千百年历代人的积累啊!”

两人尝了尝水潭中的山泉,果然清凉甘洌宛如天成的净露,又到下游山涧中洗了个澡,并重练当年度身受劫时所修的炼形之法,感觉是更有收获。已经翻过这么多险峻的山崖,夜间就在瀑布下的水潭边定坐调息,听那泉流与风卷之声别有一番意趣。

第二日天光放亮的时候,峭壁下看不见远方的日出,抬头却能望见瀑布上空有一道彩虹直跨丘壑连通另一座山峰,就如一座凌空之桥。盛龙仍在风邪劫考验之中,元神展开笼罩的范围极广,却不太受控制总是扰动周围的环境,成天乐仍全神戒备为其护法。

就在彩虹刚刚出现不久,定坐中的盛龙却突然睁开眼睛道:“成总,有人来了!是两名拿着法器的修士,一人持竹杖、另一人持拂尘,其中一个恰好就是刘德钊!”

盛龙此刻的感应比成天乐更敏锐,他首先发现了来者同时也惊动了对方。只听远处有人问道:“是哪位道友在此采炼云霞?连云派刘德钊、林子恒有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