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75章、惊回首,挥袖化险为夷

盛龙的风邪劫考验终于到来了,在这一瞬间他仿佛窥见了一丝天机之门,元神延伸的范围极广,神气也不受控制的会扰动周围一切有灵觉的存在。定境中的盛龙心念沉定,而成天乐却是异常紧张,这深山中的情形复杂,可能要比当初成天乐迎来风邪劫的射阳海边滩涂更加凶险。

成天乐全神戒备守候了大半夜,山野里却静悄悄的什么都没发生,这反而显得更不正常了!听说连云派的道场就在大别山,难道这里因为有修士时常经过,一切有灵觉的存在都已经远避了?成天乐正这么想的时候,却突然旋身挥手一斩,身前法力激荡,发出攻击的竟是冲着不远处的地底!

有东西来了!

这世上会打洞的妖物也不止有金线鼠,此物被惊动,竟从远方穿过岩层与土石的缝隙悄然潜近,到了离盛龙定坐之处只有几丈远的地方,才被全神戒备的成天乐所察觉,看来它相当擅长于在地下潜行。

它停住脚步运转法力正要偷袭盛龙,成天乐所击出的一股隔空之力已经斩入了地下,无声无息没有发出任何响动、也没有惊动定坐中的盛龙,但挡在那异物面前的泥土却仿佛突然化成了一道坚固的墙,瞬间凝结成带着法力的铁幕一般。

但是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地下凝结成的坚墙竟没有阻挡住那异物所施展的手段。成天乐的神识分明能感应到,一条长索形的影子由卷曲状态突然绷直弹出,正卷向盛龙的身形。索影穿过地下坚墙时,去势只是缓了一缓。成天乐凝土成墙的法术并没有被击散,但也没有起到太大的阻挡效果,它并不是被强行地打穿而是被奇异地透过。

成天乐的反应极快,并没有再施展其他的秘术,而是暗喝一声运转神识之力击在了那条长索状的虚影上,硬生生地将之绞住了。那虚影仿佛不是对手,突然又弹了回去、收到泥土化为的坚墙之后。

纯粹以神识之力相击,除非是偷袭,否则修士之间很少如此斗法,因为这样很可能被对方扰动心神乘虚而入,也容易两败俱伤、元神皆受损。但成天乐当机立断这么做也是因为经验,因为那道长索状的虚影使他想起了一个人,或者不能说是人而是灵修——訾浩。

换一个人恐怕还不能像成天乐这般立刻就反应过来,泥土化为的坚墙,那索影竟然能穿透而出,虽然也要耗费法力去克服阻挡,但却可以不破坏这堵墙,正是訾浩这种灵体所擅长的手段啊!成天乐对訾浩的各种把戏是再熟悉不过了,几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该怎么对付,他当然也有别的方法去阻挡,但只有这样才能不惊动定坐中的盛龙,让这只小金线鼠好好把握此刻的参悟良机!

但来的异物并不是訾浩那样的灵体,它在地下,成天乐虽看不见,神识却能感应到实质的存在。它应该是一只没有化为人形的妖修,并不是修为不够,要么就是特意用原身来偷袭盛龙,要么就是它并不化为人形来修炼。但它的天赋神通却可以发出一道类似灵影的长索,可以远距离伤人神气、甚至直接侵扰对方的元神。这种手段非常诡异难防,更何况它还是躲在地下出手。

那妖物并不是特意冲着盛龙来的,只不过是被其惊扰,一旦与成天乐交手便立刻在地下调转方向冲这边来了。它这么一动,成天乐的神识就查探得更清楚了。此物的体型可比金线鼠要大许多,简直像一条成年扬子鳄,而它在地下穿行的速度虽不如盛龙但也慢不了太多。

成天乐赶紧又一挥手前斩,在自己身前的地下也凝土为坚墙,同时运转法力拢住了这一小片地区的神气和声息,以免此番斗法惊动盛龙。那妖物最擅长的手段便是诡异的长索状灵影,可这一手恰恰是成天乐最熟悉的,因此他不慌不忙,如此施法只为挡住妖物的原身不在这片地底乱钻。

但那妖物力量之强竟有些超乎成天乐的想象,它发出一阵闷吼奋力甩尾向前一冲,竟然硬生生地撞开那层坚墙穿了过来。这是妖物原身与法力的直接碰撞,成天乐凭空被震退了好几步,这时又有一道长索破土而出,向着他的脖子卷绕过来。成天乐差一点吃亏了,因为这次妖物所射出的并非灵影,而是长得无法想象的舌头。

由于先入为主的判断失误,让成天乐的反应稍稍慢了半拍,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那舌头就扫到了,想躲已经来不及了。成天乐只能咬牙一举右臂,一道青色的光幕沿着右半侧的身体像护盾般升起。那长索带着无数细微的风旋抽碎了成天乐仓促祭出的光影护盾,“啪”的一声打在他的袖口下面,半截袖子瞬间化为了碎片。

不仅是手臂,连全身都是火辣辣的刺疼,成天乐几乎忍不住要惨叫出声。与此同时他的手腕上也飞出一道道电丝,直击在这条粉红色的诡异长舌上,并沿着长舌延伸入地,劈向那妖物的身体。

这是飞电石法宝的妙用,刚才那青色的光幕则为青金石所化。那妖物的舌头似乎特别害怕电击,随即蜷缩扭曲着快速弹了回去。但是电光追入地下劈在那妖物身上时,只激起一连串涟漪般的闪光,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伤害作用。那妖物浑身竟似被坚韧的盔甲包裹,显得异常强悍,难怪它如此擅长在土石间穿行。

成天乐飞电石上的三枚和田玉籽此时发挥不了作用,因为那东西还在地底呢,电光能顺着缝隙劈进去,飞石却无法攻击到对方。要想制服此妖,恐怕还得把它引出地面才行。

成天乐随即又一弹指,并没有任何光彩四射的华丽场面,而是无声的震吼透地而入、震撼对方的元神;同时一股隔空的卷曲之力顺着刚才那长舌分开的缝隙深入地下,卷住了那妖物的身体。成天乐想扰动它的元神,使其一阵恍惚,趁机将它硬生生地拉出来。但这个家伙个头太大、身体也太沉了!

那妖物脑袋一阵迷糊,在地下被拖出了一两米的距离,随即反应过来奋力一晃身体,竟然在地底土层中打了个滚,挣脱了成天乐的法力束缚,转身甩尾迅速的遁去。它是从地下钻走的,成天乐又不是盛龙,不可能也钻到地下去斗法,况且他此刻只是为盛龙护法而已,并不是想在这个时间降伏什么妖物,仍然站在原地戒备并没有再阻拦。

成天乐感觉到右臂上火辣辣的疼就似被通红的烙铁烧过,还好只是皮肉之伤,经络所受的冲击并不大。看来回头要加工几支寒针翠燃香帮自己也疗疗伤了,他背包里还留了一小匣大约有数百枚寒针翠。

那妖物遁走后,成天乐仔细回忆刚才的斗法过程,心中也不禁暗道惊险啊,突然想起来那是什么东西了!他所得到的法诀中,也有对各种妖修的介绍,还提到了世间的各种灵禽异兽,比如狈是出身狼的异兽、金线鼠是出身黄鼠狼的异兽,有一种叫玄龟兽的东西却不是龟类的变异,而是出身穿山甲的异兽。

玄龟兽的体型与变异前的穿山甲模样已相差很大,长得有点像鳄鱼,全身的硬鳞已化为板甲状,特别擅长于在地下潜行。它的天赋神通最特异之处就在舌头上,那长舌可以弹射出数丈伤人,更特别的是还能化为一条灵影,虚实相合非常难以防备,仿佛生来就是暗算打闷棍的行家!

留下那位法诀的前辈还特意提了一句,玄龟兽喜食雪花降龙木树脂所形成的树脂圆珠,每服一枚都要花很长时间去炼化。那树脂圆珠最终被修士炼成的灵药就叫炼形龙髓,此物对洗炼身体的作用显而易见,这个习性也能使玄龟兽的原身更加坚韧。那位前辈还猜测,穿山甲变异为玄龟兽可能就与长年服用树脂圆珠有关,但真正的原因是不是这样,恐怕也只有老天爷才清楚了。

树脂圆珠很罕见,而穿山甲恰好能找到树脂圆珠服用的机会更是和买彩票中大奖一样渺茫,所以玄龟兽在世间极少出现,没想到成天乐今天竟在这里遇上了一只。

盛龙还在定坐之中,他的元神展开应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事,但此刻的状态是定念不起波澜、如镜外观花。成天乐的右臂受伤了,可是这个动作发生得特别隐蔽,盛龙是不清楚的,因为当时成天乐的整个手臂都被法力所包裹,盛龙闭着眼睛仅展开元神是察觉不出来的。

而成天乐也不想让他知道,不动声色的运转神气法力包裹右臂,在背包里取了一件上衣换上,仍然静悄悄地站在不远处。等到天色微明时,盛龙才离座而起,向着雾霭霞光中的成天乐行礼道:“多谢您昨夜为我护法、也多谢您赐此机缘!我曾不知何时才能迎来今日,而当它真的发生时,却感觉是水到渠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