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74章、点关窍,修得一夕顿悟

盛龙已感应到那液滴独特而精纯的物性,又惊又喜道:“成总,您这是什么神仙手段、这又是什么宝物?”

成天乐呵呵一笑:“你方才应该看得清楚,我施展的也不是什么高明手段,不过是摄物与炼化之法。那条白雾叫玉龙烟,化为液滴又叫炼形龙髓,是此处山中特产的一种灵药。采取之法我已经演示了,要不你也试试?……可是找到玉龙烟并不容易,需要运气好才行。”说着话他将白瓷瓶递给了盛龙,并讲授了收集与炼化玉龙烟的方法以及这种灵药的效用。

对于修士而言,了解一种灵药的采取方法以及效用,并且恰好能够找到,自然是令人惊喜的福缘;对于盛龙而言还不仅如此,他就像一个小孩得到了好玩而新奇的游戏与玩具,立刻拿着白瓷瓶兴冲冲地在群山间搜寻。他的天赋神通擅于寻宝、擅长感应各种精纯特别的物性,但玉龙烟混杂在缥缈的云雾中,需要他的神识所及才能发现,所以这也是考验功力深浅,实际上也是在修炼外景之法。

他们的运气不错,恰好赶上了春日山中地气升发之时,很多埋在地下的树脂圆珠纷纷化作雾气飘入山谷。盛龙忙活了一个白天,共收集炼化了十一滴炼形龙髓,眼见再无更多发现,才兴高采烈地将白瓷瓶交给了成天乐。

成天乐接过瓷瓶点头赞道:“不错,你的神识比刚刚进入太行山时要强大清晰了许多,法力也更为精进。你在这里找了一整天的玉龙烟,有没有发现收集此物最难在哪里?”

盛龙答道:“就是不知道它会在何时从哪里冒出来,远看皆是烟雾缭绕,神识扫过才能感应其异。它混于云雾随风飘荡,真是来无影去无踪,想搜集完全是在碰运气。我们在太行山收集寒针翠还是找到了很多窍门的,但在大别山收集玉龙烟,恐怕纯粹就是赌人品了。”

成天乐又笑道:“做事情当然是要靠人品,但也要靠本事和手段,人品越好、本事越大、手段越高,收获就会越多。……你在山中转了一整天,有没有发现这里生长着一种非常罕见的树?”

盛龙微微一怔,眨了眨眼睛道:“您是在考我吗?让我好好想想!”然后就像发现新大陆似的一指旁边的一株雪花降龙木,“就是这种树,它的木质物性很特别,非常致密坚韧、纹理细腻隐约有固化之效。依我看,这不大的一棵树,恐怕至少生长了两百年。”

成天乐很满意地点头道:“不错,这种树叫雪花降龙木,生长极为缓慢,百年树龄树干也只有碗口粗而已,我刚才所问的就是它。修炼元神外景虽是定心不动,但也要善察天地万物,这对锻炼你的天赋神通非常有用。而我们今天找的玉龙烟看似来无影去无踪,其实它的出现就和这雪花降龙木有关。”

成天乐刚开始并没有告诉盛龙玉龙烟的成因与来历,只是让盛龙自行去收集炼形龙髓。在盛龙兴致最浓时,又问他注意没注意到雪花降龙木?然后才介绍了玉龙烟与雪花降龙木的关系以及最佳的采取方法。

盛龙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说山中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东西?看似再玄妙的现象也必然有其成因。多谢成总指点其中的秘诀,要不然让我想破头也想不到啊!成总就是成总,您是怎么发现的?”

成天乐:“你就别夸我了,这不是我发现的,而是所得传承法诀中的记载。”

说这句话的时候,成天乐心中并没有太多惭愧,更多的只是感慨。有些奥妙一旦说穿了,似乎平淡无奇,可当初发现它的人是多么的不容易!就比如他得到陆吾神仑丹的丹方,想炼制这种神丹已是千难万难,但想当年这张丹方又是谁写出来的呢,发明这种灵丹的人又炼制尝试过多少种灵药?

成天乐与盛龙今日的“寻宝”之举看似艰苦,实际上已是在坐享其成。

盛龙则眨着眼睛思忖道:“是什么人才能发现这样的奥妙呢?或许是神通不可思议、或许是体察万物细致入微、或者是机缘巧合,要么此三者兼而有之?”

成天乐则反问道:“盛龙,你的天赋神通是擅于搜寻世间的天材地宝,依你看,发现这种奥妙的前辈又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盛龙眯起了眼睛:“非常有可能也是妖修,如果他恰好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曾在地下建造洞穴,见到过树脂圆珠化为一道白烟。待他修炼成妖之后,自然也就清楚了玉龙烟的来历。”

成天乐闻言暗自愣住了,盛龙的猜测他可从来没有想到过,可这话一说出来,又让人觉得是理所应当,仿佛事情就应该如此才能得到最合理的解释。成天乐此时还没有想到留下法诀的那位前辈就是一位古代大妖,而是认为那位前辈既然精通妖修之法,肯定也和天下各式各样的妖类打过交道,可能就是从那样一位妖修口中得知的玉龙烟的来历。

他正在琢磨呢,突然看见盛龙于面前恭恭敬敬行大礼下拜,赶紧说道:“年早就过完了,你干嘛突然行此大礼?”

盛龙:“为了感谢成总!”

成天乐:“你帮助我采取灵药如此尽心尽力,我应该谢你才对,你又谢我什么?”

盛龙很认真地答道:“首先谢人世间的引领,是您把我从宁波带到了苏州,告诉我一位妖修该如何于红尘中修炼;其次是谢传法之恩,是您在指点我传承秘诀;最后还要谢您的用心良苦,送了我这么一场机缘造化!今天听闻玉龙烟的来历,真如混沌中点窍之语。

您为我所做的一切,比这混沌点窍还要珍贵得多!就如您刚才如果不说那番话,我可能永远都不知道玉龙烟从何而来,就算在山中苦寻一辈子、收集到再多的玉龙烟,其实也是在瞎碰运气而已。您的指引与点化,正是这大道关窍,盛龙有悟,怎能不拜?”

成天乐听他如此说,心念一动,隐约察觉到这只小金线鼠妖已迎来风邪劫考验的机缘,他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背手站在那里受了盛龙的礼拜。

这天夜里,仍然于烟云缭绕的深山谷壑中定坐调息。次日盛龙便按照新的诀窍去寻找树脂圆珠,仍然是化为金光入地,这与在太行山中收集寒针翠的方法十分相似,两人之间的配合早已熟练无比。

但树脂圆珠跟寒针翠有很大的不同,埋藏在地下的寒针翠如果没人动,哪怕再过一千年它仍然会在那里;而树脂圆珠的状态却很不稳定,从形成到最后化为白雾消失,在地下所存留的时日不等,最多也不过是几年功夫。所以盛龙不可能像收集寒针翠一样得到那么多,同时也不妨碍他人今后继续在这里用这种方法收集。

树脂圆珠埋藏在土层中,但深山谷壑中的土层较浅,主要由风化的山岩和历史上的植被腐殖层形成,并经雨水冲刷到高山间地势较为平缓的地方堆积。在这个断层地带中,地底的情况非常复杂。成天乐的神识能跟随盛龙钻出的孔洞延伸的距离,在不同地形下差别很大,因此他也提醒盛龙要时刻注意。

相比较而言,树脂圆珠分布的范围要比寒针翠小多了,但收集起来却更为容易,仅仅一天时间,他们就收集到一百多枚。成天乐就地取材,用千年雪花降龙木的木芯又加工了几个木匣,将树脂圆珠按药方所记载的手法封印,使之暂时不再化烟变雾,一百二十枚左右树脂圆珠恰好能装满一个木匣。

一枚树脂圆珠的体积要比一枚寒针翠大得多,而炼制一枚陆吾神仑丹最少只需要八枚树脂圆珠所化成的炼形龙髓,他们这一天的收获已经很可观了。入夜之后,仍然调息涵养恢复法力神气,成天乐时刻关注着定坐中的盛龙以及周围的动静,防备着出现任何异常状况,因为他清楚这只小金线鼠的风邪劫随时会来。但是这一夜却毫无动静,成天乐微微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感到有些许失望。

第二天,又换了一片可能有树脂圆珠分布的地方,盛龙化为金光入地继续地毯式的搜索,又找到了一百多枚树脂圆珠,恰好又装满了另一只木匣。成天乐这次一共做了十个木匣,他和盛龙一人拿了五个都放在背包里。照他们这个速度,只要有树脂圆珠分布的地方足够大,十来天也就能满载而归了。

以成天乐这种方法采集玉龙烟,假如换一个人收获也会比原先更大,但也不太可能如此夸张,因为没有这样的金线鼠帮忙。在深山中挖掘夹有很多碎石的地面,还要小心不把那树脂圆珠给碰裂,大规模的采取也是很困难的。

就在这天夜里,山间的云层变得很淡,抬头偶尔能看见朦胧的星光闪烁,盛龙正在调息定坐。成天乐却突然感觉到这只金线鼠妖的气息有所变化,立刻不动声色的站了起来凝神警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