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72章、专致志,见古今太行山

由于各种原因,太行山一带自古以来气候与植被变化很大,寒尾松虽然罕见,但分布的范围也很广。古代大片的寒尾松林,如今有许多已不复存在,早就被各种野树所取代,这样的地方几乎发现不了,却可能是埋藏寒针翠最多的,他们碰巧遇到了一处。但若不是有盛龙的天赋神通与这两人近乎犯傻的搜集方法,也不可能有这种好运气。

既有此发现,接下来的时间,成天乐就带着盛龙专找那种杂树中偶尔分布着寒尾松的地方,茫茫群山这么大,有几株寒尾松混在野林中是很难被注意到的,除非成片生长才容易发现,但这两人就是这么干。用这种方法的运气时好时坏,有时一无所获,有时收获很多。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一个多月,成天乐已经搜集到三千多枚寒针翠了。假如河洛派弟子知道成总用这种方法专门搜集寒针翠、而且收获这么多,恐怕会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成天乐在山中取千年古木之芯,打造了几个匣子,又以炼器之法炼化其材质,虽然没有炼成什么法宝,但也使之相当坚固耐久。三千多枚寒针翠恰好能装满一匣,而他与盛龙每人身上还揣着好几个空匣子呢!

倒不是成天乐有多贪心,他只是觉得还不够用而已,甚至已经没有再想所得的多少,只是带着盛龙去做这件事。像他这种人专心起来是很可怕的,因为他的杂念太少,性情又开朗非常乐观。比如换个人恐怕就不会像他那样要打开完整的姑苏画卷世界,画里随时能逛的地方,干嘛非得连每一条路甚至路边的每一个垃圾桶都搞清楚呢?

但成天乐打开画卷世界的经历也是一种独特的修炼,如今在太行山中虽然随身带着画卷,但他却没有再进入画卷世界。因为每天都要采集寒针翠,剩下的时间要为盛龙护法,在这深山之中他不可能进入画卷世界失去警戒守护,但曾经的修炼居然在此时也用上了。

成天乐曾经在苏州地图上画过画卷世界里走过的路径,元神世界里已经展现了大半个苏州,所以他在定境中对于地形地势能勾勒的特别清晰。他有空时就撮土为沙盘浓缩模拟所走过的太行群峰,后来干脆以元神定境中的观法,直接于眼前浮现曾走过的地形地势、重点是各处寒尾松的分布情况,多少找到与总结出一些规律。

这种元神定境不同于画卷世界,画卷世界自成玄妙,无论进不进入它都是存在的,宛如元神能进入的一个洞天结界。而成天乐在元神中勾勒出太行山图景,只是一种观法,是运转法力浮现的景象,能将细节展现得有多清晰在于他的元神有多强大、使用这种手法又有多熟练,一旦收功离定自然也就没有了这幅场景。

这是成天乐曾经最主要的修炼,当然也是他最擅长的手段。寒尾松是太行山中普通的松树变异品种,这种松树是种子落地发芽的,必然有成片分布的规律和走向。可以研究现有松林的分布特点、有哪些绵延或断续的规律,还可以分析古代已消失了的松林基本上都是怎样分布的,去寻找最有可能的地点。

这么一来,果然又有大收获,在成天乐的指引下虽偶有失手,但更多的时候却能找到大量的寒针翠埋藏,又过了十来天,三个木匣都装满了。

他们进山快两个月之后,终于走出了深山,打扮看上去也跟叫花子差不多了,鞋肯定是磨破了,内衣倒还完好,但是外套随处是破损的痕迹。有一身神通也练不到衣服上去,在山林里钻了这么久总会不小心蹭着刮着。

理论上两人都有辟谷之能,但在如此连续消耗的情况下,还是需要吃东西补充最基本的元气。两人都还远没有脱胎换骨之能,神气法力自可行功涵养,但血肉之躯的元气多少还要靠五谷补充。盛龙倒好办,他原本就是野生的,在山野中知道自己找吃的;而成天乐也只能打猎采果,最近这半个月过得跟野人似的。

深山的边缘是地势微带起伏的麦田,远望是几座村庄,有炊烟升起鸡犬之声相闻。盛龙问道:“成总,您是说这一带在数百年前可能有最大规模的寒尾松分布?”

成天乐点头沉吟道:“倒不一定是寒尾松,数百年前这里可能是绵延数百里的太行松林,其中也应该出现过最多的变异品种。但是近代以来古时的山林早已伐尽,变成了村庄和田地。埋藏较浅的寒针翠恐怕早就不存在了,但修田建屋如果动的地层不深,倒可能还有大批寒针翠保留下来。像这种地方应该是埋藏寒针翠最多的,也是最不可能被人发现的。”

盛龙:“看这里的麦田地势还保留着山势的起伏,耕作挖掘的深度有限,地下应该还没动过,值得好好试试。像这种地方,如果真的埋藏了大批的寒针翠,谁又能想到呢?大家都在深山中数百年的古树下去找,不可能跑到外面的田野村庄中去搜集。”

成天乐苦笑道:“就算想这么找也不大可能,总不能跑到山外把人家的田地都挖开、房子和地基都掀起来,去搜寻那几枚还不清楚存不存在的寒针翠吧?”

盛龙却兴奋地叫道:“别人不行,我可以啊!钻到地下去就是了,谁也发现不了。要不现在就试试?印证一下您的判断对不对!”

成天乐:“不着急,天黑之后再来,我大白天的跑到人家田里乱钻,老远就能看见,村里的狗会追出来咬的。”

盛龙望着麦田突然叫道:“咦,那边蹲着一个人,只有脑袋和肩膀都露在外面,他是不是以神识入地搜寻、也在找寒针翠啊?”

成天乐哭笑不得道:“那人分明是在大便嘛,在田里干活时想上厕所了,难道还跑回村子里的茅房?当然是就地解决了。……我们先进山好好调养休息,等入夜后再来大干一场据我推测,古时这里的松林分布范围很广,我们一片一片的分块搜索,恐怕也要费些时日啊,就在田地里找,村庄就算了!”

成天乐与盛龙有了近两个月来最大的收获。这片田野村庄范围虽广,但由于地势平整,只要能进入地下深处展开神识,搜寻起来比深山中要容易得多。这次是撞上大运了,十天之后,六个大木匣全部装满了,成天乐又制作了一个小木匣。

盛龙非常振奋,又问成天乐还有什么地方与此处的类似?成天乐却摇头道:“能有如此收获,已经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大福缘,怎可贪得再来一次?况且我已经分析了很久,短时间内恐怕再难找到这样的地点了。我们的修炼不是为了搜集寒针翠,而搜集寒针翠是为了更好的辅助修炼,若一味贪此,不成了本末倒置吗?再想找到更多已经很难,不论是游戏也好寻宝也罢,不要忘了正事耽误修行。”

成天乐终于决定离开已经搜寻了两个多月的太行山,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里不禁想到了一个人,就是已好久没见过面的梅兰德。他倒不是在想梅兰德借他的那座宅院还有不到一年就到期了,而是想此刻如果有梅兰德在就好了。

那梅兰德号称地气宗师,以成天乐如今的眼光判断,修为也突破了相当于大成真人的境界。他曾与梅兰德交流过修炼方面的事,梅兰德所修法门特别擅长感应与利用地气变化,甚至有一种心盘术可以很直观的察觉山川、河流、植被的变迁。假如有梅兰德帮忙的话,按照他总结出来的方法,搜寻寒针翠应该更容易。

但他也只是想想而已,不大可能请梅兰德来帮忙做这种事。况且就算有梅兰德帮忙,所用的方法也应该差不多,这种事情更多的还是靠运气、收获未必能多多少。如此耗心血费大法力连续施展手段,得付人家多少报酬啊?

成天乐与盛龙此番太行山之行,共搜集到一万九千余枚寒针翠。自古以来就没有人一次搜集过如此之多的此种灵药,当然也更没有人像他们这么死心眼的专门来做这种事情。有些成功的方法是可以学习、借鉴、效仿,但同样的成功却很难复制,就算让成天乐与盛龙自己再来一次,恐怕也不会再有这种好运了。

到最近的城市中买了两套新衣服,这么多木匣也不好随身带着,只装了一小匣留在身边继续研究,其余的都叫快递公司打好包装寄到苏州梦湖美蛙饭店,让吴燕青先收好。恐怕自古以来,就没有叫快递公司运送如此大批量修行灵药的,假如要保值的话,成天乐身上的钱恐怕还不够付保值费的。

我们的成总还不清楚——他发财了,发大财了!

寒针翠自古都是河洛派的特产灵药,河洛派弟子虽很少专门采取,但是长年积累门中总有存留。江湖同道若有需要,可能会找河洛派换取,或者通过私下的途径购买。而成天乐这一次所采到的寒针翠数量,是河洛派目前存货的近二十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