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71章、心无骛,望遍野寒针翠

成天乐找到的这个地方显然已经有人搜过了,有些土层被掀起,有些地方看似无异状却还残留着法力波动的痕迹,显然有人用摄物之法将埋藏较浅的寒针翠直接取出了。可能是刘漾河最近所为,也可能是先前来过的河洛派弟子顺手搜集,等到成天乐再来时恐怕收获已经很小了。

地里深处可能还有埋藏,但成天乐不可能把这片山林地面都挖一遍,那将是浩大的工程量,四面都是山丘,挖出来的土又往哪里堆呢?耗费的法力之巨是超乎想象的,仅仅为了找那么不几根寒针翠当然是得不偿失。幸亏有盛龙,成天乐就让他化出原身钻入地底下试试,在这里主要并不是为了搜集多少寒针翠,而是让盛龙研究熟悉搜集此物的方法,同时也演练两人之间的配合。

盛龙的天赋神通擅于寻宝、感应各种特别精纯异常的物性,但他的元神远不如成天乐强大,需要让成天乐去指引方向,接近可能地点之后才会有更多的收获。而成天乐也怕盛龙在地底深处碰到什么意外,因此在盛龙钻洞入地的同时,他的神识也跟着洞穴延伸而入,始终保持在其元神笼罩范围之内。

这样的话,成天乐不仅能随时指引盛龙还可提供保护,假如超出这个范围,成天乐就会把盛龙叫回来。有了盛龙钻出的洞穴,成天乐的神识沿着这个空间自然能入地极深,但地底深处各种物性复杂,环境不能一概而论。

吩咐完毕之后,盛龙化为一道金光,沿着土石间的一条缝隙钻入了地底。成天乐闭着眼睛展开元神不仅笼罩住这片山林,而且感应的范围也追随着盛龙向地下延伸。泥土和岩层之间往往有缝隙,为了省力盛龙多寻找这种缝隙,走不通的地方才会运转法力在泥土和碎石间钻洞,路径大多不是直线。成天乐的神识能追随他入地的深度是不定的,要看土石的分布和绕的弯子有多大。

首先要寻找有几百年前松针落叶沉积的地层,感应那种独特的泥土气息,当分辨清楚之后,再去寻找这种气息最浓郁之处,他们一开始只是在研究尝试。盛龙也不知道古代有大片松针沉积的土壤是什么样子,摸索了很久才找出规律,随后搜到了第一枚寒针翠。

有了第一枚就好办,盛龙可以仔细辨别它的物性,然后寻找最合适的土层去重点搜索。就在这一片山林,他们花了一天一夜功夫,总共找到了十七枚。这收获看起来很可怜啊,放在手心只有小小的一把,假如制成一支燃香的话,一炷香功夫也就用没了,药性的效用还弥补不了他们这番功夫的消耗呢。

河洛派弟子并不特意专门搜集寒针翠,只是遇到合适的机会偶尔采取,看来是很有道理的。但成天乐与盛龙却很振奋,这里应该刚刚被人搜集过,他们居然还能找到十七枚,说明方法是可行的。此处已经没有继续搜下去的价值了,继续研究改善一下配合之法,换个合适的地方应该收获会更大。

只是盛龙累了,神气法力接近衰竭,他几乎把这片山林地下能钻的地方都钻了一遍,刚开始因为不熟练也费了不少冤枉功夫,所以暂时只能调息涵养,等恢复了再说吧。

次日天还没有完全亮,盛龙就离定起身要再去“寻宝”,成天乐却劝他少安毋躁。盛龙自己不觉得累,但成天乐却很清楚昨天这只小金线鼠的消耗有多大,刚刚恢复不能勉强再透支天赋神通。这天上午,成天乐带着盛龙在太行深山中缓步而行,向他讲解动中极静的感悟,也就是成天乐几年前住在酒店式公寓时,每天于金鸡湖畔所行之动功。

那时成天乐修为尚浅,但有很多打根基的功夫,并不会因为习练者的修为提高而显得过时无用,而是随着境界更深另有妙趣。这种动功最适合恢复体力,再结合盛龙目前已掌握的外景内息之法,则更有玄妙体会。人在山中迈步却宛如人不动而天地行,万物气息纷沓而来,取其精华炼化形神。

成天乐修炼御形之道,盛龙修炼融合了外景内息的动中极静,一路行走,下午又在很偏僻的深山中发现了有寒尾松分布的地方。两人之间的合作已经比昨天熟练多了,成天乐展开元神笼罩山林,盛龙化为一道金光入地,成天乐的神识跟随他钻出的洞穴而入指引守护。

这一片山林应该很久没有人来过,他们的收获很多,到了第二天凌晨,一共找到八十二枚寒针翠。其中有一小半在埋藏较浅的土层中,假如河洛派弟子最近曾路过的话可能就会被顺手采走了。而另外大部分则是很难被发现或者搜集起来很费力的,能采取者除非神识比成天乐强大得多,要么就是有盛龙这样的金线鼠妖帮忙。

天亮之后,越干越来劲的盛龙意犹未尽、还想找到更多,而成天乐及时阻止了他,将他叫回地面调息涵养。盛龙比昨天更累,而且新发现一枚寒针翠的速度比刚开始时慢了很多,说明继续在这里找下去的价值已经不大了。两人又一直休息到黄昏,这才继续出发沿着山脉向更偏僻处走去,夜间缓步行功,与白日里相比又是另一番感受。

是夜万里无云,深山中的空气格外清朗。满天的星星都在看着他们,就像一只只惊讶的眼睛,仿佛在看着两个疯子或者傻子。

成天乐与盛龙在山里一连钻了十来天,总共搜集到七百余枚寒针翠。盛龙可不知道这些数量算多还是算少,他是孩子脾气,把这当作了一件很好玩又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不知疲倦的一枚又一枚的搜集着,每找到新的一枚都是惊喜。这些日子,盛龙的眼睛望向四周,仿佛漫山遍野都是亮晶晶的寒针翠。

成天乐也不知道这些寒针翠在各派修士眼中算多算少,他只从丹方和此物的用处方面考虑,心里的感觉还是远远不够啊。炼制一根燃香,最少就要十枚,只能用一炷香的功夫。假如借助此物来炼制法器、使法宝的攻击锋芒更为凌厉,那就不知道会耗费多少了。炼制一枚陆吾神仑丹,至少也需要百枚寒针翠,这还不算炼药过程中意外的损耗呢。

但他却不想让盛龙过于透支天赋神通,他能看出来这只小金线鼠专心致志做事时相当的投入,大多数时候都是成天乐强令他回来休息,盛龙就像废寝忘食玩游戏时被系统强制下线了。

既然不够那就继续找,这种事情真得靠碰运气。有时候找到有大片寒尾松古树分布的地方,地下深处的寒针翠固然不少,但是埋藏较浅的、容易采集的基本上所剩无几。因为像这种地方,河洛派弟子或者偶尔路过太行山的其他修士也会来采取寒针翠。埋藏得越深、采取时耗费的神气法力就越多,至于地下太深成天乐的神识无法跟踪的之处,他也不会让盛龙再钻。

大约又过了十来天,他们又搜集到六百余枚寒针翠,比先前十天反而更少。不是不够熟练,他与盛龙配合起来搜集寒针翠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只是运气不太好,一路上明显有大片寒尾松生长的地方,他们几乎都搜遍了,再找既偏僻又合适的所在并不容易。

成天乐干脆让盛龙休息了两天,专程给他讲授各种动静之功。除了正传法诀之外,还有很多种辅助修行的功法未必需要全部都练,师父一般只是根据弟子不同的特点和擅长指点,只有在考虑宗门传承时才会将所有的东西都传授,但其中有些关窍还是修炼到一定境界才能印证的,而成天乐对盛龙谈的都是自己曾印证过的。

到了第三天,他们找到了一片杂树丛生的次生林,其中也有松树,发现了两株不大的寒尾松。像这种地方找到寒针翠可能性应该很小,但已经两天都没有收获了,忍不住技痒的盛龙主动请命要试试。成天乐也就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试了一番,结果却很令人惊讶,他们的好运气又来了!

短短半日功夫,在埋藏较浅的土层中只找到了三枚,这还是盛龙的天赋神通特别敏锐才偶尔发现的;但在埋藏很深的地方,盛龙却搜出了三百七十余枚!

盛龙在地下钻行,找到有寒针翠聚集分布的范围,甚至远远超出了有寒尾松生长的地方。成天乐元神所能追踪的距离有限,所以不停地换地方让盛龙重新入地。第二天经过一番调养休息,围绕着这一带的边缘继续寻找,又发现了近百枚,但再往更远处搜就没有了。

这是意想不到的惊喜啊,两人分析了一番这种状况的成因。他们原先找的都是有数百年以上寒尾松生长、大片松林聚集分布的地方,理论上是肯定能找到寒针翠的,但历代肯定也有很多修士来过。这次找到的是一片次生杂林,只有两株不太大的寒尾松而已,但地下埋藏的寒针翠却有那么多,只能说明一件事——古时这里曾有大片的寒尾松生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