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70章、事莫绝,容情一年之诺

孙建业闻言神色一动:“哦?那成总也一定很感兴趣了,只可惜所需的灵药当中,我河洛派也只知道寒针翠可在哪里能尽量多的采取。”

成天乐:“河洛派世代居住太行洞天,一定对搜集寒针翠很有经验,我正想请教呢。”

孙建业一笑:“我也正想与成总细说呢。”

寒针翠形如松针,而其实它也就是松针。太行山中特产一种寒尾松,一般的植物学家甚至都分辨不出来它与其余他松树的区别,它可能是独特的变异品种。此松一叶五针,树龄长到百年之后,有的松叶五针中间的那一根会变得碧绿透明。这样的松针落地之后也会逐渐枯黄,与其他的松针落叶无异,若直接落入土中则腐朽,但若混于松针包裹中埋于地下,经过百年之后又会变得碧绿透明,这就是寒针翠的来历。

想搜集它,理论上就要寻找百年前曾有百年以上树龄的寒尾松生长的地方。但实际上很不容易,因为百年沧桑变化,谁也不清楚哪里曾出现过寒尾松。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寻找山中数百年树龄以上的寒尾松,就在树下土层中搜索。

但是这种变异的松针在一棵树上出现的数量非常少,在一个地点能采集到的量自然也非常少,若漫山遍野的去搜,实在没必要专门花这个功夫。所以寒针翠在太行山一带分布的范围很广,但并没有什么地方能够大规模采集,就算有数百年寒尾松聚集的山林,恐怕也被历代河洛派弟子搜索过很多遍了,想一次再找到很多几乎不可能。

所以河洛派弟子往往并不是特意去采集寒针翠,只是在进山采药或行游途中遇到可能有寒针翠的地方顺便搜集,能找到多少算多少。因为地利之便倒也是积少成多,它也算是河洛派的一种特产灵药了。寒针翠在河洛派手中总是有一些的,但由于其分布与搜集的特点,某个时间想一次性拿出很多也不太可能。

孙建业说完之后,成天乐起身长揖道:“多谢前辈指点!”

而孙建业看着他笑而不语,这位掌门知道成天乐想去搜集寒针翠,原本河洛派还存了一些,若想结交他就将此物送上是最好不过的。可是成天乐等于自己把这个好处给封死了,因为他上门送的拜礼就是寒针翠燃香,若人家再回送更多的寒针翠,那不成了嘲笑吗?所以孙建业只能告诉成天乐如何自行去搜寻采取。

孙建业做了几十年的一派掌门,修为在各大派高手面前并不算出色,光大宗门的成就也有限,却能将没落的小宗门河洛派维持得有声有色,也必定不简单啊,至少江湖经验相当老道。他对成天乐的态度非常友善,而且很自然并无任何伪饰,就是存心要结交此人。

经营如今的河洛派,的确要注意同道交往的各种分寸,最重要的是得看准人。成天乐如今修为不高可名声不小,而且受各大派高门关注与褒扬,未来的影响和江湖地位且不说,仅仅看这个人就值得交好,有这样的朋友绝无坏处。

闲话少述,成天乐在太行洞天中盘桓了两日,处处很受礼遇,我们的成总并未因此飘飘然,反而不太好意思继续住下去了。眼见柳问寒伤势无碍,便推说还有事要办便告辞离去,同时欢迎河洛派同道去姑苏作客,只是很惭愧地说自己那边条件简陋、地方远不能与太行洞天相比。

见成天乐要走,年秋叶也不好意思继续呆着了。她这几天一直很忐忑,担心逍遥派同门听到消息会找到太行洞天来,却不知孙建业早就打过了招呼。

告辞之前,成天乐又对她说了一番话:“年道友,我看你还是不想回逍遥派。犯了错肯负责任是对的,但不分轻重一意孤行并没什么好处。如果你是想以此来逃避师门的责罚,并不是明智之举,但看你在太行山中的遭遇,并非是存了这种打算,只是不甘心而已。

但无论甘不甘心,也要看清楚形势,你若再遇刘漾河,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你还想去追查我并不阻拦,只是劝你一句,若发现刘漾河、王天方、李逸风等人的行踪,自己不要轻举妄动,可以立刻通知我。

你以此为理由拒不回山,若找不到那些人,你总不能永远这样吧?我已经给逍遥派掌门叶铭前辈写了一封信,托河洛派同道转交,说了这件事情与我的看法。就给你一年时间,一年之内无论你有没有发现,请自行回山。如果不是这样,一年后我再遇到你,会送你回去!”

“送她回去”只是客气的说法,成天乐的言下之意是年秋叶不能永远抗命不回山,那样就成了找借口逃避责罚了。假如是这样,他就会带领群妖将年秋叶拿下送回逍遥派。但成天乐也不是完全不通人情,年秋叶应该更清楚怎样追查那些人,所以还是给了她一年的时间。一年后若她还是不回去,除非躲起来不见人,否则成天乐知道她的消息自会来拿。

成天乐这几天过得很舒服,舒服得使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而年秋叶这几天同样过得很不好意思、惭愧得不好意思,这是她有生以来最尴尬的经历,却又不得不面对这种事情、成天乐这种人与他的这种语气。更让人难受的是,成天乐此时不再板着脸,居然还是笑呵呵的说话,样子看上去傻乎乎的,是那么招人恨却又拿他没辙。

年秋叶咬了咬牙,抱拳道:“多谢成总点醒,这一年我会尽量追查刘漾河等人的行踪,若有发现会及时通告成总。如果一年后我无所获、人也无恙,不必等成总来送,自会领命回山。”

成天乐笑着挥手道:“如此就好!我也希望这一年内你能有所获,而自己也平安无事,这样到时候不仅是你回山能否有交待的问题,逍遥派的面子也好看。这一年之诺,我也写在了给贵派掌门的信中,你遇事尽可找相熟的同道帮忙,不必担心他们会强劝你回逍遥派。”

辞别年秋叶,成天乐心里的小算盘当然是去搜集寒针翠,不论陆吾神仑丹能不能炼成,这东西先搞一批也是多多益善。但他没有直接进山,而是又赶回了太原,打电话到苏州让盛龙尽快飞过来帮忙。

盛龙原本是没有户口的,可是后来禇无用出钱、黄裳找门路,竟在邻省的一个小县城给他办了张户口,这只金线鼠妖从此也成了有身份证的人。身份证上写的年纪是十六岁,比他看上去的样子要大一些,但是出门更方便,至少可以独自坐飞机了。吴贾铭开车把盛龙送到机场,成天乐就在这边机场接人,随后带着盛龙进入了太行深山。

身边那么多妖修,成天乐为何偏偏只带一个稚气未脱的盛龙?因为这趟是要寻宝的,当然要用到金线鼠的天赋神通了。理论上金线鼠妖需要度过风邪劫才算成了气候,但盛龙的天赋神通不弱,所习练的法诀就是成天乐所传,外景、内息、辟谷境界皆已相融圆满,差的就是那一丝迎来与度过风邪劫的机缘。

金线鼠想修成气候并不容易,如果就在一个地方只知修炼恐怕更难,想当初成天乐就是在一番行游途中突破了风邪劫,这次把盛龙叫来说不定也是他的机缘。带着盛龙去寻宝还有个极大的好处,就算未成气候,但他变化出原身却极擅于钻洞。

寒针翠是埋在地底的,分布的地方至少也是百年前的沉积了,成天乐以神识搜索难以深入地下,总不能到一个地方就大面积刨坑吧,把太行山挖一遍得是多大的工程?就算找到有数百年寒尾松分布的地方,也不可能随意乱挖,由金线鼠钻入地下去寻找是最好不过。

盛龙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很是兴奋,又见自己这么被成总看重,兴奋中也有几分得意,一路上都是跃跃欲试的样子。成天乐反倒劝他不必这么激动,且在入山时好好修炼外景之道,不急不躁才能安定神气,谁也说不准哪里有寒针翠,在这种状态下才更容易发现。

他们就从年秋叶遭遇刘漾河的地点出发,带着目的却没有方向的转圈搜寻,果然找到了有数百年树龄寒尾松分布的地方。假如孙建业不告诉成天乐辨别的方法,成天乐还真认不出来这种松树,它的气息与山中其他的松树并无区别,只是那些百年树龄以上的五针古松,枝叶间偶尔能见到一、两根碧绿透明的松针。

仅仅找到寒尾松是不够的,像那样的特异松针落地至少还要再过百年才能成为寒针翠。河洛派弟子有一个自古传承的习惯,见到有那种松针刚刚落下,便用其他的松针包裹起来掩埋,避免混入土中腐朽,留于百年之后再来者的机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