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69章、法随拾,证者自解深意

他们走到凝炼五色土铺设的小广场上,迎面是河洛派的祖师殿,左侧是客舍与聚会讲法的厅堂,右侧是众弟子的修行静室,祖师殿后面是收藏典籍、器物、丹药的两座阁楼。此处能容纳百余人长居修炼,而如今河洛派弟子全部加起来也只有三十余人,长驻宗门道场的还不到二十人。

由于天色已晚,众人白天又经过了一番激斗、柳问寒还受了伤,需要行功调息涵养神气,所以简单用完晚饭之后,就安排两位访客分别到客舍休息。成天乐住的地方是个小套间,外间是个小小的会客室,有一张桌子与六把椅子,里间有床榻。成天乐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是夜仔细体会小洞天结界中定坐修炼的感觉,果然与别处大不相同,元神极为安适,对天地万物感应得特别清晰、却又不受纷杂所扰,第二天走出静室的时候,分外的神清气爽。

早餐就是太行洞天中的灵泉与特产瓜果,用完之后在祖师殿中正式与河洛派各位弟子见礼,当然是先礼拜人家的祖师,然后到偏殿中落座喝茶。河洛派掌门孙建业是一位敦厚长者,成天乐昨天听年秋叶说过,这位前辈执掌宗门已四十五年有余,那么算一算,他早在一九七零年就即位了,而如今的昆仑盟主石野一九七一年才出生。

昨天晚间这位孙掌门并没有露面,他毕竟是长辈,成天乐等人是第一次登门,理应首先在今日的正式场合拜见他。但孙掌门也没闲着,连夜亲自运功帮徒孙柳问寒疗伤,私下里又详细询问了山中遭遇刘漾河的斗法经过,将每一个细节都打听得很清楚。

孙建业也算是人老成精了,当天夜里就给逍遥派掌门叶铭打了电话,告之事情的经过,并说年秋叶已到太行洞天做客、成天乐也应邀而来,请叶道友不必担忧云云,言下之意就是要叶铭不必命门下弟子到太行洞天来抓人。因为成天乐是追查八达岭公司的事主,应先看他怎么决定,有他在也能把事情问得更清楚。叶铭当然只能表示感谢,并连说惭愧!

第二天正式拜见时,成天乐与年秋叶向孙建业行礼,孙建业离座还礼,并不提柳问寒相助年秋叶之事,只感谢二位昨天救了河洛派弟子,还批评柳问寒修为与修养皆不到家,料敌有误、反应失当差点连累了秋叶仙子。他这么说话很给面子,却让年秋叶更加羞愧。

柳问寒也在座,他的气色已恢复正常,但神气明显虚弱,看来所受的内损之伤还需要时日恢复。寒暄几句之后,成天乐取出一支手掌长短、笔芯粗细的碧绿色燃香呈给孙建业道:“此物是昨天惊走刘漾河之后,我检查战场时捡到的寒针翠所炼制。那凶徒进太行山就为采取这种灵药,应该是被年秋叶道友一剑斩坏了装药的容器所散落。用它制成燃香,于定境中展开元神炼化其物性气息,可助各种内损外伤加快恢复。仓促拜山本是空手而来,只好以此物借花献佛,对柳问寒道友的内损之伤或有些助益。”

成天乐没有太多与各派往来的经验,除了去过燕山宗在北京的临时驻地之外,以前都是人家来找他。听说拜山往往要送拜礼,他昨天夜里除了定坐调息之外也没闲着,按照法诀中记载的方法,以新得到的十二枚寒针翠炼制燃香。也不知是因为这太行洞天的环境特别好还是他的运气不错,只损耗了两枚竟一次成功,炼成了这么一支,今天早上就掏出来送礼了。

旁边的河洛派弟子神情多少都有些古怪,他们当然见过拜山送礼的,但没见过这么送礼的,而且成天乐是救了柳问寒受邀而来,本没必要送什么拜礼。寒针翠就产于太行深山,河洛派弟子到其他门派去拜山,比较隆重正式的场合往往会送寒针翠为贺礼,倒从没见过谁到河洛派来拜山却送寒针翠的,更没见过谁送加工好的燃香。

因为寒针翠还有别的用处,送给别派修士最好让人自行选择其用,所以河洛派弟子送拜礼都是没有加工过的寒针翠原物,这样也能避免损耗显得多而好看。寒针翠只有松针般大小,仅仅十二枚看上去太少了,连找个合适的东西装都不容易,捧在手心更是不像话,所以成天乐才会加工一支燃香,而且恰好能帮柳问寒疗伤,他想得就是这么简单。

孙建业却笑呵呵的称谢接了过来道:“成总行事真乃缘法绝妙!我河洛派收到的各派礼物不少,但寒针翠还是千年以来头一遭,更何况是加工好的燃香。问寒是为相助年道友拿下刘漾河受伤,而此物又是年道友一剑斩破刘漾河的衣服散落,却被成总搜集加工成一支燃香,恰好能帮问寒疗伤。多谢多谢,不仅谢成总之礼,也谢其中的机缘啊!”

然后这位掌门又向门下弟子道:“成总之妙行深意,你们也要仔细体会!”众河洛派弟子纷纷点头称善,有人恍然大悟、有人若有所思,柳问寒更是感激非常。成天乐不明状况搞笑式的送礼,竟然送出花样和深意来了。

众人接着谈起了昨天那场激斗,自然也聊到了八达岭公司的事件,不论年秋叶脸上能不能挂得住,此刻也必须把什么话都说清楚了。众人闻言倒没有多加斥责,只是叹息而已,但这种叹息比喝骂更让年秋叶难堪。

孙建业微微皱眉道:“陆吾神仑丹究竟是何种灵丹?老夫竟然也没有听说过!”

成天乐赶紧说道:“晚辈倒是知道一些,此种外丹由十八味灵药炼成,于修士而言,据说有强壮筋骨之神效……”他将陆吾神仑丹的药效以及大概的服用讲究说了一遍,倒没有提具体的炼制方法,因为像丹方中的这种内容一般都是属于门派秘传了。

孙建业闻言后沉吟道:“成总果然名不虚传,真是见多识广。那凶徒竟在炼制此种灵丹,从他与诸位斗法的经过来看,所修法门也正适合这种丹药助益……”

这位长辈分析了一番昨日斗法的各个细节,他虽没在现场,却好似比成天乐等人看得都透彻。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就算成天乐赶来,那刘漾河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因为当时年秋叶已是强弩之末,刘漾河要么趁机发狠伤了她、要么单挑两人。以他那一身诡异强悍的功力,成天乐未必能把他拿下,最不济的结果他也能脱身逃去。

柳问寒有些不解地问道:“那为什么成总一出手他就走了呢?宁愿挨一记飞石,也要以最快的速度遁去。”

谢长权解释道:“这才是此人的经验丰富与狠绝之处,知事不可为便遁走千里,他修炼的既然是那种功夫,自然更知护身自保之道,想抓他可不容易。”

孙建业则笑呵呵地说道:“他是被成总的名字吓走的。”

成天乐不解道:“我有那么可怕吗?”

孙建业又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解释了一番,原来有江湖传言姑苏成天乐聚集妖修,一旦与人争斗便招呼众妖布阵齐上,不仅狡猾阴险且凶悍难缠。反正传闻成天乐与人打架从不自己上,都是召呼一众妖修群殴。所以那刘漾河一听成天乐的名字,肯定以为他不会是一个人,后面还带着一群妖修呢,怎能不立刻遁走。

像这种传言只能是背后议论,当然没人在成天乐以及他麾下的妖修面前提起,那不是找不自在吗?可今日孙建业以长辈的身份,用一种委婉的方式说了出来,既是开玩笑也是提醒。搞得成天乐反而很不好意思了,他不仅不生气反而挺感谢这位长者的,要不然还蒙在鼓里、不清楚自己竟有这种名头。

大家都笑了,笑完之后成天乐又说道:“我看那刘漾河未必是被我惊走,他要是真与我相斗,河洛派长歌长杰两位高手随后就会赶到,若是被我们包了饺子,他那时再想走就来不及了。只能说明此人见机很快、很能决断,确实不好对付。不知他的陆吾神仑丹究竟有没有炼成、又炼成了多少?假如让他所修法门大成,恐怕为祸就更深了。”

孙建业却说道:“公然为祸倒未必,看那凶徒今天的架势,本来是绝不会放过问寒和年道友的。但他没有得逞,此事传遍天下之后他将成为众矢之的。以他的风格,首要的任务就是藏匿行迹尽快炼成那陆吾神仑丹,若无万分必要,是不会再招摇作恶引人注意的。”

众人又聊起了炼药之事,谢长权说道:“那陆吾神仑丹对于各派修士而言,所耗费的灵药珍贵难寻、未免显得有些鸡肋,但对刘漾河所修炼的法门来说却有大用。”

成天乐不动声色的补充了一句:“其实对于世间的妖修来说,此丹更有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