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68章、入洞天,艳羡仙家桃源

等成天乐说完,年秋叶才叹息一声答道:“我行走天下时日虽多,但这种事情却很少遇到。当日我与同道合作开办八达岭公司,众人都推我做董事长,我也觉得很高兴。与人结交之时,往往只凭自己的感觉,我并不太清楚刘漾河、王天方等人其他事情做得怎么样,但我交代的事情一直都办得很漂亮,对我的态度也非常恭顺。我的主要精力用在修炼师门所传的御剑之道上,有些事不过问也能办好当然高兴。与人结交,自然希望身边的人都对你尊敬友好,看来我也误在此处。”

成天乐不客气的又说道:“是啊,只要对你有好处的就是好人,但那对你真是好事吗?人们常误在此处。比如有人持刀抢劫甚至谋财害命,可只要把那抢来的钱分给你,就会以为他是好人吗?难道那就成了好事吗!”

年秋叶被他说得满脸羞愧,一路上低着头不再言语。当太阳将将要落到远方的山脊之时,他们终于到了河洛派的宗门道场太行洞天。此处距离年秋叶与刘漾河激斗的地点只有三十里,但中间隔着崇山峻岭,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就这么走过来,受伤的柳问寒也是在两位师叔的法力扶携下才穿过的。

一行人停下脚步,柳问寒说道:“成总、秋叶仙子,此处就是太行洞天的门户,你们还是第一次来吧?先认个门,欢迎以后常来做客!”

年秋叶回礼客气了几句,而成天乐却愣住了。这里虽然已经离山外不远,但是由于地势起伏极大,仍然在深山之中。立足处是一片山谷,四周草木看似野生却非常齐整,隐含着某种玄妙的规律,而且发出了鹅黄嫩绿的芽尖。

这片地方比别处更温暖,空气也格外清新,令人感觉十分舒适清爽,但眼前无物,迎面是一座巨大的山峰,前方十几步便是山峰拔起的陡峭崖壁。成天乐原以为能看见一座山庄呢,可这里什么都没有啊,那太行洞天究竟在哪里啊?

成天乐很是莫名其妙,但又不想让人看他没见识的笑话,只有不动声色地站住,正在纳闷间,神情却突然变得诧异无比,掩饰不住地露出惊叹异常之色。

似有一道微风拂过,前方山壁上的藤蔓草叶一阵飘动,竟奇异的化成一层薄雾。薄雾分开、石壁上显现出“太行洞天”四个大字,就像一道巨大的门楣,门楣下面本应是山壁,此刻却出现了一扇门户。

山壁上出现门户,那后面本应该是山洞才是,可是一眼望去那边竟是一片山谷,仿佛是幻境一般。有一条铺着板结细土的路从门户后延伸而去,两边种的都是各色花树,在春节刚过的北方深山里,竟然已开花挂果。远望花树间有一个小小的村镇,房屋建筑似乎都是用一种白色的材料砌成,在夕阳下竟隐约流动着五色光泽。

成天乐做梦也没想到会看见这样的场景,面前巨大的山壁被一层雾给罩住了,近处雾气分开出现一条路通往一片灵气充盈的幽谷,而那雾气后面的整座山就像神奇的消失了。这还不是幻象,神识感应得真真切切,也不是在山里面掏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因为落日的余晖正照在谷中。

这一幕已经超出了成天乐的想象了,他没法不震惊。此时就听年秋叶悄然道:“成总,看您的样子,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洞天结界吧?在河洛派同道面前,不必太过惊诧。”

成天乐回过神来,于元神中悄然问道:“真是大开眼界啊,世上还有这等神奇的所在!这是用何种神通法力凿建而成?望年道友能指点!”

他会在元神中对人说话,但年秋叶却不会这一招,仍然以神识拢住声息道:“仙家洞天虽然罕见,但昆仑各地也不止一处,又称小昆仑,多是修行大派的宗门道场,玄奇非常人所能理解。秋叶惭愧,也不知它是如何凿建的,只知若无出神入化之能、耗费百年之功,是不可能建成这种修行福地的。像这种空间结界,至少要有出神入化之能才可建造,所运转的大法力超出一般修士的想象,还可能需要多位此等高手合作。”

成天乐惊叹道:“原来如此!这河洛派竟强盛如斯,能建造这种洞天结界,他们有几位出神入化的绝世高人啊?这等修为对于我而言简直就是传说啊,以前连想都不敢想,今天却有幸拜见!”

他一边说话一边在心里直叹气,问年秋叶如何凿建此等洞天结界,其实心里也在打主意,想回苏州之后也召集众妖自己搞一个,规模当然不可能这么大,但弄个小的也行啊。可惜听年秋叶这么一介绍,他暂时是没指望了,连想都别想。

原先成天乐对世间修行各派并没有特别的高看,认为他们无非是尊长修为高一点、弟子人数多一点、有正传道法、结交的同道更多而已。可是今天见到这处宗门道场,他才真正清楚各派修士与那些山野妖修差别太大了。成天乐自己也算是聚集群妖自成一派了,从梅兰德那里借来一座宅院感觉还挺好,可是一看人家的地方,根本没法比啊!

年秋叶又暗中解释道:“如今河洛派只是小宗门,弟子总共只有三十余人,更无有出神入化之能的绝世高人。掌门孙建业领河洛派已有四十五年,门下‘长’字辈弟子中,只有谢长权一人突破大成真人之境,近百年来都差不多这种情况。至于此处太行洞天,是千年之前河洛派的祖师留下的,当初河洛派可能很兴盛,也可能此洞天并非河洛派祖师自己凿建,而是因机缘所得或另有仙家高人相助。”

她这么一解释,成天乐反而更羡慕了。如今的河洛派根本不可能凿建这样的太行洞天,它是千年之前的祖师爷所留,而且需要不止一位有出神入化之能的绝世高人多年合作凿建而成。它是修士梦寐以求的修行福地、隔绝外界纷扰的仙家桃源。

那河洛派弟子柳问寒的修为并不比成天乐高,若谈世事经历和对大道的感悟,恐怕也未必比成天乐更强,但人家拥有的修炼环境是成天乐原先做梦也想不到的。河洛派如今只是小宗门,可那历史积淀的财富当真不容小看。当代很多人,往往就忽视了文明传承积累的珍贵,这种千年精华的凝聚可不仅仅指这样的小昆仑洞天。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入了太行洞天,花树旁有两名值守弟子一左一右拱手行礼,成天乐还礼之时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从太行洞天内部回望,并没有那片笼罩着雾气的山壁,来时的山路与太行群峰一览无余,刚才穿过的门户只是山野中一座巨大的牌坊,真是玄妙啊!

如果与一座普通山庄比较,太行洞天不算很大,方园只有一里多,但作为小昆仑洞天结界,足以让成天乐叹为观止!幽谷中还有泉流,环绕流过之处分布着很多小水塘,就像一串珍珠链,大约将这片小昆仑分成了四片区域,花树草木竟呈现出春夏秋冬不同的生长景象。山谷最中央就是河洛派弟子居住与修炼的地方,像一个小村镇。

在人家的宗门道场,成天乐当然不好意思展开神识肆意查探什么,但也收敛神气仔细感应。几位河洛派弟子走在路上简单介绍了一番,此处是河洛派弟子世代守护之地,为开宗立派的祖师爷留于后世传人。就因为这处太行洞天,河洛派自古也称太行派。

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那片建筑之前,成天乐好奇地问道:“这里的房舍都是用同一种材料筑成,就连我们刚才走来的路都是用这种材料铺就,地基墙壁连同墙外的道路都是一体的,在元神感应中,怎么就像一件巨大的法器?这也太惊人了!”

长歌笑着解释道:“这可不是什么法器,附近山中有一种五色土,看上去就像南方常见的观音土却隐约有五色光泽,水冲而不散、火烧而不结,可用炼器之法让它化为器物之形,属性极为稳定不受环境变化的干扰,用来建造修行静室最为合适。我河洛派宗门道场内所有的房屋以及连接的道路,都是用它筑造的。”

成天乐暗暗称奇,心道如果用这种材料建造宅院的围墙,虽然没有小洞天结界这么神奇,但围墙之内也算自成一界了,不禁又问道:“附近这种材料多吗?假如采取方便的话,我倒想弄点回去建造静室和围墙。”

长杰笑道:“此土原本深埋于地下,由于地势随着山峰拔起露出地表,又因雨水冲刷而显现。附近倒是有不少,只是它都分布在陡峭断层之处,采集并不方便,大批的运出去则更难。而且此物好像并没有别的用处,不太值得费那么大的功夫大批运到深山之外。我河洛派用以铺建洞天内的道路房舍,也是历代积累之功,那边一排静室看似崭新,其实已是八百年前所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