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67章、须直言,关节处莫含糊

今日得知那刘漾河竟在炼制陆吾神仑丹,而且听说大部分药材都已搜集齐全,甚至很可能已经炼成服用过,这让成天乐不禁有些心惊。一方面意味着那刘漾河比想象中的还要难斗,能有如此心志毅力炼制此种丹药的修士,作为对手也挺可怕的。另一方面成天乐多少也有点动心了,若抓住刘漾河,说不定就能审问出采集齐全灵药的方法。

就算成天乐自己没必要用它,可是他身边的人除了灵修訾浩之外,这丹药对于他们皆有大用啊。不提心中如何琢磨,成天乐又开口劝柳问寒不必着急起身,受了内损之伤需凝神定坐调伏,等神气平定才不会留下后患。年秋叶则在一旁护法,而成天乐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刚才激斗的战场。

成总有一个好习惯,打完架之后总不忘了打扫战场。战场上留下的激斗痕迹,也能反应出各人的神通特点以及法力高深、法宝妙用,地面上那两道深沟看得他是暗暗咋舌,年秋叶的那柄宝剑真的很厉害啊!这里看似没什么便宜可拣,也不像他以前所经历的激斗那样会留下什么妖物原身。

但成天乐却有收获,在刘漾河刚才站立的地方,他捡到了三枚翠绿透明形如松针般细小的东西,以神识感应其物性,应该就是丹方中所记载的寒针翠。看来刘漾河在太行山采到寒针翠了,年秋叶那一剑的余波不仅割破了他的衣服,应该也损坏了他装寒针翠的容器,有几枚寒针翠掉了下来。

成天乐是大喜过望,如果容器破了,那么就有可能散落更多,至少在刘漾河激斗与逃窜时是来不及收拾的。他顺着刘漾河在战场上踏步走过之处地毯式搜索,果然又找到两枚,接着追到了山林中刘漾河逃走的方向。在山野树丛中找松针般大小散落的东西,也和大海捞针差不多了,而成天乐以御形之法展开元神笼罩周围万物,竟然又搜到了七枚。

又往前走深野茫茫沟壑纵横,想再拣漏是不太可能了,而刘漾河逃出这么远距离也应该早就反应过来,不会让辛苦采集的寒针翠继续散落。根据法诀所载,十枚寒针翠就勉强可做一支燃香了,而炼制一枚陆吾神仑丹就算不计意外的损耗,所需的寒针翠至少也需要百枚。

成天乐收起十二枚寒针翠,很高兴的从密林中钻出来,柳问寒仍定坐在那折断的大树前调息,年秋叶提剑在一旁护法。他刚朝两人的方向一迈步,突有一种仿佛被毒蛇盯住的危险感应,就听山顶上有个声音问道:“你就是刘漾河吗?请站定勿行!……秋叶仙子,柳问寒怎么受伤了?”

柳问寒赶紧睁开眼睛解释道:“二位师叔,你们弄错人了,这位是姑苏成天乐道友,你们应该听过成总的名号。方才我是被刘漾河所伤,幸亏成总与秋叶仙子出手相救!”

年秋叶也收起长剑朝着山顶拱手行礼道:“逍遥派年秋叶见过长歌、长杰二位师兄!我在太行山中追缉凶徒刘漾河,柳问寒道友赶来相助,却被刘漾河所伤。我与刘漾河斗法行将落败,幸亏成总赶到,出手击伤那凶徒将之惊走,否则今日危矣!”

山坡上走下来两个人,看上去都是四十来岁的年纪,装束虽普通但步履轻健神采不凡,是柳问寒的师叔长歌与长杰。年秋叶叫他们师兄,看来她的辈分比柳问寒更高,但不同门派弟子之间在非正式场合可以不必太追究,只称呼一声道友即可。

长歌、长杰闻言收回那锁定成天乐的神识法力,并没有先去看自家受伤的弟子柳问寒,而是快步来到成天乐的身前抱拳道:“原来是姑苏成总,久仰大名!您的义举已传遍天下,今日一见果然风采不凡,此番多谢您出手相救我河洛派弟子!”

成天乐笑呵呵的拱手还礼道:“我也是追踪那刘漾河而来,恰好于山中遭遇这场激斗,眼见柳道友受伤而年秋叶一人难胜凶徒,出手相助是分内之事,二位道友又何必这么客气呢?”

柳问寒进入深山追随年秋叶而去,虽未禀明师父但也在沿途留下了河洛派的暗记。他师父谢长权回到宗门道场之后,先是将山中遇年秋叶之事通知了相关各大派,然后又将详细经过以及自己的处置方法禀报了掌门孙建业。

孙建业执掌河洛派已有四十多年,近年来已将门中事务大部分都交给弟子谢长权打理,不出意外的话谢长权就将是河洛派下一任掌门。听完禀报之后,孙建业问了一句:“柳问寒那孩子当时也在场,他现在哪去了?”

谢长权答道:“回到宗门道场之后,他告诉我要去采药……”说到这里突然反应过来,一拍大腿道,“这孩子,十有八九暗中追随那秋叶仙子去了!我回来着急处置与禀报此事,竟没有注意到。不知那刘漾河修为如何,如果在山中遇上恐有凶险,我这就去追上他。”

孙建业却摆手道:“你是本派坐镇之人,我的弟子中也只有你一人突破大成真人之境,肩负本派传承大任,遇事不能如此轻身。那年秋叶也是大派弟子,据说修为不弱,遇上刘漾河就算不敌也自能应付,否则她也不会追踪千里进入深山了。倒是柳问寒并无与人相斗经验,若是在山中偶遇起冲突,说不定会吃亏的。”

谢长权苦笑道:“年秋叶在江湖上的名号虽响亮,但也多属溢美之词,我可听说那刘漾河曾是川藏一带的苦行修士,真动手的话年秋叶恐怕会吃亏。问寒进山聪明的话应该会留下暗记,我们还是派人追过去看看。我刚刚在山中见过年秋叶,假如她随后就在这一带出了意外,我们河洛派也说不过去啊。”

孙建业点头道:“既然那刘漾河是如此来历,应料敌从宽,不要派一般弟子了,就让你两位师弟辛苦一趟吧。”

就这样,柳问寒的两位师叔长歌与长杰进山尾随而来,柳问寒找到年秋叶、再跟着年秋叶一起于找到刘漾河也是走了很远的路、兜了很大的圈子,所以这两人此刻才赶到。而成天乐误打误撞倒是先行一步,解救了刚才的危局。

互通姓名之后,柳问寒已暂时调匀神气可以行走了,长歌与长杰邀请成天乐去河洛派宗门道场做客,那个地方也叫太行洞天。成天乐欣然答应,他还没有去过昆仑修行门派的宗门道场呢,听说有各种神妙的讲究,正可借此机会开开眼界。

长歌与长杰当然也邀请年秋叶了,年秋叶却很尴尬不知该如何应答,因为前几天谢长权刚刚劝说她回逍遥派,也邀请她到河洛派道场做客。年秋叶未听劝告也没接受邀请,已经拒绝过一回,此刻怎好再答应?况且她如果到了河洛派,逍遥派听说消息派人来带她回去,她也就没法不回去了。

正在踌躇之间,成天乐板着脸说道:“年秋叶道友,柳问寒为相助你而受伤,此番归途山势崎岖,你无论如何也要护送人家、至河洛派表示一声感谢,待柳道友伤势无碍之后才好告辞。”

这是正理啊,年秋叶只得说道:“应当如此,我也随二位师兄到河洛派拜山,望诸位不嫌我烦扰。”

那受了伤的柳问寒还不忘说道:“秋叶仙子来河洛派做客,怎么会是烦扰呢?北京八达岭公司之事有些内情各派同道并不清楚,正可借此机会解说清楚,也好让大家得知。”

长歌与长杰一左一右以法力扶携着柳问寒走在前面领路,太行山虽大,但他们直线穿行翻山越岭并没有走弯路,在黄昏时分也就赶到了宗门道场太行洞天。成天乐与年秋叶跟在后面,两人还有一番拢住声息的密语谈话——

虽然了解了八达岭公司事件的某些内情,也知道作恶者并不是年秋叶,而且年秋叶意识到过错之后涉险去追查弥补,成天乐并不想再拿下她,但看着她仍然很来气,毫不客气地问道:“年秋叶,你肯以身涉险千里追查刘漾河,我本该赞赏才是。原本对你作恶纵容之事很是愤恨,现在多少清楚了,你有时候是真糊涂啊!

就连那刘漾河的修为底细都没搞清楚,你就敢一个人追拿,差点成了羊入狼口。那么他们平时所行之事,你就算知道大概关节,内情恐怕也不会太清楚。我曾经听说过一句话,看一个人怎么样、也可看他所结交之人。那刘漾河如此德行,你曾经与之相处得还挺好、合作得很顺利,难道真是他隐藏极深吗,还是你自己有问题?”

年秋叶这些年被人捧着说话已经习惯了,十分不适应成天乐这种冷冰冰的质问语气。但她曾经做的事情确实对不住成天乐、今天又被成天乐所救,也只有老老实实听着的份,不好反驳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