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65章、见真章,铁瓦金舍凶顽

刘漾河清楚年秋叶的修为,如果她想拼个玉石俱焚的话,自己可能也会受伤不轻,而且得不偿失,所以还是想用手段将她束缚、使其失去反抗之力。年秋叶露出羞愤欲绝的神情,咬牙挥剑斩向了地面,她已经不准备格挡刘漾河的寒芒攻击了,拼了全力也要挣脱对方的束缚。

恰在这个时候,狂喜中的刘漾河就似被人踩了尾巴一般突然蹦了起来,短杖尖端上的寒芒急射而出,却没有攻向年秋叶而是射向了山顶,大喝一声道:“什么人?”

元神中有个冷冷的声音清晰地答道:“姑苏成天乐!”

伴随着这一声回答,半空居高临下有无数道霹雳电丝击来,还伴随着震撼元神的咆哮之音。刘漾河的法杖尖端又是一朵奇异的花影绽放,与霹雳电丝相撞在一起,澎湃的法力四散激射。他射出的那道寒芒也到了成天乐的身前,成天乐伸出一指,一道碧光就在身前与之相撞,正是他自悟的“姑苏画中烟”。

仿佛有两场爆炸同时在刘漾河的四周与成天乐的身前爆发,成天乐刚刚走下山坡就被震得倒飞而回又在山顶站定。而刘漾河当机立断,在烟尘中跃起朝着山坡一侧奔突而去,动作快如鬼魅。一枚白色的飞石在空中化成拳头大小的光影,追随而去正击在他的后背上,就听嘭的一声,刘漾河并没有被打倒在地,身形却借力弹起速度更快,跃入山林中不见。

成天乐与刘漾河硬拼一记,就是想趁机把他给打倒。飞电石祭出破了刘漾河的法力防护,最后的余力则催动一枚飞石打中了他的后背,却未能将之留下。成天乐自己也因法力激荡被卷飞回去,一时间血气翻腾过了好几个呼吸才压伏住。

柳问寒挣扎着又坐了起来,将那柄五色斧捡回了手中。年秋叶一剑斩向地面,本意是为了摆脱法力的束缚,而刘漾河恰在此时收回法力全力对付成天乐,但她这一剑却尽了全力,斩得地上又出现一条深沟。当烟尘散尽后刘漾河已走,空中的电丝、骨珠、青芒、飞石都盘旋着回到了山顶,化为一串手珠又戴在了成天乐的右腕上。

年秋叶手持长剑满脸通红,气息散乱胸口起伏不定,也不知是因为羞臊惊惧、还是因为刚才的一番斗法耗损过巨,目瞪口呆地看着成天乐从山坡上走了下来。事情的转折太过突然,她有些没反应过来,愣愣地问道:“成、成天乐!刘漾河逃走,你怎么不追?”

成天乐走下山坡道:“你就是年秋叶?听你说话的语气,好像早就认识我!……就算我追上他,恐怕也不是对手,而且他跑得比我快!……这位道友又是谁,你的伤势无碍吧?”

惊魂未定的柳问寒听说来人就是传说中的成天乐,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全身的关节仍然发僵不能站立。他早听说过成天乐的名字,也知道此人最近被各大派联名褒扬,不得不坐在地上拱手道:“原来您就是成总,在下河洛派弟子柳问寒,相助秋叶仙子缉拿八达岭公司逃走的败类刘漾河,无奈学艺不精、修为有限,不仅为其所伤,还差点连累了秋叶仙子。

刚才的情形不知您看见了多少、又听见了多少?秋叶仙子在八达岭公司确有失察纵容之过,但作恶者是刘漾河等人,她已在尽量弥补。如果您今天是来拿问秋叶仙子的,碰上了这件事,就应该明白……”

成天乐呵呵一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刚才听见了一些话,也能猜到曾发生了什么。柳问寒道友,你伤得不轻,但为人倒是很知心意啊。年秋叶自己还什么话都没说呢,你就替她都说出来了。”

成天乐赶来有一段时间了,年秋叶发出那惊鸿一剑企图击倒刘漾河的时候,他就已经到了。但刘漾河的修为诡异而强悍,被四散的剑光余波扫到身体,竟能硬生生地承受下来,让成天乐也是倒吸一口冷气。他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思量,假如面对那一剑的换成自己,是绝对不能那么硬接的,肯定要以法宝护身并避其锋芒后退。

就这么一记交锋,成天乐就看出来自己打不过刘漾河。所以他并没有着急往外蹦,先收敛气息躲在山头上观战,待到年秋叶遇险而刘漾河正狂喜得意之际,正是最好的偷袭机会,成天乐当机立断出手了。结果他没有把刘漾河打倒,却把此人给惊走了。

年秋叶在一旁神情很是尴尬,就事论事成天乐曾与她有仇,此番不知是不是寻仇而来,却先出手救了她一回。她也不得不抱拳行礼道:“成总,我确实见过你,想当初你与坐怀山庄弟子赤莲经过泰山北上的时候,听涛山庄弟子周峰曾给王天方传信,说你企图对我等不利。

当时刘漾河与王天方把我也叫到泰山去了,曾在半路上窥探过你们的行踪。后来得知你到了天津,相助一位与车轩有仇的妖修兑振华。我还打电话警告过车轩,叫他不要与你们起冲突,本想息事宁人、大事化小。”

成天乐不禁又笑了,但明显是嘲笑:“息事宁人?那种事情能随便算了吗!不是我与兑振华得罪了车轩、叫他息事宁人;而是他所做之恶太深,有什么资格谈息事宁人?看来你也知道车轩做的不是什么好买卖,助恶纵容之过是免不了的!

说实话吧,江湖同道捧你一声秋叶仙子,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今天来到太行山,本是想追拿你,但刚才听到你和刘漾河的谈话,多少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坏人,可做了错事一样要负责任。看你刚才的举止,我倒不想为难你了,但你自己应该知道是非轻重。”

成天乐为何这么说话?自从在画卷中斩杀曹邝受伤之后,他便自觉修为法力不足、与人动手斗法的经验还远远不够。但今天看见了年秋叶斗刘漾河,让他是直叹气啊。这年秋叶修为不弱,可打起架来简直就是菜鸟,让刘漾河耍得团团转。和她一比,成天乐已经算是斗法的高手了。

仔细想想其实也不意外,现代社会、太平年代,有些修士只为悟道超脱、享受生活,平时很少有什么生死搏命的机会,与同门演练法术时倒是中规中矩,可是拼个你死我活的场面恐怕真没遇到过。

让成天乐不想拿下年秋叶的原因,倒不是此人的修为有多高,而恰恰是她刚才那番手忙脚乱的举动。她和柳问寒两个人如果站好阵势,本可与刘漾河斗上一番,但成天乐来的时候柳问寒不知怎么已经受伤了。刘漾河故意引年秋叶出手硬拼,又以柳问寒为饵乱她的方寸,显然是很有经验心机的人。

而年秋叶偏偏就会中计,因为她至少还知道要相救柳问寒,这说明她绝不是冷漠独私之辈。但她如果能沉住气,挡在柳问寒身前不被刘漾河激怒,那么等到成天乐来的时候,两人前后夹击说不定就把刘漾河给拿下了。所以她还是自视过高,出手时没有看清楚形势,也没有掂量明白轻重。

年秋叶与柳问寒皆满脸愧色,成天乐教训得他们无话可说。柳问寒又解释道:“秋叶仙子修为高超,本不在那刘漾河之下。是我先中暗算受伤,引得秋叶仙子分心,这才使刘漾河有机可乘。幸亏成总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柳某在此多谢成总和秋叶仙子相救之恩!”

年秋叶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一跺脚道:“你谢我做甚!如果不是来帮我,你也不至受伤。刚才的情形大家都看清楚了,我自问就算剑法不乱也不是那刘漾河的对手,一对一拼斗,顶多能勉强自保或带伤逃去。”

成天乐摆了摆手道:“说这些没用,现在不是追究什么的时候。年秋叶,你想拿下刘漾河,我也想!刚才我没有看到全部的斗法过程,只看到你那威力惊人的一剑却没有将刘漾河击退。你们究竟是怎么动的手、柳道友又是怎么受的伤?能不能都详细的告诉我,日后再遇见他,我也好心中有数。”

此时也顾不得丢不丢人了,见年秋叶不好意思细说,柳问寒便将大概的经过都讲了一遍。成天乐听得又是直叹气啊,这俩人确实不是刘漾河的对手,法力修为倒是其次,这简直就是书生遇到惯匪嘛。

成天乐又问道:“刘漾河修的究竟是何等秘法,竟如此厉害?我的飞石明明击中了他,可他竟硬生生地借力而去,走得反而更快了。”

年秋叶叹了口气道:“他是江湖散修出身,曾在川藏高原一带的边境苦行,在八达岭公司的时候,我们虽然谈论过道法修行也曾切磋演练,但没想到他的神通法力竟如此强悍,看来那时是有所保留。我也听他提过,他是在深山中偶得‘铁瓦金舍决’的传承,行内外兼修之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