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63章、叶色寒,柳郎护花心切

既然如此,成天乐就自己去太行山,他也想看看年秋叶到底是什么人?如果她所说是实,成天乐倒不介意给她个机会去追踪刘漾河,说不定还会帮一把,但是这个人一定要见到,还有一些事情没问清楚呢。现代交通发达,成天乐第二天上午就飞到了太原,紧接着坐车赶往太行山,入夜时分就已经步行进山了。

……

就在成天乐接到胡卫华的电话两天后的中午,他正行走在太行深山之中,抬眼四望山势崎岖树木森森。此处不像江南,植被不是那么葱郁,却带着古朴苍凉的气息,草叶仍呈枯黄之色,横枝挂着藤蔓尚未发芽,近处看有些萧瑟,但是远望山林仍是密密麻麻绵延不尽。

阳光透过树影照射在嶙峋的山石上,反射的光泽显得很冷峻,这里根本没有路,换成普通人很难走到这样的深野中,也不可能如成天乐这样闲庭信步似的晃悠。成天乐于行走中入定,展开神识,天地景物尽融入元神之中,体会感应这与江南山水完全不同的气韵。练功倒是很有心得,可是他在山里已经转悠了快两天两夜,也没有发现年秋叶的踪影。

在这样的深山中,去追踪一、两天前曾来过的某人很不容易,更何况是有修为在身的人呢?成天乐在山中倒是发现了不少痕迹,有些是野兽留下的,有些可能是其他人留下的,但也不知道哪些痕迹是属于年秋叶的,而且很多痕迹过了一段距离就消失了。在这种险峻的地势中,就算是训练有素的猎狗也派不上多大用场。

成天乐觉得自己有些想当然了,以为到了太行山找到年秋叶曾出现过的地方,就能想办法追踪她,结果却像无头苍蝇一样转了这么久。太行山太大了,假如那么容易就能追到的话,年秋叶也不至于到现在也没找到刘漾河了。柳问寒应该追着年秋叶一起进入深山了,他可能会在沿途留下河洛派的独门暗记,可惜成天乐不认识。

既然如此,着急也没用,既来之且安之吧,成天乐且在这太行山中修炼,能找到人是最好,找不到也不必勉强。正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听见远处有树木被大力折断之声,神识中也感应到了微弱的法力波动。这法力波动微弱但是剧烈,应该有人在很远的地方斗法!

……

就在成天乐于山中漫无目的的迈步之时,与他隔了两座山头的一片缓坡上,有三个人正各持法器对峙。站于高处的是一位形容约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肤色黝黑隐约带着金属光泽,看上去就像贴身包裹着一层铁皮,半长不短的头发一直垂到耳后,额前用一根发带勒住。

他手持一根短杖,大约有两尺长、鸭蛋粗细,一端是五棱尖刺状、就像一朵花苞,另一端是一个弯曲的钩、镂刻的形状隐约像个骷髅,此人就是刘漾河。

刘漾河对面五丈开外站着年秋叶,这位秋叶仙子穿着贴身的劲装,身材很是娇娆,外面套着登山服,披肩发梳成了四根辫子又挽了一个蝴蝶形的结,手持一柄明晃晃的三尺长剑。以长剑为随身法宝并不多见,因为好剑本就难得,能够将一支长剑打造成法器更不容易,只有传承大派弟子才会经常以剑为法器,看着也潇洒。

在年秋叶身侧五步开外,站着河洛派弟子柳问寒,此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眉目清秀身形略显单薄。大冷天只穿着单衣,但他的神情看上去却一点都不冷,眼神很兴奋甚至有几分激动,手中的法器既像砍刀又像短斧,但斧身与把是一体的,略带五色光泽。他正看着刘漾河,一副跃跃欲试随时就要动手的样子。

刘漾河正冷冷地问道:“秋叶仙子,八达岭公司已经关门了,你还用董事长的语气对我说话,想下达什么工作任务吗?”

年秋叶:“你何必明知故问呢?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清楚,都是江湖同道又念在共事一场,我不想与你动手,只想请你到淝水知味楼解说清楚。”

刘漾河:“我是出身边远深山的散修,又不是你们修行大派的弟子,并未受过谁的指点与恩惠,也用不着听谁的号令。秋叶仙子欲回宗门道场请自回,但你无权命令于我。北京八达岭公司的生意我不做了,惹不起躲得起便是,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千里迢迢追踪我到这里呢?”

年秋叶:“你确实不必听谁的号令,但你在八达岭公司的所作所为,牵涉到了各派修士。作恶之后就想抽身而走,也就休怪他人找上门来!”

刘漾河冷笑道:“这话说得真好听啊,就像与你无关似的!别忘了你才是八达岭公司的法人代表,车轩那个商贸公司的事情你也问过我,我要你别操心你真就不操心了,只管赚钱是不是?出了事都是别人的,我就不信你猜不到其中有问题!我并未动用什么神通道法,与车轩做的也是合法买卖,钱大家都赚了,如今你却要与我翻脸吗?”

年秋叶缓缓答道:“是的,我有我的责任,纵容也好失察也罢,自会去领罪受罚。但我总得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谁都做了些什么?我且问你,是谁指引车轩拜在连云派刘德钊护法的门下、是谁杀了车轩灭口却栽赃嫁祸于燕山宗,又是谁故意向连云派通风报信企图陷害成天乐,又是谁把所有矛头都引向史天一?

据我所知,史天一与张乐道已现身交待情况,而听涛山庄的周峰却下落不明,这些事情怎能不查清楚?我虽有过,但总得知道哪些错在于我、而诸位又做了什么!正因为我曾是八达岭公司的负责人,出了事情当然要负追查的责任,否则就算我回山领罚,又怎么能说得清楚?你与各派同道皆不相熟,还有谁比我更了解你的行踪、能把你找出来呢?”

说着话,她手中的三尺青锋竟隐约变得透明,剑尖也有光芒吞吐不定,显然已运转法力蓄势催动,随时可发出雷霆一击。

柳问寒有些不耐烦地说道:“秋叶仙子,你和他说这么多干什么,说破天他也不会乖乖地跟我们回去。先动手将他拿下,我河洛派可遣人将之押送到淝水知味楼,再把那成天乐叫来,不就能问清楚了?王天方与李逸风尚未找到,秋叶仙子可以先不回去,我陪你继续追查那两人的下落。”

刘漾河却没什么紧张的样子,也没有看柳问寒,而是盯着年秋叶,视线在她的身体上反复扫过,笑容竟有几分淫邪:“秋叶仙子,这位是谁家的后生啊?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像个粉头,也知道找机会献殷勤啊!想当初我对你很是仰慕,几番表露心迹,你虽未回应什么,但我也看出来你心中欢喜,似乎很享受那被人仰慕的感觉。

我也一直在纳闷,你为何没有回应我的心迹,原来是喜欢这种小白脸啊?男人嘛,不仅要中看也要中用,秋叶仙子,你这方面的经验还很是不足啊!本散人原对你已不抱非分之想,可你千里迢迢追随而来,我怎能辜负你这番痴缠之心呢?就将这小白脸收拾掉,在太行山中,与你行那送上门来的好合之事!”

这番话气得年秋叶是柳眉倒竖,手中长剑光华四射正要出手,却突然暗叫一声不好,倒转剑柄半旋身奋力向侧前方一斩。一道凌厉的剑光并没有劈向刘漾河,而是斩在了不远处的山坡上。修士的神通法力果然奇异,山坡上硬生生地出现了一条深沟,山石就似豆腐般被切开向两旁平移,竟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

可是在场众人的耳膜中却有一声混响,那是元神震荡的嗡鸣,至少有三股法力击在了一处,而柳问寒惊呼一声站立不稳跌坐在地。

其实第一个出手的人是柳问寒,年秋叶刚才被刘漾河激怒了,而身为护花使者的柳问寒更是怒不可遏,但他出手却很隐蔽。柳问寒手持五色斧一直跃跃欲试的样子,却没有挥斧劈出去,只是虚张声势吸引刘漾河的注意力,暗中却于脚下运转法力,一股反卷之力沿山坡漫延到了刘漾河的脚下,企图把他卷住拿下。

若是刘漾河不察中了暗算,会觉得双脚被脚下这座山丘吸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顺着地面包裹住身体,能把他从山坡上给卷下来。这是河洛派弟子的秘术,施展出来非常难以防备,就像传说中五行遁术的土遁,只是遁入地下的并非是人,而是那延伸的法力。

柳问寒暗施法术,已经牵动脚下这片山坡卷住了刘漾河,正在得意间要将之扯下来。他心中恨不能把刘漾河给剁了,但也知道这个人要抓活的好问话,如此拿下是最好不过。可是法力祭出猛然一扯就发现不对了,他竟然没将刘漾河拉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