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62章、应运生,与何人谈鬼神

成天乐去岸达公司宁波项目工地“做法消灾”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在苏州岸达园林景观别墅“抓鬼”的时间则更早。当初苏州商界以及“道”上的朋友送了他一顶“成大师”的帽子。

而如今“成大师”已经很久没开张了,怎么会名声更大呢?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成天乐越不露面就显得越神秘、越有人替他吹。比如易斌,当年受了成天乐的警告还有吴贾铭时时盯着,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但生意还得照常做啊,更不能在外人面前露怯,所以手下的队伍还得养着、场面还得撑着。

易老大逢人就吹嘘“成大师”,说自己是“成大师”的门生、经常得到“成大师”的指点,显得关系非常铁的样子。还真别说,这两年也没什么人敢去招惹易斌,而且易斌公司的总部就在李轻水的辖区,李轻水多少也知道这位易老大和成天乐之间的事情,所以只要易斌不犯事,也没人去找他的事。

有些事情口说无凭,好歹得有点鼻子有点眼才行。易老大的运气不错,而当年孔天晶、梅兰德、成天乐这三位“大师”问题也解决得漂亮,又赶上了市场回暖的好时候,岸达园林一期项目销售得非常不错,如今二期项目顺利完工发售、销售情况也很好,三期的建设已接近尾声。前期投资已经完全收回,后面剩下的销售收入则都是纯利。

投资商自然是赚得盆满钵满,该项目成了业内一个令人称道的典范,人们谈到它时难免都会提到当初那个故事。岸达公司资金回笼后,宁波梅山保税区的项目也全面启动,在宋召南院长的指点下,那座英烈海神庙也于原址地基上落成,作为该公司开发的一个子项目不仅香火极盛而且非常聚人气。业内谈到这件事的时候,也经常要提到成天乐大师的名号。

成天乐的名气因此越来越大了,而且他不像市面上的那些“大师”,四处钻营活动、削尖了脑袋去结识各路政、商、演艺界名流,挂一堆合影照片在办公室的墙上以显示其江湖地位。他很低调很神秘,根本就是想请都请不到、近乎于传说中的人物。

曾经就有好几位豪商巨贾,遇到了很不顺心的事情,从国内以及东南亚一带请来了不少位“大师”消灾解难,看风水、测命理、改运数等等,但结果都不尽如人意,也想请“成大师”出山。可是成天乐并不开门做买卖,更没有经纪人揽生意,想找他是找不到的,于是就托到了易斌这里,并表示花多少钱都不是问题。

易斌在外面吹牛吹得凶,可是他也请不到成天乐啊,就连成总住哪里都不清楚。他托吴贾铭传话,而吴贾铭知道成天乐在闭关练功,哪敢用这种事情来打扰?曾找机会偶尔提过几句,成天乐连问都没问就说自己没空,吴贾铭也就没敢说下文了。在外人看来,成天乐是不喜欢扬名、是花钱都未必能请动的大师,看样子绝对是有真本事的!

风水命理、道法之说,究竟有没有道理?这个问题说不清楚,圣人曾经说过“敬鬼神而远之”,又有“子不语怪力乱神”的态度,这就是答案。但这个答案并没有否认世上有乱力神怪一类的事情或现象,只是告诉人们尽量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而近几年风水玄学、星象命理之说又重新大热,更多的还是拜商业社会中资本力量追捧之功。很多人根本不明白它、却去追求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在追求对人生与事业甚至是他人的掌控感。

在这个财富和物欲快速滋长的时代,寄托于某种迷信的方式,寻求的不仅仅是心灵上的慰藉,尤其是那些自以为成功的人士,他们更多的表达了一种内心深处的焦虑,企图牢牢地掌控拥有的一切,不仅凭借自己的能力和地位。他们清楚成功道路上有很多难以言述的幸运际遇,企图借助冥冥中说不清楚的力量,能继续掌控这种幸运。

因此相信与追捧这一套的,始作俑者往往是名流巨富,古今中外情形都是一样的,JP·摩根甚至说过一句话:“百万富翁可能不相信占星学,但是亿万富翁相信。”但这样一些人,在当今实用成功学大行其道的情况下,正是被人们所效仿与羡慕的成功人士,因此这股风气在社会的上影响越来越大,很多人往往都会说一句话——连某某某都信,你还不信吗?

我们的“成大师”,便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

而成天乐的确是有修行的人,拥有修为境界与神通法力,按照民间自古以来的看法,他就是那传说中的“捉妖师”。昆仑各派有很多修士,他们共守散行戒但也行走世间,自成一个江湖。而天下还有另一个江湖,是各路“大师”显山露水的地方,这两个江湖不是一回事。

还有一种人比如梅兰德,同时在这两个江湖之间游走,他既身怀风门秘法修为,也行走世间就像那些江湖术士。如今訾浩告诉成天乐,有不少人要重金请“成大师”消灾解难,不妨找合适的机会赚点钱。成天乐虽不贪名利但也不是古板之辈,有机会做点江湖生意又何乐而不为呢?

春节假期结束之际,他正打算回苏州,恰恰在这个时候接到了一个很意外的电话,竟然是胡卫华打来的。

首先是拜年,也代表甄诗蕊向成总表达问候,接着胡卫华介绍了自己的情况,他已入修行门径,年后去了宗门道场举行了正式的入门受戒仪式,已拥有听涛山庄正传弟子的身份。此等大福缘是拜成总所赐,当然要好好表示感谢!

胡卫华还说了一件意外的事情,是他在听涛山庄无意间得知的最新消息。河洛派长老谢长权于太行山中见到了逍遥派出走的弟子年秋叶。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的事已传遍天下各派,河洛派的谢长权当然也听说了,知道年秋叶如今是什么情况。

年秋叶给逍遥派掌门写了一封信,表示自己愿意认错受罚,但却不愿意就这样回山,她要把其他几位逃走的股东都找出来、给天下各派一个交待。逍遥派命门下弟子见到年秋叶就把她带回山,可是逍遥派只能命令本门弟子,对于江湖同道却不能如此下令,只能告知诸位同道——若见到年秋叶,请帮忙劝她回山。

谢长权见到了年秋叶,便劝说她立刻返回逍遥派宗门道场。年秋叶却不愿意回去,自称发现了八达岭公司另一位股东刘漾河的行踪,她是一路追到太行山中的,当然不能半途而废。成天乐担忧的事终于发生了,年秋叶如此说法,倒让相熟的同道不好意思与她翻脸,更不好出手将她强行拿下送回逍遥派。

谢长权劝说无效,也只得由她去了,并叮嘱她一定要小心。而谢长权的弟子柳问寒当时也在师父身边,见到落魄江湖的秋叶仙子心生怜意,而且他对她早已有仰慕之心,此刻正是嘘寒问暖送殷勤的机会。柳问寒转回头便又去山中“采药”,其实是私下里追随年秋叶、想助她一臂之力。

谢长权与柳问寒在太行山遇到了年秋叶,劝阻未果,这件事不能不通报逍遥派。各派有结交的弟子过年也会互相打电话问候,听涛山庄中当天就得到消息了。与此事相关的各派,谢长权当然都要通知,他亲自打电话给了宇文霆。

艾颂扬则接到了柳问寒的电话。柳问寒告诉艾颂扬,自己与师父在太行山中见到了年秋叶,师父劝秋叶仙子回山未果,而他则特意又进了太行山。秋叶仙子在追查刘漾河的行踪,他打算助其一臂之力,帮秋叶仙子弥补先前的过失。

胡卫华此时就在听涛山庄,宇文霆把接到电话的事情告诉了艾颂扬,而艾颂扬则把师父与自己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了胡卫华,胡卫华立刻就给成天乐打了电话。这是当天的事,谢长权师徒中午在太行山中遇到年秋叶,成天乐吃晚饭的时候就知道了时间与地点。

成天乐当即改变了行程,没有回苏州而是直接去了太行山。他如此决定一方面是为了行游历练,訾浩曾点醒他这位画中人,修炼御形之道也可以在现实中的苏州行走,那么行走天下山河岂不感悟更多,又何必局限于苏州城呢?上次他突破风邪劫就是在一番行游途中,如今追求御形圆满,可以顺道去太行山一趟,这就叫善随缘法。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成天乐是冲着年秋叶去的。正如他所担心的那样,相熟的各派同道遇到年秋叶,不好意思出手将之拿下只能劝阻而已。逍遥派虽然下了将年秋叶带回山门的命令,但叶铭掌门总不能亲自去抓人吧?同门弟子又何必做恶人、去阻止年秋叶挽回自己的过失呢?同门若知道她的行踪线索,可能也不愿意特地去追查,找到了还不如找不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