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61章、人既立,道场即身而立

修炼就是修炼,既讲究机缘巧合也讲究功夫俱足,福缘人人不同,比如成天乐得到了这幅画卷,但该用的功夫却少不了。而成天乐却很高兴,因为这三天的经历恰恰印证了訾浩对画卷世界的分析!

既然如此,成天乐就没有去一味的拘泥于在画卷世界中行功,他将自己的时候分为了三段,在现实中修炼御形之法,直到神气接近耗尽为止,再调息休养一天,然后进入画卷世界去打开那刚刚走过的路径。

成天乐披散的头发也越来越长了,出门时便扎了起来收于上衣之中。在现实中所见就是真切的人烟,与画卷世界有相同也有不同。这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像你每天都要去同一个地方学习或工作,所见的情形肯定会有各种微妙的改变,但你却自然觉得很熟悉。

又过了几天,訾浩问成天乐:“感觉怎么样,我说得对不对?”

成天乐笑道:“你的悟性果然很好,分析的都对,我在修炼中印证了。”他将这几日的经历都告诉了訾浩。

訾浩却说道:“那你又何必总在画里画外穿梭呢,按你的速度,先用一个月的时间把现实里的姑苏走完,然后再在画卷中全部打开不就得了?”

成天乐笑道:“都是一样的,我喜欢这么做。不过你的建议很对,这几天我就不进入画卷世界了,先在苏州城中修炼御形之道,等过段日子就专门入画修炼,因为我要离开苏州。”

訾浩:“离开苏州,你又要出去行游了?”

成天乐:“你也不看看日历,马上就要过年了,你跟我回去不?”

訾浩摇头道:“以前与你一块回去,那是我还无法现形离开你的神识范围之内,今年我就在苏州过年了!”

……

訾浩留在了苏州,成了梦湖美蛙饭店的留守员工,倒不是为了春节期间的加班费。黄裳等众妖过年也聚在了一起,这样显得更热闹,而成天乐回到家乡则是另有一番热闹,每年都有的节目还是习惯性的上演。

过了年他就二十九岁了,就快到了圣人所说三十而立的年纪,但是还没找对象呢。成天乐这几年的变化很大,有些改变是形容不出来的,行走坐卧明显很有气度,谈吐举止仿佛都带着某种权威。

父母并不清楚儿子的事业究竟做得如何,但通过这种改变也能感觉出来,成天乐应该很成功、混得相当不错,否则是不会发生这种气质上的变化的,无形中简直就像个大领导了。生活上该问的事情还要是问、该劝的还是要劝,但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催了。在他们看来,只要孩子有出息,其他的问题都好解决,越有出息有些事就越要慎重不能随意。

可是亲戚朋友们的态度未必如此,正是成天乐这种形容不出的变化,反而使他们对他的个人生活更感兴趣。坐在一起吃饭聊天时,首先就要问在哪里高就、待遇多少?然后就问有没有对象?如果回答有对象,接着就问什么时候结婚?如果说正打算结婚,下一句就是什么时候生娃……

如果回答没有对象,那麻烦就大了!会不停地有人问你为什么不找,还有过来人指点你该怎么去找,更有关心者张罗着要介绍,恨不能将你说得痛哭流涕的表示要痛改前非。这一幕前几年就上演过,而成天乐如今很有出息的样子,又勾起了亲戚朋友们的兴趣。有人还建议他应该把头发剪掉,因为这样看上去更稳重可靠,说着说着就差当场要动剪刀了。

很多人嘴里,这世上只有两个孩子:一个是你,一个是别人家的孩子;就像在很多人的眼里,这世上只有两个国家:一个叫中国,另一个叫外国。因为这样说话可以不动脑子,信口说个例子证明自己的观点,而不必去求证其余。

比如在亲戚朋友聚会聊天感慨发议论的时候,常常提到某些事,有人就会说——外国是怎样怎样的。至于是哪个外国、究竟有没有那么一回事、又是在怎样一种背景下,却是无从考证的,反正世界那么大、国家那么多,不论什么样的扯淡,说不定总能找到沾边的吧?

“别人家的孩子”也是一样,张三家的孩子当了处长、李四家的孩子开了公司、王二家的孩子抱了大胖小子……总之这些都是榜样。将各种你所不具备的优势集合起来变成了一个抽象的孩子,来对比你这个孩子的不足。

这些话题有可能是出于关心,有可能是一种不自觉的嘲讽,有可能纯粹是为了炫耀得瑟,有可能是为了追求一种指点人生的满足感,各种心态掺杂在一起很难分辨。真诚的关怀不会是那种令人厌恶的逼问与质询,可是烦扰式的质问与干涉又总是存在的,成天乐遇到的就是这种状况。

应付这种场面最重要的并不是经验,而是自己的主见与心态。成天乐这一年都在专心修炼,看似不问世事,但行止也随着修为而改变,画中的经历一样也是经历。他并不烦恼也不烦躁,当别人问他的职业与收入,他很坦然地说不想告知;当有人指责他这种回答时,他也不往心里去,更犯不着生气。

他会对所有关心他的人表示感谢,当有人的关心显然超出了界限、企图以无关者的身份对他的私人事务指手画脚甚至喋喋不休时,成天乐会坦然的告诉对方这些是他自己的事、自己会处理,这么说话时并不会感到不好意思。当有人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而不高兴时,成天乐也不会改变自己的主见与态度。

在春节长假中,他回绝了二十多场相亲的安排,驳了不少介绍人的面子,有人很生气甚至在背后到处说他的不是。成天乐心中有数,不去计较也不去多想。他早就说了不想相亲,既然有人非得安排,被拒绝又何必生气呢?但是他妈妈却私下问道:“乐乐,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已经有人了?”

他看着妈妈呵呵笑道:“我已经遇到了,正在追呢!”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成天乐都会进入画卷世界。这幅神奇的画就有一个好处,当他远离苏州时仍然可以在画卷世界中行游,打开未走过的场景。现在他已经清楚了,画卷中的世界就是另一个世界,有着特殊的缘起,非真亦非幻。走过那么多大街小巷,他却始终没有像期待中那样偶遇小韶姑娘。

小韶姑娘曾对甄诗蕊说过,等能见到时自会见到,但后来甄诗蕊也没见到过小韶。回家乡过年的这个长假,成天乐实际上在画卷世界里也度过了一年多的光阴。这需要一种不可思议的定心才能保持行止如常,否则像这种时空的穿梭,会让人产生错乱与恍惚之感。

假如没有别的事情打扰,成天乐再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可以完成自己的计划。过年的时候訾浩等人也来电话拜年,众妖说的都是恭贺之语,而訾浩想的问题向来很多,又对成天乐提起了一件担忧之事。梅兰德当初说过借宅院三年,如今马上就到两年了。

成天乐已聚集众妖隐然自成一派,像武侠小说中写的那些帮派一样,至少得有个总舵所在吧?就相当于其他门派的宗门道场。而那栋宅院是最合适不过的地方,后园是清修之所还可以召开法会,前院与正厅可以待客,就算各派高人来拜山,场面上也完全撑得住。

以成天乐如今的身份、聚集众妖在修行各派中的影响,确实需要这么一处地方,但是再过一年等梅兰德收回宅院,又该怎么办呢?想找到这么好的地方可不容易,这就是一处宗门道场啊,所以訾浩很担忧。

成天乐却说道:“訾浩,这些不是最重要的,我们已经有了今天的成就,还怕找不到一处合适的道场吗?实在不行就自己找一个地方改建吧。我们就是这个条件,没必要太追求场面,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各派高人给的面子,可不是冲那栋宅子,而是冲我们做的事情。我们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道场。”

訾浩:“话虽如此说,但还是需要早做准备啊。这一年嘛,要想办法多赚点钱了。”

成天乐笑了:“是啊,道、法、师、侣、地、财都得有讲究。只要不贪心,赚钱并不难,我今年也不能潜心闭关不问世事了,世间的营生还是要操心的。”

訾浩:“对呀,我想说的就是这件事!过年你不在苏州,可是收到了不少份请帖和贺礼啊,要么是请成大师参加什么年会、要么就是给你拜年的、还有很多人想请你去做法消灾呢!你今年要是愿意多走动几回,那再布置一座宅院的事情恐怕就不用太愁了。就算没有现在这座古宅这么好,大家一起动手改造凿建,也能够用了。”

成天乐:“那好吧,等我将画卷中的姑苏世界完全打开,就出去当几回成大师。真没想到啊,我快一年没露面了,怎么还会有人来请我?”

訾浩叹气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吧?你现在的名气更大了,简直越传越邪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