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60章、话头禅,真行闻之有证

訾浩眨着眼睛琢磨了半天,终于点头道:“不得不承认,你说的话有道理。但你在画卷世界中的经历是怎么回事,那画卷世界又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对我详细说说?”

成天乐找訾浩办这件事,就是让他帮忙一起分析,他有很多事情没法与别人说,也只能找知道内情的訾浩商量。当下就将自己入画练功、所经历的种种情形大概说了一遍,他是昨天夜里在画卷里超出现实时间的,偶一动念,便试了试这件事。

如今结果已摆在眼前,那么需要分析的就是——那是怎样一个世界、又是怎样一种经历?訾浩则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们曾经在观画之时,只是冷眼旁观没有动念做任何事情,那时这幅画就是现实世界的映射,但想要看清楚则需要消耗神气法力。后来进入了画卷,情况就改变了,它与现实世界不再完全一致。

成天乐进入画卷是为了修炼御形之道,元神内景与外景相合,画卷中的姑苏世界既在他的元神定境之中,他本人又身处这个世界之内。自从他进入了这个世界,画卷中的姑苏从此不同,相当于以现实世界为发端,加入他的因素所导致的自然演变。

成天乐可以不明白这个过程具体是怎样发生的,恐怕也只有那制作画卷的高人才会清楚,他只是参与其中。

画卷世界中的事物,同时遵循两种规律在演变,一是在现实世界的基础上自然的推进,二是融入了成天乐各种活动所导致的改变,的确是妙不可言。而想做到这一点,必须要有相应的神通法力与修为境界。

进入画卷世界会持续地消耗法力,哪怕什么都不做,也有微弱的但是不断的神气消耗,如果想打开未知的新场景,则法力的消耗会变得非常剧烈。当展开的画卷超过元神所能容纳的极限时,新的场景就打不开了。当神气法力接近耗尽时,人也无法在画卷世界中停留。

也就是说,自从成天乐进入画卷世界那一天起,它已成为现实之外的另一个世界,与现实中的姑苏缘起发端一致,但已经不是同一个世界,就是画中的世界!它似梦似醒、似虚似实、似真似妄,很难去形容,但可以去切身的体会。

成天乐是为了修炼御形之道而进入画卷世界,并没有带着其他的想法,偶尔有意外的发现才会去做某些事情。他真正的愿望是打开一卷完整的画里苏州,这也意味着某种修为境界的圆满。但成天乐的愿望很宏大,假如换一个人可能不会这么想,更不可能傻傻的去做如此吃力的事情。不同的人进入这个神奇的世界自会有不同的想法,比如訾浩,大概就不会像成天乐这样选择。

假如成天乐真的做到了,那么这姑苏画卷就相当于他元神中的内景、身处其中时又相当于其元神外景,等于彻底印证了御形之道的圆满,一念之间能涵容这片天地,元神也会相当的强大。

听到这里,成天乐忍不住又问道:“我要打开这个世界,就像在元神中重现了一个苏州,确实就是你说的这么回事。但我在画卷里不仅仅是在苏州活动,还远去过宁波与射阳,那样的经历又是怎么回事呢?”

訾浩又琢磨了半天,分析了一番——

成天乐远去射阳与宁波的经历,是为了在画卷世界里收服刘书君与盛龙,他可以像在现实世界里一样去做,也可以做出不同的选择。比如成天乐在画卷世界里就没有去天津找车轩算账,并不是他不愿意,而是很难去那么远的地方打开那么多的新场景。

就算是宁波与射阳的经历,也与现实中发生的事情有很多微妙的不同,这相当于结合成天乐本人对这个世界的见知、以亲身行为去参与,所导致的一种自然的推衍。很多人可能都曾经想过,如果可以先知先觉、穿越从前,这个世界可以重新再来,会是怎样呢?假如可以做出不同的选择、拥有另一种可能,又会怎样呢?

这个画卷世界仿佛就在提供着这种答案。

成天乐倒是没有多想这些,他是从观画而入画,从最初就养成了并不刻意触动什么的习惯。他在画卷世界当中所做的事情,其实都与现实世界的遭遇有关,而他在画卷中有所发现,大多也是为了解决现实世界中的问题,虽穿梭两界中行事,却没有刻意割裂自己的存在。

假如换一个人得到了这幅画,与成天乐并不是同样的经历,感受也会不同。但就算是没有多想的成天乐,有意无意的也在做着什么,比如他在画卷世界中与小苏的重逢,又比如他在画卷世界里提前斩杀了曹邝。

这些都是与现实里不同的选择,导致这种改变的原因并非是心性,而是他在画卷世界里可以做到更多。这次让訾浩去买彩票,更是这种心念的反映,却印证了画卷世界此刻的玄妙。

訾浩说完之后,成天乐站起身来行了一礼道:“多谢指点,果然是旁观者清啊!你今天这一席话,讲透了很多关节,解释了很多我没想到的事情,感觉是豁然开朗。”

訾浩也站了起来:“哇,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成天乐确实很感激訾浩的分析,他身处其中不太容易看透彻,旁观者的意见很重要,更何况訾浩也了解这幅画卷的秘密。訾浩很聪明也比成天乐爱动脑筋,很多事情他比成天乐琢磨得更仔细、分析得也更全面。但訾浩只是分析,并没有亲身印证,而成天乐听了这番话等于是学以致用了。

一番话头禅可能只是空谈义理,但闻者有悟却可实证修行。成天乐答道:“理当感谢,早在我修行入门之时,就是你指点的我。有些问题与修为无关,只是需要另一种视角与思路去补充,在你看来,对我的修炼还有什么建议?”

訾浩见成天乐如此认真的请教,感觉也很得意,很认真的又想了半天才说道:“你进入画卷是为了修炼御形之道,但修炼御形之道却未必需要在画卷中,现实中的你就在姑苏啊!我也在修炼御形之道,每天都步行上下班,所经过的地方其实与你在画卷中行走是一样的。

你在画卷中所打开的一切场景,都与现实的见知有关,我有一种感觉,假如你在现实中走遍画卷里从未到过的地方,在画卷中再打开那些场景时会更容易。你如今受元神所限,画卷中有些地方还难以快速打开,那就在现实中走走,那些地方就在苏州,你随时可以去的。”

这真是一语点醒画中人!成天乐在画卷世界中修炼御形之道,但他本人就在姑苏,何必执着于画中呢?画卷世界的缘起,本就是现实世界的见知,他完全可以退出画卷走出家门,按照自己设计好的路径走遍苏州,同样等于将御形之道修炼圆满。

画卷的神奇之处,是让他能在一夜之间度过更多的时光,相对于现实,他练功的时间也更多、功力增长更快。

假如訾浩的预言是真的,他先在现实中修炼御形,再进入画卷世界打开未知场景会变得更容易,等于将自己的见知也融入了进去。至于是不是这样,还需要去印证,若的确如此,那就证明了訾浩今天所有的分析。

这天夜里成天乐没有再进入画卷,而是静静地行功调养,第二天神气完足之时离开了宅院,他要去现实中的苏州修炼,按照已设计好的路线。

修炼御形之道与平常的散步不同,不是走马观花更不是普通的逛街,行走中入定,神识展开,所见的一切景物都容入元神之中,内景与外景相合。它需要运转法力消耗神气,速度不可能很快,但与画卷世界中相比,成天乐不会走入到一片混沌中。

成天乐就这么走了一天,他的样子有点像犯魔怔,两眼发直似笑非笑,背手挺胸缓步而行,一副旁若无人之态,再加上他的披肩长发于风中轻扬,十分的引人侧目。看上去很帅气很有派的一个小伙子,却又像神经不太正常。很多高人在修行途中,大概或多或少都会有段时间显得疯癫恍惚吧。

这天他走了很远的路,比在画卷中打开新场景的速度要快得多;但别忘了,画卷世界中时间流逝的速度比现实也要快得多。直到神气耗尽之时,成天乐才收功离定回到宅院,又调息休养一天一夜,第三天才重新进入画卷世界。

当他在画卷世界里重新走过那些道路时,果然如訾浩所说,打开新场景的速度变得极快,几乎与寻常情况下行走没有分别,就这一段路,至少省了他在画卷世界里三个月的功夫。但成天乐心里算了算,他做到这些,也在现实里用了接近三天啊,其实没有分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