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59章、默相思,怅惋有缘难见

而甄诗蕊的心神完全被桌上的那件东西吸引了,此物呈月白色,形状像一枚枣核,其气息是她熟悉无比的。这是曹邝妖身所留下的东西,大约相当于人的玉枕穴位置的一枚顶骨珠。

甄诗蕊以神识拢住声息,以一种无法形容的神情语气道:“成总,原来您早就识破我的身份了!昨天斩杀曹邝的那名高人,原来就是您?……天呐,我如果早知道的话,就会告诉小韶姑娘了,她昨天夜里看见的人就是成总您!”

成天乐惊讶道:“昨天夜里暗中出手帮我的,果然是小韶姑娘?”

甄诗蕊点头道:“是的,小韶姑娘今天早上来过,特意把我叫到了这里,告诉我那妖孽已伏诛。昨天夜里有一位捉妖师出手,是她亲眼所见,叫我不必再担心。……原来那位捉妖师就是成总您,假如我了解情况告诉了小韶,她恐怕也不会那样说话的。”

成天乐:“她并不清楚你说的那位要找她的成总,就是昨夜她看见的我?”

甄诗蕊:“是的啊,当时成总又未与她通名报姓!……成总行此义举,也是救了我,诗蕊不知该如何感激!”说着话她就想站起身来行礼拜谢。

成天乐赶紧伸手阻止道:“坐着说话就好,这里是茶室,不要让人觉得怪异!……你要真想谢我,下次有机会就告诉小韶姑娘,我想见她一面有些事要请教,同时也要好好谢谢她。昨天若不是她出手帮忙,我可就要吃大亏了。”

成天乐今天终于在甄诗蕊面前亮明了自己的修为身份,甄诗蕊表示感谢的同时也表示抱歉,解释自己心有顾忌所以并未坦陈来历,并说其实早就知道成总有修为在身,她曾在苏州动物园见过他,那时她受了伤显露的是蟒蛇原身。

成天乐从茶室出来感觉是神清气爽,走在大街小巷中,莫名觉得那人烟风景入眼分外妖娆。但他心中也不无遗憾,找了小韶姑娘这么久,昨天夜里到今天早上,竟然在画卷世界中两度擦肩而过,这到底是有缘还是无缘呢,或者说好事多磨?

想当初成天乐只是被那琴声神韵所吸引,一瞥之下感觉惊艳得难以形容,忍不住想认识那位弹琴的姑娘。后来得知她竟然认识甄诗蕊,名叫小韶,而且又仿佛是现实世界中不存在的人,就更感兴趣想结识了。如今与曹邝一番斗法,小韶姑娘出手相助,成天乐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她说声谢谢。他对她几乎都要着迷了,可惜到现在还没有真正的打过照面、说过一句话呢!

一厢情愿着迷也没用,成天乐还没忘记自己进入画卷世界的初衷是为了练功。如今修为更进,神识法力仿佛又突破了一层极限,他便去打开姑苏城中新的场景,却常常想着能否在某条烟径古巷中偶遇小韶姑娘?她到底是什么人、相见时又会是怎样的场景?

我们的成总好像是有点害相思病了,而这相思病来得有点莫名其妙。

但他的修为确实更显精深,这一次在画卷世界中足足过了一个多月才退出,而现实中仍然只过去了一夜,加上他曾养伤的一个月时间,画卷世界与现实世界中的时间又要再度重合了。一向没心没肺的成总经过了这些事,好像在某些方面有点开窍了,因为他在有意无意间学会了去反思很多事,比如这次因受伤而参悟慎独。

退出画卷世界之后,成天乐找来了一幅苏州地图,对照地图在元神中勾勒出自己曾走过的姑苏城,并将所有已经打开的场景都勾画出来去总结反思。他发现了一条显而易见的规律,他走过的路径都是一个回环,从已知的场景出发打开未知的场景,再回到已知的场景。

走过的每一条足迹都形成了一个闭环,中间留下了一片片孤岛状没有到过的地方。成天乐如今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在所有足迹形成的整个大轮廓之内,将未知的空白抹去,元神世界里将包容一座完整的苏州城,天地间的景物都在其中。

这么一看的话,其实他未到的地方远远比先前所估计的要多,简单衡量一下目前神识之力的增长速度,再对比在画卷中打开新场景的速度,在不变的情况下恐怕至少还要三年。这还建立在他日日用功不辍的基础上。三年看似漫长,但是在画卷世界里也可以很短,但相对于他本人来说,所度过的光阴是一样的。

看完了苏州地图成天乐又找来一份中国地图,因为他在画卷世界里所走过的地方可不仅仅只有苏州,还包括浙江宁波与江苏射阳,一次是为了收服盛龙,另一次是为了收服刘书君,而他在画卷世界里并没有去天津,否则走的距离将会更远。

但是苏州之外的两个地方,成天乐的足迹并不是连续的闭环,他也没那么大本事连续打开沿途的场景,当时坐在车上是闭着眼睛收敛神识的,因此可以暂不考虑。他又取过苏州地图,设计了一条最佳的路线,可以让自己在现有条件下以尽量短的时间内完成计划。

当他再次进入画卷世界时,心中难免有一点好奇,按照画卷里的时间流逝速度,将很快超出现实的时间,他这次能不能看见未来呢?他曾与訾浩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是并没有印证,当时只是在卷外观画并没有进入画卷世界,那么此刻是否能办到、如果能的话又将是怎样一种情况呢?

不要怪成天乐会有此心,换任何人有他的经历,都没法不有这种想法!

又一次进入画卷世界,成天乐按照已规划好的路线去打开新场景,受元神法力所限,他走过一段距离所见便又是一片混沌,于是又走回已打开的场景中休养生息。他在画卷中又度过了一个月,但能够用于打开新场景的时间只有不到一周。当他再次退出画卷之时,现实世界里仍然只过去了一夜。

成天乐走下小山来到前院,拦住了正准备出门上班的訾浩道:“今天帮我办件事,买张双色球的彩票,号码我告诉你……”

訾浩很聪明,一听就反应过来了,惊呼道:“我们商量过的事情,你终于干了!在画卷世界里超出现实的时间了?……快跟我说说,究竟是什么情形?”

成天乐:“没什么特别的情形,很自然的时光度过,就和平常一样。只不过我在后园中定坐一夜,画卷里已经是下个月了。我现在只想印证一件事,等你把彩票买回来再说。”

訾浩:“我可不可以多买几注?”

成天乐:“别太过分了,你买再多,奖池总额也是有限的。假如买得太多了真中了大奖,不可能不引人起疑,绝对会被盯上调查的,何必呢?”

訾浩:“那我就买四注,你两注我两注,好事成双嘛!……彩票先放到我这儿,等中奖号码开出来再说,但愿能有惊喜,那我们就发财啦!”

成天乐笑道:“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给小溪当嫁妆吗?……就别做美梦了,快上班去吧。”

訾浩当天晚上就把彩票带回来了,却没有交给成天乐而是自己先收着,开奖时间是第二天。第二天下班后訾浩回到家中,神情很古怪地说道:“成天乐,你怎么搞的?”

成天乐笑了:“什么怎么搞的,到底中没中奖?”

訾浩:“中了!”

成天乐吃了一惊:“真中了!那你为何是这个表情?”

訾浩:“你给我的是到底几等奖的号码?奖是中了,但每注只有二百块,不是特等奖啊!”

成天乐突然笑了:“哦,原来如此!”

訾浩:“你还笑得这么开心,难道是故意的?”

成天乐:“我当然不是故意的,给你的就是我在画卷中看到的特等奖号码。我们俩花了八块钱中了八百块,为什么不笑呢,难道还哭吗?我给你那样一组号码,你去买彩票想中大奖,其实与正常买彩票中大奖的概率是一样的!今天能中八百块说明咱俩运气还不错。而且我也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所以觉得高兴。”

訾浩:“什么道理?”

成天乐却反问道:“我的修为并不算高啊?与天下各派真正的高人相比,其实还差得很远,对不对?”

訾浩不解地答道:“对呀!”

成天乐:“我之所以会这样去买彩票,是因为我有修行又拥有那样一幅神奇的画卷,可是天下修为超过我的人太多了,他们也应该各有各的法宝,那些法宝也应拥有我们难以想象的神奇。如果我们能够用这种方式买彩票中大奖,那么太多的人都是可以的!

你我有修行、有法宝,但不要自以为是世上唯一的幸运者,这是毫无道理的。我们所有的成就,别人也一样可能会拥有。所以我们所幻想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中是不现实的;如果真能做到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早就不是我们现在看见的样子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