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58章、参同契,渐悟慎独之道

这种感觉是形容不出来的,成天乐却莫名觉得应该就是她!琴声是从池塘对面的水榭屋脊上发出的,当时成天乐背对着那个方向正与曹邝激斗、无暇回头,事后便因伤势立刻退出了画卷,始终没有机会看清是谁帮了他。

成天乐有了线索倒也不必着急,因为画卷世界中的场景是不会变的,他下一次再进入画卷应该还是那个时间,而眼下还是把伤势养好再说。

成天乐挣扎着起身,就在亭子里缓缓舒展身体像在做体操,动作十分怪异仿佛是在模仿各种禽兽的姿态。这是他所学法诀中一套舒缓经络神气运行的动功,很久以前练过,如今受了伤倒正适合抚理神气运行。大约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成天乐又重新回到亭中坐下调息,直到天明时才离开后园。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上唇和耳边还带着血迹,任谁看见都会大吃一惊。訾浩已经去上班了,成天乐回到房里洗漱一番照了照镜子,不禁哑然苦笑。自以为在画卷世界中处处占得先机,时间久了,仿佛那就是他所拥有与操控的世界,他进入画卷是为了练功,却练出这么重的伤势来!

难怪传说中闭关修炼有时也十分凶险,无声无息间就有走火入魔之兆甚至身受重伤,以他的经历来看这也是完全可能发生的事。他突然又想到兑振华已在小剑池洞天闭关良久,不知是否能安然无恙?修行中的重重劫数果然不容易度过,只不过这一次是他自找的。

成天乐取出了一个小瓷瓶,里面有一枚黄芽丹,此灵药可辅助修行还可疗形神之伤。听涛山庄掌门宇文霆曾经送给他三枚,成天乐自己只留下了一枚。当时宇文霆并没有详解药性与服用之法,甚至连这丹药的名字都没说,想当然的以为成天乐肯定知道。

还是从未谋过面的昆仑盟主石野想得更周到,或者更了解他的底细,前几天命丹游成送来九枚黄芽丹,还附上了药性详解与各种服用之方,其中就有专门调治这种内损之伤的。成天乐把九枚丹药都给了艾颂扬、通过胡卫华之手转给甄诗蕊疗伤,如今他自己的伤势也不比甄诗蕊轻,还好留有一枚黄芽丹知道该如何服用。

成天乐白天又在后园中漫步行功,入夜时分这才服下丹药,并以法力运化。浑身似有暖流涌起,五脏六腑感觉都十分舒适,尤其是元神安定清灵。在此境中入定调息,次日天明起身之时,仿佛闻到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息。

黄芽丹真是好用,假如成天乐也有九枚,连续九天分次服用再辅助行功的话,这伤势也就能痊愈了。可惜他只有一枚丹药,巩固神气慢慢调养,至少也要等到一个月后方能无碍,暂时也不便再进入画卷世界,此番闭关练功却成了闭关养伤。

成天乐自觉有些丢人啊,好端端呆家里还受了这么重的伤,看上去就像被谁揍了,所以也不想惊动群妖,甚至连訾浩都不打照面。他闭关之时常常整月不出也辟谷不食,訾浩已经习惯好几天见不着他一次面了,所以也没有特别留意。

经过这一番无声无息地教训,成总行事比以前要谨慎多了,而且想起了圣人说过的两个字——慎独。

事情不仅是做给别人看的,为人处世该是什么态度就是什么态度,哪怕独处时也是一样。有人不犯错是因为害怕受到惩罚、唯恐被人追究、不想被唾弃鄙视。假如所有的罪恶都可以不见光,任何错误都可以不付出代价,肆行一切可以不承担后果,那么有的人就会忘乎所以,明知道是罪恶也会去施行,以为那就是大自由的快意。

不少人在智商骤降的白日妄想中,常常有这种梦呓之声,认为这就是所追求的超脱境界,却不明白世上既不可能存在这种所谓的大自由,而且它也根本不是什么超脱,这种执愿反而是最冰冷顽固的灵魂枷锁。

修行境界所讲究的心行相合,并不专指修炼什么神通法术,也包括一种存在的状态,它看上去可能只是普普通通。

独处时、不会被人发现时、做出什么事情不为人知时,是否还是一样的心性行止?这与每个人的私密无关,隐秘人人都有,有很多事既不愿也不必与外人分享,而所谓慎独是另一种含义。

成天乐在画卷世界中的遭遇,与慎独的道理并不完全相同,却有相通之处。有些在现实世界中他不会犯的错误,在独自闭关修炼时却疏忽了,画卷世界也是世界,处之坦然但不能流于随嬉,这次受伤就是个教训。成天乐养伤反思之时,却想到了慎独之道,也算是另有感悟吧。

一个月后,成天乐伤势尽复,再度进入画卷世界时,园林中还是刚刚结束激斗时的情形。这个画卷世界真实吗?如果说它不真实,所发生的事都是那样真真切切,成天乐在画卷中与妖孽斗法,退出画卷世界在现实中一样会受伤,尽管现实世界里那妖孽早已伏诛。

但如果说它真实,成天乐在画卷世界里斩杀妖孽受伤不轻,可是紧接着下一刻,他又伤势尽复、生龙活虎,因为他退出画卷调养了一个月才再度进入这个世界。这在现实里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是出入这幅画卷的奇异之处。

这奇异只属于成天乐,而画卷世界中存在的其他人并不能如此。所以成天乐并不能完全把画卷世界看作实有,它也的确并非实有!进入画卷是他的个人体验与无法言述的神妙经历,正是这次意外受伤,才让他有契机去参悟慎独之道。

竹林间的飞雾未散,那条伤痕累累的大蟒倒毙在眼前,片片竹叶犹在飘飞。成天乐一转身,从小桥穿过池塘跳上了对岸水榭的屋脊,站在高处四望却不见一个人影,刚才那琴音仿佛只是幻觉,或者弹琴的人已经走了。

成天乐莫名就觉得她来过,这画卷世界中有她的气息,仿佛就是这姑苏山水之韵。成天乐抬头四望恍然又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画卷里的天地也在看着他。这就像脑海中的灵光一闪、稍纵即逝,仿佛是某种顿悟的境界,成天乐却没有抓住,紧接着他就被不远处传来的声音惊扰了。

刚才园中有各种闷响还有光芒闪烁,终究还是把入口处的值班人员给吵醒了。有人起床打着手电慢吞吞地进来看动静,大半夜的古园也够瘆人的,他一边走还一边在嘴里嘟囔着什么。园林虽然不大却设计得幽深曲折,看那人的架式,想巡查到斗法的地点还得有一段时间。

成天乐又跳下水榭回到竹林边,一挥手祭出冰雾电光包裹那妖物原身,以法力炼化之,凡是感觉物性特异的材料全部剔了下来,并没有像上次处理车轩的原身那样直接一次性焚毁,然后又是一片火焰沿着蛇身漫延将其焚为灰烬,又捡出了灰烬中留下的几样东西。

成天乐离去的时候,那警官罗斌仍然昏迷未醒,而园林的值班人员已经快走到这一片了,自会发现他的。

画卷世界里的第二天,成天乐拿着一个小盒子去了甄诗蕊的茶室。甄诗蕊这几天应该正在家中疗伤,不大可能会来这里,成天乐只是想给她留下一样东西。不料一进门他却听见了抚琴之声,甄老板今天竟然来了,仔细观察她的气色果然发现有伤在身。

成天乐在角落的卡座中刚坐下来,甄诗蕊就止住琴声迎了过来道:“成总,您来了?真是不巧,小韶姑娘刚走!”

成天乐惊讶道:“什么!小韶姑娘刚刚来过,你有没有提起我在找她?”

甄诗蕊在桌对面坐下,有些抱歉地说道:“我提过成总想见她的事情,还把上次成总画的画交给她看了。可是小韶姑娘并未追问,只说能见到她时自会见到。”

甄诗蕊并没有把话完全说透,可成天乐也能听出来其中的意思。小韶姑娘曾经在这里学过琴曲,有不少客人见过她,向甄诗蕊打听、希望能结识小韶姑娘的也很多。看来小韶姑娘显然将“成总”也当成其中之一了,并不感兴趣,以这样的说辞委婉的回绝。

成天乐也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是啊,他想认识人家,可是人家凭什么一定要认识他呢?可是想到小韶的奇异之处,仿佛是画卷世界之外不存在的人,又想到昨夜的那一声弦响,成天乐又没法不对她感兴趣。

画卷世界中的甄诗蕊,还不清楚成天乐此刻已看穿了她的身份。成天乐想了想,打开手中的盒子取出一件东西从桌上推过去,在元神中说道:“甄老板,我偶然得知你最近有点麻烦,今天来其实是想告诉你——不必再担忧,已经解决了!”

在元神中直接说话,是成天乐得自訾浩的天赋神通,如此开口就等于向甄诗蕊挑明了自己有修为在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