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57章、竹叶飞,拨动心弦一声

成天乐怎能让他逃走,一个箭步又跳到了凉亭所在的假山,紧接着脚尖点地飞跃而出,手持狈牙腾空向着曹邝的后背直刺而去。法宝不是这么用的,这根狈牙明明能隔空发出锐利的弧光,成天乐为何拿着它直接去捅人呢?

此时狈牙已经不当法宝用了,成天乐又一次切断了与之的身心联系、放弃了御器。只听前方传来几乎连成一串的砰、砰、砰三声闷响,仿佛是什么飞射的重物击中了败革。曹邝身形一震,从半空硬生生地落下勉强在池塘边站定。

原来是落在竹林里的飞石又在黑暗中突然射出,不带任何花哨的弧线与法力的光芒,迎面以最快的速度直击飞遁的曹邝。成天乐弃了狈牙法宝的妙用,又以御器之道催动三枚飞石截住曹邝的去路。曹邝手中的黑索扭曲将之尽数弹开,猝不及防间也是身心剧震没能逃走。

传说有了出神入化之修为、化身五五之境界,可以随心所欲的同时催动各种法宝。而成天乐还远没有这个本事,御器与身心一体、一器只一御,这才是最正常的斗法手段。但成天乐掏左兜换右兜的手法却玩得很娴熟,也从来没有人教过他该怎么御器斗法,所以谁也说不清那三枚飞石究竟是飞镖还是法宝、那一根狈牙究竟是法器还是匕首?

这么玩看似花样频出,其实也会不偿失,如果碰到眼界高明或者一眼能看穿的,他刚才放弃飞石的时候,在神识所及范围之内那法宝就可能被人顺手收走了,也等不到他此刻重新再去催动拦截。

曹邝落地的这一瞬间,成天乐正在半空中手持狈牙飞扑而下,假如曹邝反应有瞬间的停顿,这一下也就扎中了。但那凶悍的妖孽一落地便转过身来,嘴角已现出血丝,脸上满是狰狞怨毒之色,突然发出了一声嘶吼,手中的黑索像蛇一般的扭动。

无数道灵蛇似的黑影在半空中浮现,就像一条条无形的绳索,空气变得粘稠仿佛已凝固,还在缓慢地蠕动挤压!

成天乐的耳膜一阵刺痛,仿佛有尖锐至极、不能承受的声音直刺脑海,运转神识法力相抗那黑影的缠绕,但这身形却被奇异的定在了半空。曹邝好大的能耐,成天乐竟然被他束缚住了,这妖孽要的就是片刻的机会,目露凶光抖索成刺正欲再出杀招,同时口中也喷出鲜血,显然方才这一招所耗极剧、让他伤上加伤。

成天乐急切间不及挣脱,显然只能硬拼了,手中的狈牙也再度发出冷光。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池塘对岸的水榭屋脊上却传来了一声琴音。这不像平常的弹奏之声,倒是像试弦定音的鸣响,带着一股奇异的冲击力,这姑苏画卷的天地间仿佛都传来隐约的回音,恍惚时空都好似凝滞了那么一瞬,缠绕在成天乐周边的黑影被击散。

成天乐趁机脱困而出,双脚落地就站在曹邝前面几米远的地方。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曹邝大惊失色,也顾不上反击了,黑索一绕腾空而起,身形已化作一条狰狞的大蟒,此刻他终于变回了原身再度逃命。

山野妖修作恶时碰上了捉妖师,第一反应往往是惊惧而逃,逃不掉时又会凶性大发想拼命。若对方只是一个人,而且不是自己的对手,那么发狠的妖修很可能选择杀人灭口不留线索,然后远远地逃匿而去。曹邝的反应便是如此,一开始就想溜被成天乐截住了,后来发了狠想拼命杀了成天乐,却又有人在暗中出手,他暗算成天乐未成于是尽全力逃去。

事发突然,成天乐也无暇追究琴声何来,手指半空一声断喝,那飞腾的大蟒竟然也奇异的定住了身形。这是缚灵印中的定身法,不借助法宝全凭强大的神识施展。成天乐所学的缚灵印是可束缚神气、锁住妖修的原身变化,但这只是入门的第一步境界,到高深之处不仅能锁住神气,还可以通过强大的神识之力瞬间定住身形使之动弹不得。

传说中的仙家定身法,甚至可以一指断流,但成天乐此刻施展出来的定身法,不过能趁对方不备定住身形短短的一瞬。那大蟒正在飞腾而去,却突然以一种奇异的扭曲姿势被定格,身形没有飞蹿起来,凭着惯性就这么硬邦邦的摔到了竹林边。

成天乐也只能定住他片刻而已,但这片刻功夫已经足够了。那大蟒弹地而起,嘶吼着向他冲来,长长的红信吞吐带着血腥之气,显然已经知道今天逃不了,索性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而成天乐已经缓过手来,他可不想和凶悍的大蟒近身肉搏,血肉之躯一旦被它缠住再大的本事也是白扯。

竹林边一片电光风霜弥漫,成天乐将他所会的各种攻击法术几乎都施展出来了,空中有霹雳电光绕住蟒身,风卷竹叶就像无数利刃飞射切割,林间的雾气似乎都化成了冰冷的寒霜将其包裹,还有弥漫的隔空之力反卷,那是成天乐迄今为止全部修为的一场大爆发。

与此同时他本人也在飞退,一只脚已经踩进了水里。对付伤上加伤的蟒妖,也许不必尽如此之力,甚至超出了成天乐本人所能承受。他刚才也受伤了,此刻耳孔与鼻孔中都流出了热热的鲜血。这一系列攻击接连使出,是为了阻止那大蟒的最后反扑,看着一条狰狞的大蟒向着自己扑来,那种场面的惊怖是旁人无法体会的。

大蟒瞬间遍体鳞伤,接连冲破几道法术的阻击终于还是没有扑到成天乐的身前,扭曲着仰起硕大的蛇头,突然从口中喷出一团寒焰。这妖孽知道自己活不了了,索性拼尽最后的余力把本命妖丹祭了出来,就算杀不了成天乐也要重创他!

成天乐也清楚妖修有这最后一招,已经做好了准备,将狈牙奋力一扬,一道锐利的弧光伴随着闪烁的电丝射出,正击在那团寒焰上。池塘边有耀眼的流光四射,靠近其边缘的一片竹子无声无息地瞬间枯萎,这片园林又陷入寂静的黑暗。

大蟒终于死透了,眼神中还充满怨毒与不甘,全身血肉焦糊伤痕累累。成天乐将一只脚从泥水中拔了出来,身形晃了晃这才站稳,他的四肢有些发冷,胸口却发热,脑海中总回荡着尖锐的回音一阵阵恍惚。他受伤不轻,这伤势一半是那大蟒反击所致,另一半是因为他运转法力过剧,以致震动了经络腑脏,随即眼前一黑就退出了画卷世界。

成天乐在古宅后园的小山凉亭中睁开眼睛,缓缓地收起了画卷,他浑身看似完好无损,一只脚也没湿,刚才那一切仿佛只是画卷里发生的事情。但他却感觉四肢发冷发麻,胸腑发热发痒,有血迹从耳孔和鼻孔中缓缓流了出来。

画卷中是元神展开的世界,他在画卷里受了伤,由神而伤形,现实世界里受了同样的内伤,相当于自己的神气激荡伤了自己,回想起方才的经历也是心有余悸。

画卷世界里的苏州虽然没有兑振华,但成天乐一样可以找黄裳、吴贾铭等人帮忙,设好埋伏一举格杀那妖孽。可是成天乐一方面想试试自己的手段,另一方面多少也是因为画卷世界毕竟不是现实,他行事在某些方面还是过于随意了。虽然事先有所准备,但没想到那妖孽曹邝竟如此凶悍、神通手段竟相当不弱!

在灵岩山的那场斗法,既是群殴也是偷袭,一秒钟就解决战斗了,那曹邝有再多的手段也没来得及施展。而成天乐平时有什么争斗也用不着亲自动手,麾下众妖对他敬重有加,就算演法之时也不会与他全力相斗,更何况成天乐自重身份,并未与众妖切磋过道法神通,而今天那曹邝可是拼了命啊!

成天乐如果只想把他惊走并不难,可是逼到对方以性命相搏的程度,就算能杀得了他,自己恐怕也会身受重创。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轻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实战经验不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的法宝不行。

在画卷世界里,成天乐并没有去天津找车轩,因此现实中曾发生过的很多事都没有发生,他的随身法宝还是那三枚飞石,并没有凝炼电光精华穿成飞电石,更没有炼入了青金石与冉遗鳍珠、变成一件妙用更强大的法器。成天乐在现实中已习惯于使用飞电石,在画卷世界中用原先的法宝,威力自然大打折扣。

幸亏那园林中传来了一声琴音、解了成天乐的危局,否则就算成天乐能如愿斩杀妖孽,受的伤也要比现在重得多,退出画卷世界能不能自己站起来还两说!那人是谁呢?成天乐所认识的人当中,擅抚琴者有甄诗蕊和南宫玥,可是直觉感应都不像。琴声传来的感觉,虽不是演奏只像定弦之音,却让成天乐莫名回忆起曾在画卷世界中惊鸿一瞥的小韶姑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