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56章、捉妖师,三字骇退凶徒

这份江湖令发得很巧妙也很及时,平息了修行各派对成天乐聚集众妖的疑忌,让他鹊起未久的声名再度锦上添花,这也算是为甄诗蕊等成天乐麾下的妖修正名。而胡卫华刚刚拜艾颂扬为师,就受到了昆仑盟主传之天下的点名褒扬,实在是难得的缘法。

这份江湖令也送到了苏州成天乐的府上,訾浩与群妖看了之后都觉得扬眉吐气,再出门的时候就连迈步都觉得特有精神!可成天乐本人却感到很惭愧,隐约觉得自己当不起这种盛名,别的不说,他的修为恐怕还承受不住众妖的结缘传法之拜,更别提自立宗门了。

若以妖修而论,成天乐的境界也不过是相当于突破风邪劫的大妖而已,御形之道的修炼接近圆满,但想突破玄牝妖丹大成尚有距离,就连参悟的门径还未触到。而众妖之中,甄诗蕊的修为不弱,黄裳、吴燕青修为境界至少与他相当,禇无用已突破风邪劫成为大妖,吴贾铭也快经历风邪劫了,而兑振华更是在闭关参悟玄牝妖丹大成之境。

成天乐得到了完整的法诀传承,并以人身行妖修之法有所成就,这是人间难得的经历,因此他可以指点妖修如何巩固各自的修为境界、参悟修行道路上种种未解透之玄妙。但是更高境界的修炼,他目前却无法指点,除非自己的修为有所突破、再取得后面的法诀。

举个例子,假如兑振华安然出关,无论有没有突破玄牝妖丹大成之境,关于修行道路上的种种得失,成天乐仍然可以给予印证指点,因为他站在总摄妖修之法的角度。但是更高境界的修炼门径该如何突破,成天乐却不能再帮助他了,因为他本人境界未到。

除此之外,成天乐还有很多事情没搞定呢,比如周峰尚未归案,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其他几位股东也是下落不明,花膘膘没抓回来,毕明俊也没有收拾掉。而他暂时并没有想太多,还是闭关潜心修炼吧,他本就是在闭关修炼之中被各种意外状况接连打断的。

眼看就要到年末了,再过两个月又是春节,成天乐肯定是要回家过年的,这段时间他就没有再出门,依旧进入画卷世界修炼御形之道、追求此境界的最终圆满。修行境界圆满须功夫用足,也与发愿有关。成天乐的愿望是在元神中彻底展开苏州画卷,假如他做到了这一点,御形之道自然圆满,而且元神之强大将远远超出同类大妖。

天地间的万事万物,有妙不可言之处,御形之道的修为心境,也与人的经历有关。经过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并圆满的解决,成天乐再入画卷世界,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法力增长虽然有限,可是元神感应更加清晰深远,神识也比以前强大了。

如果不多想那些烦恼事,其实成天乐在现实世界里已经过得很滋润了,比世上绝大多数人都要舒服得多。如今成总想办什么事,甚至不需要亲自动手,只要号令群妖搞定,比如斩杀那作乱的妖孽就是小菜一碟。但成天乐心中难免也有想法——如果不是驱使群妖而是他亲自出手,结果又会怎么样呢?

画卷世界的情形,仍停留在成天乐刚刚发现胡卫华身有“妖气”,而那三起惨案还没有发生的时刻。成天乐受元神之力所限,暂时还难以打开整个姑苏的场景,干脆先在画卷世界里印证别的事情。他知道第一起惨案发生的时间地点,而那处园林是他早就去过的地方,于是带着法器就在那里守株待兔。

如今成天乐对这个画卷世界的态度已经很坦然了,因为自己的出现,这里已与现实有所不同,但现实中他没有改变过的事情仍然会发生,那么就把它当作人生的一种经历吧。在这里,他仍要斩除那作乱的妖孽,虽然现实中已经无法挽回惨剧的发生,但总不能让那妖孽在画卷中的苏州继续作恶。

……

这处园林并不算很大,但是苏州园林的风格就是能在方寸之间营造曲折回环,巧设遮断掩映景观,换句话说这种地方玩躲猫猫是再适合不过了。此处园林是近代修复,所谓古迹指的是原先的风景格局。这里虽然也有安防监控系统,但主要设在入口处,至于园中实在没有什么普通盗贼能偷得走的东西,监控设备主要是为了消防。

黄昏曾有一场细雨,竹林间铺地的枯叶是湿润的,入夜后的空气仍带着雨滴的味道,成天乐坐在假山上的一个亭子里。这座园林里有三座参差分布的假山,还有小桥与水渠连接的好几座池塘,周围分布着水榭亭阁。紧挨着池塘边有一片竹林,旁边种满花树,以太湖石点缀的小山丘呈半弧形环抱,是个很幽掩的所在,也是那名叫罗斌的警官遇难的地方。

大约凌晨三点左右,池塘边忽然刮起一阵怪风,吹得绿竹枝叶娑娑作响,小山丘上跳下来两个人,仔细看应该是一个人手提着另一个人,自然就是那冒名曹邝的妖孽与警官罗斌了。罗斌身材魁梧、比曹邝高出半个头,却被他轻飘飘提在手里就像拎小鸡一般,此刻已经昏迷不醒。

罗斌是被突然掳走的,曹邝为了挟持方便施法将他弄晕了,带到这个合适的场所准备施展邪术。吸取人的生元通常要求对方是在清醒的状态下,并处于某种极度兴奋状态中,或欢愉、或惊骇、或喜悦、或愤怒,总之能激发最强大的生命本能,也是生机元气最为勃发之时。

曹邝将罗斌放在竹林间一片稍微开阔的地方,双臂张开口中念念有词,额上青筋跳动,口中竟吐出一截分叉的舌尖。他正要施展法术将罗斌唤醒,同时变幻原身,就在这一刹那,地上散落的竹叶间突然飞出三枚白色的石子,无声无息地绕着曹邝盘旋一收,打断了他的法术!

此处有埋伏!成天乐知道罗斌遇害的地点,所以提前设好了一个简单的陷阱、将那三枚飞石放在了铺地的竹叶下面,此刻突然御器偷袭。看似分散的三枚飞石实则是一体的法器,绕着曹邝的身形螺旋形飞起,虽然没碰到他,却带着一股绞合之力同时也有缚灵印的法力,不让曹邝变幻出强悍的原身来。

成天乐打架可没什么讲究,更不会像传说中的仙家高人那般仙风道骨的出场,唱一首诗诀或者来一段台词啥的,他是说动手就动手、一声招呼都不打。那曹邝反应也是极快,低喝一声袖中飞出一根黑色的软索,绕着身形盘旋急颤,那震动的冲击力量都打在了飞石上。

三枚飞石带着无形束缚之力收紧本欲将曹邝捆住,此刻突然被弹开,紧接着在半空盘旋竟发出了光芒,飞石之间也出现了很多无形的丝线,又向着曹邝收去。又听“啪”的一声,林中竹叶纷飞,曹邝手中的黑索突然绷得笔直,发出了极细微而尖锐的啸音。

一股急剧的震颤竟将那无形的丝网给震散了,曹邝抖索成刺已飞身而起,直扑一座假山顶上的凉亭,他已发现了成天乐藏身所在。这妖孽好生凶悍,竟然冲破了成天乐的连环飞石束缚,突围而出展开了反击。

再看那三枚飞石陡然变得黯淡无光,失去法力控制落在了地上。曹邝是山野妖修,但斗法时还有路数可寻,而成天乐虽得到过完整的传承法诀,与人打架却比野路子还要野路子。他设的陷阱未尽全功,干脆连法器都不收回,直接切断身心联系将之放弃了。

曹邝的黑索上还飞出一片鳞光护住身后,防止那法器的回击!在前扑之时,黑索笔直前刺,有无声的音波攻击从四面八方汇聚一点,直奔成天乐而来,这手段与甄诗蕊曾在灵岩山中所施展的法术十分类似。

成天乐放弃了飞石,却挥出了狈牙法宝,劈手前刺的同时身形向后飞退。他往后飞掠,身前却有一个狼头虚影扑出张开利齿獠牙,带着能冲击元神的咆哮。此狼头虚影恰与那无声的音波冲击在亭中相撞、同时湮灭。亭中的石桌瞬间裂成了好几块,而其他地方却完好无损。

第二击交锋之后,成天乐已飞纵到另一座假山顶上,而曹邝的身形出现在亭中。这妖孽沉声喝道:“什么人?”成天乐冷冷答道:“捉妖师!”

就是这三个字,却把曹邝吓得转身飞纵而去,连竹林里昏迷不醒的罗斌也顾不上了,只想在第一时间逃走!并非是成天乐刚才显露的手段多么强大,而是出于混迹红尘的山野妖修那本能的畏惧,正在干坏事被捉妖师抓了现形,那还不赶紧能逃多远逃多远,曹邝怕的并非是成天乐这个人,而是其所代表的身份,谁知道附近还有没有别的捉妖师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