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53章、善随缘,处身力行不惑

送走丹游成,成天乐怀揣木匣又回到山中,吩咐群妖将残局收拾干净,那条大蟒原身尽量不要浪费,还有不少事情等着他来善后呢。

两天后的晚上,成天乐请李轻水到梦湖美蛙饭店吃饭,并声明一定要来,要谈的事与追查那个案子的结果有关。李轻水的样子很疲倦,就像很多天都没睡好了,见面后关上包间的门,李轻水很抱歉地说道:“成总啊,应该是我好好请你的!可是最近实在太忙了,你今天叫我过来,我还是推掉了很多事情好不容易才抽出的空。”

成天乐:“听说你们已经成立了专案组,主要是在忙这件事情吧?”

李轻水叹息道:“新闻虽然没报道,可是警方内部已经尽全力在侦查了,这几天很多人都在加班,上面虽然明面上不搞限期破案,但实际上催得很紧。连续出了三条人命,其中有一个还是警察,我们却没有查到太多线索。”

成天乐:“如果全力调动资源去查一件案子,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没有吧?”

李轻水答道:“目前看来,真正有价值的线索只有一条,是在反复的现场取证中发现的。我们在三个案发现场附近都发现了同样一双鞋印,其中有一处只有左脚,另一处只有右脚的半只,痕迹已经相当模糊,但通过技术手段还能分辨出来。

第一个案发现场是园林,在离案发地大概三十多米远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对完整的鞋印,通过对比,终于确定曾有同一个人在这三个现场附近都出现过,很可能就是作案嫌疑人。你知道这个工作有多繁琐吗,简直就像大海捞针一样,终于捞出来这么点东西。”

成天乐:“能发现这样的线索的确不容易,看样子警方只要认真查什么事,能量一点都不能小看啊!”

李轻水:“你就别夸我们了,干活的也都是人,这几天都累坏了。成总今天找我一定是有事,难道发现什么线索了?”

成天乐不紧不慢地反问道:“凶手连续三天夜里作案三起,后来有没有再出现过同样的案子?”

李轻水摇头道:“这几天我们都时刻提防着,加强了全市范围内的夜间巡逻,能派的人全派出去了,但是没有再出同样的案子,倒是抓住了其他不少歹徒!那凶手就像从人间消失了,作为警察我的心情也很矛盾,既不希望再出惨剧,同时又希望能查到新的线索可以抓住他。……他如果永远不再作案,有可能就抓不住了。”

成天乐:“你可知道,如果那凶手再作案的话,下一个受害者会是谁?”

李轻水一愣:“难道你已经查出来了,连这种事都清楚?”

成天乐掏出一部手机从桌上推了过去道:“不错,我已经找到这个人了,这是他的手机。显然他在作案之前刻意寻找过下手的对象,我见过的两名受害者照片都在里面,第三名受害者我没见过,但这里面有四个人,另一人应该就是那第三名受害者,还有一个人就是你——李局长!”

李轻水大惊失色,拿过手机打开里面的相册用手指快速的翻阅,心有余悸道:“这里面有四个人的照片,第三名受害者果然也在!剩下的那个居然是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妖物吸取人的生机元气,要想有助于伤势恢复,也不是随便找个人就行。用这种手段,所吸取的生元有极大损耗,事后还要经过炼化,也可能将病弱之气也吸到自己的生机之中,所以对象一定要是先天生机健旺、后天神气完足之人,这需要在人群中留意寻找。

曹邝先后找到了四个人,摸清楚其住址行踪之后分别下手,其中三人遇害。到了第四天晚上,他因为要炼化生元并准备次日正午的斗法,所以没有再作案。然后他就被众妖所斩杀,也就再没有机会作恶了。

李轻水很幸运的躲过一劫,曹邝那三天为何偏偏就没有找他呢,恐怕只有那妖孽自己心里清楚了。有可能是李轻水太忙,刚开始并不在苏州;也有可能李轻水总在加班,身边有很多人,曹邝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下手。但据成天乐分析,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李轻水这段时间的身体不太好。

这并不是说李轻水有病,而是他连续忙碌,吃饭睡觉都不规律,也必然使生机元气有疲惫衰弱之兆。一个人的先天体质再好也需要后天注意保养的,李轻水最近有些透支了,所以曹邝在四选三的情况下没有对他下手。

成天乐简单的解释了一番其中的原因,最后道:“李局啊,我不知道是该劝你保重身体,还是该恭喜你躲过大难!……但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还是需要注意休息保养啊。”

李轻水却从椅子上欠身道:“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说你把人给抓住了!”

成天乐:“手机都在我这里,人当然是抓住了。但是很可惜,那人是妖怪,我本打算封印其神通变化交给你结案的,结果却失手把他给杀了,总不能交一条蟒蛇的尸首给你吧?”

李轻水:“蟒蛇?”

成天乐点头道:“你既然知道内情,我就不妨告诉你,那人是一个蛇妖。我今天找你就是通报一下情况,看看该怎么办?这个案子想抓住凶手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现在连尸首都没了。”

李轻水沉吟道:“如果是这样,倒也是好事。”

成天乐反问道:“身为警察,你不想破案立功吗?凶手无法归案,这个案子就永远结不了,你不觉得遗憾吗?”

李轻水叹息道:“警察抓罪犯,其初衷就是为了防止这些惨剧的发生,与你所做的事情是一样的。但有些人做事的时候,往往因为表象忘记了初衷,仔细想想,抓不住就抓不住吧,案子结不结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那惨剧不再发生就好。”

成天乐似有深意地看着他道:“李领导,你说出这番话的样子,不太像当初那个李队长啊。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脾气!”

李轻水苦笑道:“人总会改变的,成人之后有些东西变不了,而有些东西却总在成长变化中。成总,现在的你与当初我刚认识的那个你,倒是一样的脾气,可是各方面的变化也挺大啊!”

成天乐呵呵笑着端杯道:“就为这番话,我敬你一杯!”

喝完这杯酒,李轻水还没忘了本职工作,思索着又说道:“凶手虽然无法归案了,但案情还是可以查明的。你有什么发现都告诉我,我设法收集物证找出凶手是谁,然后发出全国通缉。虽然人是抓不到了,但此案的侦查总可以告一段落,同事们也不用为此加班了。”

成天乐答道:“凶手名叫曹邝,我不仅连他的手机,还有钱包、钥匙都拿到了,幸亏把他穿的鞋也留下来了,也不知是不是他在案发现场穿的那双,当然也查出了他的住址,他家还有别的鞋。这些东西不能直接给你,我会都放回他家里,否则你不好解释。你再想另外的办法把这个嫌疑人查出来,到他家里一搜,证据也就完整了。”

李轻水端杯道:“好,就这么办,多谢成总!只要心中有数,我自能找到合适的借口查到他家,然后也算告一段落了,侦破工作结束。”

李局长说得不错,他还真找了个借口将侦察方向引到了曹邝的住处。警方不仅搜出了存有受害人照片的手机,还有那双与各个案发现场痕迹相符的鞋,于是曹邝被确定为重大作案嫌疑人,他被全国通缉。

原以为根本抓不住嫌疑人,结果那个“曹邝”却在深圳落网了,核查之下才发现搞错了人,他与真正的凶手只是相貌类似、所用的身份证也相同,细问之下才知道此人几年前丢过一张身份证。

原来那蛇妖在市井中偶遇某人与自己相貌类似,就顺手偷了对方的身份证。而那真正叫曹邝的人毫无察觉,还以为自己弄丢了呢,事后又补办了一张。那妖孽就以曹邝的身份混迹苏州,像这种情况只要他不犯事,一般也不会被人注意到,可他偏偏犯了事。

原来凶手用的不是自己的身份证,这个案子最终成了悬案。而这些事都是后话了,也与成天乐无关,他已经在李轻水那里做好了善后。

就在请李轻水吃饭的第二天,成天乐主动给艾颂扬打了个电话道:“艾老板啊,那天你在灵岩山不辞而别,进山之后就再没露过面,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没找着啊?”

艾颂扬的语气有些尴尬,咳嗽两声道:“成总啊,我正想找你解释此事呢,又怕你这两天太忙,所以没敢打扰,打算等过几天再登门的。……那天我在路上获悉了事情的原委,既然成总已经准备了万全之策,我也就是不贪此声名功德了。当时很多高人也去了,都只在一旁防止意外状况发生,并未插手成总您的缘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