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52章、共诛之,同守防微杜渐

成天乐已经认出来了,来者就是今天林中小路边站在那中年男子身边的年轻人。丹紫成曾向那中年男子行礼下拜,看来那中年男子应该就是昆仑盟主石野无疑了,丹游成是跟师父一起来的。

成天乐曾听白少流提过,昆仑盟主石野有一名弟子叫丹游成也是蛇妖出身,他赶紧上前行礼道:“丹游成道友,我早就听说过您的名字,久仰久仰!……方才的话请您千万不要介意,您是蛇妖,我们杀的曹邝也是蛇妖,而救的甄诗蕊同样是蛇妖。这并非针对谁的出身,就如这世上之人有善有恶,该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方才说话的也是妖修同道。”

众妖一听来者是三梦宗弟子丹游成,也是蛇妖出身,都明白过来他方才为何会那样说话,纷纷收起法器拱手行礼。禇无用憨笑道:“游成道友不要误会,我们可没有别的意思。您是蛇妖,见到这种场面会不高兴;而我是猪妖,俺们那边镇上就有一家专门卖猪肉包子的,天天生意都挺火,俺老猪又能说什么呀?”

丹游成不禁被他逗乐了:“俺老猪?听你口气很像《西游记》里的二师兄啊!”

黄裳也开玩笑自嘲道:“我的原身是牛,你看那么多人都穿着牛皮鞋,就连您的脚上都是,我又能说什么?”

丹游成却收起笑容道:“超脱族类修炼成妖,混迹人间确实就要面对这种事情,这也是一种心性的修炼。成总说得对,不以出身族类而论,既在人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但毕竟勿伤其类啊,你们不是蛇妖所以才会如此肆谈,听在我耳中总归是有点不好受的。

就拿二位方才的话来说,表面上看似自嘲,可是你们一位提到了猪肉包子、另一位提到了牛皮鞋,正是因为所出身的族类,换作他人是不会特别在意、于此时想起的。我师父也曾说过,有此心性也完全正常,修炼到脱胎换骨之境,原身才能真正脱离族类,再度苦海达到出神入化之彼岸,灵台心神才能完全超脱族类,看来我还是修为不够啊!”

訾浩见他发了这通感慨,赶紧解释道:“我们也不知道您就在旁边听着啊,不然的话是不会当着您的面说的。当然了,游成道友若不是有事要找成总,也不会在旁边听我们说这些的。所谓‘君子远庖厨’,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成天乐听訾浩引用的成语有点不伦不类,赶紧打岔道:“游成道友来得正好,我们虽斩杀了这妖孽,但像这种情况该如何善后呢,却没什么经验。上次在天津铲除狼妖车轩,带走了一盒冉遗鳍珠,却被人抓住把柄反诬一把,幸亏各派高人证明了我的清白。……而今日又有类似事端,比如我手中这件法宝,又该如何处置呢?”

说着话,成天乐将手中那根黑色软索特意亮了出来。丹游成答道:“我今天来,就是要说这件事的,你在天津行的是义举,带走冉遗鳍珠恰恰是追查线索,谁也无可厚非。而今日此妖孽当诛,他的法宝和原身是你们的战利品,想留下的话当然谁也无话可说。但你若是无端杀人夺宝,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只就事论事而已。

而今日之事又很特殊,那妖孽犯的是共诛之戒,天下修士无论是谁碰见了尽可以开杀戒,若一人不敌便召唤同道围剿,杀之取其法宝原身之用。不仅是对妖修如此,哪怕对世间其他的修士也一样,他人闻之不会非议反而只能褒扬。你们对那妖孽的处置,在这种情况下是完全应当的,只是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听了有些伤感罢了。”

成天乐纳闷的追问道:“这又是什么讲究,何谓共诛之戒?”

丹游成却反问道:“成总,你是人间修士、出身普通人家,若是谁有心想追查的话,你的父母亲人是谁、住在哪里,应该不难查到吧?”

不知为何,这句话又让成天乐直冒冷汗,但只能点头答道:“是的,有心人不难查到,但我的修行所遇之事,与他们无关。”

丹游成点了点头:“此话不错,确实与他们无关,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你修炼的事情。但若有人不这么认为呢?比如你与谁结仇,比如这妖孽今日未死侥幸逃去,他不敢再来招惹你,却以你的父母亲人为要挟、逼你做某些事情,你又该怎么办呢?”

这句话把成天乐给问住了,以前他也隐约想到过这些,但是没敢往深想,这确实是一个很令人头疼的问题。假如碰到那种罪大恶极、肆无忌惮的歹毒妖孽,成天乐就算自己不怕,但对方若以父母家人的安危为要挟,又该怎么应对呢?就算成天乐有一身神通也是防不胜防,总不能永远守着寸步不离吧?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查出对方的行踪、先下手为强,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正在琢磨呢,丹游成却没等他回答,又说道:“这就是共诛之戒的由来,是昆仑修行各派于千年前商议共定的、最严厉的一条戒律,毫无情面可讲!若是有谁触犯了,各派修士可共诛围剿,若对方是妖物,其原身之用自可尽取。

若对方是修士,除了师门传承器物之外,属于个人的法宝丹药也尽归诛杀者所有。所谓触犯,并非是指他真的伤害了谁的普通家人,只要是以此为要挟,就是犯了共诛之戒。共诛之戒看似严苛至极,但正因为如此,千年以来已极少有人触犯。

不论那甄诗蕊的出身是人是妖,只要她是昆仑受戒之修士,就受共诛之戒的保护。胡卫华并不懂神通法术,甚至不知修行诸事。那妖孽以胡卫华的性命逼迫甄诗蕊,为了逼她同修什么欲乐大道、或取玄丹为自己的修炼所用,就已犯了共诛之戒。”

訾浩瞪大眼睛道:“哦,原来如此!这种事情的确犯众怒,有这么一条戒律在,就是谁也不敢碰的高压线啊!……不能以身为普通人的亲朋相要挟,但普通人也会犯错啊,这与神通修为无关,难道犯了错也不能追究吗?”

这次还没等丹游成回答,成天乐已经开口道:“你说的是两码事!犯什么事说什么事,谁的错就去追究谁。但修士之间的争斗,不能卷入无辜的家人亲友相要挟,否则谁也受不了,这才是共诛之戒的本意。……游成道友,多谢您今日指点,石盟主要您交代的就是这番话吗?”

丹游成将手中的木匣递了过来,看了看成天乐拿的法宝,又看了看不远处那蟒妖原身叹了口气道:“在我走了之后,这里你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师尊还命我送来九枚黄芽丹,权充问候之仪,他还有事,此刻已经先行离去。”

成天乐赶紧摆手道:“刚才林中坐在石头上的前辈,就是您师父昆仑盟主石野吧?晚辈若有机缘自当登门拜谢,哪还好意思收他这么贵重的东西呢?黄芽丹我有,上次听涛山庄的宇文掌门送了我三枚,我还留着一枚呢!”

丹游成摇头道:“成总别着急推辞,这盒子里不仅有九枚黄芽丹,还有药效详解与各种服用之法。我师父还说了,这九枚黄芽丹成总可以自用,也恰好可调治那蛇妖甄诗蕊所受的内伤,至于该怎么用请成总自己看着办。今日之事是你的功德,希望能善了,也能善结缘法。”

成天乐恍然大悟,先躬身长揖行礼,再接过那盒子道:“多谢石野前辈,多谢游成道友!我明白了,知道该怎么做。”

丹游成还了一礼道:“我的任务已完成,也该告辞了,诸位继续吧!”

成天乐将丹游成送过山脊,穿过密林一直走到采香泾,在路上又问道:“我方才于山中回望之时,看见了你师兄丹紫成向石盟主行礼,也看见白少流庄主与一位高僧结伴而行,请问那位高僧是谁?”

丹游成答道:“芜城九林禅院的法澄大师。那妖孽选的地方偏偏在佛门净土之侧,所以法澄大师也赶来看看情况,他对成总是赞赏有加,此刻已与我师父一起回去了。我师父来此还有另一件事,多少也与成总有关,他将史天一带回了芜城。如果成总今后有事要问史天一的话,可去芜城滨江路一家叫知味楼的饭店,史天一将在那里工作,直到北京八达岭公司的事情查清。”

成天乐惊讶道:“我知道淝水有一座知味楼,是昆仑修行各派的联络之处。原来芜城也有一家叫知味楼的饭店,石盟主竟将史天一安排到那里工作?”

丹游成笑了:“我师父在世间也有营生,知味楼连锁酒店就是他开的。既然张乐道前辈要把史天一带回芜城,也不能关门禁闭,师父就顺势让他到知味楼帮帮忙,也免得天下同道非议。成总身边的妖修不也有人是开饭店的吗,你本人也在饭店打过杂呢!”

成天乐也笑了:“我当年那点破事,原来你们都知道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