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51章、伤其类,游成叹惊群妖

胡卫华低头道:“我已经讲了我的经历,成总,假如您也像我那样长大,也一样能沉住气这么做的。”

成天乐笑了:“说的倒也是,你和她都不是一般人,拥有非常人的经历!……如今事情都过去了,我还有些残局需要收拾,你先回去吧。甄诗蕊还在家中等你,有什么话回头再说,或者你们自己说吧。”

胡卫华告辞之前,忍不住问了句:“成总,您也是妖怪吗?”

成天乐呵呵笑出了声:“不,我不是妖修,就是人间的修士,也就是山野妖修们常说的捉妖师。至于捉妖师是怎么回事,我三言两语也说不清,你还是自己回去问甄诗蕊吧。但今天出手帮忙对付曹邝的,也都是你所说的妖怪,他们是我的朋友、是好人。这世上人与人不一样,妖与妖也不一样,比如那曹邝就是妖怪、而且也是蛇妖!”

当胡卫华走出树林的时候,成天乐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胡卫华,我要告诉你,甄诗蕊并不知道你今天来过、还见到我说了这些,也不知道你清楚她的身份。你从小长大的故事,甄诗蕊并没有告诉我,我只是听你说的。”

胡卫华转身鞠躬道:“成总,这本是我们的私事。我今天说出来,只是为了解释这一切,希望您……”

成天乐赶紧点头道:“人都有自己的私密,与他人无关。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

甄诗蕊与胡卫华告诉成天乐的都是实话,并没有编造什么谎言,从各自的角度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又都隐瞒了其中的一段。

比如甄诗蕊就没有告诉成天乐胡卫华从小长大的经历和那条蟒蛇的故事,因为她以为胡卫华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更不想让胡卫华包括其他人知道这些。至于她和曹邝的谈话,众人都听见了,所以必须要解释清楚,这也就足够了。

而胡卫华所站的角度完全不同,他面对的成天乐是一位懂法术、能识破甄诗蕊身份的高人,所以他要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一位蛇妖,又要和那蛇妖在一起。这一切不仅是用“宁愿”来形容,而是求之不得,他并非是被什么妖法迷惑,更谈不上被妖法所害了。

可胡卫华并不清楚曹邝和甄诗蕊在山中的对话,更不清楚成天乐昨天还站在他家房顶上,所以隐瞒了甄诗蕊与他行双修欲乐之道、极尽缠绵欢爱的事情。这也是他的隐秘,不足与外人道。

倒是成天乐先后把两人不愿意说出来的内容都听全了,了解了完整的经过。这件事如果全说出来倒也够尴尬的,难怪那些高人在胡卫华走来时都装作没看见。他们一定已经查出了什么,但既然成天乐已经在山那边设好埋伏了,那么胡卫华也就交给他去解决了。

斩除曹邝当然是功德一件,但是没必要非得去揭破胡卫华和甄诗蕊的隐秘,甚至还半夜跑到人家房顶上去偷听吧?成天乐也是查错了线索误打误撞,但最终的结果还算是皆大欢喜,否则真成《白蛇传》里的法海了。

对于世上真正的高人来说,斩除曹邝就行了,不必探究甄诗蕊和胡卫华之间的私密。当成天乐走上山脊回望采香泾的时候,那些高人皆已踪影不见,而山那边的众妖正在商量怎么处置曹邝呢。

曹邝已经死透了,还能怎么处置呢?但别忘了成天乐的原计划是拿下他交给李轻水去结案的,如今人是交不成了,但有些证据还是可以收集的。曹邝已经化成碎片的衣物都被捡在一起搜查了一遍,钥匙、钱包还有他的随身法器都被拿了出来,剩下的就是一条伤痕累累半焦糊的大蟒原身了。

见成天乐终于回来了,訾浩将曹邝的钱包、钥匙和法器都交给他道:“那妖孽身上的东西都在这里,该怎么处置?”

成天乐吩咐道:“查出他的住址,我会找李警官商量该怎么办的。”然后又试了试曹邝留下的法宝。那是一根约三尺长、手指粗细的软索,以法力激荡可以抖得笔直,上面还带着鳞片状的细小刃口。它也是一件非常歹毒的凶器,平时很方便随身藏匿,祭出来的时候,既可当短棍也可以当软鞭,不施展法术都能伤人,而且十分诡异防不胜防。如果以御器之道,它还有种种妙用,对于山野妖修而言,也算是难得的法宝了。

成天乐想了想说道:“这妖孽的法宝威力不小,就是有些歹毒,还是让一个厚道人使用才好。”

盛龙插话道:“刘书君还没有什么法宝,但这东西不太适合她。而兑振华大哥也没有趁手的法器,与人斗法时总不能是化出鹿角硬撞吧,不如就留给他。”

褚无用在一旁提醒道:“如何处置,成总自有主张,你就不要乱作安排了。”

盛龙的脾气还像个不太懂事的小孩,颇有点童言无忌。众妖以成天乐为首,该怎么收拾残局当然是成天乐说了算,某些事盛龙就不该乱插嘴,哪怕他是好心。他说出将法宝留给兑振华的话,假如成天乐没这有么做,而是自己留下或者给了别人,岂不是显得成总小气或者偏心?

成天乐倒也没多往心里去,提着软索呵呵一笑道:“嗯,这确实是个好东西,先放在我这里吧。我们今天只为除妖,并非是为了什么法宝而来,天下各派高人都关注着呢!……这妖物的原身该怎么处理呢?肯定是不能留下痕迹的。”

訾浩答道:“我们刚才正在商量这件事呢,要物尽其用,有如此修行的大蟒很难遇见,说不定它的原身会留下一些天材地宝呢,处置得小心点、别损毁了。”

成天乐瞪了他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物尽其用,我明明交代过要留活口,你却给他打死了!”

訾浩嘟囔道:“这等凶徒早就该死,杀了也就杀了,我也没想到他那么不中用。”

成天乐:“我还不知道你的脾气啊,就是为了逞能显手段。我没说他不该死,只是打算让李警官那边结完案再说。”

訾浩:“你打算封了他的神通变化交到警察那里自首吗?但那样就不怕他进去之后乱说话?”

吴贾铭插了一句:“先打成白痴,让他说不了话不就得了?訾浩道友,你今天确实是失手了。”

訾浩低着头小声道:“好吧,是我失手,不该那么逞能。”

黄裳一摆手道:“事情已经出了,以后注意便是。现在怎么处置他的原身呢?该用何种手法,方可尽可能保留各种有用的材料?”

褚无用开玩笑道:“可惜已经焦了,想炖蛇羹都不行了!”

黄裳却很认真地说道:“肉是吃不成了,但这蟒妖应该全身都是宝。你们看看,它身上的鳞片被我们的法力击中、最后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又被訾浩道友的电光劈击,有很多已经焦碎、开裂,但还有不少仍保持完整、甚至光泽更润。

蟒皮也是一样,不少地方被法力洞穿已经焦糊,有些是未受法力攻击之处,但还有的就在焦毁部位的边缘却显得异常坚韧,连花纹都显得更鲜亮了。我们应该仔细拆解,用各种手法去小心祭炼,就算不全是天材地宝,其中也会有不少很有用的材料。”

吴燕青点头附和道:“这蟒妖原身的鳞、皮、筋、骨都要仔细剔下来,用各种法力尝试着祭炼、保存,研究其妙用。”

这时有个声音突然说道:“你们也太过分了吧!这妖孽确实该死,但诸位当着我的面如此肆言怎样收拾一条蛇,我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

声音是从成天乐刚刚走下的山脊方向传来的,成天乐闻言吃了一惊,整片后背的汗毛几乎都竖了起来,因为他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妖气”。从说话者的生机律动特征来看应该也是蛇妖,却与曹邝和甄诗蕊都有微妙的不同,伴随着一种非常危险、令人战栗的感应,当他的神识法力展开之时,竟给成天乐造成一种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又来了一位蛇妖!訾浩等人也感应到了这股强大的危险气息,不约而同的祭出法器在成天乐身后布成了一个半圆形的阵式。这是成天乐所传的另一种阵法叫聚气弧光阵,没有四神十二时大阵那么神妙,就是面对敌人相斗时共同进退的。

成天乐转过身来,只见山脊上走下来一个人。他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穿着深褐色的中装,领口和袖口衬着鲜红的镶边,双目清澈却极有穿透力,形容略显消瘦,身形步履显得异常轻健,面容很清秀并不像其气息那样令人感觉到阴森凶险,手中还捧着一个木匣。

来者见众妖严阵以待,轻轻摇了摇头收起那强大的气息道:“诸位不必紧张,我并无恶意,是奉家师之命来找成总交代几句话的。我叫丹游成、三梦宗弟子,丹紫成是我的师兄,诸位应该都见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