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49章、玄童子,卫蕊默书诗华

甄诗蕊在红尘中结识了一个叫胡卫华的人,他们一起来到苏州、发展各自的事业。那胡卫华先天生机健旺,后天神气完足,是适合行借体双修之道的外炉鼎,而他也一直在追求她。甄诗蕊对胡卫华有情,可她自知身份这些年一直在婉拒,但两人的关系却十分亲近、始终不离不弃,就连住都住在对门。

可是不久前一件意外使一切发生了改变,另一位蛇妖曹邝看破了甄诗蕊的身份而上门相逼,两人一番激斗两败俱伤。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从她与曹邝的对话中也能听明白。正因为成天乐等人已经听见了她与曹邝的对话,甄诗蕊也不好隐瞒她与胡卫华之间的事情,只是解说得尽量隐晦,低着头满脸羞红。

成天乐其实已经心中有数,这种尴尬事也不便详细追问什么,待甄诗蕊说完之后他点了点头道:“甄老板,事情的经过我大概已经清楚,还有一件事情要向你道歉。不瞒你说,我是在市井中偶然发现胡卫华的气息不对,顺着这条线索查到了你,差点还误会你是那作乱的妖孽……如今真相大白,真正的凶徒已伏诛,也是皆大欢喜。”

甄诗蕊早就知道成天乐有修为在身,但她并未说破自己的身份,这也是很自然的。对她这种混迹人群的妖修而言,出身来历是绝对的隐秘,当然不想让人察知,尤其是不想让胡卫华知道,一旦说出去就难免走漏风声。

成天乐后来又见过甄诗蕊,但她掩饰得非常好,就连成天乐都没察觉,更别提其他人了,要不是碰见出身同类的妖修曹邝,恐怕没有人能发现她的破绽。甄诗蕊多少也了解张潇潇与南宫玥的妖修身份,她并没有点破,反而在言语中给过她们不少暗示与指点。

如今一切真相大白,甄诗蕊很惭愧地说道:“成总,直到今天我见到您与各位同道,才真正了解您的所作所为,实在应该早点对您说出实情。很抱歉,我曾经多有顾忌,不欲对任何人谈起。”

惯用成语的訾浩此刻插话道:“甄老板啊,你没有表明身份,也是妖之常情,当然无可厚非。今天既然露了相,你清楚了成总聚集众位妖修同道的所作所为,以后也就不必忌惮什么了。刚才我们布阵对付那妖孽的情形,你也看见了,那是成总所传的四神十二时大阵。

如果阵枢不完整的话总有破绽,刚才就差点让曹邝逃掉了,幸亏我在阵外补了一击。今日虽然曹邝伏诛,解了甄老板你的危局,但人间仍会有妖孽作乱。你如果有心又有时间的话,不妨找机会与众同道一起演练此阵法,将来再有类似事端,也好合力结阵出手,使此大阵破绽更小。”

成天乐轻轻瞪了訾浩一眼,他听出訾浩是什么意思了,是在趁机拉拢甄诗蕊效力,希望成天乐所聚集的这个“门派”越壮大越好。甄诗蕊当然也听懂了,赶紧答道:“成总率诸位同道行此义举,又救了我的命。今后若有事差遣,怎敢不尽力?多谢訾浩道友提醒,身为山野妖修,今后我还要多谢成总的指点。”

訾浩开心地笑了。而成天乐说道:“这些事都好说,甄老板身上还有伤,今天就先请回去休息调养吧,这里的残局就交给我们收拾。”

甄诗蕊看了看刚才激斗的那片空地,又向成天乐行礼拜谢道:“再谢成总之恩,只是方才那妖孽说胡卫华也会来……”

成天乐摆手打断她的话道:“如果那曹邝是骗你的呢?就算胡卫华来了,我也不会让他看见这些的。那妖孽故意引他前来,本就不怀好意,如今妖孽伏诛此地已太平,就算他来了也没什么。反而是甄老板不必留在此地,真让他碰见了倒要多费功夫解释,还是先回去休息、在家里等他吧。”

甄诗蕊一听这话也有道理,便起身先行告辞。她也不清楚曹邝所言是不是真的,假如曹邝真把胡卫华引来,她也不想在这种场合碰见他,说不定还可能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胡卫华若来了,看见的只是空旷山野而已,可能会认为是有人恶作剧,也免得甄诗蕊多解释什么。她却不清楚,胡卫华此时已经被成天乐定住身形,就在山那边的灌木丛中。

……

胡卫华浑身缠绕着几道如电光凝结的长丝,浑身发麻动弹不得,就连气息都好似被锁住了,眼睛能看得见周围的景物,却说不出话来。他不知等了多久,突然透过丛丛树影的间隙,看见甄诗蕊的身影走过了不远处的山脊。成天乐率领一群人拱手相送,甄诗蕊行礼拜谢态度异常恭敬,还说了几句“多谢今日救命之恩,众位义举令人感佩”之类的话。

胡卫华听在耳中很是疑惑,但也隐约明白了什么。甄诗蕊以为胡卫华并不清楚她的身份来历,但胡卫华所知道的、却比甄诗蕊所以为的要多得多。

看着甄诗蕊从林外小路上离去,訾浩与众妖也回到了山脊那边。只有成天乐一人进入树林,又来到灌木丛中轻轻一弹指,束缚胡卫华身形的蓝色电丝消失了,他的感觉又恢复了正常。

成天乐从地上捡起那支电击枪,扔还给胡卫华道:“不好意思,刚才山那边有人打架,我怕误伤你,所以先把你拦住。你是为甄诗蕊来的吧?现在已无事,她平安回去了,你也看见了吧?”

胡卫华下意识地接过电击枪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究竟都是什么人?难道和诗蕊一样,都有传说中的神通变化吗?刚才是我误会了,原来你不是那凶徒一伙,我差点伤到了你,很抱歉!”

成天乐摆了摆手道:“道歉就不必了,你误会我很正常,就算我遇到刚才那种状况也会动手的。只不过我小看你了,差点就中了你的暗算,真是让我有点佩服啊!但现在不该是你问我什么,你也看出来我是在帮谁了吧?今天是你来到山中突然暗算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应该先解释清楚!我也告诉你,甄诗蕊的身份以及她与你的关系,我都已经知道了。”

胡卫华叹息一声道:“原来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对你讲讲我的故事吧,听完之后你就会明白的。这一切不怨她,都是因为我……”

胡卫华对成天乐讲了一段甄诗蕊刚才根本没提的往事,令成天乐是目瞪口呆,因为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只知道她是蛇妖,可你清不清楚,我就是被一条蟒蛇养大的……”

在滇缅边境,东南亚以及中国云南一带山区,有一种可能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传统习俗——驯养蟒蛇照顾婴幼儿,这种蟒蛇是亚洲黑尾蟒。亚洲黑尾蟒性情温顺、智商很高可通人性。与其他的蛇类不同的是,它还保留着一对尚未完全退化的后肢,身上有漂亮的云状花纹,现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

在滇缅山区,气候湿润、毒虫猛兽很多,由大蟒照顾孩子很合适。它们既性情温顺,而且也能驱离各种可能碰到的蛇虫野兽。

胡卫华自从记事开始,就是一条蟒蛇在照顾他,至于之前的记忆是一片空白,因为那时候他还很小很小、刚刚学会走路而已。他是云南山区的孩子,所生活的村庄就在绵绵的大山脚下。其实那里原有两个相邻的山村,但胡卫华出生的那个村庄,从他记事时起就已经不存在了。他所住的那栋竹楼,是村子里唯一保留下来的一栋建筑,紧挨着另一个村庄。

后来他才知道,那里曾发生过一场轻微的地震,却引起了大面积的山体滑坡,几乎将整个山村完全深埋,幸存的只有一栋竹楼和一个孩子。孩子当然不知道蟒蛇的来历,与蟒蛇相处就是那么自然而然。

邻村的其他人也感到惊讶,这孩子是怎么在这场变故中活下来的?而且过了很长时间才被人发现,他的生命力真是旺盛!在那深山里,胡卫华也多亏了村民的接济照顾才能长大,但他并没有去别人家,仍然住在那座竹楼里。因为有一条大蟒每天都在照护他,不仅夜里守在身边,白天还会捕猎带回一些野物。

胡卫华刚开始还不会生火做饭,他就把这些野物拿给其他的村民,肉可以吃、毛皮也可以变卖,而他的吃穿都是百家衣饭。后来渐渐长大了,他学会了自己做很多事情,这样的孩子必然自立很早,但因为无人看管,平时也喜欢在山野中乱跑,说不定就会遇到什么危险。也幸亏有那条大蟒跟着他,常常在各种意外状况下突然出现。

那里原先是贫困山区,人们的生活十分简朴,而民风也非常淳朴甚至原始,对有人在家中豢养蟒蛇并不会感到太惊奇。但是那条蟒蛇却与一般的家养蟒蛇不太一样,除了胡卫华之外,它并不愿意见到其他人,总是适时回避不露面。

那里最有价值的经济作物是茶叶,因为地形和气候适合高品质的岩茶生长,当地很多山民都是采茶、制茶、品茶的高手。可是因为历史上素来交通闭塞,这些茶只是自采自制自饮而已。到了后来使山民们得以致富的也是茶叶,因为公路修到了附近,高品质的原生态好茶价格也越炒越高。

除了擅于采茶制茶之外,此地的山民还精通传统的乐器,大多能歌善舞,很有一种原生态的艺术天赋与审美情趣,胡卫华和那条蟒蛇就生活在这样一种环境中。时代在发展,山村的面貌渐渐在改变,胡卫华也渐渐长大。他是在全国人口普查时才落了户口,也幸亏国家落实义务教育政策,他才能上学。

少年时的胡卫华已经是一位优秀的猎人,他有一个非常好的帮手就是那大蟒。蟒蛇会蜕皮,每蜕一次皮会显得越来越年轻,仿佛更加充满活力。它平时看似温顺,其实也非常凶猛,比一般的大蟒要厉害得多,山中的各种野兽几乎都能轻松擒住,而且还是活捉。

竹楼经过多次修葺,胡卫华一直住在那里,后来他去十几里外的镇上读中学,每天会走很远的路来回。有时候他回来得挺晚天都黑了,蟒蛇就会从山路上出现,假如此时有别人的话,大蟒又会潜到路边的密林中。

胡卫华并不知道自己确切的年纪和生日,他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是人口普查时村民估摸着给他填的。按照这个年龄,到了他十八岁的时候,终于要离开山村去上大学了。远在几千里之外的都市,自然不像这里的深山能让蟒蛇随意出没,大学宿舍也不能养这样的大型宠物,更何况那里并不是蟒蛇适合生存的气候环境。

胡卫华便告诉蟒蛇,他要去外地读书,放寒暑假才能回来,要它好好照顾与保护自己、躲在深山中不要被人发现。蟒蛇能听懂他的话。

读大学期间,胡卫华每个寒暑假都会回到山村,而那蟒蛇也都会从深山中回到竹楼,它那漂亮的云缎花纹显得越来越靓丽了。直到假期结束胡卫华回到学校,蟒蛇才会离开竹楼进入深山。

就在胡卫华大学四年级上学期即将放寒假之前,有一天他在学校里做了一个很奇异甚至是荒诞的梦。那条蟒蛇到学校来看他了,他从楼下一直把它接到了宿舍中。他住的是一间有很多人的大寝室、正对着门的下铺。蟒蛇来之后,他在自己床上拉好帘子让蟒蛇休息;到了晚上,那条蟒蛇就缠绕着他一起睡去。

现实中当然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条大蟒怎么会在校园里如此招摇呢?而其他人看见这条蟒蛇反应却很自然!但既然是梦境嘛,总有离奇之处。

也就是在即将毕业前的这一年寒假,胡卫华回到山村,而蟒蛇却没有再来。胡卫华在深山里呼唤了很久,还取出短笛四处吹奏,但蟒蛇始终没有再出现。这里的山民爱好音乐,擅长演奏各种传统乐器,但胡卫华却缺少音乐方面的天赋,只会用短笛吹奏简单的旋律而已。这支短笛从他记事时起就放在床边伸手可拿到的位置,多年抚摩,表面已晶莹如玉。

不知为什么,虽然蟒蛇没有现身,胡卫华却能感觉到它就在山中、也能听见他的笛声,却因为某种原因不再见他。也许是因为他即将毕业要离开山村了、不再需要它的照顾,也许是因为那蟒蛇本就属于广阔的山野,胡卫华最终失望而去。

大学毕业后胡卫华先后在上海与苏州工作,成了一名电子工程师,强电和弱电都是他的专长,积累了几年工作经验和资金之后,他打算自己开一家电子商行。在这几年里,他每逢长假都要回到山村里,吹响短笛寻找那条蟒蛇。他总是觉得它是能够听见的,也知道它不会再出现,但就是要吹给它听。就是在这时,他遇见了甄诗蕊。

那一天,胡卫华在深山中转了很久,穿过山脚下的一片茶园走回竹楼时还在吹奏短笛。从小到大,他只会吹奏这么一首很简单的曲子。这时他突然听见一阵悠扬的琴声,琴弦拨响与他的笛声相和,那简单的旋律竟似与周围的山川气韵相融,显得是那么动听。

胡卫华吃了一惊,因为琴声是从他家的竹楼上传来的。他赶紧来到竹楼前,抬头看见了甄诗蕊——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甄诗蕊穿着一件轻柔贴身的长裙,上面有着美丽的流云状花纹,坐在竹楼中向外挑出的凉台上正弹奏古琴。不知为什么,他第一眼看到她,就似被琴声拨动了心弦。她不仅是那么美、那么的娇艳、那么的妩媚动人,而且感觉是无比的熟悉,就像找寻多年的期盼。

胡卫华抬头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甄诗蕊止住琴声,神情有些羞怯地答道:“我是学音乐的,听说这里原生态的传统音乐很动听,慕名来采风;也听说这个山村出产的茶叶非常好,我正打算在苏州开一家茶室,顺道也来考察考察。这片山坡上的茶园非常美,旁边只有这么一座竹楼,看上去像是没有人住的样子。我听见你在山中吹笛,就忍不住坐在这里抚琴应和,打扰你了吗?”

胡卫华摇头道:“打扰倒是没有,但这座竹楼就是我家,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的。”

甄诗蕊赶紧起身道:“哦,原来是回家了。”

他们就是这么认识的,恰好甄诗蕊要在苏州开茶室,就结伴去了苏州。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胡卫华怎能不动心?他觉得自己与甄诗蕊就是天生的一对,两人之间甚至有奇异的感应,哪怕身心微妙的反应仿佛彼此都能感受到。

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胡卫华并不清楚甄诗蕊的身份来历,这超出了他的想象力,根本就不可能往这方面去联想,甄诗蕊也一直没有点破什么。胡卫华每年还要回到山村,坐在竹楼凉台上对着深山吹笛、让那条大蟒听。

他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那条蟒蛇已经不在山里,但目光却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他,感觉就是感觉,根本无法形容清楚。而甄诗蕊就在身边默默地看着他,轻轻抚动着琴弦,脸颊上隐约有两抹羞红,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却什么话都不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