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48章、陷重围,飞天遁地无门

假如成天乐真想动手,就不会让胡卫华有机会将电击枪从包里掏出来。这支电击枪应该是胡卫华自制的,威力比警用电棒可要大多了,弧形的电火花向外散射隔空就可以将人击倒,两根尖刺状的电极还可以插入身体伤人。成天乐再大的本事,血肉之躯恐怕也扛不住高压电击,若他是妖修被那两根电极插入身体的话,非得被当场打回原形不可。

胡卫华显然是有备而来,而且出手相当坚决。幸亏成天乐专门修炼过电光神通,而且手腕上恰好戴着由电光精华穿成的那串飞电石,他知道胡卫华定是有所误会,又不欲伤人,猝不及防间只能向树丛中飞退。胡卫华的反应也非常敏捷,哪能让拦路的“坏蛋”跑掉,握着电击枪奋起直追。

飞退中的成天乐一扬手,涟漪般幽蓝的电丝祭出,正击在那乱闪的电弧上,然后树丛中就似炸开了一张闪着光的大网。胡卫华惊讶的发现电击枪发出的电弧竟然失去了控制,炸开的几道丝状电光竟向自己反卷而至,紧接着就感到全身一麻、动弹不得,保持着前冲的姿势被定在了一片茂盛的灌木丛中,身上还缠绕着几道仿佛是凝成实质的电光之丝。

而成天乐已越出树丛翻过山脊而去,就这么把胡卫华留在了林中。成天乐离去是因为山那边的斗法已经结束,过程就是这么快,但想想也不意外,因为空地周围埋伏着那么多妖修,大家是一起动手的。

……

甄诗蕊向曹邝发出了蓄势已久的一击,她的动作非常隐蔽,手鼓上的六串金铃同时激荡却听不见一点声音,林间的空气仿佛都在震荡收缩,光影扭曲一片模糊。这是一种人耳听不见的音波攻击,从四面八方汇聚向一点,可以将坚韧的物体从内部深处震得粉碎。

伴随无声的音波冲击,甄诗蕊左手高举起手鼓,右手在鼓面上轻轻一击。她的动作并不快,显得妖娆动人之极,好像双手在头顶上方捧起什么东西,原地微微一扭腰,就似一座造型极美的雕塑。纤纤素手击在鼓面上,一道摄魂之音发出,令人的心神不禁为之一窒,恰好在那无声的音波攻击汇聚爆发之时。

无声化作了有声,爆发出一片如惊涛骇浪拍击般的轰鸣,曹邝脚边的碎石都炸成了碎末。这一击的威力非常强大,曹邝想硬接下来也绝不轻松,他的神情非常凝重,脑门上的青筋都在乱跳,手中的软索在急剧的震颤,发出“滋滋”的声音,一道黑色的光幕护住周身,口中却冷笑道:“你想速战速决,可惜……”

他想说可惜什么,可惜已经没人能听见了,因为他的话紧接着变成了一声惨叫。随着无声音波冲击的突然爆发,空地周围有好几道攻击汇聚而来,所有的力量仿佛合成一体。有飞舞的白丝化成一束光芒、有冲击元神的震吼在空中化出了透明的风刃、也有中规中矩但威力极大的一道碧光、更有如烟如电的透明飞梭、还有凝炼的金光带着雾气袭至。

既然甄诗蕊与曹邝已经动手了,訾浩也命令群妖一起出手。曹邝原以为自己只是面对甄诗蕊的一击,却没想到挨了一阵乱枪啊!群妖所施展的法术都是成天乐所授的“姑苏画中烟”,根据燕山宗独门绝技“寒山伤心碧”演化而来,却适合妖修施展,并根据天赋神通的不同各有巧妙,看上去真是如画如烟变幻莫测。就算燕山宗掌门欧阳海亲至,假如不是站在阵中直接对面相斗,恐怕也认不出来了。

成天乐自从深夜遭遇韦勿言袭击险些送命之后,再与人相斗都十分谨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皆务求万无一失,就算不亲自出手,也不希望麾下的妖修受伤。那曹邝也是度过风邪劫的大妖,与黄裳、吴燕青、褚无用等修为境界相当。若是无人指点的山野妖修,巨蟒的原身强悍,天赋神通强大,黄裳等妖还会畏惧几分。

但众妖得到了成天乐的传承法诀与独门法术指点,并结成了四神十二时大阵出手。黄裳、吴燕青的法力神通如今比曹邝只强不弱,褚无用至少与之相当,再加上吴贾铭、盛龙,将攻击法力合为一体,相当于煎一个荷包蛋却摆出了做满汉全席的架势,那曹邝如何消受得起。

曹邝对付甄诗蕊的攻击已需尽全力,结果众妖突然发难,只听一声惨叫,他全身的衣物都化成了碎片,满天蟒鳞乱飞,就见一条伤痕累累的巨蟒如痉挛般挣扎着腾空而起,向后方的树林飞窜而去。它当场被打回了原形而且身受重伤,吓得魂飞魄散,连想都来不及多想,仗着强悍的原身企图突围而去,此刻什么坏主意都忘到九霄云外了,一心只顾逃命。

四神十二时大阵理论上最少三个人就可以布成,但如果十二个阵枢不完整的话总有破绽,合力出手时虽然威力强大,但也容易暴露出可逃避的方位,上次在宁波布阵捉拿金线鼠盛龙就险些让盛龙给冲了出去。所以要在阵外留一人掠阵,訾浩充当的就是这个角色。

那大蟒刚刚飞冲而起,就见一道电光霹雳飞射而至,击在蟒身上荡起一道道丝丝乱窜的电蛇,并伴随着爆裂之声。大蟒从半空重重地摔落在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焦糊味,訾浩有点傻眼了,他没想到自己这一击的威力如此巨大,竟将那妖孽当场格杀!

假如换做平常状态下,曹邝强悍的原身经受这一击也不至于送命,但他今天本就有伤在身,又挨了刚才那一下已经是半死不活了,只是奋起全部的余力逃窜,哪里还能受得了訾浩借助电灵鞭施展的“姑苏画中烟”。最后那根稻草也能压死骆驼,更何况砸下来的是一块巨石呢?

訾浩见群妖施展法术那么威风,也起了逞能之心,总不能显得自己比别人弱吧?他原本很轻松就能拦下曹邝,就算让曹邝逃进树林仍然是手到擒来。可是他一出手就把曹邝当场打死了,而成天乐的吩咐是留活口、封印神通变化交给警方,好让李轻水结案,所以訾浩发出威风凛凛的一击后有点傻眼了。

众妖也同样有些傻眼,假如不是为了留下活口,他们刚才就能把曹邝给杀了,哪还能让他飞蹿出阵外。此刻訾浩补了一枪,却失手把这妖孽给打死了,该怎么向成总交差呢?

最傻眼的当然还是甄诗蕊,她和曹邝说了半天废话,就是为了蓄积力量发出最强一击,但听说胡卫华也会来到这里便立刻出手了。她原以为会有一番惨烈的激斗,已经抱定了玉碎之心,却没想到周围突然冒出来这么多“高手”,那妖孽连话都没来得及多说一句就当场死透了!

众妖与訾浩出手之后已显身形走了出来,曹邝则扭曲着血肉模糊的原身躺在山林的边缘。甄诗蕊只认出了吴贾铭,而其他人都是生面孔,她呆立在原地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时高坡上有个声音说道:“甄老板,不好意思!我与众位道友追查近日在苏州一带作恶的妖孽,终于发现了那凶徒的行踪。没想到今天会在灵岩山撞到这一幕,我们合力将此凶徒斩除,也算是大功德一件。”

几句话将事情揭过,也没有当着甄诗蕊的面追究訾浩失手未留下活口的事情,随着话声,成天乐走下了山脊。甄诗蕊回过神来赶紧行礼道:“成总,原来是您!我早知南宫妹子和张潇潇是妖修,她们很可能是您的手下,而这位吴贾铭道友后来也成了您的手下。其余诸位我却是第一次见面。今天幸亏有您出手,不仅铲除了凶徒,也救了我一命!”

成天乐问道:“甄老板,你早就知道我有修为在身吗?”

甄诗蕊点头答道:“是的,早在您认识我之前,我就见过您。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那是三年前在苏州动物园,您当时看见的是我的原身、一条蟒蛇。刚才我与曹邝的话想必诸位已经听见,我也不必再隐瞒什么,我与那曹邝一样都是蛇妖……”

当甄诗蕊详说情由的时候,已经是和众妖通名见礼完毕,坐在了空地边的林中。既然发生了今天的事情,成天乐率领众妖斩杀曹邝救了她,她当然要把来龙去脉解释清楚。成天乐确实早就见过甄诗蕊的原身,就是苏州动物园中那曾引起他的注意、后来又离奇失踪的大蟒。当时成天乐曾以神识查探过那蟒蛇,让甄诗蕊感应到了,从那时起就知道他是一位人间的“捉妖师”。

甄诗蕊当时是度风邪劫出了点差错,不慎受了内伤在野外显出原身,这才被人发现送到了苏州动物园,当她伤势有所恢复之后,自然就设法离开了。她坦承自己是一位化为人形混迹红尘的妖修,有天赋神通擅吸取人的生机元气,但从未滥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