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47章、穿林峦,如入无人之境

胡卫华怎么会来得这么巧呢?今天凌晨甄诗蕊起床出门的时候,分明没有惊醒他,就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去了哪里、要做什么,而胡卫华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林间空地上的气氛已是剑拔弩张,随时可能爆发一场妖修间的激斗,当然不能波及旁人,甚至连看都不能让胡卫华看见,决不能让他走过这道山脊。成天乐站在这里警戒四周,就是为了防止出现诸如此类的意外状况,可是面对胡卫华让他说什么好呢、又凭什么拦住人家呢?这倒是一件挺为难的事。

就是在这时,成天乐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看见了张乐道与史天一。那两人正在采香泾旁看清溪流水,有几只长着一对长螯的河虾在水底招摇,意趣生动风光悠然,他们竟似看出神了。居然有游客出现在这里,胡卫华从他们身后走过的时候,不禁用狐疑的眼光打量着两人的背影。

张乐道背对着胡卫华不动声色,史天一有点忍不住想转过头去,张乐道却悄悄拉了他的袖子一下、暗示他别管闲事,而胡卫华就这么走过去了。这下轮到成天乐纳闷了,张乐道不是说来帮忙的吗,此刻为什么不拦住胡卫华,他们在干什么呢?还有艾颂扬也是与张乐道他们一起来的,此刻到哪儿去了?

成天乐又朝着穿过密林走向山脊的小路上仔细观望,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本以为空旷无人的山林中不知何时来了不少人,他们就像是无声无息间突然冒出来的,成天乐竟毫无察觉!只见采香泾这端的树林边缘,有一人背朝小路正在往树上看,居然是三梦宗大弟子丹紫成。

丹紫成应该看见胡卫华走过来了,却转过身掏出一个弹弓向树梢上张望,装出要打鸟的样子,根本没理会胡卫华。胡卫华走到林边也没听见有鸟叫,却看见一个人提着弹弓在找鸟、找着找着就走进树林了。他有些惊疑不定,但还是脚步匆匆继续前行。

前走不远,林中路边有一块紫色的石头,周围有花树簇拥,石头上坐着一名中年男子,神色平和气度雍容;此人身边还有一位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侍立。胡卫华走过去的时候,那中年男子却从石头上转过身,指着花树与身边的年轻人好像在赏花,故意没有和胡卫华打照面。

当胡卫华走过去之后,那两人才转回身来看着他在林间若隐若现的背影。这时丹紫成已经收起弹弓走出对面的树林来到小路上,向着那中年男子规规矩矩的下拜行礼。那中年男子坐着没动,很自然的摆了摆手让丹紫成起身。

看丹紫成异常恭谨的样子,那中年男子定是他的师门尊长,成天乐不禁吃了一惊,在心中暗暗猜疑——那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昆仑盟主、三梦宗掌门石野?假如真是石盟主,他来这里干什么、他身边的另一位年轻人又是谁呢?

胡卫华继续前行,一路见到这些人已经有点见怪不怪了,也许山这边就是有游人经常来往的地方呢,而他的目的地在山脊那边的深野中。胡卫华已经走到山坡下,成天乐突然发现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山脚居然也站着两个人。那里已在成天乐的元神外景笼罩范围之内,但他刚才也没察觉,直到此刻才看见,其中一人竟然还很熟——就是白少流。

从山脊上望去距离已经很近,树影婆娑间,白少流与一名眉毛雪白却满脸天真的老和尚并肩而立。一阵风吹来,成天乐还听见了细碎的话语声,是那老和尚说的:“贫僧的大师兄就叫法海,却和《白蛇传》没关系,贫僧也不想撞破这种尴尬事。既然成总插手了,就让他管到底吧,那是他的缘法。”

成天乐不认识那个老和尚,也没太听懂他在说什么,但今天这么多高人出现在灵岩山肯定不是约好了来郊游的,应该是听说了苏州发生的事情赶来的。曹邝以妖术连害三条人命,放之天下说大似乎不太大,连当地的新闻都没报道;但说小绝对不小,已经成为惊动公安系统内部的特大恶性案件。

成天乐在苏州一带聚集妖修,本已是引人疑忌之举,前不久听涛山庄与各派联名发了一封“表扬信”,褒扬成天乐的义举,等于将他推上前台、吸引了天下各派的关注。然而紧接着苏州就出了这档子事,人们难免会猜疑到成天乐身边的妖修,假如真出了什么岔子而成天乐又没处理好,那么被打脸的恐怕不止是一个人。

所以白少流甚至昆仑盟主石野都会亲自来到苏州,仔细想想这并不令人意外。昨天艾颂扬已经把相关消息禀报了听涛山庄、也告诉了来访的张乐道,而今天这几位高人在第一时间就赶到了。

眼看着胡卫华就要走上山坡,白少流与老和尚明明可以拦住他的,却一转身走进树林像是研究花草去了,也是连个照面都没打。成天乐有点看不明白了,这些高人既然已经赶到此地,说不定还是飞天而来,应该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山脊那边是什么状况,为什么不顺手拦住胡卫华呢?让他这一路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胡卫华一路走来所遇到的这些人,个个身怀大神通手段甚至有通天彻地之能,却在他面前纷纷退避,胡卫华甚至连谁长什么样都没看清。假如是不清楚状况的人看见这一幕,恐怕会惊叹此人到底有多大的来头啊?放眼天下,谁能有这种威风!

谁都不拦,眼看胡卫华就要走上山脊,成天乐却无论如何不能装作看不见了,只有硬着头皮向下走了七步,恰好在两片茂盛的树丛间挡住胡卫华的去路,这个距离也刚刚能在元神中继续关注山脊那边的动静。

胡卫华正往前走呢,冷不丁前方山路上出现了一个人,低声喝道:“请留步!前面不能过去!”

胡卫华停住脚步、解下背包,两眼盯着成天乐、瞳孔在收缩,用平静的有点压抑的声音问道:“是你?”

成天乐微微一怔:“你认识我?”

胡卫华答道:“三年前你来我的店里卖过两张购物卡,两天前你又到我的店里故意找售货员吵架,看来是早有预谋!今天在这里拦住我又是为了什么?这山、这路又不是你家的!”

成天乐吃了一惊,暗道这胡卫华的记性可真好!两天前的事情也就罢了,可三年前打过的一次交道,再见面时他居然还能想起来,真是不简单啊。但山脊那边的情况恰在此时发生了突变,成天乐也来不及多说什么,只得无奈的板着脸道:“对不起,我是打劫的,把你兜里、包里值钱的东西都掏出来!”

胡卫华露出惊惧之色:“原来你果然和那人是一伙的!”他边说话边从背包里往外掏东西,样子好像很配合。

若在平常情况下,成天乐应该能感应到危险,他所习练的妖修之法就伴随着一种本能的直觉,但此刻心神完全被山脊那边的变故吸引了,而且也没把胡卫华当回事。只见胡卫华掏包的动作刚开始很自然毫无异状,却突然左手一松背包落地,右手握着一根冒着丝丝电火花的东西,箭步跃起朝成天乐直击而至!

此物像是一根黑色的手电筒,前段突起两个蛇牙状的尖刺应是电极,开关一打开,蓝色的电弧向前激出有一尺多远,竟是一支自制的高压电击枪。与此同时,成天乐的元神中听见了一阵法力激荡的轰鸣。

元神中的轰鸣回荡当然不是来自面前的电击枪,而是山脊那边终于开斗了。说来也巧,隔着一道山脊,甄诗蕊与胡卫华虽然看不见彼此,却仿佛就似有着奇异的感应,两人是同时动手的!

……

山脊两边的事情是同时发生的,胡卫华走来的时候,甄诗蕊正在林间空地上与曹邝对峙。发现曹邝的伤势竟然比自己恢复得更快,一度变色的甄诗蕊反而平静下来,淡淡地说道:“如此,你就更该死了!我可能不是你的对手,但也绝不会让你如愿。我很了解你的神通手段,让我献上玄丹是想都别想。你的伤势就算恢复得更快,我也足以与你一斗,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就算最终敌不过你,我自毁玄丹也足以重创于你,你什么都不会得到!就算你能保住一条命又怎样?届时也会玄丹受损元气大伤,原身无法化为人形走出这座灵岩山,而这里可不是蟒蛇能生存的地方,何况是一条受伤的大蟒。你能否度过这个冬天都难说,更别提恢复修为再去害人了!”

曹邝的神情变得冷峻起来:“你这是在恐吓我吗?”

甄诗蕊冷冷答道:“你不该以他的性命要挟我,我怎会给你那样的机会!”

曹邝突然得意地笑了:“我已经通知你那位小面首,告诉他我们今天正午要在这里幽会,他一定会来看的!如果他在这里,就算我受了伤他也不能幸免,只会亲眼看见你自毁玄丹后的原身与下场,你那么做又有什么意义?你为了他来威胁我,可是没想到我早就有准备吧?

你此刻回心转意还不迟,我可以答应放过他,否则就算你拼了性命也一样救不了他,届时我是非杀他不可了!我知道你在蓄积法力企图发出最强一击,而我一直在陪你废话,就是为了等他送上门来。现在时间差不多正好,你回头看一眼,说不定就能看见他正走过来。”

甄诗蕊听闻此语花容失色,却没有回头去看,而是在曹邝笑得正得意时陡然动手,发出了蓄势已久的最强一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