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46章、采香泾,蛇媚惜与妖娆

让訾浩指挥法阵有一个最方便的地方,就是訾浩可以在元神中向众妖传令,而不惊动那两位蛇妖。众妖也得到了吩咐,待会儿动手要拿下的对象变了,不是甄诗蕊而是刚出现的那人,但是先不着急,且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只见那曹邝在甄诗蕊对面二十米左右站定,从袖里抽出一根约三尺长缠绕在臂上的软索,瞬间在空中抖得笔直。他的神情有些淫邪、语气有些猥琐:“美人蛇,我当然着急啦,都已经迫不及待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你终于还是逃不脱我的手心。我给了你两个选择,要么为我的双修炉鼎、要么献上你的妖丹,考虑好了没有?今天这么着急就来了,看来也是等不及投怀送抱吧。”

甄诗蕊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冷冷地反问道:“曹邝,你就那么肯定能吃定我吗?我等自悟修行殊不易,出身同类更是难得,你何苦要同类相残呢?今日不是你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而是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收回歹心莫再有恶念,否则你走不出这片山谷!”

曹邝笑了:“美人蛇,你的口气未免太大了!”

甄诗蕊:“你我的神通手段彼此都很了解,你的修为法力也并不比我强多少,上次相斗是两败俱伤。今天就算我敌不过你,来到这里就已抱着玉碎之心!”

曹邝的笑容更加淫邪:“你的伤势好像恢复了不少,很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啊!你口口声声无害人之心,难道最终还是吸取了胡卫华的生机元气?他确实是不错的炉鼎,但你又何苦弃金玉而取瓦缶呢?你我身为同类妖修,天赋神通相合,能在这人世间相遇是天赐之缘,行那欲乐双修之道,还有比你我更合适的吗?”

甄诗蕊的脸色不禁微微一红,随即眼中又是一片寒光:“若不是你相逼未遂,竟拿他的性命威胁于我,我也不至于如此着急恢复伤势。不要把他人都想得如你那般不堪,他待我之心,你这种人不可能理解,我们的关系你也不可能清楚。我自知身份想尽各种办法婉拒回避,终于还是决定遂了他的心愿,这也是为了让你再也无法相逼于我、加害于他,如今我已无憾!”

曹邝讥讽道:“原来你终究还是以外炉鼎欲乐之法,让那小面首尝了甜头,借他的生机元气疗伤。这又何苦呢,我们本不必两败俱伤,而可同享欲乐大道。你是想欺我伤势更重,要趁机下毒手吗?我的美人蛇,你难道没看出来吗,我的伤势恢复得比你更快!”

甄诗蕊:“你……?这怎么可能!”

曹邝一脸阴狠道:“这怎么不可能?别忘了我有与你一样的天赋神通,只会比你更强!”

甄诗蕊终于变色道:“你为了尽快恢复伤势,居然做出了那万劫不复之事?”

曹邝冷笑道:“什么叫万劫不复?别忘了我们生来就是妖!你不是也做了自己一直宣称不会做的事情吗?若不是先天生机健旺、后天神气完足之人难寻,又怕被那些捉妖师察觉,以我的天赋神通又怎会错过机会!我比你走运,接连找到了三个合适施展天赋神通秘法的人,拼着不能完全炼化吸收那些生元,也要暂时使伤势恢复更快,就是为了今天与你的约会。

还是那番话,今天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发愿为我的双修炉鼎、同修无上欲乐之道,这样则两全其美。要么自愿献上玄丹,让我以天赋神通吸取你修行凝炼的神气,这种事情当然是自愿最方便,如果是这样我还可以留你一条性命,让你以原身继续修炼,若侥幸不死说不定还有重新凝炼玄丹的机会。不然的话,你自己知道下场!”

……

远处的成天乐听到了这番谈话,已然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有些细节还没太听懂,不禁暗暗感慨——妖修超脱族类本已是难得的机缘,出身同一族类、天赋神通相同的妖修能在人世间偶遇更是难得。

对于它们来说,最擅长分辨的就是同一族类妖修的气息,若是修为相当,恐怕谁也难以瞒过谁。曹邝遇见了甄诗蕊、欲与她行双修之道遭拒,竟起了同类相残之心。想想世间众人不也是同一族类吗,那为恶之人自古就是在同类相残。

难怪很多山野妖修不仅忌惮传说中的捉妖师,也忌惮被同类或世上其他妖修识破身份,这不仅意味着很可能难以原先的身份立足,也可能被挟制驱使。比如张潇潇与褚无用曾经的遭遇,那暗中图谋不轨的人是已经溜掉的花膘膘。而这曹邝更可恨,身为妖修残害妖修、化为人形混入人间亦残害世人,以前怎么没发现苏州一带还有这个祸害呢?

成天乐并不清楚,这个曹邝如今突然出现竟然与他也不无关系,因为曹邝就曾是花膘膘手下的妖修。花膘膘当初不仅挟制与驱使曹邝为己所用,同时也约束与限制曹邝的行止,老奸巨猾的花膘膘当然清楚在世间哪些事情绝对不可以做、哪些事情只能暗地里做须不为人知、哪些事情要间接的去做不留线索。

花膘膘虽约束这些妖修的行止,但目的是为了更好为已驱使,从不解释是什么原因,只要麾下那些妖修好好听命便是,同时也给它们一些修炼以及人情世故方面的指点。

花膘膘在的时候,从未出过曹邝肆意吸取人的元气致使当场生机断绝的事情,更别提惊动警方的特大连环恶性案件了。当初曹邝于市井中偶遇甄诗蕊,察觉了她的来历是大喜过望同时也垂涎不已,立刻就告诉了花膘膘,并希望花膘膘去胁迫甄诗蕊就范、满足他的愿望。因为花膘膘吩咐过,若发现妖修踪迹不能自作主张、首先要通知他。

假如没有成天乐的出现,一切尚属未知。但当时成天乐已收服张潇潇,并通过张潇潇介绍南宫玥到甄诗蕊那里去学习古琴与茶道,令花膘膘很是惊惧,他不想因为这件事暴露自己所为,因此严令曹邝不得滋扰甄诗蕊,就连在她面前露面都不要,还传了曹邝成天乐所授的收敛妖气的法决。

但半年前花膘膘溜了,为了抽身干净不留线索并未通知曹邝。曹邝刚开始尚不敢擅自行动,过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花膘膘已不辞而别。他微有些失落,因为不再有靠山撑腰也没有人再在修炼方面指点于他;同时更多的却是兴奋,因为没有人再管束他了。

曹邝的天赋神通擅长吸取他人的生机元气,但要达到促进自身生机、增长寿元甚至法力的效果,必须要求对方先天生机健旺、后天神气完足,这样的人并不好找,有的甚至就是那些人间的“捉妖师”。吸取生元的手段有好几种,效果最差但速度最快的就是直接一次性吸取,这还需要花时间去炼化,而在疗伤时却是最佳的恢复手段。

效果最佳的方式是寻找合适的外炉鼎行双修之道,其中最最理想的,当然是找到同类的妖修行欲乐双修大道,于是他又打起了甄诗蕊的主意。曹邝的自我感觉十分良好,原以为只要点破了双方身份,甄诗蕊就会欣然从命,不料甄诗蕊根本就没拿正眼看他。

曹邝的目的不仅是为了修炼,也是垂涎美色,受拒之后恼羞成怒便威逼于甄诗蕊。甄诗蕊也不是好惹的,两人曾有一番斗法,结果是两败俱伤。

曹邝也发现甄诗蕊身边有一位年轻男子胡卫华,正是适合她施展天赋神通、行欲乐双修之道的外炉鼎,便想当然的以为胡卫华是她在人世间的小面首,因为有此人甄诗蕊才会一口回绝他的要求。于是曹邝又威胁甄诗蕊,给她下了“最后通牒”,约定今天午时在此地见面给与答复,否则便要加害胡卫华,不料正是这个威胁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

至少有一件事曹邝想错了。甄诗蕊确实是几年前与胡卫华一起来到的苏州,两人的关系异常亲近,胡卫华一直在热烈的追求她,但甄诗蕊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直婉拒回避胡卫华的求爱,可能是因为妖修的身份吧。多么难得才能寻找到合适的双修炉鼎,两人的关系又这么亲密,甄诗蕊一直在胡卫华的身边,互相照拂宛若亲人,她却拒绝与他欢爱,而他也不离不弃。

直到甄诗蕊与曹邝相斗受伤,而曹邝又以胡卫华的性命要挟,甄诗蕊这才作出决定,终于遂了胡卫华的心愿,也借此恢复伤势。她运转法力导引他行欲乐双修之道,不仅如此,两人也极尽欢爱缠绵。今天她来与曹邝见面,心中早已打定主意,哪怕拼上性命也要斩除曹邝,却没想到曹邝的伤势竟恢复得比她更快。

而在曹邝看来,自以为今天吃定甄诗蕊了,最佳的结果当然是甄诗蕊回心转意;若她还是不从,便以天赋神通吸取她所修炼的妖丹为己所用。这当然是在对方自愿配合的情况下效果最佳,所以他还是以胡卫华的性命相要挟,企图动摇甄诗蕊的斗志。

成天乐在远处的山脊上,听明白了大概的前因后果。他站的地方视野很好,不经意间一回头,却发现采香泾的方向又走来一个人,背着包步履匆匆,看身影赫然就是胡卫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