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45章、馆娃宫,摇身净土宝刹

由于不知道甄诗蕊会在哪一站下车,所以由訾浩随时通告其行踪,这样两路跟进也能防止她意外逃脱,众人想看她究竟要去什么地方、是不是早就找好了下手作案的对象?艾颂扬的车里坐着张乐道和史天一,吴燕青开着黄裳的车带着盛龙,而成天乐独自开着吴燕青的白色宝马。

就在这一路上,艾颂扬与张乐道都接到了好几个电话,听完之后神情多少都有些尴尬,不由得相对苦笑,然后还在车里商量了一番,而这些情况是成天乐与众妖所不了解的。

原以为跟踪时可能还有点麻烦,结果却非常顺利,因为甄诗蕊一直坐到了终点站木渎。木渎是一座已有两千五百多年历史的水乡古镇。春秋末年,吴王夫差在姑苏城郊的灵岩山顶为西施修筑馆娃宫,“三年聚材,五年乃成”,修建宫殿的木材沿水路运输源源而至,在灵岩山下“积木塞渎”,木渎由此而得名。

如今木渎名列太湖十三大风景区之首,江南古镇多、苏州园林多,但木渎却几乎是独一无二的,整个镇子就像一座中国古典式园林。小桥流水穿绕、园中又有园,错落分布着明清时的皇家与私家园林三十多处。

从灵岩山脚下流过胥江,可能是有明确史料记载以来中国第一条人工运河,相传为伍子胥所建,也就是运送建材至灵岩山修馆娃宫的水道。穿过古镇的香溪,则因西施在此梳妆而水波生香得名。这里的每一条小溪、每一座古桥、甚至灵岩山上的每一块石头都有着悠久而神奇的传说。

紧挨着木渎古镇便是灵岩山,美人西施曾居住的馆娃宫早已毁于春秋战火,这里如今是我国着名的佛家净土宗道场。最早于晋代馆娃宫遗留的地基上就修建了佛寺,当时名叫崇报寺,梁代又改名秀峰寺,唐代始称灵岩山寺。

灵岩山上有灵岩塔,塔前有天然岩石状如灵芝,而山中还有各种各样的奇石,如石鼓、石髫、石蛇、石龟、石兔、石牛、石马、石猫、石鼠、石虎,皆惟妙惟肖、逸趣横生,灵岩山因此而得名。

甄诗蕊下车之后没有进木渎镇,而是向右转拾级而上进了灵岩山,成天乐等人也尾随其后。为了不引起甄诗蕊的注意,他们并没有聚在一起,而是各自散开从不同的道路远远地包抄,只让訾浩紧跟在最前面。

成天乐有点纳闷,甄诗蕊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这里是着名的净土道场啊,也是人来人往的旅游风景名胜区。现在天已经亮了,观光的游客还没有大批到来,但山道上已有不少前来进香的虔诚信众,晨钟已敲过,寺中的僧人们正在做早课。如果在这里公然施展妖法害人,简直不敢想象,而看甄诗蕊的样子就是来进香的。

甄诗蕊走过继庐亭,亭柱上有一副对联“大路一条,到此齐心向上;好山四面,归来另眼相看”,她曾停下脚步看了很久。继续向前,路过紫竹观音洞,洞外种有成片紫竹、洞中镌刻观音,甄诗蕊神情虔敬焚香下拜,接着登上山顶进了灵岩山寺。天王殿中的弥勒、韦陀,大雄宝殿的佛陀、迦叶、阿难,角落里的文殊、普贤,甄诗蕊都一一礼拜,最后拜的仍然是大殿后壁的海岛观音。

众妖陆续跟在后面也是一头雾水,难道今天搞错了?但若甄诗蕊到灵岩山寺来进香,又何必天不亮就独自出门,连胡卫华都不惊醒、还随身带着法器呢?也可能是将要做的事情使她内心不安,所以先要到寺院中上香祈求菩萨保佑或宽恕,尤其是那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音。这里的观音造像妆容秀妍、体态盈美,是莲华座上风姿绰约的女身菩萨。

看着甄诗蕊一路恭恭敬敬的敬香,搞得成天乐也不好意思背着手瞎逛,既然进了佛门道场,身为修士总得表示礼数,于是他暗中吩咐群妖掏钱请香、各找顺眼的菩萨去拜拜,态度一定要恭谨。

而甄诗蕊果然不仅仅是来进香的,从灵岩山寺出来,她并没有顺原路下山,而是走入了后面的深野之中。灵岩山并不高,只有二百多米,却显得苍翠幽深。离开旅游风景线路之后,山中渐渐就见不到闲人了,四处壁立如削,茂盛的山林间灵石遍布,地形地势十分复杂。还好訾浩的灵觉异常敏锐,甄诗蕊有内伤、气息收敛得并不完美,在山中还能随时跟上她的行踪。

黄裳、吴燕青、褚无用、吴贾铭、盛龙等五妖借着地形的掩护,不远不近地跟在訾浩后面,而成天乐则拉开一段距离跟在众妖身后,周围看不见张乐道和艾颂扬的身影,他们估计走的是另一条路。

灵岩山以灵岩得名,这里有一种石头呈紫色,质地细腻可以做砚台,而成天乐在山林中见到了天然形成的石牛、石马、石犬、石猪、石鼠,还有两块酷似蛇的山石,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他身边的这些妖修恐怕都能在此处找到原身造型。

整座灵岩山的历史沉淀气息太厚重了,不仅有西施时代留下的吴王井、挽月池、琴台,还有历朝历代的各种遗迹,更有佛门庄严道场。成天乐刚刚修行入门触发灵觉的时候,曾经在玄妙观前查探一口古井,神识被卷入人差点晕过去,而在这灵岩山上,若是修行刚刚入门尚未修成元神外景的弟子,是不能随意用神识查探的。走到这里,或许就能明白为什么自古以来修行各派都要求弟子丹成出师,因为修为不够确实不能随意运用法术。

在灵岩山上远望太湖、近俯木渎,风光灵秀美景怡然,但甄诗蕊的神色却并不是在欣赏风景,在山中渐行渐深,她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冷冽,透出一股逼人的寒意。灵岩山南麓有一片采香泾,相传为西施采种香草之地,甄诗蕊在山上兜了一个大圈,换做一般人是不可能跟踪她的。

她最后穿过采香泾进入密林,沿着一条小路翻过山脊进入一片参天翠木环绕的开阔地中,周围林中怪石列布。她取出了随身带的那面蟒皮手鼓,默默站定脚步,仿佛是在等什么人。

此处显得十分隐秘能避开他人耳目,但同样也方便众妖摸过去结阵设伏。甄诗蕊虽然检查了周围的山林怪石,但众妖是在她检查之后才潜近的,从不同的方位包围了那片林间空地,已悄然结成了阵式。他们隐藏得非常好,不仅施展了成天乐所教的收敛妖气之法,也完全融入了地气环境之中,就似一棵树、一个土包或一块石头,这是梅兰德所教,成天乐也转授了众妖。

甄诗蕊的修为应该不低,但尚未突破玄牝妖丹大成之境,这一点是能看出来的,那么众妖联手足以制住她,如果事先结成法阵的话就更加万无一失了。成天乐所授的四神十二时大阵,理论上需要十二名高手布成,但最少只要三人就可以了。当初在宁波拿下金线鼠盛龙的时候,是黄裳、褚无用、吴燕青等三人结阵,如今阵中又添了吴贾铭和盛龙。

訾浩此刻取代了成天乐当初在宁波的角色,站在法阵之外指挥;而成天乐则站在远处甄诗蕊来时走过的山脊上,透过树影将那片开阔地以及山路上的情形都看得很清楚。这个距离不远也不近,他恰好能随时在元神中与訾浩交谈。

既然甄诗蕊的样子是在等人,成天乐也就叫訾浩不必着急动手,先看看她究竟想见谁,是不是约好了下一个受害者在这里见面。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从开阔地的另一个方向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我的美人蛇,你的样子很着急啊!还没到约定的正午,这么早就来了?”

甄诗蕊面如寒霜,左手五指紧扣那面手鼓冷冷答道:“曹邝,你不是也很急吗?也提前到了!”

随着话声,开阔地的另一端密林中走出一名黑衣男子。他原本剃着光头、现已长出了一层短短的发茬,形容大约三、四十岁,细腰削肩、身材瘦长,皮肤很白净仿佛没有血色,但嘴唇鲜红,眼眸微微带着淡蓝的光泽,看上去颇有几分妖异。

此人一出现便展开神识探查四周,毫无顾忌的展示了自己的气息。成天乐吃了一惊,差点没跺脚叫出声来,赶紧在元神中对訾浩喊道:“我们找错人了,也找对人了!不是甄诗蕊,现在这个人才是作恶的凶妖!真没想到,他们竟是同一类妖修,原身都是蟒蛇!”

那名叫曹邝的男子一现身,成天乐立即清晰的感应到他那展开的生机律动特征,与那凶案现场留下的“妖气”竟丝毫不差。而甄诗蕊所谓的“妖气”与他非常类似,却少了一种狠毒与暴戾的感觉,难怪成天乐一度很疑惑,原来这两妖的原身是相同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