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44章、感通境,欲乐根归玄牝

降妖除魔也是个辛苦差事,不仅仅是人们想象的那样威风凛凛亮出法宝就搞定了,比如现在的成天乐就在楼顶上默默地等待,也暗中通知訾浩与众妖在附近隐蔽的地方藏好,不要惊动周围的居民。这一等就从晚饭时间等到了半夜,成天乐等人是隐匿身形一动未动啊!

而屋子里的胡卫华和甄诗蕊倒是很滋润,他们先吃晚饭,在一起是亲昵至极,缠绵得让人脸红心跳,两个人总有一双筷子是闲着的,因为总是互相喂着吃,有时候还不是用筷子喂的。一顿晚饭吃了很长时间,很多时候桌边有一张凳子就可以了,吃饭都吃出那么销魂的声音。

世人总有自己的隐秘,不是给外人参观的。那风姿绰约、恬静柔美的甄诗蕊,单独与胡卫华在一起时竟显得如此婀娜婉转,清纯中的娇媚完全的展现,几乎令人骨头都酥了。吃完饭后收拾屋子、沐浴更衣,他们又在客厅里品茶。到了子时,两人进卧室了,接下来的事情令楼顶上站的三位“高人”感觉有点尴尬。

虽然不是亲眼看见他们在做什么,但元神能感应到所发生的事情,仅凭想象也能了解得非常真切——

胡卫华全身赤裸盘坐于床上,而甄诗蕊仅着贴身小衣坐在对面,两人仿佛在入境调息。很明显的是甄诗蕊运转法力在引导,而胡卫华则身心完全投入顺应她的引导,默默地看着她,呼吸越来越深沉却带着奇异的节奏。那特有的生机律动特征渐渐一体,就仿佛完全融化在一起,融化之后便是沸腾……

胡卫华早已兴奋异常,而甄诗蕊贴身的小衣无风自解,她以一种难以形容的曼妙动作坐到了胡卫华的怀中,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身子紧贴在一起,就宛如秘教中欢喜佛的造像……玄牝门接天地根,吻合极致其息深深。

甄诗蕊微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颤动,身体的动作看似不大,纤柔的腰肢却如蛇一般轻轻扭动,蕴含着难以形容的激烈缠绵,浑身上下无一处不动人。两人的气息已完全缠绕在一起,他们发出的声音不太好描述,就似从遥远的地方那压抑的兽吼终于传来,又似一阵阵浪涌冲开了堤防。

这是极乐交欢,成天乐等三人并不是存心窥探,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此刻不约而同都收回了神识,不再真切的感应什么,仅仅是留意这两人的状态而已。艾颂扬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道:“假如不是那妖物受了伤,还真的难以察觉胡卫华所带的妖气。那妖物显然是在借助外炉鼎行双修之道,我们原先的判断没错。”

不用他说,成天乐也感应到了。那两人都在欲乐之中激发了最强的生机,神气运转也完全融合,用一种奇异的方式交合神气。甄诗蕊确实是在吸取胡卫华的生机元气疗伤,而胡卫华则是完全投入其中。这种欲乐定中,也是采取天地万物之精华灵气行功,若在平时,只是借外炉鼎修炼而已,除了那极致欲乐之外并不会给胡卫华造成其他的影响,成天乐就算在大街上遇见他也未必能察觉出痕迹,只是此刻情况特殊。

勉强形容一下,就是胡卫华先天健旺的生机、后天完足的神气,在这种状态下与甄诗蕊同时拥有,这样可以让受伤的甄诗蕊在行功之时更快的恢复。此番行功大约有一个时辰,如果就是以外炉鼎借欲乐之道修生机元气,到此也就可以了,接下来收功离坐调息。

可是过了一会儿,两人已经躺下休息了,胡卫华又抱住了甄诗蕊,然后……又是销魂至极的交欢,这已经与练功无关了,就是相爱男女的缠绵。甄诗蕊说了什么似是在婉劝,而胡卫华却非常的冲动,然后甄诗蕊也动情了。

楼顶上的三位“高人”此刻干脆收回神识不再查探了。成天乐摸着鼻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琢磨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艾颂扬道:“艾老板,你既然在听涛山庄的典籍中看到过双修之法,究竟是怎么回事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

艾颂扬答道:“双修之法,可借对方为炉鼎,也可互为炉鼎。正经的双修,要求双方都有修为、互为炉鼎,行神气交融相合之道。而刚才那两人所为,实际上只有妖物有修为,若她存心害人的话,只需吸对方生机元气便行,而不必以神气融入经络同时行功。胡卫华等于将自己的生机元气让两人共有,而甄诗蕊也等于同时在运转两人的神气,这让我觉得有些奇怪。若是为了尽快疗伤的话,本可以不必这么做的。”

张乐道插话道:“你们还没看出来吗,他们行欲乐双修之后,胡卫华仍然要与妖物欢爱,妖物本想劝阻却也动了情,本就是相爱之人,妖物可没有害他的意思。”

成天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问的不是这些,也与他们现在的情况无关。那真正的双修法诀,与平常的独自修炼究竟有什么不同的讲究,又从哪里入门呢?”

艾颂扬解释道:“如果是道侣之间的双修,与平常的定境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要入共境。所谓共境是指情境通感,无论元神外景内景皆同,然后才能神气交融相合。……但是此术极易流于淫乱,若不按正法修之,也容易被用于淫邪之道,故各家法诀皆不显传,甚至谈论都不会多谈论。在典籍中所能看到的,往往也不涉及秘法本身。”

成天乐又摸了摸鼻子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多问了。”

艾颂扬笑了:“其实我也没学过,我师父没教我。修炼之道,就算是道侣之间也不一定需要借助双修外炉鼎行功,学不学都无所谓了,只是有这么一种秘术而已。”

成天乐:“那妖物看来是有此天赋神通,可采取人的生机元气,却自悟了这么一种双修之术,与世间的正传法诀还是有区别的。”

张乐道也说道:“成总说得很对,但我们今天来,不是研究这些的吧?”

成天乐咳嗽一声,言归正传道:“这都凌晨四点多了,那两人刚休息。午夜已过,如果甄诗蕊是那作恶的妖孽,那么她今天晚上就没出去。”

张乐道:“成总最擅分辨妖修气息,你去过凶案现场发现了痕迹,就你的判断,与甄诗蕊的妖气是否相符呢?”

成天乐叹了一口气道:“我本也不敢相信竟会是她,可我在受害者身上察觉到的气息,与她的生机律动留下的特征非常符合,所以又不得不怀疑。”

张乐道:“既然如此,我们就继续盯着吧,若她今夜并没有出去为祸,我们也算没白来。得找个机会让她与胡卫华分开,单独问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一旦现身动手就不能容她有反击的机会。”

成天乐:“只能再等等了,人家搂一起呢,上哪儿找机会去?”

话刚说到这里,艾颂扬突然道:“注意,那妖物起床了!”

大约凌晨五点钟左右,胡卫华睡得很沉很香,甄诗蕊悄悄将他搂在自己胸前的手拿开,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没有发出一点声息。她穿好衣服开始收拾东西,一身劲装打扮,再穿上平时时尚大方的外套,然后出门了,还将一件东西塞进了随身带的坤包里。

那是一面周边镶着六串铃铛的蟒皮手鼓,应该是一件法器,门前的柜子里有各式各样的鞋和坤包,甄诗蕊特意挑了一个最大的包才把这件法宝给塞进去。楼顶上的艾颂扬又说道:“难道她今天被胡卫华给缠住了,所以出门比较晚?带着法器出去,显然是要做些什么!”

张乐道皱眉道:“她不害这个胡卫华,未必不会害其他人!”

可怜众妖在这栋居民楼附近埋伏了整整一夜,訾浩此刻才接到成天乐的通知。甄诗蕊已经下楼了,成天乐要訾浩在后面悄然跟着,而其余众妖则分头跟着訾浩。他们现在跟踪的已不是普通人胡卫华,要注意防止被对方发现。

訾浩得知他们要找的妖物竟然是甄诗蕊时,也是大吃一惊啊,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这女子和那妖物联系起来,可事实如此,也只能追查到底了。

凌晨五点多钟,甄诗蕊飘然走出了居民楼,回头看了四楼的窗户一眼,明媚的眼波中饱含温柔,却有些莫名的哀伤。当她转身走进巷子的时候,眼中又有了一抹决然之色,仿佛有浓烈的恨意。那窈窕绰约的身影在苏州古巷的晨雾中若隐若现,穿过好几条小巷来到大街旁进了地铁站。

甄诗蕊上了去木渎方向的地铁,訾浩也坐了同一班地铁却不在同一个车厢,相邻的另一节车厢里还有禇无用和黄裳。至于成天乐等人并没有上地铁,而是开着车顺着地铁沿线的街道奔驰,这个时间路上的车很少、交通很顺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