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43章、含妖媚,绰约顾盼风姿

一听说有了胡卫华的资料,成天乐赶忙追问道:“我最想要的是他的住址,你现在就告诉我。”

李轻水当即告诉了他,然后问道:“这个人真与这系列案件有关吗?要不要我直接把他抓回来、或者派人监视,每天都要出一起命案啊,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成天乐沉声道:“你那边暂时不必有动作,我今天就会行动。……李局啊,大前天夜里、前天夜里接连出事,我昨天就要你去查这个人了,怎么现在才有消息?假如你早一点回信,可能昨天夜里的惨剧就不会发生!”说到这里,成天乐的语气已有明显的责怪之意。

李轻水回信确实有点晚了,警方查一个人的住址不至于需要等这么长时间,耽误一夜很可能就多出一条人命啊!成天乐也没想到李轻水过这么长时间才给他回电话,也没想到那妖物作案竟如此疯狂,连续三天晚上都没闲着,简直是肆无忌惮!

李轻水解释道:“昨天我接到你的电话,就专门交代人去查了,我没告诉他与这个案子有关,只说这个人的资料很重要,我想尽快看到。下午陪你看完案发现场之后,我就被叫到市局开会了,很晚才散会,刚休息一会儿,夜里又出了一件案子。

上午又开会,市局领导决定并案处理,尽最大力度重点侦破,散会之后我才拿到的这份资料,看样子有可能又耽误了一条人命。查资料的人本该早点给我,要是放下手头别的工作,其实昨天晚饭前我就应该拿到了。”

成天乐:“领导,你交代谁查的?有点办事不力、没把你的话放在心上啊!”

听不出来李轻水是生气还是遗憾,总之声音很疲倦,他平静地答道:“你也不要对人这么苛刻,不是谁都像你那么身怀绝技,其实大家都很忙。出了这种事谁也没想到,至于我交代的人平时办事还是挺认真的,我本想提拔、正准备找他谈话呢,这下嘛,等等再说吧。”

既然昨天夜里的案子已经出了,废话再多也没用,成天乐又问了几句胡卫华的情况,然后就安排众妖修出发了。本应该设宴款待张乐道前辈的,可现在另有要事,饭也不着急吃了。看这个形势,那妖孽今天夜里很可能还会再作案,得赶紧找到才行。

一行人刚刚离开宅院,艾颂扬也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对成天乐道:“我安排了人就在那栋大厦的地下一层守着,胡卫华刚刚又去店铺了,他来得正好,我们立刻赶过去。”

艾颂扬是开车来的,吴燕青、吴贾铭、禇无用、黄裳昨天也都是开车,都停在巷口外面呢,众人组成了一个小型车队出发了。等他们赶到那栋大厦的时候,胡卫华恰好出来了。他仍然是这么来去匆匆,手里还拎着一个兜子。

成天乐当即决定留三个人开三辆车在后面跟着,防止胡卫华突然打车或者开车走;其他人下车步行跟踪,防止胡卫华钻小巷子。

胡卫华浑然不知身后还有这么多尾巴,他步履匆匆满怀心思的样子,甚至都没有注意身边擦肩而过的行人。他总是愣愣地看着前方,神情饱含忧切,却还有一丝向往与期待,似乎前方等待的是他极为憧憬之事、怜惜与关爱之人。

前走不远,胡卫华转弯进了一条小巷,正是画卷里成天乐将他跟丢的地方,弯弯曲曲步行了大约有十来分钟。成天乐虽然没走过这条巷子,但脑海中对附近的地形早已熟悉无比,用电话通知后面的三辆车从马路绕到什么位置最接近,颇有点指挥若定的意思。

胡卫华在路上还买了些菜,最终进了深巷里的一个居民小区,其实附近没多远就是另一条大马路,但因为苏州老城的格局,显得地形非常幽深。这个小区的楼不高只有四层,胡卫华住在某栋某单元的四零二,正是李轻水提供给成天乐的住址。

既然地方已经到了,那三辆车上的人也都下来从另一条巷子赶到了此地。胡卫华上楼的时候,不知这栋居民楼已经被包围了,成天乐、张乐道、艾颂扬等三人已经悄然上了楼顶,隐匿行迹神气就站在胡卫华家的天花板上面。

假如那作恶的妖孽就藏在这里,原计划是让众妖出手,成天乐让感应最敏锐的訾浩来指挥结阵,他自己则与艾颂扬、张乐道站在楼顶上防止妖物逃遁或还有什么意外的帮手出现。但这里的环境并不适合动手斗法,除非有把握在无声无息间完全控制住场面,否则还得再想更稳妥的办法。

胡卫华上了四楼进门的时候,成天乐却微微一怔,因为他进的不是四零二而是对门的四零一。成天乐给李轻水发了条短信道:“火速帮我查,胡卫华住址对门的四零一,是什么人的房子、现在谁住?”

李轻水这一次的效率相当的高,过了不到十分钟就回短信了,内容却让成天乐目瞪口呆,因为四零一住的人名叫——甄诗蕊!

见成天乐如此表情,艾颂扬拢住声息悄然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意外状况了?”

成天乐的语气有些怅然:“胡卫华没有进登记的住址,而是去了对门,对门住的人叫甄诗蕊,我竟然早就认识!不仅是我,我身边的两位妖修也与她相熟,还打过很多交道。”当初南宫玥跟甄诗蕊学过茶道与古琴,而且是张潇潇介绍的,成天乐直接或间接与甄诗蕊打过的交道可不少啊。

张乐道插话道:“世事就是这样,有时候追查什么事却突然发现查到了熟人知交身上,往往让你很是措手不及啊!此时就该平心静气,好好看看事实究竟如何?”

成天乐没有再说话,而是悄然展开元神之景,去感应而不触动环境中的各种气息,重点是胡卫华所进的那套房子。那里面有两个人,气息他都很熟,另一人就是甄诗蕊。元神感应的玄妙之处就在于不用亲眼看见,却能查探出环境中的很多存在以及种种熟悉的特征。

过了片刻,成天乐又突然叹道:“这么长时间了,我居然一直没发现她也是妖修!如果不是今天心中带着疑问、她又恰好受了伤,我恐怕根本不会注意到。”

艾颂扬惊讶道:“屋子里果然有一位受伤的妖修吗,就是你说的甄诗蕊?”

成天乐默默地点了点头,感觉很是复杂。他对那位甄老板的印象原本非常好,不论是在画卷内外,甄诗蕊都指点过他不少东西,而且还是南宫玥的老师。从个人感情角度,成天乐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到她就是那个作乱的妖修,可事实就在眼前,吸取胡卫华生机元气的妖物应该就是她!

甄诗蕊并非一点痕迹都没有流露过,如果成天乐心有成见刻意去窥探的话,也应该早就能发现一些问题。可是有两方面的原因让成天乐没有去多想,甚至都没有怀疑过她。首先是甄诗蕊将妖物气息掩藏得非常好,她虽没有学过成天乐那套收敛妖气与常人无异的法诀,但各种妖物本身多多少少都会一些蛰藏气息之法,甄诗蕊显然天生擅长此道。

另一方面,成天乐察觉妖修气息,无非是分辨其与众不同的生机律动特征,而甄诗蕊给人的感觉本就是与众不同的。她是一位很有古典气质的美女,就连平时的衣着打扮都几乎无可挑剔的衬托出那种恬静婉约的气质,往茶室里一坐,手扶琴弦自然而然就有一种清纯中的媚态。成天乐美女见得多了,却还未见过谁如甄老板这般风姿绰约,她的气质风韵仿佛本就应该与众不同。

此刻他已察觉到甄诗蕊就在那套房子里,神气波动有明显的杂乱之兆,显然是受了伤,而这种伤势仅从表面是很难看出来的。因此她掩藏得并不是很好,那独特的生机律动特征被成天乐感应到了,竟觉得很熟悉,非常像惨案现场那妖物所留下的气息。除此之外,成天乐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却又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但成天乐却无法将甄诗蕊与那作恶的妖物联系起来,此刻的气息虽然很类似,却少了案发现场所感应到的那一份凶戾,反而显得柔情缠绵。他只得又问张乐道与艾颂扬:“胡卫华身边的妖修我们已经发现了,居然还是我意想不到的熟人,现在该怎么办?”

艾颂扬答道:“我们赶到此地,就是为了找到作案的嫌疑人,防止今天夜里再出凶案。既然已发现这个妖修,盯紧她便是,这里不太适合动手,只要胡卫华没有危险,我们便等下去,另找合适的机会。”

张乐道也分析道:“我看那个小伙子不应该有危险,按你们的说法以及老夫的观察,他应该是妖物修炼所借用的外炉鼎,肯定不止是这两天的事,妖物要取他的命的话早就取了。他可能是受惑而自愿与那妖物行双修之道,而他先天生机旺盛、后天神气完足,确实是难得的外炉鼎。

但妖物不取他的性命未必不会取别人的性命,很可能平时借此人的生机元气修炼,如今受了伤想尽快恢复,所以别的手段也用上了。我们就在这里盯着,看她夜里会不会出门?离开这里到僻静无人之处更好动手,说不定还能抓个现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