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42章、飘秋叶,芳踪不归山门

年秋叶本以为无事,因为她在世间开公司做买卖、还有张乐道前辈的投资,并未动用神通道法,本身的业务也没有违法之处,所以心存侥幸一错再错。等到事发之后,她才追悔莫及;然而逍遥派命她回山领罚,她却不甘心。

她不清楚自己回山之后将受到怎样的责罚,还有没有机会再行走江湖?假如是那样的话,虽然是罪有应得,但也未免太窝囊了!她告诉门中尊长,自己认错,也愿意回山领责,但在此之前她要亲手弥补所犯的过失,包括配合警方彻底铲除车轩控制的那些传销团伙。

车轩虽然不在了,但各地的分支团伙还在,不一定会树倒猢狲散,有可能改头换面另靠一个组织或者自立门户,仍然是干传销那一套。而另一方面,王天方、刘漾河、李逸风等人究竟私下里还做了哪些事?是谁杀的车轩、陷害燕山宗、利用连云派栽赃成天乐?这些都还没有定论。

总之一句话,年秋叶愿意认错领罚,但并不打算立刻回山,她要自己先把这些错误都弥补了,不仅彻底查清所有人的情况,还要将王天方、刘漾河、李逸风等人都亲手拿下,然后才会回逍遥派,既给自己一个交待也给逍遥派一个交待。

叶铭收到这样一封信尽管生气但也无奈,因为年秋叶已经走了,他只得下令,命门下弟子见到年秋叶便立即将之带回山,同时也将此事转告了修行各派。

成天乐听说这个消息同样是哭笑不得,年秋叶的信是她亲笔所写,上面还有留有逍遥派的独门暗记,自然做不得假。年秋叶自己确实牵扯进去了,而且王天方、刘漾河、李逸风都脱不了关系。

听完之后,成天乐皱眉道:“那年秋叶为何要这么做呢?既然明知错了,违抗师门之命拒不回山,不是一错再错吗,将来的处罚只会更重。”

訾浩也说道:“她是不是故意找个借口溜走逃脱处罚呢?说自己要去追查其他人,搞得大家都不好意思抓她!她要是真想弥补错误,早干嘛去了?”

艾颂扬苦笑道:“你说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我认为年秋叶恐怕不是这么想的,她可能真的是追查王天方等人去了,想把这些人亲手抓住交给各派发落,既证明自己的悔改之意,说不定也有借此减轻处罚的侥幸之心。最重要的,还是她不甘心落到那样一个下场啊!”

张乐道叹息道:“这孩子的脾气我多少有些了解,江湖人称秋叶仙子,出身名门聪慧貌美,追求者甚众,难免心高气傲。想让她认错本是很不容易的,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她倒没有狡辩什么,但首先想的是无论如何不能丢这个人。你们想一想,假如年秋叶真做到了她所说的话,当她再回逍遥派认罪时,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形?到时候逍遥派恐怕也无法重罚,江湖各派弟子在感情上都会倾向于她的。”

史天一也小心翼翼地说:“其实年师姐本性不坏,人长得漂亮模样有点冷,平时什么事情总有人都帮忙做好了。据我所知,王师弟还有刘漾河与李逸风道友对她都有仰慕之意,总是哄着顺着她,什么事情都安排得好好的不让她多操心。”

成天乐皱眉道:“还有这些八卦呢?我倒不关心别的,假如年秋叶所说是真,她真有那么大本事办到吗?”

张乐道也苦笑道:“我估计够呛,心高之人也往往自恃过高,本事却不如自己所想象的那么大,她若真的独自去追查想挣回这个脸面,我倒担心她的安危了。……还有一点也很令人挠头,江湖同道如果知道她是这个打算,就算偶尔发现了她的行踪,恐怕也不好意思出手拿下将之送回逍遥派。”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多谢了道子前辈今日登门相告,看来天下各派都已经知情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张乐道:“如今事情还没有了结,我将史天一道友带来自然会负责到底,就将他留在我芜城张家做客,等证明他并没有撒谎之后再做计较。……史天一道友,这并非是把你扣在张家软禁,只是邀请你去芜城修炼,不知你可有意见?”

史天一赶忙点头道:“来的路上我已经答应过了啊,能到芜城聆听各位前辈教导,晚辈求之不得!我自知清白未证,也不应该自行离去,只是心中惭愧太对不住前辈您了!不仅连累您牵连进这些事,还要烦扰您将我留在芜城。”

张乐道笑了笑:“如今就别说这种话了!你要是心中有歉意,那就好好呆在芜城修炼反省,顺便帮我做些事、随时准备配合众人查明此事,这就是最好的报答。……成总,我将史天一带回芜城,如果史天一在此期间逃遁,你便追究我的责任。”

最后这句话说得虽然谦虚但也霸气,他要把史天一留在芜城张家,等于暂时把这个人扣住了,假如史天一没有问题一切都好办,有问题的话最终也逃不掉。

成天乐还没说话呢,艾颂扬赶忙道:“芜城乃昆仑修行界根本重地,正一门、九林禅院根本道场都在那里,石盟主师徒以及白少流庄主皆出身芜城。如今此事已天下皆知,别说史道友自己要呆在芜城修炼,就算他存心想跑也是不可能逃脱的。……史道友,这也是你的一番大福缘啊,要好好珍惜!”

史天一离座行礼称谢,话说到这里,今日拜山要交待的事就告一段落了。前辈就是前辈,张乐道安排得非常漂亮,多年的江湖真不是白混的,难怪他的人缘会那么好。成天乐已经无话可说了,只有表示敬佩与感谢。而张乐道又问道:“成总,我昨天听艾颂扬道友提起,你近日发现有妖物在苏州祸害生灵,正在追查之中,有这么回事吗?”

成天乐答道:“原来前辈已经听说了,确实有这么回事,我与艾颂扬道友已经查出一些线索,一旦落实便会出动。”他将警方那边的两起案件以及胡卫华的情况都介绍了一番,并说今日聚集群妖就是准备随时采取行动的。

张乐道点头赞道:“各派高人将成总的义举传遍天下,果然没有看错人。如今老夫恰好也到了苏州,当助一臂之力!”

艾颂扬却在一旁道:“了道子前辈若肯相助是再好不过,不过晚辈却有一个想法。如今成总的举动受各派关注,在苏州缉拿此妖孽正是实至名归。只是对付一名妖修而已,成总身边的众道友已经足以应付了。君子不夺人之功,我等可为其掠阵,若有什么意外状况,能及时出手相助更好。”

这话很有讲究,不仅是在告诉张乐道也是在提醒成天乐,这次的事情最好让在座的众妖修出手。成天乐在苏州聚集众妖,这种事很容易引起他人疑忌,就算信得过成天乐也未必信得过他手下这么多妖修,如今苏州又出了妖物祸害生灵的事情,难免引人猜测。

所以最好的做法,就让这些妖修出手铲除那作乱的妖孽。艾颂扬与来访的张乐道,就不要再和这些妖修抢功劳与声名了,暗中掠阵就行,众妖搞不定的话再出手帮忙,成天乐本人最好也这样。

张乐道一听就明白了,连连点头附和道:“是啊,成总追查了这么久,而且已经布置好了,老夫就不必节外生枝了。……成总啊,各派同道对你聚集妖修之举可能有所误会,那小人周峰也曾借机做文章。如今之事,正可让你身边的众妖修道友以所作所为打消他人疑虑。区区一个作乱的妖孽,这里的诸位道友一定能搞定的,若还有什么意外的状况,我等再出手不迟。”

艾颂扬又说道:“我已经将苏州发生的事情禀报师门,而了道子前辈带着史道友来拜山的事天下皆知,估计有不少前辈高人都会关注的,甚至会赶往苏州一探究竟。……诸位道友,这可是你们一展身手的好机会,让大家都看看诸位的侠义风采。”

一听这话,在场众妖都觉得兴奋非常,禇无用当即嚷道:“成总,区区一个作乱的妖物,我等结阵足以对付,您就在一旁指挥便是。……就让我们出手吧,跟随您修炼了这么久,也该做点让您长脸之事,不能让人把我们给看扁了!”

成天乐琢磨了片刻,也点头道:“那好,到时候就由你们结阵出手,但不要在市井中乱来,一切听我的指挥与前辈高人的指点。”

诸事交代已毕,就该去设宴款客了,恰好在这时成天乐的手机响了,是李轻水打来的。他立即接通道:“李局,有消息了吗?”

李轻水的嗓音比昨天更沙哑,语气也明显低沉:“有两件事,一是昨天夜里又发生了一起离奇地死亡案,在我的辖区,遇害者的死因与前两起案件几乎完全一致。市局领导已决定并案处理,就由我们分局牵头负责侦破,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恶性连环案件!二是你要我查的人也已经有结果了,手边刚送来一份详细的资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