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41章、擒天一,乐道克日兴师

后来嘛,就发生了各派高人联袂到苏州找成天乐查问之事,结果问来问去谁都不是吃素的,最后周峰自己反而露了馅,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浮出了水面。这些状况史天一当时并不知情,他接到了周峰有些突兀的一通电话。师弟王天方就在身边,也听见了话筒里传来的声音,立刻让史天一挂断电话说有急事。

史天一挂断电话就问师弟有什么事?王天方则说那成天乐麾下聚集了众妖修,在苏州一带势力十分庞大,混淆视听伪造证据栽赃给史天一,可能有人要找他算账。史天一虽然无需害怕,但最好也不要因误会起不必要的冲突。王天方还劝他不必担心,秋叶仙子已打算将此事彻查清楚,连云派与听涛山庄也不会坐视,相信很快就会真相大白。

但为了避免误会冲突,王天方劝他立刻赶回题龙山道场,暂时闭关修炼一段时间。等事情都解决之后,王天方会去通知他的。史天一有些莫名其妙,他平常修炼很用功,但对修行界诸事所涉不深,而且一直以来对师弟是深信不疑。

王天方当然不是用那么简单的几句就说动了史天一,他活灵活现的编排了很多事情,最终让史天一觉得这么做是顺理成章。假如史天一真回到题龙山道场附近的福地洞天闭关修炼,那么除了王天方之外可谁都找不到他了,就连张乐道当年也没打听过题龙山道场究竟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他们闭关的那处洞天所在。

就在史天一第二天一大早收拾东西的时候,已经准备关机了,却接到了道子前辈从芜城打来的电话。当时丹紫成已连夜赶到芜城,见到了张荣道与张乐道先生,当面说了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的情况,以及车轩暗中为祸、成天乐数千里追查、各派修士到苏州拜山的前因后果。

张乐道当时也吃了一惊,向丹紫成解释了他与题龙山两名弟子结交、投资八达岭公司的经过,并表示愿意协助各派查明真相,天刚亮就联系了史天一。张乐道直接喝问史天一在八达岭公司的所作所为、是否暗中驱使车轩作恶牟利?

张乐道是史天一最信任的江湖前辈,史天一对他敬重有加,当即矢口否认,并把师弟王天方告知的情况都说了出来,说自己是被成天乐栽赃陷害。电话那边有三个人呢,除了张乐道还有张荣道和丹紫成,立刻就听出问题了。

张乐道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宽慰了史天一半天,告诉他若真是无辜被陷害、就不必担心,一定会帮助他查清事实云云。张乐道同时也郑重提醒史天一,立刻离开原先住的地方,不要和任何人联系,包括王天方以及八达岭公司的其他股东,马上赶到指定地点,张乐道要亲自来面谈问明情况。

史天一说自己要赶回题龙山附近的道场洞天,张乐道则要求他不要如此决定,哪怕真想去,也要等面谈说清楚情况之后,而史天一答应了。现代交通便捷,张乐道当天中午就飞到了北京,果然在他指定的地点见到了史天一。与张乐道一同赶到的,还有燕山宗掌门欧阳海等人,他们是接到消息来汇合接应并准备抓人的。

张乐道这么做也是出于试探,假如史天一在撒谎,将责任都推到了王天方等人头上,那么他未必敢来;同时也是出于一种保护,听周峰的说法以及史天一转述王天方的做法,他们好像是打算把罪名都扣在史天一头上。假如史天一不知所踪甚至是被人灭口,那么就没法查清楚了,必须先把这个人找到并控制起来。

史天一见到张乐道以及燕山宗修士的时候,他还蒙在鼓里呢。燕山宗在这一事件中无辜受人栽赃陷害,假如不是张乐道事先说明了原委,估计郝墨这些燕山宗弟子先会将史天一拿下教训一顿再慢慢问,但此刻并没有动手。

张乐道告诉了史天一各派齐聚苏州拜访成天乐的经过,与王天方所说完全是两回事,栽赃陷害他的人根本不是什么成天乐。而周峰交待的情况,从很多方面讲也是事实,确实是史天一向周峰通风报信,也确实是史天一当初在车轩的公司里拿下了兑振华。

史天一是大惊失色,赶紧问张乐道他该怎么办?张乐道则说空口无凭,不能只听他的一面之词,他只是自述无辜,还需要找其他的人来对质。为了不打草惊蛇,张乐道让史天一找借口将王天方以及八达岭其他股东都约来,计划来一个就扣一个,一网收擒再慢慢查清。

结果王天方已经联系不上了,电话怎么也打不通,而八达岭公司其他股东也都不辞而别,员工们还蒙在鼓里。张乐道顺手做了另一件事,带着史天一将这家公司给关了,并发放费用遣散员工,封存了所有尚未被销毁的资料交给燕山宗暂时保管。

然后张乐道决定带着史天一到苏州找成天乐主动交待情况,还问史天一愿不愿意、敢不敢去?史天一当然说愿意。张乐道也不是说来就来,还将情况通报给了有关联的听涛山庄、逍遥派、连云派、正一门、三梦宗、坐怀山庄,到苏州之前还先联系了艾颂扬。

也就是说今天张乐道带着史天一登门,其实各派都已经知道了。也幸亏这位前辈得到消息即时处置,否则史天一若不知所踪,八达岭培训公司一事恐怕就成悬案了。

史天一介绍完情况之后,张乐道才说道:“我本人虽相信史道友所说全是实情,但其他人并不在场,这也仅仅是一面之词,既无法否认也无法肯定。老夫只能确认两件事,一是史天一与王天方当初到芜城找我的经过,有和锋真人与法源神僧可作证;二是我到北京约见史天一的经过,有燕山宗众同道可作证。”

这话说得相当公允,他并不主动替史天一以及自己遮掩什么,只是说出能够证明的事实。若按史天一的交待,这名题龙山弟子确实不清楚八达岭公司的猫腻、更不知道车轩在做什么事情,听上去应该是王天方与其他股东在暗中捣鬼。但实情是否如此,如今也不能肯定。

訾浩在元神中对成天乐暗道:“这个史天一倒把自己择得挺干净,他要么就是不通人情世故,要么就是大奸大恶。”

成天乐答道:“我看他的样子不像在撒谎。张乐道让他来他就来了,而八达岭公司的其他股东却都跑了,这就很说明问题。假如史天一真的回了题龙山,事情恐怕就查不清了,尽可以按周峰的说法将责任都推到史天一头上。……世上不是没有这种人,并不是因为他太笨或者太傻,而是对某件事过于专注,并没有琢磨太多其他的问题。很显然史天一这些年就想着潜心修炼、早日完成重整题龙山宗门传承的心愿,其他的事情并没有在意太多。”

訾浩又分析道:“还是有点不对劲啊,八达岭公司的其他股东王天方、刘漾河、李逸风跑了也就跑了,年秋叶可是逍遥派弟子,逍遥派就没什么说法吗?”

暗语刚谈到这里,张乐道又开口道:“来之前我已经联系了各派,并特意询问逍遥派如何查问的年秋叶,而逍遥派也给我回了消息……”

叶铭那天离开苏州后,立刻通知年秋叶回逍遥派宗门说清楚八达岭公司的状况,但是年秋叶并没有回来,却给门中尊长写了一封信。信中交待八达岭培训公司确实与车轩有合作,每年收取其巨额培训费与咨询费。这笔业务是王天方联系的,她一开始并不清楚究竟,但身为董事长,后来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事后得知车轩做的不是正经生意,拿着八达岭公司提供的方案去搞传销,而且规模做得还不小。但这件事由王天方等人经手,而八达岭公司本身的业务并没有违法之处,王天方、刘漾河等人也劝说过她——在世间做事就要用世间的手段,他们既然没有违法,又何必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呢?

年秋叶便没有再管这件事,这是她的第一个过失。后来成天乐来找车轩的麻烦,年秋叶也是知情的,他们在半路上还监视过成天乐、訾浩、麻花辫一行。当时通风报信的就是周峰,她被刘漾河叫到泰山去了,在场的还有王天方与李逸风。

后来她亲自打电话警告过车轩,不要再去招惹兑振华,也是心存侥幸想息事宁人。却没料到兑振华竟然领着成天乐等人杀上门去了,车轩当晚丧命,本以为此事已经了结,没想到又节外生枝。车轩不是死于成天乐等人之手,又牵连到燕山宗,事态越来越复杂了。

年秋叶如今已听说了成天乐向各派转述的情形,据她猜测,暗中杀车轩灭口之人很可能就是刘漾河或李逸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