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40章、请未遂,有幸得助芜城

王天方则笑道:“这些我能想不到吗?其实你不了解情况,各门各派的根本道场对同道都不是秘密,有弟子值守、大家多有往来,只是我题龙山的情况比较特殊而已。等到将来重整师门传承,你就是题龙山一脉的新任掌门,而我是大总管,那时根本道场所在理应天下皆知。

但你说的问题现在确实需要注意,能有那种手段的高人,大多是德高望重,言出必诺的江湖前辈、几乎也都是一派尊长了,我们想去求还没门路呢!要找自然是找值得信赖的前辈,他们也不会贪图我题龙山什么东西,只是结善缘帮个忙而已。”

史天一则点头道:“师弟,你在外面的见识比我广,认识的人也比我多,有机会的话就试试,没机会也不必勉强。”

像找这种机会可不容易,不是修炼题龙山正传法诀弟子,却能安然打开夜游先生所封存的洞府,论修为至少也要有传说中的出神入化之能!这样的高人在修行界并不是没有,比如昆仑盟主石野、正一门掌门泽仁应该都没问题。可是王天方怎可能有门路求到这种高人头上?就算有机会见面开口,恐怕人家也不会无端答应这种请求。

不过王天方很聪明,他总有另辟蹊径的想法,在各派同道之间明里暗里打听搜集各种信息进行分析,最后决定去求芜城张家的张荣道先生。

张荣道虽无出神入化之修为,但他却是当世公认的一代阵法大家。以法力直接开启洞府或许做不到,但是从阵法入手逐步破解或许是可以的,那守护洞府的结界本身就是一种法阵。而且张荣道在江湖上是出了名的古道热肠,素喜相助与提携后辈同道,为人随和不摆架子,他们也好登门开口。

王天方读大学的时候就做过一些小生意,手头颇有一些积蓄,就在两人大学毕业后不久,他就带着史天一去了芜城张家登门拜访张荣道前辈,以题龙山弟子的身份。恰巧张荣道不在家,是张乐道接待的他们,而当时也有另外两位高人在座,分别是正一门的和锋真人与九林禅院的法源神僧。

三位前辈高人正在闲聊呢,听说修行界久无消息的题龙山弟子来访,也都很感兴趣想见见,于是就叫到客厅里一起坐下说话。张荣道不在,了道子先生也一样啊,而且在座的和锋真人与法源神僧恐怕都有本事打开那被封存的题龙山道场,师兄弟两人便说明了来意。

还没等张乐道开口呢,和锋和法源这两位神通广大的前辈就先后开口劝阻他们不要有这种想法,并说夜游先生既如此交待自有其用意,若他们无法继承与重整宗门传承,那么题龙山道场以及宗门遗物就不是他们的,既已得传法福缘,不该再有贪求更多的想法。

王天方能说会道,又讲了他对史天一所讲的那一套:并非贪求宝藏,而是为了使题龙山一脉传承不断,让道场重见天日再传于弟子。否则他们一世修炼无法大成,就算再传弟子也无法完成师祖心愿,说不定就有传承彻底断绝之忧,那题龙山道场洞府便将不为人知,岂非是此生憾事?

法源神僧却摇头道:“遗憾就遗憾吧,这世上憾事本就颇多,很多人的一生也总有留憾。若真有憾,只能说明这一世你们修行未达心愿,而不是其他的事。……若真像你所说,题龙山传承断绝,那么道场洞府就留在那里好了,等到将来真正的有缘人去发现与开启。”

和锋真人也说道:“夜游先生交待之语,才是代表宗门对题龙山道场的处置,这也是对江湖同道的交待。既然我们知道了,对于我等而言是按夜游先生的意思办、还是答应你们的请求?我想二位不必问也该知道答案。”

两位高人说完这番话,连题龙山道场究竟在什么地方都没问就告辞离去,临走前还提醒他们为防止宵小之辈无谓骚扰,此事要注意保密莫轻易与人提起。史天一与王天方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但也认为前辈高人指点的话很对,当场就表态不再有这种想法。这倒使作为东家的张乐道感觉很不好意思,便将他们留在芜城款待了几日。

张乐道问这对师兄弟将来有什么打算?当然还是想劝他们潜心修炼,不仅此生本人能突破大成之境,也可完成夜游先生的交待。王天方则说他在北京认识了几位同道,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秋叶仙子,他们想在一起开家公司,不仅能谋世间立足的营生,而且也便于互相交流印证。

张乐道点头赞道:“应该如此!其实重整宗门传承并不仅仅是个人修炼的事情,就算你们中有人突破了大成真人之境,也不过是延续了题龙山一脉的师徒传承,作为正式的一派宗门还有其他很多条件。道、法、师、侣、地、财缺一不可,既要有在世间的立足之道,也要有与各派同道的往来仪轨,这些都是留给后世的积累。

况且修行不仅是于深山闭关枯坐,也要行走红尘阅历世间种种。老夫很支持你们好好去做眼前之事,我看二位应该也没多少积蓄,而我正好有闲钱在找投资机会,干脆就入个股吧,相信你们也不会故意让我亏本。”

竟然有这等好事,师兄弟两人都感激无比,各将一件法宝送给了张乐道前辈。张乐道不收,可是他们俩坚决要送,后来张乐道呵呵笑道:“那好,我就暂时替二位道友保管,也送你们俩各一份股份,就算拿这法器做抵押了。等将来你们经营公司让我赚了大钱,修为也突破了大成真人之境,我再还给你们。”

这便是史天一与王天方结交张乐道的经过,也是他们成为八达岭培训公司股东的缘由。史天一并不太擅长做生意,尤其是八达岭培训公司做的那些业务。但他却做了公司的副总,平时开会时位置还在王天方的前面,这也是诸位董事特意安排的,因为史天一的身份是王天方的师兄。他擅长干业务那就做内部管理吧,主要是负责行政。

史天一觉得自己很幸运,对于八达岭公司中其他同道也是充满信任与感激,他知道公司与车轩有合作,甚至也清楚车轩的妖修身份,但他并不了解别的事。对于他来说业务并不繁忙,于世间阅历的同时仍潜心修炼题龙山一脉的种种法术,但总觉得自己做得太少想多干点事情,逢年过节也不忘问候张乐道先生,给他寄去各种特产礼物。

张乐道当然不缺这些,可史天一认为自己不该忘记表达心意。八达岭公司的经营状况非常好,张乐道的投资几年间就收回了,接下来的每年分红都是净赚的,史天一也觉得很欣慰。去年有一次,师弟王天方说有位妖修要去找车轩的麻烦,叫他一起过去解决一下。

史天一很痛快的就去了,他正愁没有太多的事情做,不能为八达岭公司创造更多的价值,而这种事情正能发挥他的修行所长。事由他都是听师弟说的,车轩和一位妖修有生意上的纠纷,那妖修仗着自己有一身神通,企图强迫车轩以高价大量买进其公司的产品,车轩不答应,那妖修就要上门来捣乱。

这种事情怎么能容忍呢?兑振华那天去车轩公司的时候,还没等出手就被史天一和王天方摆平了,被扔到了车轩的办公室里。当时史天一还觉得作乱的妖物应该斩除,倒是车轩站出来当好人,劝他们这两位高人手下留情,并说兑振华还有用处,经过这一次教训,以后也应该学会改邪归正云云。王天方也觉得车轩说的有道理,便决定暂时放过的兑振华,只是警告了一番。

至于其余的一些事就不必细说了,几个月以前,师弟王天方突然告诉他,车轩在天津被那妖修所害。史天一还深感后悔与自责,觉得当初不应该就那么放过了兑振华,而车轩本人也太大意了!他当时就想去找兑振华算账,打算顺手斩除了这妖修为世间除害。

但王天方又告诉他,兑振华勾结了一位名叫成天乐的修士,受其蛊惑才做出了这种事情。而车轩心向大道受高人赏识,已经是连云派的记名弟子。修士所为要按照规矩来,请他去通知十三大派之一的听涛山庄弟子周峰,托周峰转告连云派、由连云派出面追究此事,才能给天下同道一个明明白白的交待,首先不必寻仇私斗。

史天一也觉得有道理,就按师弟的交待找到了周峰。想当初他们是在钱塘江边度假观潮时认识的周峰,同道相论感觉十分欢洽。无论怎么说车轩也是八达岭公司的合作伙伴,曾帮助公司赚过不少钱,既然劳烦同道帮忙也要表达一下谢意,王天方还让史天一带给周峰一笔重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