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39章、曾年少,懵懂遇仙山中

原来如此,只有当时在场的人才能说出这些事情来,成天乐再无疑虑,赶紧躬身长揖道:“直到今天才清楚,我的名字原来是前辈您给取的。这可不是一般的缘法,请受我一拜!”

张乐道赶紧站起来扶住了他:“成总,何必如此客气呢?今天我们是为八达岭培训公司之事而来,老夫只是知道你的名号与家乡,偶然想起往事所以顺便一提,结果真的是你!这也是缘分啊。”

成天乐:“这可不是客气,是应有的尊重与感谢。听我母亲说,当时没来得及表示您就走了,隔壁病房里有家人封了三千块红包请您给起名您都没答应,而我连声谢谢都没说!”

张乐道在他肩膀上拍了一巴掌笑道:“你怎么说谢谢,当时你刚生下来三天呢!要是能对我说谢谢,那不成妖孽了?”

众人都笑了,成天乐也笑道:“所以现在才要说啊!了道子前辈,说起来我当年至少欠了你三千,这都二十八年了,连本带利、利滚利,都不知道是多少、该怎么还了?”

张乐道:“这我也算不清啊,怎么办呢?请我吃饭吧!”

成天乐:“那是当然,这还用说嘛!”

众人又都笑出了声,但神情多少有些古怪。今天本是张乐道带着史天一上门交待八达岭公司的问题,颇有点“自首”的意思,但坐下来却说出了这样一件事。成天乐刚出生的时候就被人家抱过、连名字都是人家起的,还怎么好意思板着脸去问讯对方?气氛已经完全变了。

等大家都收住笑声,艾颂扬轻咳两声道:“可喜可贺,原来了道子前辈与成总还有这等缘法,令人感叹啊!今天二位能见面真是幸事,否则成总还不清楚给他的起名字的那位高人究竟是谁呢。但我们也别忘了正事,了道子前辈,你当初是怎么投资的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这位史天一道友与您又是怎么结识的,能否从头道来?”

张乐道与成天乐归座,这位前辈收起笑容道:“此事说来话长,要从史天一道友数年前来拜山时讲起。他和师弟王天方来到芜城找我堂兄张荣道求助,堂兄不在却遇见了我。具体情由,还是让史道友自己说吧。”

一直没作声的史天一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向众人拱手一圈,这才讲述了自己与张乐道结识、并投资八达岭公司的经过——

题龙山一脉如今传承凋零,至史天一这代面临着师徒传承与宗门传承皆要中断的考验。史天一是贵州深山里的孩子,小时候不仅每天要走很远的路去上学,还要帮家里砍柴干活。他是在山里砍柴时遇到的师祖夜游先生易渊,易渊以再传弟子的名义传他题龙山的修行法诀,将之引入修行门径。

少年时的史天一淳朴懵懂,以为自己是遇到了传说中的神仙,而夜游先生飘然而来、飘然而去的样子,真真切切就像个老神仙!那天他在山里砍柴是不慎摔了一跤受了伤,浑身感觉生疼,脚脖子都肿得走不了路了。夜游先生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拿一柄拂尘在他身上扫了几下,他立刻就不疼了,然后又推拿按摩一番,他当场就能走路了。

夜游先生吩咐他这些事不要对别人说,史天一就很听话的没有说出去,然后他经常在山中砍柴时遇到夜游先生,指点他各种道法修行。大约两年后,史天一在深山中也能健步如飞,夜游先生便把他带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一片可以闭关潜修的洞天福地,并施以神念心印、留下传承法诀。

夜游先生所指点的传人并不仅有史天一,被带到这片洞天福地的还一个人叫王天方,也是附近山村里的孩子,比史天一入门稍晚几个月。按照修为境界,两人先后丹成出师,也就是相当于妖修度过魔境劫能变化人身,夜游先生赐给他们一些法宝丹药,并做了一番叮嘱。

他们平时要各自好生修炼,师兄弟别忘了互相辅助,如需闭关潜修便到这片洞天福地来。夜游先生说自己不喜红尘俗务,十年前就想去传说中的西昆仑逍遥世外,但念在题龙山一脉的传承不能在自己手中断绝,所以刻意寻找到这两名再传弟子。

如今他们已可出师,而神念心印已留,夜游先生心中无憾便要离去了,至于题龙山一脉传承能否重整甚至再度振兴,就看他们师兄弟怎么做了。夜游先生还说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二百年前题龙山门庭很兴旺,当然不止就留下这么点法宝丹药,也不可能只有这么一处福地洞天。

夜游先生带他们来到的地方,并非是题龙山的根本道场,只是原先一处弟子在山中闭关清修之所。假如等将来他们的修为突破大成真人之境,自然有缘法找到题龙山的根本道场,而夜游先生经将洞府封了,只有传承题龙山一脉正传法诀的弟子才能将之打开。不是夜游先生藏私,不把历代传承的东西都留给他们,而因为那些都是题龙山一脉历代的传承心血积累,没有道理轻易就给两个少年,需要他们证明自己有资格去取得。

这时候王天方与史天一都已经十八岁了,夜游先生说完这番话便远游而去。师兄弟两人并非只活在与世隔绝的深山中,世俗间的事情还是一样在经历,他们都参加了高考、很出息成绩非常好,从深山中走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史天一并不想离家太远,报志愿时选的是贵阳的学校,而王天方则念的是北大。

两人在不同的地方上大学,彼此之间也经常联系,与一般的少年不同的地方,是他们共同拥有一个秘密,不仅关于道法修炼也关于题龙山宗门传承。师兄弟两人的性格很不一样,史天一质朴单纯,一心只想着继承宗门之责、好好修炼不要辜负夜游先生的期望。

但王天方却是八面玲珑,特别擅长与人打交道,和什么人都能自来熟聊得很热乎,在北大念了四年,于人情世故是更加精熟,一点都看不出是封闭深山中长大的孩子。夜游先生的交待,在王天方看来却有另一种含义——那是一处宝藏啊!

虽然夜游先生说过,待他们修为达到大成真人之境就自然会知道题龙山的根本道场所在,以题龙山一脉的正传秘法就能将之打开。这种事情讲究自然而然,等境界到了便是水到渠成。可接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王天方却另有想法,夜游先生用的是千百年来的老手段了,现代人可不可用其他的方法找到并开启那座宝藏呢?

王天方就把自己的想法对师兄说了。史天一却劝他还是按尊长的吩咐办,但多少也有点动心,少年时有奇遇、又明知道有一座宝藏在等待他们开启,怎会不好奇呢?夜游先生这么做,可能就是要让他潜心修炼,但他们早日找到并开启宗门传承道场的心情却是越来越迫切。

大三那年暑假,王天方回来了,携带师门法宝在深山中搜寻了一个多月,他知道题龙山道场应该就在那一带,离他们平时潜修的洞天福地必然不远。终于有一天,王天方兴冲冲地来找史天一告,诉师兄他发现了一个地方,有阵法凝结地气封护的痕迹,但他却打不开门户,十有八九就是题龙山传承数百年的根本道场所在。

史天一没法不感兴趣,就一起跑去看了,也认为师兄找对了地方,两人非常兴奋。他们开启不了门户,如果强行运转法力一点一点的去打开阵法,又怕损坏了洞府。史天一本打算还是按照易渊先生所交待,等到修为到了地步再来。

可王天方却说道:“师兄啊,我们从少年时修炼至今,也有七、八年了吧?我也了解过修行各派的状况,有很多传人终身也无法突破大成真人之境,这要求资质、悟性、性情都是上品,还要有各种机缘。

如今师祖是不会再回来了,就凭我们两个人独自修炼,找寻到大成机缘也是极难。如果这一辈子都不能进宗门传承道场看一眼,实在是太遗憾了!况且我也不是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假如这一辈子无法修至大成,但至少可以再传弟子,并将宗门道场交给弟子,也算是用另一种方式延续传承。”

这话让史天一没法不动心,就问师弟该怎么办?在他眼中,这位师弟一直很有办法、很有主意,交游广门路也多。王天方又说道:“这些年我也刻意多了解修行各派的情况,结交了一些江湖同道。有机会的话可以找大派前辈高人来帮忙,请他们用通玄手段打开洞府,到时候许以重酬就是了!”

史天一却说道:“这是师门隐秘啊,不能轻易泄露出去。就算这样做,也一定要找值得信赖的高人前辈,既有把握在开启洞府时不破坏它,也能帮我们保守秘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