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38章、有缘人,飘然去留名成

最佳的打算是将那妖物生擒活捉,束缚其形神变化然后审明真相,并弄一份口供送它到李轻水那里投案,先帮李轻水把案子结了再说。警方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如果它想逃脱处罚,或者还有什么需要处理的事情,那么再暗中出手解决掉。这想法虽好,但能不能实现还得看如何去做,先得把人抓住了再说。

第二件事就是张乐道与史天一明天将来拜山,颇有到成总这里来“投案自首”的意思,也可能是做个姿态给天下各派高人看。八达岭培训公司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又牵连多深,还需要当面查问清楚。

他们有艾颂扬陪着,事先又打过招呼,应该不至于起什么冲突。但为了防止意外的变故,成天乐也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因此决定今天在场的妖修当晚都留在宅院中,就于后园里定坐调息,明天随成天乐一起见客,假如发生了什么状况也好随时应对。

成天乐也一直在等李轻水的回信,但李轻水好像很忙一直没动静。当夜无话,成天乐领众妖就在后园中定坐调息。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左右,前院门外有人说道:“请问成总在家吗?听涛山庄艾颂扬,陪同芜城张乐道、题龙山史天一前来拜山!”

大门自动开了,成天乐与訾浩率领众妖在假山前列队相迎。张乐道毕竟是前辈、在修行界人缘很好,况且人家主动来拜山交待事情,尚未确切查明他与车轩之事有什么关联,所以成天乐还是以礼相待,有什么话等问清楚之后再说。

张乐道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的样子,其实已年过花甲,面色温润神气祥和,看上去就是一位谦和的长者。等院门一关上,张乐道就向成天乐拱手道:“久仰成总之名,没想到竟会这样相见,张某惭愧啊!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当初我也有投资,本意是为了相助江湖同道在世间有个营生立足,没想到却出了这种事情。

连累成总与诸位道友受其之害,也感谢成总千里追凶揭开此事。我的失察之过在所难免!此番前来就是为了向成总解释清楚,并愿相助成总彻查追究。八达岭公司中有人暗中驱使妖修为恶,张某首当其责,理应给成总与天下同道一个交待。”

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张乐道坦然承认自己是八达岭公司的大股东,也说出了他投资这个公司本属好意,并不了解其作恶的内情。但他也没有回避八达岭公司的问题,表示自己首当其责,愿意帮助成总彻查究竟。

成天乐则还礼道:“了道子前辈,这其中恐怕有什么误会。我追查作乱的狼妖车轩,最终却牵连到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而该公司是一众修士所开。各派高人也曾误会我残害连云派记名弟子,上门查问才水落石出。如今前辈登门,晚辈很是惶恐,不敢有问罪之意,有什么事情好好说清楚便是。”

众人见礼完毕,在假山后桂树下坐着喝茶,座位的摆放和上次各派高人来时差不多,但这次正中只放了两张座位,张乐道与成天乐一左一右分出宾主。訾浩与众妖都坐在成天乐这一侧,今天他们也都有了座位,对面则是艾颂扬与史天一。

题龙山弟子史天一本是这次各派追查的焦点人物,他的形容与成天乐原先想的不太一样,也就二十三、四岁,眉清目秀气质竟有几分文弱,眼神看上去很单纯甚至有几分稚嫩,此刻却带着深深的不安。坐下之后谈正事,本应该先让史天一开口交待情况的,张乐道却问了一句很莫名的话:“成总,您在江湖上的尊号是成天乐,老夫冒昧的问一句,您的姓名是否叫成于乐?”

成天乐笑呵呵地答道:“是啊,不过从小就有人叫我成天乐,长大了更是都这么叫,我自己都习惯了。”

张乐道又问了一句:“成总,你小时候是不是上过八一路幼儿园?”

成天乐彻底愣住了,怎么回事,难道这位前辈查过他的户口?知道他的原名叫什么并不奇怪,但知道他小时候上的哪家幼儿园可就太不寻常了。而且在这种场合问这种问题,颇有点莫名其妙,难道是一种隐晦的威胁吗?他想告诉成天乐——我了解你的底细!

成天乐不知如何作答,只能说道:“是的,我小时候是上的八一路幼儿园,前辈是怎么知道的,又为何要问这个?”

不料张乐道答出了一句让人目瞪口呆的话:“成总,你的名字就是我取的!”

这下不仅成天乐愣住了,在座的所有人都有些傻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乐道不会当众拿这种事开玩笑,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成天乐已经站了起来,因为他自己清楚,“成于乐”这个名字确实是在他出生后不久由一位姓张的高人取的,出自《论语》“泰伯篇”中的一句话:“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而给他取名的高人,据说很有身份、很有学问,是位精通玄学的大师,但究竟有多厉害,成天乐的父母也说不清,就连这位大师叫什么名字,当初都不清楚。

情况说起来也有趣,成天乐出生之后,医院里来了三十多个亲戚长辈,聚在病房以及走廊里非常热闹,其中有不少爱逞能显学问的,纷纷主动帮着起各种名字,搞得成天乐的父母都没了主意。

产科主任正好查房,见这么闹哄哄的,便说了几句要众亲戚注意不要太嘈杂,听他们在七嘴八舌的议论,这位主任便插了一句:“真巧,有一位了不得的大师,精通玄学易理,今天恰巧到医院来看朋友家刚出生的孩子,正坐在那边病房里和人聊天呢。干嘛不请这位张先生指点几句,问问真正的行家哪个名字好?”

那时成天乐的曾祖父还在世,也到医院来看重孙子,老人家一听就动心了,真的跑去请教那位张先生。张先生见年纪这么大的长者来拜访,又是随缘之事,也就亲自过来了,还把成天乐抱在怀里看了半天,问清楚生辰八字之后,便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并告知出处与典故。

众亲戚长辈本来都觉得自己取的名字最好,互相难以达成共识,结果张大师一开口,大家又都觉得“成于乐”这个名字更好,于是就定了下来,在医院的出生证明上就是这么写的。当时众亲戚七嘴八舌议论了半天,场面一度很热闹,直到值班护士过来提醒他们注意点,这才发现张大师已经走了。

后来产科主任问成天乐的妈妈——给了那位大师多少钱红包?妈妈说当时忘了,还没来得及表示张大师就已经走了。产科主任说:“哎呀,你们怎么能忘了呢?请那样的大师给孩子取名,平时是求都求不来的机会!知道吗,那边住的是家做生意的,也请张大师给孩子取名,红包当场就封了三千块,而张大师竟然没给取。”

成天乐的妈妈是目瞪口呆啊,那是一九八七年,很多普通家庭的年收入也不到三千块啊,有人请张大师给孩子起个名字就封了那么重的红包,却未能如愿。而成于乐倒是走运,大师给取了名字就走了,不由得让人感觉这孩子占了个大便宜啊!所以长辈们对这件事的印象特别深刻,小时候经常对成天乐提起,但他们谁也不清楚那位大师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张。

如今突然听张乐道提起这茬,成天乐站起身愕然道:“我的名字确实是一位姓张的高人取的,难道竟会是您吗?听我母亲说,您当时给我取完名字就走了,后来再也没见过,怎么知道我上的是八一路幼儿园?”

江湖传言,芜城张氏兄弟精通数术玄理、符箓阵法,也就是老百姓通常说的能掐会算、道术高明。难道这位了道子当年只看了初生的成天乐一眼,就连他几年后上什么幼儿园都能掐算出来?这也太夸张了吧,没听说数术是这么玩的!或者张乐道私下调查过成天乐的详细资料,连他穿开裆裤时的情况都摸清了?

张乐道却笑着答道:“那是你刚出生后没几天,我恰好在那家医院。当时是我读博士时的一个同学生孩子,行游路过你的家乡便顺道去看望。正在病房中与人说话,忽听门外走廊上嘈杂喧闹,还想出门劝说几句注意肃静,不料你的曾祖父却来找我,说是医院的产科主任推荐,想请我帮助参详他的重孙子起什么名字最好?

老人家当时九十六岁了,身子骨还挺结实,耳不聋眼不花步履如常,真是福寿之人啊。我过去看了一眼,见你根骨确实不凡,运数连我都难以妄测,便给起了个名字让你的亲戚长辈参考,结果他们当场就定了。

当时你家亲戚挺多啊,我在病房里就听见他们的议论了七嘴八舌什么话题都谈到了,总之意见很不统一很多事情还争论了起来。可当时只有一件事是一致认可的,就是等到你两岁多快三岁的时候,应该上哪家幼儿园。

八一路幼儿园离你家比较近,而且设施不错、管理也正规,很多人托关系才能把孩子送进去。你有个姨父的同学就是那儿的领导,可以提前打招呼,早做好准备,你曾祖父也点头了,然后大家就这么决定了,当时来看想的还挺长远。我刚才问你小时候是不是上的八一路幼儿园,果然如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