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37章、出妖孽,仗道术残众生

房东打开门走进客厅,开灯之后就听一声尖叫,他手捂胸口软倒在地,竟吓得当场心脏病发作了,要不是还有几位邻居在场,恐怕死亡名单上又会多一个。接到报警后,警察赶到了这里封锁现场开始调查取证,这就是上午的事情。

案子发生在另一个分局的辖区,李轻水上午送走成天乐之后,恰好听说今天刚刚又有一起离奇地死亡案。他赶紧联系那边的现场,将成天乐带了过去查看。成天乐走进小区的时候,居民楼的单元门外还围了一大群人在那里议论纷纷,探头探脑的向门洞里以及楼上张望,都是此刻不上班的街坊邻居。

来的路上李轻水叮嘱过成天乐,他幸亏及时得到了消息,打了招呼暂时保留现场的遗体状态不要动,否则拍照取证后遗体就要被运走了。成天乐进去查探,不要触动屋子里的任何物品,因为更进一步的详细调查取证还没有结束。

那套单元房的门口拉起了临时的黄色警戒带,“案发现场”就在客厅,进去之后一眼就看见了。有一个玻璃茶几倒在屋角,钢化玻璃板已经碎成了渔网状,受害人躺在客厅地板的中央,情形和罗斌遗体被发现时的场面很类似。她原先应该是穿着睡衣的,但此刻衣服就像被一股力量多处撑裂了,只留下了一地碎布片,受害人几乎是完全赤裸的。

姑娘的身材非常好,生前的样子也应该很美,可现在的面部表情有几分扭曲,看上去有点可怖。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惊恐至极却同时还伴随着兴奋至极的样子,显得非常的诡异,脸色苍白中竟浮现着一种奇异的红晕,由于死去已有一段时间,这红晕已呈现出青乌之色。她的身体倒在地板上,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扭曲状态,身下还有一片已经干了的湿润痕迹。

成天乐闭上眼睛以神识仔细查探,这姑娘临死前的某些反应可能与那位罗斌警官有微妙的不同,但死因竟是完全一样的!他再睁开眼睛观察了良久,现场保护得很好遗体并没有被动过,而且是今天凌晨刚刚发生的事情,他能察觉到那还没有完全消失的“妖气”!

李轻水真是找对人了,假如换成其他门派的修士,就算修为比成天乐更高而且也能发现同样的痕迹,但恐怕做不到成天乐能做到的事——再遇到那为害的妖修时,成天乐能分辨出这种气息,至少能分辨出有同类天赋神通、同样出身的妖修。

成天乐在现场什么话都没说,看完之后就出去了。等走到小区外面,李轻水才问道:“怎么样,看出什么门道了吗?”

成天乐叹了一口气:“也真难为那些调查凶杀案的警察了,经常见到这种场面,也太受刺激了!……这姑娘很年轻很漂亮,真是可惜啊,她临死前的状态和罗斌警官有所不同,但死因是一样的,我已经可以确定——是被妖物吸取了元气。”

李轻水面色阴沉没有说话,默默地走到警车旁,打开车门时才说道:“成总,我送你回去吧。”

成天乐摇头道:“领导啊,你现在的气色也很差,应该先好好吃顿饭再好好睡一觉,人毕竟要休息过来才能更好的做事情。”

李轻水叹了一口气,答非所问道:“如果法医调查的结论,两起案子受害人死因相同、遗体的某些特征也相同,上面很可能会要求并案处理,任务十有八九会是我们分局的。”

成天乐:“你还是先回去睡觉吧,休息好了再忙别的事。……这件事情既然我遇到了,就会追查到底的,目的首先倒不是为了帮你破案,但我也会尽量帮你破案的。”

李轻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想了半天才说了一句:“谢谢,你要多加小心。”

姑娘遇害的时间是今天凌晨,而罗斌警官遇害的时间是昨天凌晨,都是死于同样的原因,被妖物吸取元气当场生机断绝。难道有一个妖物在用这样的方式疯狂的作案,每天夜里都害死一个人!事态已经很严重了,成天乐当即打电话通知众妖——抄家伙,开会!

有必要聚集众妖尽快查出那作乱之人,并将之一举拿下。南宫玥最近和毕然住在吴江,有事不能随时赶到,兑振华还在小剑池闭关,由张潇潇和刘书君轮流为其护法,至于其余的妖修,成天乐这次准备全部发动。还不知道对手是谁,不能大意,最好是查到线索之后一起出手,不让对方有反击伤人的余地。

通知众妖之后,成天乐又给艾颂扬打了电话,问他那边有什么发现?不料艾颂扬却说道:“我正想找你呢,张乐道与史天一明天早上要到你那儿去拜山,刚刚联系过我,我会陪他们一起去,今晚还得接待一番。”

张乐道?史天一?这不是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的两名股东吗?上次各派前辈高人前来“拜山”,查问到最后,幕后指使与利用车轩为恶的嫌疑人就是他们!

张乐道出身芜城张家,为人乐善好施、交游甚广,其堂兄张荣道在江湖上更是德高望重。当初查出此事牵连到张乐道时,各派高人都觉得有些难办,万一搞错了会很尴尬。至于史天一是题龙山弟子,一度被认为是车轩一案的“主犯”,因为据周峰交待,就是史天一告诉他车轩成为连云派记名弟子的事情,有牵连的江湖各派最想抓住的就是这个人。

现在这两个人凑到了一块,居然主动要到苏州来找成天乐,事先还对艾颂扬打了招呼,这多少令人费解。成天乐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艾颂扬解释道:“这其中恐怕有误会,丹紫成找到了芜城张家,张乐道听说之后也是大吃一惊。他主动把史天一叫到了芜城,而史天一居然去了。他们俩决定先来找你,将事情解说清楚。无论他们与车轩有没有牵连、或者有怎样的牵连,我认为这么做都是最应当、也是最明智的。”

这番道理倒没错,张乐道如果犯了事恐怕很难一走了之,不论是认错也好、还是想减轻责罚脱罪也罢,最明智的选择不是回避,而是主动帮着各派查清与解决事情。如果他没有牵连的话,就更应该这么做了。

说句难听的话,假如张乐道真的有牵连,想把这件事情给摆平了,首先就应该来找成天乐而不是其他人。一方面此事因成天乐而起,成天乐既是受害者也是追查者,因此义举已名扬天下,在他这里解决了矛盾,就等于在江湖各派面前都有了说法。另一方面,私下搞定一介散修成天乐,当然比搞定正一门或三梦宗要容易得多,而后者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所以不论这件事情怎么解决,都得落到成天乐的身上,只要取得了成天乐的谅解并达成共识,江湖各派想给个面子网开一面也好办了,所以艾颂扬才会如此说。而张乐道先给艾颂扬打了招呼再登门拜山,还让艾颂扬陪着一起来,显然就不是报复寻仇,而是来解释与解决这件事情的。至于他们到底都做过些什么,还需要见面时才能说清楚。

要么不出事,一出事就全部赶一块,他们偏偏在这个时候来拜山,成天乐都快忙不过来了。他又问艾颂扬道:“胡卫华那边有什么动静,你又发现了什么?”

艾颂扬:“胡卫华一直没有回店铺,那伙计也说老板最近经常不来,就算有事偶尔来一会儿也是匆匆忙忙,恐怕今天不会回来了。我已经托在工商部门工作的朋友,查一下这家店铺的注册登记信息,看看能不能找到胡卫华的住址,人家告诉我明天给消息。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李轻水叫你去有什么事情?”

成天乐答道:“事情很严重,又出现了一个受害人,就发生在今天凌晨。我去现场看了,已经可以确定,的确有妖物吸取人的生机元气,而且恶劣至极,应当尽快将之诛除!警方恐怕很难破案,我决定亲自追查,今天就召集众妖布置,李轻水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托他帮忙查胡卫华的情况,正在等回信呢。”

艾颂扬震惊道:“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种妖物?可能出了什么意外状况,它急需恢复元气,所以才会这么干。事情都凑到一块了,如今张乐道带着史天一来拜山,肯定会引起各派关注,苏州又恰好出了这件事,各派高人肯定都会注意到的。那妖孽当然难以跑掉了,可是成总你怎么做也在人们的关注之中。”

成天乐:“不管有没有人看着,我都会出手管这件事的。那世间散行三戒,我也有守护之责。”

……

成天乐赶回宅院,黄裳、吴贾铭、盛龙、禇无用、吴燕青先后赶到,訾浩也回来了,大家都带上了法器。就在后园之中,成天乐开会说了两件事:一是苏州城中有妖物为祸、吸取人的生机元气,已经接连致使两人毙命。目前发现了一些线索,正在进一步追查之中,如果查明其行踪,便一起出手将之拿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