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36章、白蛇传,枉做法海难堪

成天乐目瞪口呆道:“哇,大成真人就是大成真人!你还能看出来这些门道,可是我没完全听懂,你刚才说的都是怎么回事啊?”

艾颂扬思忖道:“我在这方面的神通感应没有你敏锐,但我读过师门中的典籍。按照你的说法,怀疑有妖物吸取他的生机元气,世间确曾有妖物迷惑他人行借体修炼之道,要么以对方为炉鼎,要么互为炉鼎,总之类似于丹道中的外炉鼎之术。

凡夫为妖物所迷,很多情况下都是自愿的,而且妖物寻找的就是气血旺盛、生机强健、元气充盈之人,往往并不伤其性命,就是要借助之行经年累月之功。这是隐藏极深最难发现的情况,而且这种闲事通常也不好管,《白蛇传》的故事听说过吧?老百姓口口相传,对法海的评价可非常不堪呢!”

成天乐愕然道:“《白蛇传》中的许仙和白娘子,难道也是这种情况吗?”

艾颂扬苦笑着摇了摇头:“就白蛇传这个故事而言,当然不是这种情况,妖物可能害人也可能不害人,有时候就算害人,受害者可能是被逼的也可能是心甘情愿的。就比如你身边的妖修吧,不也和人搞对象吗?他们既无恶意也没有害人,所以像这种情况很难分辨。

你若没有歹意,这种闲事也不好管,假如闹出误会来,说不定还会留下《白蛇》传里法海的名声。……哎呀,我不是有意不敬法海尊号,如今修行界有一位神通广大的前辈高僧,就叫法海,却不是《白蛇传》里的那位法海。”

成天乐:“我们先不谈法海,说正经的。你说此人的情况难以分辨究竟,但我觉得肯定对他不好。而且我今天上午刚刚从警局过来,知道了另一件事情,那可不是借体修炼,而是直接要了人的性命,很可能是妖物所为,你看与此事有没有关联啊?”他又详细介绍了那位罗斌警官的遭遇。

艾颂扬震惊良久才答道:“我刚才话还没说完呢,妖物吸取人的生机元气分三种情况,都是我在典籍中所看到的。第一种就是刚才说的借体修炼,或互为炉鼎双修或仅以对方为炉鼎,这种情况下,需借取对方的生机元气。但人的生机旺盛、恢复能力也会很强,可以长时间保持稳定的状态,让人看不出痕迹;若妖物最终并不想维护对方周全,那么对方迟早也有形神俱损的一天。

第二种可能就是那个警察遇到的情况,尽取生机元气、当场致人生机断绝。这样做其实不如第一种那样能全然汲取,损耗极大、十中不能取一,还需要花时间炼化,但相对来说最为简单快捷,也是最为歹毒的情况。并不是所有妖物都擅长此等天赋神通,就算擅长此手段的妖物也不敢轻易使用,可能只在受伤急需恢复时才会这么做。

至于第三种手段,我想成总应该清楚,你身边的妖修张潇潇曾经就做过。就是以天赋神通秘法偶尔吸取人的生机元气,但并不伤人性命,也不长期针对特定之人,而且很多情况下都是那些人自找的。其痕迹虽然相对第一种情况更容易发现,但追查起来却更难,因为被吸取生机元气之人,往往也不清楚是在何时何地发生的。”

成天乐听完之后连连点头道:“有宗门传承就是好啊!有些事情虽然从没遇到过,但听说了就大概明白是什么状况。妖物吸取人的生机元气分三种,张潇潇曾经做的是第三种,那名警察遇到的可能是第二种,而那家电子商行的老板遇到的应该是第一种。同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其中恐怕有关联。我们在这里干想也没用,去盯住那个人,应该就能查个水落石出。”

艾颂扬附和道:“是的,既然出了那个警察的事情,那么这个商行老板的事情就一定要查。虽然妖物吸人生机元气分三种,但也不是说某个妖物只会以其中的一种手段行事,事情也可能是同一名妖物所为,既当场取人性命,也隐藏市井借体修炼。”

两人随即又来到那栋大厦的地下一层,准备就在这里盯着,等那商行老板离开时便随后跟踪。不料回到那里以神识一扫,商行老板已经不在了、里面的玻璃小隔间是空的,店铺里只剩下两名售货员。才这么短时间,那人只来自己的店铺一会儿就匆匆走了吗?

成天乐做事很干脆,走进店铺问售货员道:“咦,你们老板哪去了,怎么刚来就走了?”

伙计见又是他们,板着脸答道:“我们老板最近很忙,很少来店里,就算有事来一下也马上就回去。”

艾颂扬指着店铺的招牌问道:“你们家店名叫卫华电子商行,是象征着保卫钓鱼岛吗?最近很多店铺取名字都赶这个时髦。”

售货员很不耐烦地答道:“我们老板的名字就叫胡卫华。”

成天乐:“这个名字挺有意思,请问他住哪儿啊?”

伙计答了三个字:“不知道!”然后转身不理他们了。

胡卫华这个名字确实挺有意思,假如此人早生二十年,起这么个名字倒是相当的时髦,那时候叫卫东、卫华、卫红、卫国、爱红、爱华……的到处都是。有人还刻意把名字改成了这样,一度让派出所的同志们有点忙不过来,出现了很多同名同姓的撞车现象,好心的民警经常还劝能不能换个名字、某名某姓已经有不少人用了。

胡卫华本人不在,在伙计那里也问不出住址,成天乐与艾颂扬离开了大厦。艾颂扬说道:“知道他的名字和注册登记的商铺就有线索,可以去查他的住址。这恐怕需要点时间,事不宜迟,我们分头行事吧。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还会再来,我就在这里守着,你去找那个李轻水帮忙。”

成天乐:“对啊,这种事情我们查起来比较麻烦,但是让李轻水去查却很简单,我这就联系他。”

他给李轻水打了个电话,刚拨通就听李轻水说道:“成总,你这个电话打得正好,我有点急事找你,电话里不方便说,能不能过来一趟?我在留园路东口这边等你,你一个人来,谢谢了!”

难道那边又有状况?成天乐答道:“好,我马上过来。但时间也别耽误,能不能帮我查一个人的住址?”他报了胡卫华姓名以及注册的商行地点与名称,有这些信息,公安部门应该很容易查。

李轻水在电话那边拿笔记了下来,答应马上叫人去查,有些急切地问了一句:“这个人有问题吗,与我们查的事情有关系?”

成天乐:“先别问这么多,查出他的情况就行,也许有点关联,从他身上可能找出我们要找的人。”

李轻水:“那好,你快过来吧。”

和艾颂扬打了声招呼,成天乐又赶到了李轻水指定的地点。这位分局长亲自开着警车停在路边等他,神情有些疲惫,眼睛里也满是血丝。李轻水前几天在外地出差,昨天上午刚回来就听说了罗斌的事情,这可比一般的恶性案件性质严重多了,所以他也亲自主抓,昨天几乎一夜没合眼,凌晨五点就给成天乐打了电话。

李轻水早上带成天乐去看了罗斌的遗体,刚刚送走成天乐紧接着又听说了另一个案子,就发生在今天凌晨,据说死者的情况十分离奇。他想起了成天乐的叮嘱,赶紧打听具体案情,由于不是发生在他的分局辖区,还得找人打招呼疏通,才好将成天乐带进现场去,而他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

凶案发生在一处居民小区中,案发时门是锁着的,客厅与卧室的窗户都紧闭着,只有厨房的一扇小窗没有扣上。但案发现场是四楼,这栋半新的居民楼表面并没有可徒手攀爬的建筑装饰或附着物。

死者是一名年轻女子,只有二十五岁,苏州本地人。据初步掌握的材料,此人家境不错,在附近一家大型国企上班,为了方便但在离工作单位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套房子居住,平时只有她一个人。

房东是一位前几年退休的外地干部,儿子在苏州工作,他在苏州这个小区里买了三套房,本人就住在遇害者的楼下。今天凌晨四点多钟,房东被天花板上传来的动静吵醒了,只听楼上叮咚咣当的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持续的时间很短,然后有一阵沉闷而强烈的震动,客厅里一盏昂贵的吊灯被震得掉了下来、在地上摔得粉碎,紧接着就再无声息。

房东很纳闷也很生气,不知道楼上的房客出了什么事?穿好衣服上楼敲了半天的门,里面却没人答应,邻居也都被吵醒了,有不少人出来看动静。有人劝房东掏钥匙开门看看,房东却觉得屋里住的是个单身姑娘,大半夜开门不太方便,但好几个邻居都愿意在旁边做见证,大家也怕里面真出了什么大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