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35章、外炉鼎,生机元气完足

罗斌躺在一处池塘旁的竹林边,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来到的这里?大半夜园林是不开放的,值班的保安也没开过门,这种地方根本不会有人,发生了什么只要不在监控镜头范围之内,也根本不会有人知晓。

有人形容很多当代的旅游名胜风景点“白天让人看,晚上给鬼住”,也不是没有道理。比如苏州很多园子过去都是私宅、是人家住的地方;但如今成为旅游名胜、同时也是文物保护单位,当然就不可能再住人了。天黑之后游人走空,门一关那么大的园子空荡荡的,就和鬼宅没什么区别。

成天乐看到了现场的照片,这名警官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发青,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像看见了什么惊恐至极的事物,显然临死前受过极大的惊吓。但是法医初步鉴定的结果,包括对肾上腺素的分析等等,罗斌的死因却不是惊吓过度,这是最令人费解的地方。李轻水无奈之下,这才想起了成天乐。

介绍完情况之后,这位分局长探过身来压低声音道:“成总啊,身为警察我知道不应该说这样的话,但是很多老刑警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怪事情,有人说这是灵异事件,但都是私下议论不能公开谈,案情报告也不能这么写。现在是私人谈话,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也不会外传,刚才有没有什么发现?”

成天乐:“你是说死因吗?我确实发现了。”

李轻水:“是什么?”

成天乐面无表情地答道:“虽然他生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身体表面也有轻微外伤,但却是自然死亡,而且不是病死的,是生机断绝、无疾而终。”

李轻水握拳一捶桌面道:“这怎么可能!”

成天乐:“我也知道这不可能,可根据我的经验,看到的情况就是这样,所以刚才要问他平时的身体如何?……领导,你信不信妖物吸人元气的传说?”

李轻水愣了半天才答道:“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成总想这么解释吗?对于我来说,唯一的关键是怎么破案,按这种解释怎么去侦察?”

成天乐:“你才是警察,怎么问我这种问题?像这样的情况,如果在遗体方面查不出来有价值的线索,又显然是一起人为的恶性案件,你们警方通常会怎么办?”

李轻水:“侦察嘛,一条路走不通就走另外一条,遗体这边查不到线索,就查当事人,看罗斌那天夜里究竟和什么人接触过,是什么人把他弄到了死亡地点,然后根据其他人证物证破案。……可是根据你刚才说的思路,这罪犯怎么抓、最后案子又怎么结呢?”

成天乐想了想道:“其实也简单,只要抓住了作案人,管他是什么东西变的,查清楚是他将罗斌警官挟持到园林中,有人身伤害的事实、并客观上导致了被害人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亡,就可绳之以法。有事实也有口供可能还有其他物证,你们警方应该知道怎么办吧?”

李轻水:“道理确实是这样,但说得简单,怎么去抓啊?”

成天乐:“当然是去查啊,就按警方的通常做法,比如调查那天晚上从罗斌的失踪地点到最后的死亡地点所有的情况,能不能发现什么可疑人物,至于警方还有什么别的手段比如调查走访之类的,你比我清楚多了。世上破不了的悬案很多,难道还能不查了?”

李轻水叹了一口气:“不论是什么原因,目前也只能这么查了;如果不查清楚,这种事情是不能销案的!……成总,你敢肯定罗斌的死亡原因就是你说的那样吗?”

成天乐:“哪种原因?是指生机断绝吗?法医也可以得出这个结论,就是换一种名词来形容而已。”

李轻水摇头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当然不是指这个,而是刚才说的——妖物吸人元气。出了办公室可以不说,但在这里告诉我实话。”

成天乐摇头道:“我这只是一种猜测,并不是能肯定。一个生机健旺的人,怎么突然间就会变成那样?这是一种解释,但应该还存在别的解释。可惜遗体经过解剖又隔了那么长时间,很多痕迹看不见了,假如我当时就在现场,可能会发现更多。”

李轻水:“假如你当时就在现场?那还能让罗斌遇害!”

成天乐赶紧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是指案发后我立刻赶到了现场,也许有些痕迹还能看出来。……领导,万一我的推测是真的,发生了传说中妖物吸人元气的这种事,那么这个妖物很可能还会作案,如果最近又有离奇死亡案,方便的话立刻通知我一声,带我到现场看看。”

李轻水不说话,无声地点了点头。成天乐又以叮嘱的语气说道:“其实今天无论我来不来、来之后又说了什么,你们也一样会去查的。私下多说一句,警方如果发现了什么线索或嫌疑人的话,你别忘了告诉我一声。

我知道这么做可能让你违反纪律,但假如我的猜测是真的,更可能会出危险的。我不会让你难做,只会暗中查探,如果与我的猜测无关就算了。如果与我的猜测相符,我说不定会把人拿下,连口供都给你审好了直接送过来投案。”

李轻水仍然没说话,只是用感激的目光看着成天乐,又无声地点了点头。

告辞的时候,成天乐突然问了一句:“李局长,我算不算好市民?”

李轻水感慨道:“算,当然算,你不是好市民哪里还有好市民?好得不能再好了!”

……

离开公安分局,成天乐眉头紧蹙,看来真有妖物在苏州一带为害,如果说那位罗斌警官的遭遇还不能确定的话,成天乐在画卷中确实遇到了一个被妖气缠绕的人。这两方面线索都应该调查,如果事态严重,甚至有必要组织手下的妖修在苏州城内重点搜寻。

紧接着成天乐又去了那家沃尔玛超市所在的大厦,在那家经营电子产品的商店中没有看到老板,他刚想找伙计打听几句,老板却恰好来了。这位老板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嘴角好像还带着一丝甜蜜的笑容,但眼神中有深深的忧虑之色,看上去多少有些古怪。与画卷中所见相同,在现实世界里,此人周身也有“妖气”缠绕!

成天乐没说什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转身进了超市,然后打了个电话给艾颂扬。他什么都没买,空着手从超市里转出来的时候,恰好与艾颂扬碰头。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一起走进了那家“卫华电子商行”。

老板没有坐在外面,而是躲在被毛玻璃隔出来的一个小工作间里。艾颂扬装作要买东西,挑了一款手机和伙计讨价还价半天也没有搞定,成天乐在旁边帮腔发生了口角,于是大声地叫老板出来。老板皱着眉头出来了,问了问情况心不在焉地说了几句,认为伙计没什么错,这笔生意当然没做成。

从卫华电子商行出来,两人找了个僻静之处商量,艾颂扬皱眉道:“如果你不提醒,我是很难留意到此人的。每天来来往往遇到那么多人,有的生机旺盛、有的气血不足,有的、健康正常,也有的体弱多病,这就是世间百态,如果没有明显的异状,也无法去一一追究。

假如是我与他擦肩而过,就算无意间以神识感应,也不过是觉得此人身体不适,可能是饮食不好或睡眠不足,或者感染了风寒等其他原因。他神气波动略显杂乱,但生机旺盛、气血充足并无大碍。可是今天经你这么一提醒,面对面以神念仔细察探,才发现了不对。他的经络神气运行中纠缠了某种不属于自己的特征,可能是被外邪所染,而且必须是侵人神气的法力才能导致。”

成天乐点头道:“艾老板真是大行家,确实看出了问题所在。”

艾颂扬却摇头面带愧色道:“我不是行家,成总你才是真正的大行家!我是得到你的提醒心中已有成见,再面对面以神念扫视才得出如此结论。而你仅仅是出门时与他擦肩而过,立刻就发现了不对。说实话,你我皆非妖修,也不可能全然了解与印证妖修之道,你却擅长分辨妖物气息,甚至像这种情况都无意间感应到了,我实在自愧不如啊。”

成天乐谦虚道:“所修法诀不同,所擅长的神通也不一样,我不过是恰好擅长于此,而你的修为比我高,其他各方面的手段都强我太多了!……既然你也发现了端倪,能看出这是怎么回事吗?”

艾颂扬眯起眼睛道:“我倒没看出什么妖气来,因为我在这方面也没有经验,这人先天元气完足、后天生机旺盛,应有人以法力侵入他的形神,借他的生机元气修炼某种秘术。但此人经络未伤,应该是自愿的,或者是受到蛊惑并不知情,这也像某种双修功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