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34章、擦肩遇,人丛异气惊觉

见此情景,成天乐当即就想起了两个人——孔天晶和张潇潇。葬身于梅兰德剑下的那位孔天晶“大师”,眉宇之间就曾有类似的神气特征浮现,但是与妖气不一样,成天乐事后才知道那是所托舍的阴灵气息。而张潇潇曾经吸取人的生机元气修炼天赋的媚惑神通,也会在对方身上留下类似的特征。

这个人,要么就是被妖物所利用,借他健旺的生机修炼某种邪术,要么就是被妖物纠缠,导致了现在的样子。既然遇到了这种事,成天乐当然不会坐视不理,转身就跟了出去,想查出究竟是什么样的妖物竟敢在苏州为害?

自从艾颂扬提醒了他那些修行界的状况,又经历了花膘膘的事情,成天乐的脑袋里也多了一根弦。世间散行三戒,他也有守护之责,不能仅指望别人去做什么事,遇见了妖修为害人间,也应该追查。他跟着那名男子前走不远,转弯进了一条街边的小巷,再往里走是一片混沌。

这是成天乐尚未打开的场景,他把人给跟丢了!他站在巷口看着那一片混沌若有所思,紧接着就退出了画卷世界。在画卷里把人跟丢了没关系,成天乐认识这个人,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可以到现实世界中实地查探。在真正的苏州城内,这样一个人是甩不掉成天乐的追踪的,假如他真的受妖物之害,成天乐当然要追查到底。

成天乐本打算闭关潜心修炼,却接连被打断,都是因为在画卷中的意外发现。由于想追查的可能是一位有修为的妖修,成天乐也没敢大意,退出画卷之后便行功涵养,使自己的精气神都恢复到巅峰状态,然后再带着法器出门。时间正是午夜,现在去也找不着人。

天微微亮的时候,成天乐走出后院回到房间收拾好东西,并把长发束起收在外套的后衣领中,就像他曾见过的履谦道长那般装束。拿起手机正准备揣兜里呢,手机却在此时响了,时间是凌晨五点刚过啊,谁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呢?

号码竟然是李轻水的,成天乐想起这位李轻水警官早已调任分局长了,很久之前就要找他喝酒,可是因为种种事情,他一直都没有联系过也没有再见面,赶紧接通道:“李局,你那边出了什么事啊?”

李轻水的嗓子有点哑,但声音却很大:“没事就不能找你啦?成总,我们多久没见面了!上次你答应得好好的、给我个机会答谢你,怎么回头就没影了?是看不起我不给这个面子吗?”

成天乐:“不好意思,哪敢不给领导您的面子?只是最近太忙,总是出各种事情,而且你也知道我是练功夫的,在闭关呢!懂什么叫闭关不?”

李轻水:“懂,我懂!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路啊,电影里也看过。知道成总是高人,平时忙得很,但能不能抽空给个面子,找机会聚一聚啊?我一直想感谢你都没机会呢,哪有请顿饭要等一年的道理?”

成天乐:“先别讲这些了,你有什么急事赶快说!”

李轻水:“你怎么知道我有急事?”

成天乐:“一年都不找我,却突然凌晨五点打电话,你又是个警察,不是出事了才怪呢!”

李轻水叹了口气道:“知道成总不是一般人,不敢随意打扰,而且上任以来我也忙得很,时间过得太快了,一恍惚这么久都没联系过了。今天确实是出事了,我们这边的人分析不出是什么原因,连法医都莫名其妙,我想请成总来帮忙看看。”

成天乐:“法医,难道是有人死了吗?”

李轻水的语气低沉下来:“是的,有一名同事在巡逻时殉职了,我们发现了遗体,但却查不清是怎么回事。我知道这么说话可能有点过分,但你毕竟有特殊的本事,求你帮个忙吧,我会关照的,这种事情不会外传。”

要么不出事,要么就是一连串的事情找上门。听李轻水的意思,有一名巡逻的警察意外身亡,情况应该很奇特,可是法医却分析不出死因来。成天乐本打算今天出门去沃尔玛超市旁的那家店铺看看,但显然李轻水的事情更紧急,他先赶到了那边。

在技侦部门的停尸间,成天乐看见了那名警官的遗体,法医已经彻底检验过,已不是原先的模样。没受过专业训练的人,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会有非常的不适,几乎不可能专注冷静的去观察细节,还好成天乐定力深厚非一般人能比,忍住了看得很仔细。

面色阴沉的李轻水带他去的,否则一个外人也不可能进入那样的场所,有李局在,周围的工作人员都默不作声,气氛显得很压抑。成天乐“看”的时候是闭上眼睛的,以神识查探,将所有气息都融入元神景象中去分辨,遗体经过解剖又象征性的复原,这些痕迹在成天乐的神识中都清晰可见。

遗体的皮肤上散布着一些出血点,像是皮下的瘀血,这些法医发现了,但显然不是死亡原因,也没有什么分布的规律,从双腿到躯干都有。但成天乐却在元神中重构了一幅场景,这些看似不规则的出血点在身体表面是按螺旋形分布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卷绕过一般,他的第一反应是——蟒。

生机已断绝,而且遗体还经过了解剖,经络循行的特征当然查探不到,可成天乐却发现此人的骨肉却有肉眼分辨不出的特点。比如骨骼仿佛正处于一种风化的状态中,从表面到内部都有非常非常细微的裂纹,隐约成为网状,这不是受到什么外力的冲击导致,而血肉仿佛也处于干缩的状态,这在医学解剖上是很难发现的,是一种生机流逝耗尽的征兆,往往是寿元将尽的象征。

寿元将尽,并不是指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而是肉身炉鼎各方面的机能已经到了衰竭的边缘,而这名叫罗斌的警官也就三十岁左右。见成天乐闭着眼睛半天不说话,李轻水终于忍不住低声道:“成总,你发现什么了吗?”

成天乐睁开眼睛问道:“这个人,平时身体怎么样?”李轻水调到分局任一把手也不过一年多,对此情况也不是很了解,转头示意旁边的一位中年警官回答。

那名警官答道:“罗斌的身份非常棒,这些年就没见他生过病。要知道我们这些干外勤的,经常加班生活不规律,时间长了或多或少都些毛病。最多的是胃病,还有神经衰弱……等等。可是罗斌不一样,他是吃的香睡得香,夏天执勤也不会像其他人那样满身大汗,冬天在制服里面穿一件羊绒衫就一点都不冷,整天神采奕奕的,我们大家都羡慕他。”

要是这种说法,这位警官的身体就不仅是非常棒了,而是体质好得让人羡慕!李轻水带着警察特有的谨慎,又扭头问成天乐道:“这些情况非常重要吗?”

成天乐点了点头:“非常重要,因为从遗体的情况来看,这个人生前应该是非常虚弱的。”

李清水又转身对那名警官说道:“不能仅凭印象说话,你去调看罗斌参加工作以来所有的病历纪录,看看有什么发现没有?”

法医插话道:“李局,我已经调看过了,是一片空白,他这些年根本就没上医院看过病,一次都没有!这几年局里组织的体检所有报告我也查过了,罗斌的情况一切正常。”

成天乐又说道:“这里不是事发现场,许多痕迹已经消失了。有没有当时的资料?我知道你们都会拍照的。”

李轻水拍了拍他的肩胛道:“成总,跟我去办公室,拿详细的卷宗给你看,只能看却不能带走。”

悲剧发生在前天夜间,罗斌值班,与搭档开着一辆110巡逻车于午夜驶过空荡荡的街道。搭档想方便,把车停在了路边的香樟树荫下,就在不远处方便完了转身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车门开着,罗斌却不见了!

搭档以为他有什么事比如买烟去了,坐回车里等了好一会儿却不见人影,于是就拿随身的对讲机呼叫。夜间巡逻的警察都会带着对讲机,而且罗斌随身还有配枪,搭档也想不到他会出什么事情。对讲机里没有回应,只传来嘈杂的电流声,又过了一会儿电流声突然变得非常刺耳,紧接着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一名深夜巡逻的警察连人带枪都不见了,对讲机也失去了回应,搭档出于职业的警觉立刻就感到了不对,于是呼叫总部汇报情况,并立刻在附近寻找。更多的巡逻警察也先后赶到这一带搜索了半夜,却没有发现罗斌的踪影。

罗斌的遗体并不是警察找到的,而是在离出事地点很远的一处园林中,天亮时被园林管理人员发现的。当时他身上的警服已经呈碎片状,很多地方就像被巨大的力量撑裂,对讲机也碎了,手枪还在枪套中根本没拔出来,子弹也一发不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