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万变其宗
第333章、独慧眼,善察红尘妖迹

艾老板的生意做大了,但脾气还和以前一样,没事就到美食广场坐着,经常和员工一起干活,这天恰好也在。接到成天乐的电话,艾老板很高兴的邀请成总前来参观。见面之后成天乐先说了几句恭喜发财、生意兴隆之类的客套话,艾颂扬拍着他的肩膀笑道:“买卖虽然比以前做得大了,但客户更难伺候了,要是人人都像成总那么好合作的话就省心了。”

成天乐笑道:“是啊,你上哪儿再找我那么傻的总经理呢?……艾老板啊,找个能说话的地方,我今天有事想求你帮忙。”

两人找了一个僻静之处,成天乐说出了花膘膘的事情,并请教艾老板该如何写这封信?托艾颂扬将信和花膘膘的资料送到听涛山庄,再请听涛山庄转告逍遥派与连云派。

艾颂扬听明情况也是大吃一惊,皱眉回忆道:“花膘膘?他原先也是那家外汇交易部的客户,我曾见过好几次,当时感觉他的神气略异于常人,但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我素不喜无端疑人,所以也没有刻意去追查什么,没想到他竟是那样一位大妖!

成总,老哥真佩服你啊!我的修为虽然比你略高一线,也是修行大派的正传弟子,但有很多地方都不如你。你特别擅长分辨妖修,察觉他们的独特气息,就算以我现在的修为也难以看出花膘膘的破绽来,他却被你发现了,而且还查出他暗地里做的那么多事情。”

这番话夸赞得成天乐很惭愧,他可不是看破了花膘膘的行藏,而是在画卷里发现了不对。但艾颂扬说的也是实话,成天乐至少有两点是其他各门各派的修士比不上的,一是指点妖物修炼,二是察觉世间妖修的生气律动特征。

想当初成天乐修为尚浅,没有看破花膘膘,但若换成现在的成天乐再遇到当初的花膘膘,这只老狐狸是躲不过他的眼睛的,最擅长“收敛妖气”的人,自然也最擅长发现“妖气”。这不仅是因为成天乐所练的就是妖修法诀,也因为在他的修炼经历中刻意求证这方面的成就。

成天乐也不好说破,只得谦虚了几句,然后谈起了正事。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打声招呼让各派弟子行游时留意而已,既然听涛山庄早有承诺在先、遇事会相助,艾颂扬便满口答应下来。花膘膘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如今的成总竟有如此奇遇,自己不用离开苏州去追查他的下落,却能动用修行各派的关系,让他难以藏身。

将一切安排妥当,此事的处置就告一段落,花膘膘可能已改名换姓隐藏得很好,不是一两天能够发现的,但他再难掀起什么风浪。成天乐本是在闭关修炼的途中,于画卷世界里走到卫道观突然发现了不对,这才暂时出关查明并处置此事。接下来还是练功要紧,他又回到古宅继续入画闭关。

假如不是这幅画,假如不是成天乐打算在元神世界中彻底呈现完整的苏州画卷,他恐怕会永远蒙在鼓里。有了这个意外收获,成天乐想完成计划的愿望就更迫切,他要在元神中展现出苏州画卷的每一处细节,或许还能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发现。

愿望虽然迫切,但成天乐在画卷世界中的行游却不着急,仍然款步而行缓缓地打开那些未知的场景,既没有特定的目的却有着坚定的愿心,在这个过程中修炼强大的元神。在他人看来,成天乐这么做很笨甚至很无聊,有这样一幅神奇的画,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带着特定的目的去探索就是了,一样可以修炼御形之道,干嘛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这就像去一座城市旅游,可以参观各处知名景点,也可以寻找自己感兴趣的风景,但没必要把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垃圾堆都考察清楚吧?可是成天乐就是这么实心眼,既然打开了画卷里的苏州,就要将元神中的这片天地完完全全的融合。

假如他最终做到了,意味着什么呢?他能将整个苏州的外景摄入元神内景中,这可是大法力境界啊!以他目前的功力还是不太可能的,但成天乐没有多想,将平江路一带逛完之后,又往苏州的另一侧走去,有些场景是曾经打开过的,而更多的大街小巷就连他在现实中也从未去过。

成天乐虽在宅院里闭关,却颇有点山中不知岁月的感觉,现实中不过是几天时间,他又在画卷世界里度过了一个月。每当神气将要耗尽之时,他就退出画卷调息涵养,恢复之后再次观画。某天他正在画卷里行游时突然有了一种感应——自己的元神法力运转到极限了,很难再持续打开新场景。

不是脚步迈不开,而是他的元神容纳不下,在未打开的场景中,迈步所见只是一片混沌未开,哪怕是一条很短的路也永远走不到尽头。怎么形容呢?每个人都可以闭上眼睛想象一幅画或者一个场景、一个世界,能清晰呈现多大的范围、多少的事物?修行御形之道,外景内景相合,元神所呈现也是有极限的。

虽然成天乐在观画时功力一直在缓缓增长,但他打开画卷的速度远远超出了功力增长的速度,当接近这个极限时,定境中是有感应的。成天乐微微有些失望,看来他修炼时日尚短、功夫还不到家啊!但他也不气馁,因为在现实中还不到一个月,但他却等于在画卷世界里修炼了近一年,堪称精进神速。他可能在画卷世界中要用很久才能实现愿望,但相对于现实的时间却不是那么漫长。

成天乐暂时不再一味打开新场景,功力需要积累一段时间才能寻求新的突破,于是在画卷世界里已经走过的地方继续修炼御形之道,偶尔也打开小范围的新场景。他以前都是在大街小巷中行走,很多建筑物内部并没有进去,有机会的话也要多看看,往往都是心念一动,随缘而行事。

比如这天,成天乐退出画卷调息涵养神气时,接到了艾颂扬的电话,告诉他追查花膘膘下落的事情已安排妥当,听涛山庄不仅命本门弟子外出时留意,也将信和资料送到了逍遥派和连云派,而正一门、三梦宗、坐怀山庄、燕山宗得到消息后也都回了信,说将对门下出山弟子打招呼。

成天乐再进入画卷时就想起了艾颂扬。画卷世界里没有发生过各派高人拜山的事情,当然也就没有后来这些事,但花膘膘一样是溜掉了。而画卷世界中的艾颂扬尚不知道成天乐已清楚他的身份,但还是和现实中一样,在那家沃尔玛超市楼上开了一个美食广场。

成天乐于是就走进那栋大厦看了一眼,顺道拜访艾颂扬恭祝生意兴隆,但并没有点破对方的身份。两人笑呵呵的谈了很久,成天乐告辞下楼的时候想去超市看看,却与一个人擦肩而过,他当时就愣住了。

平常人很难想象,以成天乐如今的修为境界,在画卷世界里的元神是多么的清晰。这个人他见过,而且还记得,因为好几年前曾打过一次交道。

大厦地下一层,正对沃尔玛超市出口处是一家干洗店,干洗店左边是一家药房、右边是一家经营电子产品的商店。此人就是那家商店的老板,雇了一男一女两个伙计,自己也亲自看着,经营范围主要是出售、回收、维修各种手机与电子商品,代理各大通讯公司的入网、充值等业务。在柜台的角落还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高价回收各种购物卡”。

好几年前,成天乐拿着两张购物卡跑去换现金,就是和这位老板讨价还价商量了半天。此人年纪不大,看上去二十多岁,肌肤润泽眼神清澈,身形挺拔面容十分俊朗。一头浓密的黑发,使中间夹杂着的白发看上去特别显眼,这也是某种血气旺盛的特征。成天乐能观人神气,当时就感觉他生机特别健旺、元气充盈,并非是修行人才会如此,普通人也可能会这样,也可能是某种先天的资质。

可是今天再遇到这个人,只见他面带忧郁行色匆匆,走路甚至都没有注意两旁,显然是满怀心事。他的目光似乎在望着很远的地方,忧郁中却带着温柔的怜惜之色,仿佛充满了呵护与宠爱之意,同时又伴随着深深的关切与担心,让人搞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呢?最特别的是——此人眉宇间竟笼罩着一层“妖气”!

所谓妖气,并不是指有某种妖物的气味或实质的气息,而是那种异于常人的生机律动特征。那么所谓被妖气缠绕,就是指这个人的神气运行受到了这种特征的影响。再仔细看,那妖气与此人旺盛的生机元气纠缠在一起,仿佛是融合到他的经络循行之中,又仿佛是在吸取他的生机元气。


阅读www.yuedu.info